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二十九章 大明之外交无小事
    不过朱元璋时候儒生的问题并不严重。

    这时候他们其实很谨慎,小心翼翼地在这个暴君的阴影下,在一点点积蓄力量。

    甚至还有不肯合作的。

    江南大儒总是不忘他们的胡元盛世,不忘那个可以搞农奴制的好时代,不忘那个只要把异族统治者伺候好了,对自己的佃户就可以为所欲为的时代,就像咱大清的官员,总是忘不了他们那个可以收百分之八十火耗的糠稀盛世。所以他们中间很多还不清醒的,依旧很头铁的不肯出来伺候这个暴君,另外也是为了避免被他罗织罪名杀全家。

    我不做官,那你总不能抓我剥皮实草吧?

    但朱元璋很配合的出了个寰中士夫不为君用的制度。

    简单说就是我征召,你就得来给我做官,你不来,我杀你全家,但来了之后我怎么折腾你,你也得忍着。

    我打你廷杖,你得忍着。

    我找罪名杀你全家,你还是要忍着。

    总之……

    我刀很快,你忍着点。

    金杯同汝饮,白刃不相饶。

    这句话就是他对文臣茹太素说的。

    所以后来文人对朱元璋的评价就是他对儒生,是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

    他其实就是故意的,他知道这些家伙在民间的害处,但不给他们做官,他就不好找理由弄死,所以强行征召做官,然后逮着机会就弄死,哪怕仅仅心情不爽也得拉出去先揍个半死再说。

    比如倒霉的茹太素,就是因为奏折写的引经据典,花团锦簇,听得朱元璋头昏脑涨,一万多个字居然没明白什么意思。

    然后恼羞成怒,拖出去廷杖!

    他的这种暴政下,儒生们只能忍着,蛰伏等待。

    好在他们最擅长这个了!

    所以现在他们和杨丰之间,暂时还不至于发生冲突,更何况杨丰对他们其实也没什么兴趣……

    现在杨丰只对撩拨朱元璋感兴趣。

    三山门。

    伴随着小孩奔跑的欢乐笑声,一辆马车在石板的街道缓缓而行。

    这辆马车是完全开放式的,后面就一个很大的座椅,完全被兽皮包裹,应该是毛很长的熊皮,前面有一个横栏,左右也有护栏,头顶撑着一张大伞,座椅后面就是一个放行李的地方,放着迷彩的背囊。行李厢两旁还有木板,左边写着使馆车辆,右边写着外交豁免,在座椅的靠背顶上是一个木头笼子,里面赫然是一面铁券,半厘米厚的锻铁板上雕刻很密集的小字,所有字都用黄金填充,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不过并没有车夫,所以驾车的两匹马由斜靠座椅上的杨大使亲自驾驭,但在座椅两侧和护栏之间还各有一个小椅子。

    左边的小椅子上坐着婢女。

    “停!”

    三山门前早就严阵以待的军官拦在马前。

    杨大使昂然起身。

    恍如从王座上起身的薛西斯。

    小玉默默将身旁一个类似门栓的东西向后一抽。

    然后护栏上一部分立刻向外倒下,与此同时上面的两块木板翻开,就这样两级的台阶直通车下。

    “留守右卫百户戴贵见过杨大使。”

    军官拱手说道。

    杨丰属于外国使节,但又不是藩属国使节,所以等级不太好确定,朱元璋也没提这个问题,考虑到大明这边张显宗被定为正五品,所以就自动把他也当正五品看待,像正六品的百户先给他行礼也是可以的,再说他见皇帝都不行五拜三叩之礼,在这个问题上大家还是糊涂一些的好。

    “某欲往城外游玩,阁下何故阻拦?”

    杨丰下巴朝天般傲然说道。

    “某并未得准许阁下出城之令,故阁下当止步城门。”

    戴贵很干脆的说道。

    杨丰冷哼一声,紧接着向后一伸手,小玉赶紧爬到座椅上,给他把四斤重的铁券捧下,双手高举在头顶,在马车上跪下交到他手中……

    “看看这是什么?这是你们皇帝的圣旨,看看这上面写的是什么?我享有行动之自由,言论之自由,要不要我给你们解释解释什么叫自由?还有你们看到这辆马车上写的这八个字了吗?使馆车辆,外交豁免,知不知道外交豁免是什么意思?不知道我来告诉你们,就是我犯了罪,你们也无权抓我,同样我想去哪里也是我的自由,你们也无权阻拦。

    记住,这是你们皇帝陛下的圣旨!

    怎么,你们想抗旨?”

    杨丰瞬间爆发般,单手抓着铁券杵到戴贵脸上,恍如清末的洋人领事般狂喷口水。

    戴贵一脸忧郁的抹了把脸。

    然后他赶紧后退,也不知道是为了行礼,还是避开这家伙的口水攻击。

    “大使阁下,陛下此前有旨,阁下不得擅自离城,故此若无陛下圣旨,您不得擅自出城。”

    他很淡漠的说道。

    他身后是数百名严阵以待的士兵,而头顶同样是无数士兵,他就不信这个家伙敢硬冲。

    “他说是出哪个城了吗?”

    杨丰说道。

    “这个?”

    戴贵一下愣住了。

    “怎么,没话说了?你们皇帝说没有他的圣旨,不准我擅自出城,那你告诉我是内城还是外城?难道外面就不是京城了?既然他没说是外城还是内城,那就是默认算整个京城,既然是整个京城,那我当然可以去外城,难道你一个百户比他还有权,都敢把外城剔除在京城之外?赶紧给我闪开,再不闪开小心我拿铁券砸你!

    我可是有豁免权,砸死你最多也就是驱逐出境。”

    杨丰说着重新登上他的马车,毫不犹豫的催动了那两匹马。

    “我大明之地,蛮夷何敢嚣张?”

    戴贵身后城门内一声怒喝。

    紧接着一骑直冲而出,可以看到在他背后还有大批骑兵,中间一个穿着红色龙袍骑马的壮汉。

    那些背对城门的士兵迅速分开。

    这个人直冲而来。

    戴贵很干脆的退开一步,放他从身旁掠过,这人以道哥抢包的速度掠过杨丰那两匹驾车的马,在两匹马受惊立起的嘶鸣声中,伸手一把抓向杨丰的衣服,想拽着他拖下马车。小玉惊恐的尖叫着在他手臂下抱头蹲下,然后杨丰微笑着避开他的手,双手握着铁券猛然抽在他胸前,这家伙闷哼一声向后飞出,随着那匹战马在胯下狂奔而过,直接坠落在长街。

    但他的双腿还被马镫挂着,所以继续被拖着向前。

    就在同时杨丰身后大批骑兵出现,为首的是张辅,看到这一幕的他随手摘下马鞍旁的小锤锤,甩手砸向那匹战马。

    锤头正中马头。

    战马在狂奔中向前扑倒……

    “你这么喜欢杀马?上次见面你砍死一匹,今天见面你又砸死一匹,人家也是一条生命,我们要珍惜生命,人是人他妈生的,马也是马它妈生的,你这样会让它妈很伤心的。”

    杨丰恍如唐僧附体般絮叨着。

    张辅懒得理他,赶紧下马看了看那人,迅速试了试鼻息,这才起身走向那个龙袍……

    “见过大王,谭千户只是闭过气去,想来并无性命之忧。”

    他行礼说道。

    那龙袍点了点头,然后他饶有兴趣的看着杨丰。

    “铁券!”

    杨丰抱着铁券一脸纯洁的说道。

    “大胆,此乃燕王殿下!”

    张辅喝道。

    “我见了他爹都这样,难道你以为我还得给他行礼?我对他爹都这样,若给他行礼,你让他爹怎么想,张将军,难道你是想害他吗?你这样真的让我很费解啊!”

    杨丰很茫然的说道。

    张辅吓得赶紧闭嘴了。

    “阁下倒是牙尖嘴利!”

    朱棣冷哼一声。

    这位暴君二代看着比他爹要略微黑些,而且也更粗壮,就像个膨胀了的朱元璋……

    朱元璋已经很多年没出征了,而且现在六十多岁,也算是养尊处优多年,主要以动脑子为主,体型肯定和年轻时候没法比,但朱棣不一样,不但正值壮年而且多次出征草原,可以说基本上相当于他爹在这个年龄的翻版,虎背熊腰满身霸气。

    他没有再跟杨丰废话,紧接着走向那个谭千户。

    他后面一个将领迅速上前,拿出水囊直接将水倒在谭千户脸上,还煞有介事的掐人中,但后者毫无反应。

    “我觉得你们应该把他放平,把头歪向一旁,然后按压他的胸口。”

    后面罪魁祸首在后面说道。

    张辅等人转头怒目而视……

    “一群无知的凡人,放开那个男人,让我来!”

    杨丰很鄙视的说道。

    然后他走下马车,拿铁券把张辅推到一边,把铁券放到地上,在朱棣等人疑惑的目光中,让谭千户脑袋枕着铁券,保持后仰,紧接着开始按压,就在按压的同时他看了看张辅……

    “别看着啊,给他人工呼吸,就是憋一口气,然后趴在他嘴上用力吹进去,不能漏风啊!”

    “呃?”

    张辅瞬间傻了。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