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80 番外-方卫东
    寒冬来临, 青城的天干冷干冷的, 下半晌飘起了细碎的雪花。

    方卫东裹着厂里发的大棉袄, 冷哈哈地骑着二八杠自行车下班回来。

    家属院里不大的空间搭满了小棚子小木楼,他下车后哈口气, 推着车顺着一条留出的狭窄路口, 艰难地往里面的筒子楼走。

    “东子下班回家啦?”路上有相熟的邻居跟他打招呼。

    方卫东一一点头回应, 闲聊两句才继续走,一段不远的小道走了小半个小时。

    等他走远, 之前搭话的人看着他消失在筒子楼的背影, 眼露羡慕。

    “啥时候我也能住到楼上就好了!”瘦麻杆男人缩着膀子嘀咕。

    他隔壁的邻居听见后翻了个白眼,“得了吧,你家里要是能有一个像东子大哥那样的技术工,还能跟我们争楼下这一亩三分地儿?”

    家里有技术工,就能分到厂里的职工住房, 即使再小那也能住楼上。

    不然父母那一辈的房子不够住, 家里孩子多的,孩子成家了只能在家属院里盖个棚子凑合着住。

    院里空地上挤挤挨挨的棚户就是这么来的。

    有点实力的人家, 占块地方建座小木楼,比低矮的棚子体面一点。

    方卫东把自行车锁在楼梯间, 一边除着身上的雪, 一边跺着脚上楼。

    半道遇上厂里后勤的大嫂, 对方正在挨着楼梯口的煤炉上蒸馒头, 看到他上来眼睛一亮。

    “哎呦, 东子回来啦, 快回家去看看,你家那个母老虎又跟人吵起来了。”提醒完,她顺手掀开锅盖,从里面拾出三个大馒头给他带上。

    刚蒸好的馒头热的很,混着高热的水蒸气,温度不低,烫的她手指都红了。

    “不用不用,家里大柳也蒸了的。”方卫东摆手不要。

    “拿着吧,自家做的,又不值当啥,小柳估计还在家生气呢,哪有空做饭,你拿回去给她先吃着。”后勤大嫂固执地把馍筐塞给他,不容拒绝。

    方卫东推迟不过,谢过后端着馍筐继续往上走,脚步快了很多。

    身后,后勤大嫂哼着小调,掀开锅盖开始启馒头,白白胖胖的白面馒头被她一个个捡到馍篓里。

    另外一边灶台上,往日与她不对付的女人撇了撇嘴,一边煮着稀饭一边嚷嚷开了。

    “人呐,得管住自己个儿,别胡地乱发骚,献什么殷勤呐,不知道还以为她有什么小心思嘞……”女人歪着嘴意有所指地大声说道,引起楼道里做饭的人们纷纷侧目。

    “啪!”后勤大嫂甩下馏布子,双手掐腰直接怼上了。

    “说啥赖话呢,我献殷勤我乐意,厂里哪个不知道东子人手艺好,前程远大,你想巴结还没机会,可不给我在这儿吐酸呢吧。”说的对方气得脸红脖子粗,却无法反驳。

    因为后勤大嫂句句说的都是实话,其他人也都知道,让她怎么拿话怼?

    万一以后传到方卫东耳朵里,她还想不想在厂里待了,那可是有望坐上副厂长位置的人。

    挑刺的女人心塞地冷哼一声忍下了。

    后勤大嫂见好就收,斗气昂扬地端起馍篓进屋去了。

    这边方卫东快步回家,刚打开门,十岁的女儿玉凤跑上来迎接他。

    方卫东目光扫过小小的客厅,卧室的门和女儿房间的小门都开着,里面没人。

    “你妈呢?”他把手里的公文包交给女儿,揉着她的头顶问道。

    “妈去隔壁借蒸馍的面头去了,家里馒头吃完了。”玉凤边帮爸爸放公文包边乖巧回答。

    恰好这时他们口中的人回来了,手上正端着一个白瓷碗,里面放着一小块发酵过的面头和一些面粉。

    这位正是方卫东的妻子,柳絮。

    听名字文雅又知性,其实见到她人的都不那么想。

    盖因为柳絮虽然名字软和,但脾气却一点都不软绵可欺,泼辣的很。

    那些打着占便宜的主意跟她交好的人,接触之后对她泼辣的性子知之甚深,毕竟他们亲身体会,都被她骂过。

    而且,柳絮不仅性子不好惹,她还长的…嗯…挺宏伟的。

    说好听点是高高壮壮,难听的就是五大三粗了,跟方卫东那瘦小精悍的小身板形成鲜明对比。

    若说之前白胖高壮的高云梅其人,到了柳絮面前那也是小巫见大巫。

    楼里的邻居同事们都不知道这俩人是如何凑到一起过日子的,看起来明显不搭的嘛。

    然而人家方卫东愿意,不仅能挣工资,还对老婆好,即使只得了个闺女,照样过的有滋有味。

    以往几年也不是没有那心思鬼的,想给方卫东另外介绍一个跟他相称的姑娘。

    但是往往都是方卫东拒绝了后,下一步被柳絮知道,然后那人就被她堵上门叫骂一通,直骂的人全家羞愧难当才罢休。

    如此来过几次后,再也没好事者敢搞小动作拆人家夫妻姻缘了。

    而柳絮,也被大家冠上母老虎的别称。

    “回来啦,你端的什么?”柳絮柔着声音问道。

    外人面前泼辣强势的母老虎,在自家男人面前就是个收敛爪子连说话都轻柔的大猫。

    “楼下后勤大嫂送的馒头,让咱们先吃着。”方卫东说着将馍筐递过去。

    他看她脸上完全没有吵架后的气怒之色,还带着温软的笑容,这才放心了。

    柳絮接过馍筐,果见里面躺着三只大白馒头,正散发着麦子的清香。

    “妈,我饿了。”方玉凤闻着味儿有点馋嘴了。

    柳絮先让父女俩去洗了手,然后一人一个馒头吃着,先垫垫肚子。

    另外,桌上还摆着她拿手的小菜酱黄瓜,给他们就着吃。

    “你们俩先垫垫,我去下锅饺子。”柳絮安顿好父女两个,转身到门外忙碌。

    方卫东叼着馒头跟上,问要不要帮忙,说着卷起袖子就要去烧水。

    柳絮哪能让他再劳累,连忙拦住,“我这应付得来,很快就好,你去忙吧。”

    方卫东见饺子是早就包好了的,下锅的白菜也洗好了,没什么可帮的他就回屋去了。

    下班时厂里收发室给他送了封信件,正好趁这点空看看。

    柳絮把男人赶回屋,顺手关上了门,不让楼道里的油烟气飘进屋熏到丈夫和女儿。

    正是下班时晚饭的高峰期,楼道中烟熏火燎的气味呛人,人来人往的十分嘈杂。

    柳絮住了十来年早已习惯了,丝毫不受影响,手上快速地烧开了热水。

    煤炉子一直温着火,起锅很快,不到一会儿她就开始就着锅沿开始一个个地往里下饺子。

    猪肉菠菜馅儿的饺子下锅后滚上两滚就散发出诱人的香味儿,在饭时闻起来让人直流口水。

    对门的妇女鼻子狠狠吸了几口,再瞧瞧自家锅里的红薯粥,感觉也没那么香甜了。

    “絮啊,你做饭的手艺越来越好了,真够去开个小饭馆了。”到时候她就能偶尔去尝尝鲜打牙祭。

    柳絮听后乐了一下,稍微显黑的脸上五官很普通,然而组合到一起看起来很舒服。

    她是兰县钢铁厂那里出来的人,当时方卫东去钢铁厂上班后,她接触后看中眼了,不知道啥是谈恋爱就处处对他好,渐渐两人就走到了一起。

    等到方卫东第二年考上了大学,也把她带上了,走哪儿带哪儿。

    直到方卫东毕业后,被青城领导惜才,把他们夫妻的档案关系调到这边来,方卫东在青城钢铁厂落户,小夫妻就在省城安了家。

    偶尔过年过节回家看望父母,亲戚朋友们谁不羡慕她当初眼光好,逮住个有情有义还顾家的好丈夫。

    不然,哪来今天的好日子。

    “开什么饭馆啊,我要是学她们去做小生意了,谁来照顾家里那两个,东子在外面辛苦工作,我把家顾好就行。”柳絮回想着,忍不住笑道。

    她口中说的她们,是指楼里一些和她一样,自己没有工作跟着丈夫或者亲人住进来的,市场开放后想法子凭借一技之长做点小生意补贴家用。

    要说刚开始那会儿,谁家要是有个出去抛头露面做小生意的人,那是会被同事邻居们鄙视的。

    然而经过了一段时间后,大家发现做小生意实在赚钱啊,只要肯下功夫,比厂里当职工的也不差。

    再加上随着票证的限制越来越小,钱能买更多东西了,众人慢慢改变了态度。

    如今谁家能凭此赚了钱,也是一件值得宣扬的好事。

    但是柳絮是没有那个想法的,倒不是她还留有旧观念看不起小摊小贩,而是她放不下家里父女两个。

    方卫东不会做饭,灶上的活勉勉强强,女儿又还小,柳絮怎么会愿意为了挣俩钱花就舍本逐末地忽视了最重要的丈夫女儿呢。

    而且方卫东现在的工资不低,当了领导后时不时还能拿回点福利,足够养活一家三口了。

    好好的日子不过,干嘛起早贪黑地去受罪?

    柳絮心里想的很清楚,更明白自己的着重点,对于旁人恭维她说开饭馆的话听听就算了。

    这样想着,一只只白胖的饺子从热汤里浮起来,再放进几张白菜叶,滴上几滴香油,楼道里立马飘满馋人的香。

    柳絮先盛出来一碗,过冷水沥干,摆到后厨大嫂的馍筐里,然后喊出女儿,让她给人送去,回来正好吃饭。

    这样邻里之间有来有往的事不是第一次了,柳絮虽然被大家戏称母老虎,但她做人做事却是不出错的。

    方玉凤熟练地端起馍筐跑下楼,把东西交给了笑开花的后勤大嫂,很快又跑回来了。

    方卫东出来直接把锅端进屋去,柳絮在煤炉上温了水,等女儿回来后一家三口进屋吃饭。

    门没关死,留了个缝隙通风,饺子的香味随着飘出来。

    周围邻居闻着味儿咂砸嘴,小声说道,“母老虎虽然从小县城来的,那料理家务的本事和厨艺却不错,东子有口福,怪不得……”看不上新鲜的小姑娘,就宝贝着困难时娶的糟糠妻。

    别人看起来他们不配,但过日子合不合适只有自己知道,说不定人家两口子就是天作之合呢,不然日子也不会越过越红火。

    屋里,热热的饺子汤冒着热气儿,火炉子烘的屋子很暖和,一家人围坐在在一起,气氛温馨。

    方卫东神情喜悦,比之前老成的表情变化太多。

    柳絮盛着饺子,问他有什么好事这么高兴。要知道从当上领导后,他就一改从前冲动的性子,老成许多了,今儿个罕见地喜形于色。

    “过几天家里会有客人来。”方卫东脸上的笑容压都压不住。

    “爸爸,谁要来我们家呀?”玉凤喝着饺子汤好奇地问。

    方卫东给娘俩各夹了一筷子萝卜丝炒鸡蛋,说道是以前的好兄弟们来信说会过来看看他。

    柳絮晃神了一下,然后露出了然的笑容,点点头应下。

    她心里想着家里的粮菜储备量,得赶紧再准备些东西好待客。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