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三十章 有些伤害,需要用一生去治愈
    “对,就这样,用力,用力!”

    杨丰一边按压一边鼓励着张辅。

    虽然他的语气很严肃,但那脸上的诡异笑容却终究出卖了他。

    可怜张辅现在还只是个水灵灵的十八岁俊俏后生啊,却只能带着一脸仿佛被如花压身的痛苦,趴在谭千户脸上做人工呼吸,后者嘴里那常年不刷牙,而且酗酒的恶臭伴随他的动作,如触电般让他浑身汗毛直立。

    然而……

    他还得不得不继续下去。

    因为这真有用啊!

    “有用,真有用!”

    朱棣惊喜的说道。

    他又不做人工呼吸,他当然惊喜了,可张辅是惊悚啊。

    “那是当然,这是科学,继续啊,不要停,要堵得严实些,猛地给他往里面吹,这样一直到他能正常呼吸为止!”

    杨丰得意的说道。

    然后可怜的张辅只好继续不断扑向那张深渊般的嘴。

    还好这噩梦没有持续太久。

    就在他第六次扑上去的瞬间,谭千户突然发出一声长长的,明显很满足的呼气。

    不过这猛然扑面的恶臭,让张辅终于控制不住,扭头到一边很干脆的吐了。

    “行了,剩下就不关我的事了,你们自己找地方治疗吧,没断肋骨,就是内脏受了点震动,养一养就好了。”

    杨丰站起身说道。

    这家伙里面其实穿着铁甲,而且还不是那种布面甲,直接就是真正将领穿的带护心镜的山文甲,只不过就是个上半身,但也顶住了他的铁券重击,毕竟铁券就是个有弧度的铁板,而被他拍中的又是护心镜。所以基本上相当于拿个一尺宽的铁板平拍上去,不过即便这样,他也感觉自己这一击力量很猛,对他来说属于超水平发挥,

    有猛将的潜力。

    然后他看着还在狂吐的张辅……

    可怜这短短一分钟,恐怕张辅得用一生去治愈啊!

    “快,送去药局。”

    戴贵喊道。

    紧接着后面士兵推过一辆大车,然后把谭千户抬上去,朱棣等人带着大车沿这条大街向东南,已经没人管的杨丰,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想了想也上车掉头跟着,他们很快就到了上次杨丰搞事情的徐家附近,然后停在了一个挂着惠民药局牌子的官衙门前。这里进出的人还很多,不过全都惊愕的看着朱棣,毕竟他身上的龙袍还是太醒目,有认识他的赶紧行礼,张辅在前面推开人群,把大车直接推了进去。

    里面两个青袍官匆忙迎出,其中一个很意外的看着朱棣……

    “下官见过燕王殿下!”

    他和同伴赶紧行礼。

    “戴先生?有您在就更好了,谭渊胸口遭重击,已经苏醒,但还得您来诊治。”

    朱棣也意外了一下,他有些惊喜的说道。

    “被何物重击?”

    戴先生抓起谭渊的手问道。

    “铁券,我用铁券把他从马上拍飞了,不过确定没断肋骨。”

    杨丰在朱棣后面用铁券做横抽状,同时很矜持的说道。

    他还是挺得意的。

    朱棣这才注意到他跟着……

    “戴先生,孤奉诏进京会葬,只是路途上耽搁了,今日入城正遇上此人于城门跋扈,谭渊一时气不过,想抓他下车,却不想被他用铁券重击落马,当时就闭过气去,又被这厮按压胸口,再加张辅为他做什么人工呼吸才救醒。”

    他说道。

    戴先生点了点头,然后在那里诊脉。

    谭渊也醒了,瞪大眼睛看着他。

    “并无大碍,老朽开些药,回去躺着休养些日子即可。”

    他捋着胡子说道。

    “多谢戴先生。”

    谭渊明显有些虚弱的说道。

    “是我把你救醒的,你应该谢我,还有张辅的人工呼吸也很有用,张辅,你可以给他讲讲过程,咱们可是他的救命恩人。”

    杨丰说道。

    “呕!”

    张辅瞬间又扭头干呕起来。

    完了,这真得用一生去治愈了。

    “杨大使,老朽太医院御医戴思恭,字原礼,正欲前往使馆求教,不想在此相遇。”

    戴先生拱手说道。

    “好说,回头我给你弄本《赤脚医生手册》。”

    杨丰很大气的说道。

    当然,这个回头就很难说多久了,至少在他的腕表能传文件前,这个还是不太现实的,总不能让班长去找本来给他读吧?不过倒也不是不行,至少文字部分可以,但前提是这个家伙有足够时间的,至于抄写这个交给小玉就行了,杨丰对神医兴趣不大,他感兴趣的是这座惠民药局,因为他发现那些拿药的人都没给钱……

    “这里治病不要钱吗?”

    他问道。

    “不要。”

    戴先生身旁的同伴说道。

    “药费也不收?”

    杨丰说道。

    “杨大使,惠民药局就是不收钱的。

    陛下以民间病人多被庸医欺骗,以至于耽误治病,故此各地惠民药局一律不收钱,药材任其取用,至于惠民药局所需药材,以课税从药材商人手中抽分,不足时也是官府给钱购买,至于我等医者皆归太医院统属,老朽还是个八品,领的是朝廷俸禄,也是不能收百姓钱的。

    贵国难道不是如此?”

    戴思恭说道。

    所以朱元璋居然还搞了个全民免费医疗体系?

    “但既然如此,药材商人卖给谁?”

    杨丰发现问题所在。

    “惠民药局只是到县一级,再就是各卫,不过那个叫惠军药局。

    至于医生皆世袭医户,虽各地都有医学教授,但实则医术不高,只能治些小病,药材也都是寻常药材,京城几处惠民药局自然不同,天子脚下,似老朽这般御医也是要偶尔巡视,自然治的病多些。可地方州县并无此等便利,故此那些有钱人家,自然还是愿意找那些名医,也愿用那些好药,再者山野乡民走不到县城的,也还是要找民间医生。

    如此药材商人也就有了生意。

    但无论他们卖出多少,都是要抽出一些作为课税交给惠民药局以备贫民无偿使用。”

    戴思恭说道。

    所以就是公立医疗免费给贫民看病。

    但肯定没有名医坐诊。

    也不可能给你免费提供那些昂贵的药材。

    但会确保你不至于没地方治病,也免得你只是个小病,却被那些骗子骗得家产荡尽。

    总之给你一个这个时代能提供的最基本医疗保障。

    但也别要求太高。

    毕竟这个时代医疗水平有限。

    “那《赤脚医生手册》倒是最适合你们。”

    杨丰说道。

    的确,《赤脚医生手册》是最适合这个时代的,到时候还可以鼓动朱元璋把医疗体系向下延伸,让县以下也能有一定的医疗保障,哪怕需要收点钱,但这个时代都是草药,本来也可以就地取材,所以就算收费,也不会很贵。但只要朱元璋能把这个体系延伸到农村,哪怕只是几个村一个卫生所,也会让这个国家的人口增长率获得巨大提升。

    而以朱元璋的风格,这种事情他肯定会干的,他都能在西元十四世纪搞出全民免费医疗体系了,当然不介意延伸一下。

    别管他这种体系有多大局限性,但这个存在本身就足够。

    不过杨丰也更理解朱元璋非要搞宝钞了……

    不印钞怎么可能维持财政?

    这个体系放到现代,都没几个国家能撑起来。

    “阁下所说的这个《赤脚医生手册》到底是何物?”

    戴思恭那个同伴说道。

    “就是我们那时候在缺医少药时,根据发展到我们那时候的医学,专门找了些名医,编写出来的,可以用能够就地取材的最简单方式,处理乡村里面那些常见病的医书。

    这个是在乡村找那些识字且聪明的,再给他们定期培训,发给他们一些工钱,然后以这个手册为主在乡村处理这些常见疾病。

    因为这些医生就是管一个村子,病人少,平常还是要下地种田,故此被称为赤脚医生。”

    杨丰说道。

    “如《备急千金方》?”

    “对,就是那么一本书,不过是后世六百年医学汇聚,而且不只是我们的医学,还外国的医学,另外还有些医疗器械,这个有些倒是也能做出来。”

    “如此倒是善政。”

    那人和戴思恭互相看了看……

    “这就得有劳戴公了,诸位御医中,也就是您能在陛下面前进言。”

    他说道。

    “此乃福泽百世之善政,老朽自然责无旁贷,纵然杨大使的这本书还没弄来,仅以《备急千金方》之类医书,其实也勉强可用。”

    戴思恭点了点头。

    “您只是个御医吧?”

    杨丰说道。

    这意思是这个老头还在朱元璋面前很有发言权?

    “戴先生乃陛下最信赖之御医,晋王,我家大王,此前生病,都是陛下命戴先生前去医治,岂是旁人能比。”

    张辅在后面没好气的说道。

    “呃,那你倒是得请戴老先生,给你治治这个呕吐之疾,话说你又不是孕妇,怎么总是呕吐?”

    杨丰说道。

    “张将军,适才殿下所说,你人工呼吸救醒谭将军,不知是如何施救?”

    戴思恭疑惑的问道。

    “呕!”

    张辅瞬间脸色就变了,毫不犹豫地跑向一边。

    “哈哈……”

    他后面杨丰得意的笑着。

    (感谢书友古月説的打赏)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