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533 医生杀手
    兰陵府人民医院506病房。

    大姚和小健(枪击案的两名探员)身上缠满了绷带,躺在病床上。

    小健(司机)看似伤的不轻,实则却并无大碍,只是一些皮外伤和极其轻微的脑震荡而已。

    而大姚(就是那名脸上有着刀疤的男子)的伤势似乎更加严重一些,黝黑的脸上惨白的毫无血色,一副精神萎靡不振的模样。

    实际上,他除了撞击车辆时额头上被磕出一道血口子外,根本就没受到任何的伤害。

    只是,夜魅的那一道念力攻击,却让他吃足了苦头。

    感觉脑壳和大脑被强行分离了似的,不动还好,只要稍微晃动一下,就会头疼欲炸,让他苦不堪言。

    病房外走廊上,还有两名便衣探员守在病房门口。

    大姚和小健虽然是他们的同僚,但也是这起涉枪案的当事人,按照程序同样是要接受署里的调查的。

    当然,他们知道这不过是象征性的走个过场罢了。

    所以,他们并不怎么上心,极为懒散的坐在走廊座椅上,悠闲的抽着烟。

    尽管看守涉案当事人不是什么好差事,但比起高强度的整天办案走访,已经算是再清闲不过的美差了。

    就在他们小声议论着,哪个护士长的最漂亮之际。

    一名脸上卡着口罩,戴着一副金丝眼睛,身穿白大褂的男医生,慢条斯理的向506病房走来。

    两名探员正在兴头上,也没有在意,只是瞄了一眼那名医生的胸牌,就继续兴致盎然的争论着哪个小护士长的最漂亮,脸上还露出男人都懂的猥琐笑容。

    却没发现,一股淡淡的香气随着医生经过在悄然弥漫。

    本还精神抖擞的他们,在香气被吸入鼻端的瞬间,突觉眼皮子跟灌了铅似的一阵发沉。

    只是短短几秒的时间,两人就打着哈欠,耷拉下脑袋,肩靠着肩呼呼睡去。..

    吱呀!

    白大褂转头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眼镜片后闪过一抹不屑的寒光。

    随后,伸手推开506病房的门走了进去,还轻轻反关上了房门。

    大姚头疼不敢动,正在床上假寐,听到动静也只是眯着眼睛瞥了一眼,就继续闭目假寐。

    而小健则生龙活虎的斜靠着病床上,一手叼着烟,一手玩着手机。

    见医生来查房,心虚的连忙把烟悄悄掐灭,露出讨好的笑容:「医生,您来查房了。」

    「嗯!」

    医生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

    似乎嫌弃房间里有烟味儿,就转身走到窗边打开了窗户。

    小健也没有多想,不好意思的讪笑一声,老实的躺回了病床。

    医生站在窗户前,往外看了一会儿,这才双手***兜里,向小健的病床缓步走去。

    「小心,他是杀手。」

    紧闭着眼睛正在假寐的大姚突然察觉到一股极为浓烈的杀气袭来,立刻意识到不妙,猛然睁开眼睛,见那医生猛然掏出匕首向小健扑去,连忙大喝一声示警。

    小健心里一惊,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一骨碌向右侧翻身,直接从床上滚落在地。

    噗!

    雪亮的匕首重重的扎在了病床上,竟然扎进了床板。

    小健瞬间惊出了一身冷汗,一边目光四处搜寻着防身之物,一边厉声喝问道:「你是谁?」

    心里暗自期盼,门外的同僚能够听到动静及时来救援。

    可惜,却没有任何动静,仿佛门外和门内是两个世界似的。

    这让小健和大姚的心瞬间跌入了谷底。

    看来,

    门外的同事应该已经被杀手给处理掉了。

    医生眼镜片后闪过一抹寒光,用力抽出床板上的匕首,调转方向向大姚扑去。

    「你特么的到底是谁?我们没得罪过你吧?」

    大姚强忍着脑袋传来的剧痛,身体一跃而起,险之又险的避过这一击,忍不住情急的怒喝道。

    「你们不死,就没法把那小子送进大牢,我只是奉命行事而已,冤有头债有主,两位下去之后,若是能化作厉鬼,还请去找正主索命,莫要来纠缠我。」

    医生杀手似乎还挺迷信,极为虔诚的双手合十拜了拜,这才狞笑着继续向大姚扑去。

    大姚和小健的脸色都变的难看无比。

    他们可是探员啊,从杀手口中那简单的一句话当中,他们就得出了很多信息。

    很明显,为了能坑死那个叫做江观渔的小子,他们背后的主子,已经把他们两抛弃了。

    这让他们如何能够甘心,大吼大叫着仓皇逃窜,躲避着杀手的攻击。

    好在,这杀手似乎也就比普通人稍微强上那么一点。

    虽然手中拿着武器,但也只是在他们身上添了几道无足轻重的伤口而已,并没有造成足以致命的伤势。

    可即便如此,两人也是被追杀的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偏偏杀手还极有战略战术,不管怎么追杀,都时刻不忘堵住病房的大门,让他们根本无路可逃。

    小健还好一点,毕竟本身就没什么伤,体力尚算充足,再周旋一会儿也没有问题。

    可大姚就惨了,身上的皮外伤无足挂齿,但却架不住脑袋跟大锤敲击脑浆似的,稍微一动就让他头疼欲炸,当真是苦不堪言。

    只是,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他们了。

    在生死存亡面前,头再疼也是可以忍受的。

    「不要再挣扎了,死亡才能发挥你们最大的作用,你们应该明白,就算今天你们能逃过我这一劫,接下来的日子,也要面临永无休止的追杀。」

    医生杀手这会儿也累的不轻,喘着粗气阴恻恻的道。

    「放你娘的狗臭屁,真以为姓赵的能够一手遮天啊。」

    大姚脾气暴躁,闻言怒声痛骂道。

    还趁机冲着小健悄悄递了个眼色。

    小健会意,极为配合的冲着医生杀手挑衅道:「来啊,你个杂碎,有种来杀老子啊,看老子不打爆你的狗头。」

    「找死!」

    医生杀手似乎被激怒,眼镜片后闪过一抹寒光,挥舞着匕首冲着小健冲了过去。

    小健灵活的跟个猴子似的,转身就跳到了病床上面,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打起了游击战。

    大姚见医生杀手上当,强忍着头疼一个箭步就蹿到了病房门前,用力拉开了房门,扯着嗓子冲着外面大喊着:「来人啊,救命啊,有人要杀我们啊……」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