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二百零九章 天不祚尔 汉统断绝
    当曹真从那几位小臣口中得知刘协的那句「魏王可自为也」之后,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其实正如刘协所想的那般,哪怕他不同意,曹丕也有办法通过禅让的方式,开创一个新的王朝。

    但是刘协毕竟是如今天下间的主人,如果他强硬拒绝的话,总归是不美的。

    现在刘协的这句话虽然不是表示赞同,但至少是默认的态度。

    这个态度就已经让曹真满意了,这说明刘协在接下来需要他的时候,会乖乖配合。

    曹真马上命人将这个消息,快马报给在宛城中的曹丕。

    许都原本属于颍川郡,颍川郡与南阳郡相距不远,所以数日之后,在宛城中的曹丕就收到了这个消息。

    得知这个消息时,曹丕并无意外。

    只是既然现在刘协已经妥协,那么他没有理由再迟疑。

    本来按照曹丕一开始的规划,他是不会这么快就开始改朝换代的,他本来还想再等一两个月,但是司马懿的话提醒了他。

    司马懿认为现在刘备势大,现在荆益两州正在休养生息中,不会轻易发起大战。

    而江东又在公安一战中被糜旸打的元气大伤,至少数年内不用担心孙权北伐。

    若是曹丕不趁这个时机,加快代汉自立,将治下的所有大臣,彻底与大魏绑定在一起。

    一旦等刘备恢复元气北伐,那时汉帝尚在,一些摇摆不定的臣子也许会在后方捣乱。

    到那时就容易让曹丕陷入腹背受敌的状态。

    暂无外患,先断绝内忧!

    在听完司马懿的建言后,曹丕才下定决心,加快代汉的进程。

    在原来的历史上,曹丕是今年十月开始将受禅的举动摆到台面上的。

    历史上刘备遭孙权偷袭失去荆州元气大伤,而孙权有向曹丕称臣之意,在这种情况下,曹丕当然有时间慢慢扭捏。

    但是如今刘备的势力没有损伤反而进一步扩大,曹丕称帝的举动自然也要相应做出改变。

    反正早在曹操在世时,就将曹丕代汉称帝的一切准备都做好了,曹丕要做的只是发出那个命令而已。

    只是虽然曹丕心急,但是三国不同于后世的南北朝,这时代的人大多是要脸的。

    曹丕亦不是不知礼数的蛮夷,所以有些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

    不久后一骑从宛城中出发的信使就奔入了许都。

    在这名信使驶入许都之后,北方各地开始流传起祥瑞来。

    延康元年四月,黄龙见于谯。

    延康元年五月,饶安现白稚。

    延康元年六月,石邑言凤凰集聚......

    各种祥瑞不一而足,开始从各地显现。

    而在这些祥瑞显现之后,在曹丕从邺城带来的那百余位大臣中,开始有人率先向曹丕劝进。

    一个叫李伏的左中郎将开始向魏王曹丕上疏,借用各种典故劝进曹丕称帝。

    曹丕在收到李伏的上疏之后,将李伏的上疏公布于众。

    他当众向众臣强调,他是薄德之人,绝不敢有僭越之心。

    但是面对着李伏的劝进大逆之举,曹丕却并没有处死他。

    在曹丕释放出这个信号之后,宛城中的一众文武大臣哪里还不知道曹丕的心意。

    于是第二封劝进书立马来至。

    这次劝进的大臣数量一下子增多。

    署名的就有侍中刘廙、辛毗、刘晔、尚书令桓阶、尚书陈矫、陈群、司马懿、给事黄门侍郎王毖、董遇等一百余位。

    在群臣的第二次劝谏之下,曹丕亲自撰写文章

    驳斥这些众臣,让他们不要侮辱自己的忠心。

    曹丕文采非凡,他所写的拒绝文章情真意切,令人看了简直落泪。

    而就在曹丕第二次驳斥群臣的劝进之后,更多的大臣开始***曹丕称帝。

    在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内,大臣总共进行了九次劝进。

    虽然曹丕对大臣的这九次劝进都进行一一拒绝,但曹丕越拒绝,劝谏曹丕称帝的大臣就越多。

    只是在曹丕一边拒绝的过程中,大臣一边都已经帮曹丕将受禅日期都定好了。

    甚至许多大臣都已经开始着手修建受禅坛。

    更可笑的是,从第五次劝进开始,群臣已经公开称呼曹丕为陛下。

    单单看这方面,旁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曹丕如刘协一般乃是傀儡君主,连手下大臣悖逆的行为都无法阻止。

    而就在众臣在向曹丕劝进的时候,刘协的禅位诏书亦如期来到了宛城中。

    面对着刘协的禅位诏书,曹丕第一反应便是「谦恭」地上书辞让。

    在曹丕第一次辞让之后,刘协在之后又分别下诏进行了三次禅位。

    刘协的前三次禅位诏书,曹丕无一不进行辞让。

    但在面对着刘协的第四封禅位诏书时,曹丕停止了辞让的行为。

    「朕在位三十有二载,遭天下荡覆,幸赖祖宗之灵,危而复存。然仰瞻天文,俯察民心,炎精之数既终,行运在乎曹氏。......

    夫大道之行,天下为公,选贤与能,故唐尧不私于厥子,而名播于无穷。朕羡而慕焉,今其追踵尧典,禅位于魏王。」」

    看着刘协最后一封禅位诏书中的内容,曹丕知道他不能再辞让了。

    于是乎,曹丕下令王驾启程前往许都。

    既然不准备辞让,那就接受天命吧。

    ...

    在许都的景福殿内,汉御史大夫张音正带领着一些甲士,看着眼前的大汉皇后曹节。

    就在今日刘协召集许都中的公卿重臣,在他们面前任命御史大夫张音,持节奉皇帝玺绶前往城外的受禅坛,代替他将皇帝的宝座禅让给曹丕。

    在刘协的诏令下,张音在朝议结束之后便当即赶往了景福殿,向曹节讨要传国玉玺。

    传国玉玺乃是秦始皇统一天下后,命李斯取蓝田玉用小篆凋刻而成。

    玉玺正面刻有「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虫鸟篆字。

    后秦朝灭亡后,传国玉玺为刘邦所得,在得到传国玉玺后,刘邦在称帝之时将它定为皇帝的象征信物。

    在大汉四百年的统治下,传国玉玺早已经成为了华夏人民心目中,代表皇权的信物。

    若称皇帝者而无传国玉玺,那就不是正统。

    因为传国玉玺的重要性,所以张音在前往受禅台前,务必要先取到此物。

    只是在那日从刘协口中得知真相之后,曹节就一直将传国玉玺放在身边。

    无论之前曹丕派多少波使者向她讨要,曹节始终都不将传国玉玺交予曹丕的使者。

    今日是曹丕受禅称帝的日子,张音知道不能再拖了,传国玉玺今日一定要拿到手。

    张音见曹节还是一副不想交出传国玉玺的样子,他无奈之下只能命令甲士上前。

    看着甲士一步步逼近,曹节的脸上已经布满泪水。

    她知道她再也守不住,这大汉最后的天命了。

    在悲痛之下,曹节看着手中传国玉玺上刻着的「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她不禁疑问,既然大汉是受命于天,那为何上天不派人来守护大汉呢?

    随后曹节怒目看向张音,她先怒斥了张音

    一番,然后用力地将传国玉玺扔向张音。

    这时她口中发出一句振聋发聩的预言道:

    「天不祚尔!」

    传国玉玺重重的砸在张音身上,而后滚落在地。

    但张音这时却顾不上身体的疼痛,他连忙弯腰毕恭毕敬的从地上捡起传国玉玺。

    最后他只是澹澹看了曹节一眼,便离开了大殿之中。

    任务已经完成,他没有与曹节计较的时间,况且他也没与曹节计较的资本。

    在张音的心中,曹节发出的那句预言只是个笑话而已。

    天命在魏。

    看着张音领着甲士离开,曹节无力地跌坐在地。

    她的脸庞已经被泪水浸湿,她望向东面的高庙,他的夫君正在那里告祭祖先,诉说着他的不孝。

    那里供奉着两汉拥有庙号的所有明君。

    汉太祖刘邦、汉太宗刘恒、汉世宗刘彻、汉中宗刘询、汉世祖刘秀......

    这些天子在世时,哪个不是镇压当代的英雄!

    但如果他们在天有灵的话,看着大汉落到如此地步,会是如何悲凉呢?

    曹节掩面哭泣,她尽力了,她真的尽力了!

    她无愧「大汉皇后」之称。

    ...

    汉延康元年七月十五,魏王曹丕的王驾抵达许都城外的繁阳。

    繁阳是一处地名,乃是许都外一片地势开阔之处。

    而曹丕无法「抗拒」,群臣为他所建造的受禅坛便在此处。

    在曹丕的王驾还未到达繁阳时,他所带来的的三万大军以及上百位文武重臣,就已经提前一步来到受禅坛下。

    三万大军在各自将校的指挥下,将方圆数里都进行戒严。

    而上百位文武重臣则在谒者的指示下,按照官职、爵位大小纷纷站在各自的位置。

    当曹丕的王驾在上千虎豹骑的护卫下,缓缓驶入受禅坛下时,那数万双眼睛就齐涮涮的朝着曹丕的所在看来。

    在曹丕还未从王驾中现身时,数万声「陛下」已经响彻在受禅坛周围。

    数万声「陛下」拔地而起,直冲云霄。

    坐在王驾中的曹丕,听着耳边那震耳欲聋的数万声「陛下」,他的胸膛正在快速的起伏着,他的面容亦马上变得潮红。

    陛下之名,天子所称!

    这一刻,哪个男人会不激动!

    在数万声「陛下」的召唤下,曹丕的身影缓缓从王驾中显现。

    他在谒者的搀扶下下了王驾,朝着他前方的受禅坛走去。

    这时曹丕早已换上了,皇帝专属的祭祀天地的冕服。

    看着眼前那高耸入云,壮丽雄伟的受禅坛,曹丕的心神继续激荡着。

    曹丕甩开身旁谒者的手,接下来的路,是他伟大的父亲也不曾走过的,他要自己走。

    曹丕迈开步伐,一步步朝着眼前的受禅坛走去。

    不久后,曹丕来到了受禅坛之下。

    曹丕抬头看向那似乎隐藏在云雾之中的坛顶,他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随后坚定的抬脚迈在了受禅坛的第一层台阶之上。

    一步又一步,曹丕迈着坚定的步伐朝他人生中的顶点走去。

    随着曹丕一步步的登高,坛下人的面容他再无法看清。

    但随着他一步步的登高,位处坛顶手捧传国玉玺的张音,映入了他的眼帘中。

    曹丕的眼神瞬间被张音手中那块传国玉玺所吸引。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这是他内心中最深处的渴望。

    在那种渴望的吸引之下,曹丕不自

    觉的加快了步伐,不久之后,他就登到了坛顶。

    见曹丕登到坛顶之后,坛下数万人的目光正由下至上齐齐注视着他。

    坛下注视着曹丕的数万人,有公卿、有列侯、有诸将、亦有匈奴单于及四夷朝者。

    无论他们平时在常人眼中多么高不可攀,多么难以企望,但他们现在却都用臣服的目光望着坛上的曹丕。

    在来到受禅坛上之后,张音主动捧着传国玉玺来到曹丕身前,随后他将代表天命的传国玉玺亲自交到曹丕手中。

    随后张音开始朗读起,刘协以天子身份下的最后一道诏书。

    「咨尔魏王:昔者帝尧禅位于虞舜,舜亦以命禹,天命不于常,惟归有德。」

    「......于戏,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天禄永终;君其祗顺大礼,飨兹万国,以肃承天命。」

    在张音高声朗读完这封诏书后,代表着大汉的天命已经转移到大魏上。

    之后张音便识趣的退下了受禅坛。

    曹丕心情激动的手捧传国玉玺,他命受禅坛上的侍者点燃了坛上的三处柴堆。

    随后曹丕将手中的传国玉玺,暂时交给一旁的侍者。

    他亲自从高坛上的桌桉上取下玉帛、牺牲放置在已经点燃的柴堆之上。

    三处柴堆分别代表着天地、五岳、四渎,曹丕这是在燎祭。

    这是古老的天子祭祀的仪式,这也是天子的专属权力。

    当曹丕放入玉帛、牺牲于三处柴堆中后,三处柴堆中的火焰一下子变得勐烈起来。

    在火光的映照下,曹丕捧起传国玉玺开始朗声念起他的祭文:

    「皇帝臣丕,敢用玄牡,昭告于皇皇后帝:汉历世二十有四,践年四百二十有六,四海困穷,王纲不立,五纬错行.......

    丕只承皇象,敢不钦承。卜之守龟,兆有大横,筮之三易,兆有革兆,谨择元日,与羣寮登坛受帝玺绶,告类于尔大神;

    唯尔有禅,尚飨永吉,兆民之望,祚于有魏世享。」

    曹丕念完他献给皇皇后帝的祭文之后,他就开始转身。

    当曹丕转身之后,他头上天子冠冕中的十二串珠琉开始不停摆动起来。

    曹丕充满威严的目光透过那摆动的十二串珠琉,望向坛下的数万人。

    这时高坛之下的数万人,纷纷朝着高坛之上的曹丕下拜。

    「拜见陛下!」

    数万声的声音再次响彻在这片天地之间,曹丕闭上双眼享受着那陶醉无比的参拜声。

    在曹丕的感觉之中,好像这时天地之间的生灵,都在向他俯首参拜,对他表示臣服。

    这是他当魏王之时体会不到的尊贵。

    享受完毕后曹丕睁开双眼看向南方,他的眼神中充满了锐利。

    今日朕亡了大汉,尔待如何?

    尔又能如何!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