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 一大批现成的熟练工
    顾明说是左峰在外头等她,其实等着的也不是左峰。

    是左峰派来的人。

    来人看到苏锦安然无恙地出来,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

    苏锦打眼一看她带来的人,撑不住有些好笑。

    带了这么多人过来,是打算她要是不出来就直接进去抢吗?

    柳嬷嬷注意到苏锦眼中的打趣也有些无奈,叹了口气才低声说:“少夫人头次进这门,不晓得里头这些人的厉害,我这也是不得已的法子,还望您莫怪才是。”

    听出她字里行间对顾家人的嫌弃,苏锦眼中闪过一丝浅笑没接话。

    柳嬷嬷倒是没把她当外人,自顾自地说:“顾家男子在外行事蛮横,女眷也不遑多让。”

    “这相府深深,里头刁难人的手段数不胜数,您头次来,自然是要多防备的。”

    左家跟顾家虽有多年前的姻亲在,但是自左家小大姐离奇病故后,两家关系交恶,至今不见任何好转。

    要不是柳嬷嬷今日有事出去了,顾家去接人的时候,她就不可能同意让苏锦出门。

    苏锦在她的碎碎念中上了马车,坐下却说:“嬷嬷,舅舅回去了吗?”

    “还没呢。”

    柳嬷嬷笑着说:“二爷去了城外的城防大营,一时半会儿只怕是回不来。”

    “不过二爷吩咐人回来说了,最迟明日中午就会回来,届时跟着您一起去接少主回家。”

    苏锦摩挲着指腹想了想,说:“那咱们先不回去,去玄武街上转一转。”

    昨日秋梨把京城里时兴的衣裳都各自买了一件带回来,苏锦看过心里大致有了数。

    但是要想做到胸有成竹,她还是想亲自去看一看。

    柳嬷嬷是左家伺候的老人儿,对顾瑀是发自内心的疼爱,连带着对苏锦也是万般的纵容。

    一听苏锦这话,她下意识以为苏锦是要去买什么东西,马上就说:“掉头,去玄武街。”

    马车出车头缓缓调转,柳嬷嬷嘴上闲不住地说着话,苏锦时不时答上一两句,听到顾麟二字的时候,忍不住微微扬起了眉。

    “顾麟被抓了?”

    来京城这些时日,苏锦听说了不少关于顾麟的热闹,可据说这人不是前些日子才闹出了笑话吗?

    怎么这么快又被抓了?

    柳嬷嬷带着嫌弃说:“那人本就是个根子不正的外来货,再加上这些年被顾家老祖宗宠得越发不像话,三天两头就丢人现眼,惹祸被抓更是常有的事儿。”

    “他这次在花街柳巷与人争妓子,发狠带着下人把那人打了个半死,这样的事儿本发生在他的身上本也是常见的,可谁知道这次竟是碰上了硬茬子。”

    顾麟打的那人本身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可问题是,那人的家里有人了不起。

    那是如今在宫中最受宠的贵妃的亲弟弟,在京城里也是出了名儿的纨绔。

    两个废物相争,阵仗不大的话,那也就是两家长辈互相安抚一下就揭过去了。

    可这次不一样。

    顾麟把人的腿打断了。

    而且据太医说,被打断的那条腿似乎是医不好了。

    贵妃娘娘家中就这么一个弟弟,现下出了这样的事儿,自然是不愿善了。

    柳嬷嬷不清楚现在闹到什么程度了,只是说:“事儿闹得太大,轻易压不下来,皇城司的人去了偏帮谁都不是,索性就一股脑把人都抓了回去,只等着这两家的长辈各自去给说法呢。”

    苏锦想着先前在花厅时顾家众人的神态,幽幽道:“顾家应当是还不知道这事儿。”

    起码女眷不知道。

    否则今日哪儿来的闲工夫为难她?

    柳嬷嬷一言难尽地撇撇嘴,冷笑道:“那冒牌货本就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少主既是找回了,那就该是各归各处,可顾家偏生把人留了下来,还对外声称此人是少主的义弟。”

    “这事儿是顾家做得不厚道,顾麟惹出什么祸端来,也该是由顾家长辈自去料理,您就不必为这种糟心事儿挂心了。”

    苏锦听完笑笑不言,心里倒是有了几分庆幸。

    万幸顾瑀自小根子没被养歪,否则的话,她俩都不见得能凑在一处。

    苏锦在说不出的唏嘘中到了地方,扶着冬蝉的手下车,在街上慢悠悠地往前走。

    柳嬷嬷跟在她的身侧,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给她介绍着这里的情况。

    天子脚下,皇城盛世。

    街上来来往往的都是人,街边的店面和小摊也是流水似的不断向前流淌,一眼看过去压根就看不到头。

    走着走着在前头看到聚集了一堆人,相对敏锐的柳嬷嬷马上说:“少夫人,您在此处稍等,我这就叫个人上前去瞧瞧是怎么回事儿。”

    瞧这阵仗,前头像是闹起来了。

    苏锦站定不动,不一会儿就有人带回了消息。

    听完这人的话,苏锦微妙地抿了抿唇。

    “你是说,前头百绣坊的绣娘闹起来了?”

    “回少夫人的话,是这么回事儿。”

    “据传是这些绣娘的工钱被克扣了,长期积怨就都聚在一处找东家要说法呢。”

    苏锦听完来了些兴趣,勾唇道:“走,咱们上去找个好地方瞧瞧热闹。”

    今日百绣坊的麻烦要是处理不好,她说不定能找到机会捡个便宜。

    百绣坊门前,为首的绣娘带着哭腔说:“不是咱们想找事儿,主要是东家手太黑,怨不得咱们冒犯。”

    “路过的父老乡亲都来给咱们评评理,就是这百绣坊的掌柜,来的时候说好了,做满一个月便给十两银子的工钱,做多做少都由掌柜的安排,咱们只管低头做活儿就是。”

    “可自打来了百绣坊,我这手上的针线一日都不曾放下过,没日没夜的在这里熬着,一个月要做出来七八件衣裳,可做到最后,到手的工钱只有二两!”

    “说我做的不好,所以扣了工钱,可我一人做不好就罢了,难不成在这里的姐妹所有人做的都不好吗?”

    “那既然是都没做好,怎么做出来的衣裳都卖出去了,唯独就是给不起咱们工钱?”

    “就是!”

    “这分明是挑了由头故意克扣咱们的工钱,跟手艺有什么关系?京城里谁不知道百绣坊的名声,手艺不好的绣娘,哪儿会有机会能进百绣坊做工?”

    “对,叫了咱们来,克扣了咱们的工钱,还动辄打骂,逼着咱们日夜不分的做工,临到头了还说是咱们是手艺问题,世上哪儿有这样的道理?!”

    “没错!给钱!今日必须把咱们的血汗钱还回来,否则的话,咱们就一起去衙门报官!”

    “给钱!”

    “把工钱还给我们!”

    ……

    门前聚集的绣娘越来越多,百绣坊门前一片人头熙攘。

    苏锦见了不由自主地眯起了眼,奇道:“百绣坊有这么多绣娘?”

    柳嬷嬷说:“百绣坊是京城最大最有名的绣坊,在京城声誉颇好,几乎包揽了大半的成衣买卖,我之前听人说过,百绣坊中好像养了数百个绣娘,人数是最多的。”

    数百绣娘全都聚到了一处,带出来的声势自然是不可小觑的。

    只是一小会儿,早些时候还嚷着要报官拿人的掌柜的就扛不住了,连忙赔着笑脸解释说:“哎呦,误会,这都是误会!”

    “这些日子太忙了,一时没顾得上,可说好的工钱是不会变的,你们先别着急,跟我进来,我一个……”

    “太忙了顾不上?”

    “你倒是会开脱。”

    有个身形消瘦,几乎能看见突起脊骨的大娘咬牙说:“我在百绣坊里做了一辈子,最近五年来,没有一次全数拿到了自己的工钱,你现在跟我说,你只是一时忙忘了?”

    “我呸!”

    “我告诉你,你今日要么把大家伙儿的工钱都一分一厘地算出来结算清了,要么,咱们就去顺天府见官!”

    “我就不信了,皇城根下还能出这么没天理的混账事儿!”

    掌柜的有心想骂。

    但是四周围观的百姓已经开始起了议论之声。

    这事儿绝对不能闹大。

    否则的话,东家饶不了他!

    掌柜的顶着冷汗赶紧叫来人准备拨账,好不容易把索要工钱的绣娘安抚好了,一一结算清了工钱后,一口气还没松下去,之前说话的大娘反手拍了十两银子在桌上。

    她冷冷地说:“我当初入百绣坊的时候,签了干活儿的契,要违背东家意思走的时候,必须给十两的赔付,这是说好的银子,我今日结清了,明日就不来了。”

    “还有我的,这憋屈气谁愿意受谁受,老娘不忍了!”

    “我也是……”

    刚刚得了工钱的绣娘们财大气粗,一个接一个的把银子甩到桌上,扔完了转身就走。

    老板摁起葫芦浮起瓢,急得直抓头发却谁也拦不住。

    苏锦看着不远处的乱象,眼底泛起浅笑招手示意秋梨过来,在她的耳边低低地说了几句话。

    秋梨会意点头去了。

    冬蝉笑着把她手边的茶换了一杯热的,低声说:“您的意思是,想把这些绣娘招揽到咱们的店里?”

    苏锦笑了。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这么多现成的熟练工,还是手艺绝对不会差的那种。

    要是能借着此次机会直接把人招揽到自己店里,那锦绣阁开业的时间就更近了。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