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八章:道法:玄兵甲
    半晌。

    田镇北放才回过神来,他舔了舔zui唇,只觉得有些口干舌.燥,拿起桌子上的凉茶喝了一口。

    “那你们那个组织……人多么?国家这样的力量,又有多少?”

    “这个世上,妖魔鬼魅,多不多?”

    他心中,一片好奇。

    妖魔鬼魅都有,那神仙呢?

    西装男笑了笑,坐了下来。

    “田局,有些事情,恕我不能多说,刚刚的谈话,也只限你和我之间,泄露国家机密,以叛国罪论处,你应该知道后果。”

    田镇北连忙点头。

    身为一位老党员,他这点觉悟还是有的。

    “对了,那位前辈的信息,你帮忙查一下。”

    一位先天宗师,他们不敢过多调查,可基本的信息还是得查的,而且现在一切公民信息都网络化了,在派出所随随便便就能查到。

    田镇北拿起手机,给张大年打了一个电话。

    半夜凌晨,张大年应该睡熟了,打了两次,他才接了电话。

    “张大年,那天和你一起来警局的那个年轻人叫什么名字?”

    迷迷糊糊的张大年一个机灵,瞬间清醒了过来,连忙问道:“姐夫,你问这个干吗?小苏是我老家一个叔叔收养的孩子,叫苏牧然,有什么事儿吗?”

    “哦?”

    “他是做什么的?住在哪儿?”

    “他继承了他叔叔的纸扎店,现在住在城北同心路那边。”

    挂了电话。

    张大年立刻给苏牧然打了过去。

    可惜。

    无人接听。

    田镇北放下手机,笑道:“知道了名字地址,那就更简单了,那位前辈……”

    说到这里,语气顿了顿。

    “钟老弟,那个孩子苏牧然,看起来很年轻,估计也就二十出头,你干嘛叫他前辈?”

    西装男,叫做“钟振国”。

    他脸色猛地一沉,喝道:“田镇北,宗师之名,岂能直呼?”

    “宗师之境,已然超凡,这个境界的高手,放在古代,那就是一方王侯,皇帝都要拉拢,他若是想加入军队,只要政审通过,混一个少将军衔,轻轻松松。”

    “身为宗师,脱胎换骨,返老还童的手段,并非不可能。”

    “我之前之所以告诉你那么多,便是因为你灵州市出了一位宗师,以后他若是不做出太出格的事情,你们千万不能招惹得罪了那位。”

    “…………”

    田镇北懵逼了。

    他是普通人。

    对宗师之境,根本不了解。

    可听到钟振国这般一说,直接震惊了。

    宗师这么牛逼?

    喉结滚动。

    田镇北叫来了户籍室的一位女警员,让她查看苏牧然的详细信息。

    那位女警,打开户籍系统。

    三分钟不到,就查了出来。

    “苏牧然,23岁,1996年2月29日出生,是个孤儿,被家住白土镇张家村的张长春收养,于2008年迁入市区,经营着一家纸扎店,现住在同心路039号,就在富春小区对面……”

    后面的信息,田镇北没听进去。

    他有些疑惑。

    看向钟振国。

    这小伙子,的确是二十岁出头啊。

    钟振国整个人,都有些呆滞,一脸不可思议之色,喃喃道:“二十二岁……二十二岁的宗师……这怎么可能?”

    ……………………

    第二天早上10点。

    苏牧然从修炼中醒来。

    虽然连续三天没睡觉,可修炼过后,那叫一个神清气爽,根本感受不到半点困意倦意。

    洗漱过后,苏牧然打开纸扎店的门,去外面买了一笼小笼包,搬出凳子,往门口一坐,看似晒太阳,可实际上却是在研究太玄经第一层记载的法术。

    太玄经第一层,共记载了四种道法。

    望气术乃是其中之一。

    还有一门防御道法,叫做“玄兵甲”,是以法力,在体表形成一层防御,修为越强,“玄兵甲”便越强。

    剩下两门道法,为攻击道法。

    一为火龙吟。

    一位水龙吟。

    这两门法术,有点要求。

    要么借助“火势”、“水势”,大概意思,在大火和有水流的地方,以法力催动,便可成功。

    要么,需得掌握“水之意境”、“火之意境”。

    这个就有些难度了,得修炼到太玄经第二层才可以。

    太玄经第一层为养气,第二层则是“炼气境”。

    养气境,养一口“真玄法力”便可踏入“炼气境”,而炼气境,则是将所有法力,转化为“真玄法力”。

    “这炼气境,应该相当于先天宗师了吧?不过,应该比普通意义上的先天宗师更强。”

    苏牧然心中转念。

    他是做了对比的。

    祝巫山,自称后天极限,距离先天宗师,仅有一步之遥,可是比起自己,却弱了很多。

    他突破到先天,自然比自己突破到炼气境还要弱。

    “水龙吟”与“火龙吟”暂时无法修行,不过“玄兵甲”却可以。

    苏牧然催动法力,尝试着修行,大概试了五六次,终于以法力,在体表形成了一层薄薄的法力防御。

    就在这时,一辆车在纸扎店门口停了下来。

    李沐桐打扮的花枝招展,从车上走了下来,她风风火火走进店里,搬了一个小凳子,一屁.股坐在了苏牧然的旁边。

    “干嘛?”

    “你不是要去警察局告我QiangJian么?”

    “怎么没去告?”

    苏牧然点上一根烟,心中诧异……

    这个女人,跑来干嘛了?

    (PS:有人骂主角是基佬……我就奇了怪了,冒出个女的一定要跪舔才正常嘛?是个正常人,也不会这样做吧?)

    (PS2:另外,昨天看到书评区有人骂我煞笔,是关于主角生日的,说是1995年有2月29号吗?我想了想,还真没有,所以生日改成1996年2月29日了,我还回帖怼了那位兄弟,给他普遍了一下闰年……是我煞笔了,1995年根本就不是闰年,谢谢兄弟了。)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