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完结感言
    《九州覆》到了这儿就算是完结了,完结前几天,心里总有种感觉,好像自己养大的孩子突然被狼叼走了,养了半年真的很舍不得。但是剧情到了这儿,算是大圆满。

    京城里有白馥太多的悲欢离合,她纵然看破一切,却也不敢再回到那个血淋淋的地方。她的家国天下,她的恩怨荣辱,都源于京城,困锁宫闱。

    从大殷到大祁,见证了白馥从巅峰跌落谷底的过程,这样一个骄傲自负的女子,曾经渴望着能在最低落的时候,有人能帮她一把,可换来的是人心凉薄。她不知道心爱的人,为她做过什么,她只看见大雨滂沱里属于他的凉薄无情。

    殊不知,凉薄的背后是想一生携手的隐忍。

    可是男人这种生物有时候是很残忍的,他对你好却不会溢于言表,他有他自己的方式。

    当容盈还是容景睿的时候,还不懂得月盈则亏的道理之时,他骄傲孤冷,他淡漠疏离。源于他对生身母亲这样的离去这样的死因,表现出来的极不理解。他不懂母亲为什么要替姨母担下罪名,更多的是不赞同放弃了自己。

    所以从小开始,容景睿就养在姨母膝下,可姨母终究不是母亲,很多话可以跟母亲说却没办法告诉姨母。渐渐的,他便不再说话,不再跟任何人吐露的心思。因为他从母亲的身上知道,后院人心叵测,祸从口出这种事显然不足为奇。

    少说少错,不说不错。

    也是因为彼时年少,初遇懵懂少女,两心相惜,两情相悦。最是难忘初遇时,你嫣然浅笑,铸我一世欣然。初恋的男女,彼此的生活环境造就了截然不同,而又恰恰互补的性格。

    可惜隔了一层家国恩怨,这场爱恋终究成了镜花水月。

    容景睿审时度势,知道大殷将倾,而自己父亲有多少实力竞争,没有比他更清楚。所以在离开京城之后,他选择了和白馥归隐。不问世事,不理天下。

    这是他第一次学会去付出,去爱一个人。

    也是属于一个闷骚男的,爱人的方式。

    在山村里,没有公主也没有四公子,所以他们过得很好,他也愿意陪着她说说话。原本就不太善于言辞的容景睿,渐渐的打开心扉。可还没等着她彻底改变他,大祁的军队已经闯入了他们的世界。

    白馥能为容景睿离开京城,自然也能为了他和孩子回到京城。可这个时候她刚生完孩子,身体和心里都处于极度虚弱状态。说到底是容景睿对她的期望太高了,高估了女人的承受力。

    回到囚笼的容景睿又恢复到了最初四公子的状态,小心谨慎得自我克制。他心里期许着,能给她一个远离纷争的江南之旅,却不知计划赶不上变化。有些话不说,这辈子都没机会再开口。

    白馥的死对容景睿的伤害很大,他本来就不善于排解心绪,所以最后把自己锁在了虚幻的世界里。那是他对自己的惩罚,也是一种保护色。

    有人说夫妻相,就是活着活着,活成了对方的样子。

    六年后的重逢,一个忘记所有,一个疯癫成性。

    好在,还能在一起。

    容盈成了无话不说,仿佛当年的白馥,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做。而白馥无意识的成了当年的容景睿,不管为人还是处事,始终都是淡然处之。

    其实这也是最让人心酸之处,你变成了我,我变成了你,却是相逢陌路,物是人非。

    当你我都放下恩怨的时候,才发现还隔着生离死别。

    容盈是为了白馥而去争江山的,白馥是希望容盈能活下去,有个寄托的活下去,何况还有容哲修。

    文里很多人都是可悲的,比如林婉言,爱了一辈子,这世上真的不会再有人比她更爱夜凌云。可惜夜凌云与容景甫其实是一个德行,都在拼命的追求自己得不到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原本是在他们手中,却不被珍惜的。失去才后悔,可惜都只换来追悔莫及。

    不过容景甫最后还是想起了飞舞,但夜凌云至死都没有后悔过,他有他的舍不得,舍不得的年少青春,舍不得的牵肠挂肚这么多年。有些东西命里注定,一眼成劫。

    兜兜转转一轮回,容景睿终实现了最初对白馥许下的承诺。从今以后,寄情山水,携手共度。这天下这江山,跟他们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明恒当了个闲职,有事没事陪着老婆孩子。如意打理着红坊,红坊产业遍布各地,算是国营企业。

    恩,知道你们肯定要问玉弦去哪了?

    她被老头留在大漠的客栈里,如今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当了老板娘,把客栈经营得有声有色。老头留下来的那些帮手,如今都成了玉弦的好帮手。南抚镇附近,谁不知道老板娘的大名!

    欠下的钻石加更,爷会在新文上架后,一律补上。

    下面奉上新文《奸臣》的简介:

    赵无忧是奸相之子,朝野上下都得尊一声“小丞相”。父子两个把持朝政,玩弄权术,所以很多人都想弄死他。

    穆百里是司礼监掌印太监,又是东厂提督。表面恭谨温和,与人为善,其实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狼,可惜了他这双极是好看的凤眸清润。

    朝堂风云,各为其主,没有硝烟的战场,赌的就是人心。

    他笑得凛冽,“你输了。”

    她红了眼眶,“是吗?”

    很久之后他才明白,那一日的血溅三尺朝堂,才是她给他设的最后的局。只是,他明白得太晚。

    ————————————————————————————————————

    未知来生相见否?陌上逢却在少年。——赵无忧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