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穿越之途路遇黑暗
    ((一)

    姬归一踏足跨步进入了金色的穿越之门。

    门外是一个世界,门内是一个空间。

    如同每一个人的家门,打开门是纷杂繁复的社会,关上门只是一家老小的日常生活。

    这个空间,已然是在另一个界面,满目尽是金光灿灿,刺得双眼生痛,根本就无法睁开。

    姬归一闭着眼,神识倒是异常清晰。

    神识感觉中,先是到了一个窄憋的空间,四周是稠密的金色气流,像是进入到了一个金色的汤池。

    姬归一走了进去,身躯马上被浓稠的金色气流包裹着,如陷沼泽般,举手投足也甚是艰难。

    就在姬归一迟疑着要不要退出时,穿越之门已然消逝,没有了归途。

    面前就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穿越之途。

    以前,从空灵域人间界到黑暗异域阴界都是通过两域之间的临界点,在传送点阵等的作用下,只是点与点间的传送,所耗费的时间仅片刻而已。

    现在进入的这穿越之途,是姬归一自己使用金色毫笔而构建出来的通道,完全是未知的存在。

    这次的穿越没有目的,是随性随心而为,根本就没有设置和提供穿越之地的节点、坐标、界面。

    去之何方,去往何地?

    一切都是茫然的,一无所知。

    姬归一跨入进来,为的是尝试,也是宣泄自己被人涂改命运和记忆的愤怒!

    既然什么都不知道,那就随遇而安吧!

    既然没有了归途,就只能勇往直前!

    姬归一听从了自身意识的牵引。

    眯着眼,树立着身子,打开神识,放松了神经。

    他毅然决然地往面前的金色气流中淌了进去。

    (二)

    姬归一此时的心境就如在表象世界,无意间走进了一个车站,随意地坐上了一辆开往没有目的地的高速悬浮列车。

    金色气流稠密,但只是片刻路途,气流越来越稀薄。

    金色气流消逝的光芒刚去,姬归一已然进入了一条黑色的时光隧道。

    姬归一下意识地睁开了眼,心却猛地一颤。

    眼前,已进入到了流动着的黑暗时空。

    这种黑暗,不是平常的灯下黑,也不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

    它黑得凝重,会压制着神识感知,还会吞噬人的意识。

    最只要的它还压缩着自己的呼吸,似乎从口鼻间呼吸进气管、肺部的不是空气,而是无法感知又无法描绘的黑暗物质,让姬归一堵得慌!

    姬归一神识感知范围内外全是黑暗。

    神识穿不透这黑暗也罢,却反而被黑暗压制、侵蚀了进来,它带着绝望和毁灭的力量。

    姬归一想着撤掉神识,不去感应它的存在,但为时已晚。

    他整个神识似乎掉进了黑暗之陷阱,意识也开始被黑暗吞噬了起来。

    姬归一迈开大步,直线快步地往前奔去,因为直线距离总是最短的。

    奔跑还是慢了,他便使出了纵、跃、空间挪移、穿梭等一切手段。

    总希望前方就是黑暗的尽头,总希望不远处就是光明。

    黑暗中行走,总会感觉路途很长,时间过得却是很慢很慢。

    一纵一跃间,已是百十里。

    可是,姬归一之人依然还是在黑暗之中。

    亦不知到底穿越了多久,姬归一默念时光咒语,可时间似乎停滞在原地。

    也不知穿越了多少路途,四面八方全是黑暗。

    前途茫茫,黑暗依旧!

    (三)

    姬归一在努力地奔跑,想着尽快摆脱眼前无处不在的黑暗。

    他几近虚脱,无论其是超能,还是超人,终有精力耗空的时候。

    在这无穷无尽的黑暗中,人人都会绝望!

    姬归一也有了绝望。

    而这时,一道软绵绵的声音在意识中蓦然响起,

    这声音像极了泡在水中太久而变得软软塌塌的面条。

    “小子,别光想着奔跑。”

    “即使你跑到累死,也还是死在我黑暗的怀抱!”

    “------”姬归一停了下来。

    “你陷入的是时间的零点以前,也就是时间还没有出生之前的那段黑暗之中。”

    姬归一用仅存的神识探识到了这道声音的主人。

    “你---是谁?---为何---将我困在此处?”姬归一喘着气问。

    “我是黑暗君!”黑暗中那道声音答道。

    “不是我要将你困在此处,而是我也被困在了此处!”

    “不是,黑暗君,你在这,为何到处还有黑暗?”姬归一问。

    “那是我的子民,没有光明肯定就会有黑暗!”黑暗君说道。

    “------”

    姬归一累着了,他被黑暗包裹着,越来越弱,就像一盏燃得快没有油的灯。

    “小子,你不应该如此弱小啊?不过,你也算得上强大了,换着其它人已然绝望而死!”

    黑暗君似乎有些不舍姬归一再自己的怀抱而亡。

    他自言自语地说道:“才刚有个伴,不能让你就如此没了,那多无趣啊!”

    黑暗君把黑暗调亮了点,像是稀释了点黑暗的浓度。

    姬归一的神识之火,旺盛了几分。

    姬归一清醒了过来,很是无语,感觉黑暗君就像个无聊的老小孩,在捉弄于他。

    “黑暗君,你呆在这很久了吧?”姬归一有气无力地问。

    “是啊,是很久远了吧!其实,我也不知道被困在这已经多久了?因为这里没有时间。”黑暗君软绵绵地答道。

    “难怪我感应不到时间的存在。”

    “你知道感应时间?你是时间君的人?”黑暗君再黑暗中问。

    “时间君?我不认识,但我------”

    “别说话,放开你的神识!”

    黑暗君说着,便突然出现在了姬归一的神识海里。

    姬归一脑海被停在了那,被黑暗完全地控制住,不能思想,不能抵抗,不能阻挡,只剩模糊。

    黑暗君的无孔不入,强大得令姬归一冷汗直冒。

    黑暗君站在姬归一的神识之海,放眼一望。

    他在姬归一神识海里发现了几股强大的力量和恐怖的印记,“有时间君的,有大地君的,有天君的,还有歌之魂的。”

    “怎么还有阴界阎君的力量和印记?”

    “咦,我说嘛,怪不得你能在黑暗中还可以想着感应时间,原来如此!”黑暗君暗自呢喃。“既然他们都给了你礼物,我也给你留个印记,就赠与你黑暗的力量吧。”

    黑暗君分出一缕自己的神识,留在了姬归一神识海的一个隐蔽的角落,才从姬归一神识海退了出来。

    (四)

    姬归一从模糊中清晰了过来,全身已是汗流浃背,是冰冷的,心也透凉。

    自己在黑暗的力量下简直不堪一击。

    “黑暗君,你是不是很无聊,寂寞得蛋痛?”姬归一问,语气明显带着不悦。

    “废话,一个人呆在一个无聊的空间,连个说话的伴都没有,怎不无聊?黑暗本就是寂寞,有黑暗必然就会有寂寞。”黑暗君似乎真被说到了痛处,声音中有了几分愤怒的力量。

    “要不,我陪着你,或者一起离开吧?”姬归一想想,也是,即使强大,但无聊更强大,便试探着问道。

    “好啊,黑暗有时候还真渴望有人陪伴!不过------”黑暗君明显有了心动,但又有所顾忌。

    “怎么?你还有什么顾忌吗?”

    “小子,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么?能回答,你我都能脱困而出。”黑暗君说道。

    “什么问题?”

    “你听着,这混沌世界,是先有了时间后才有生命,还是先有了生命后才有时间?”黑暗君郑重地问,声音也变得硬朗和有力。

    “------”姬归一一听,不禁讶然。

    “怎么,你也无法回答吧?”

    “唉,就是这问题把我困在这的啊!”

    黑暗君无奈地叹道,刚坚挺的声音瞬间便软绵绵的,还夹杂着几分伤感和无助。

    “------”

    黑暗中,什么也看不见,只闻得见姬归一隐隐约约的呼吸。

    停了会儿。

    黑暗中,传来姬归一的声音。

    “黑暗君,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也问你个问题吧。”

    “若是你能回答出来,我就告诉你的问题的答案,可好?”姬归一说道。

    “好,你问。”黑暗君反正无聊着,有人能陪着说说话,那也是难得的享受。

    “请问,黑暗君,这混沌世界,是先有你黑暗呢,还是先有光明?”姬归一问道。

    “------”

    黑暗君哑然,陷入了沉思。

    两人都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五)

    许久。

    姬归一也不打破这沉静,把自己憋着在黑暗中,无声地等着。

    几刻钟后,虚空有了颤栗和抖动。

    “哈哈哈哈---”一声大笑从黑暗之中突兀地响起。

    黑暗之中的黑暗君似乎在不停地痉挛。

    不是痛楚,而是高兴至极的痉挛,就像笑到抽筋。

    果然。

    姬归一眼前突地猛然一亮,像是从梦中突然睁开眼来。

    虽是很不适应眼前突然出现的光亮,但心情已是赫然开朗。

    姬归一定睛一看,眼前见到的只剩一团浓郁之极的黑暗,像是个黑洞,是无法穿透的黑,没有一点光泽。

    他就是黑暗君。

    他已不再吞噬神识和光,而是露出了黑色的笑容。

    姬归一知道,黑暗君释然了,已然从困扰他的问题中走了出来。

    姬归一也轻松了下来。

    他的神识恢复了,仿佛从没遭到过吞噬伤害,竟还得到了神速的增强。

    他不由得全力放开神识。

    神识之海范围已是庞大到可怕,甚至能看透面前的黑暗君,还能穿透界面,窥得界面以外的事物和空间之流。

    他在他的神识中,赫然看到了人间界表象世界里那被他毁灭的时间之表。

    时间之表已然复原如初,甚至能听见它正在“滴答滴答”的走动之声。

    而时间之表的那片空间,竟然出现有三个神态各异之人。

    第一个人,一张平常之极的脸,无悲无喜地站在时间之表的正中央,满天白发的他正仰望着天空中的那轮圆月。

    第二个人,伟岸的身躯朦胧模糊,他站在时间之表“3:00”位置,浑身却透着苍茫之气和蛮荒之力,正目不转睛地看着第一个人的满头白发。

    第三个人,盘腿坐在时间之表的“9:00”的位置,笼罩着混沌之光和大地之气,同第二个人一样也在盯着第一个人瀑布般的长长白发。

    “------“

    姬归一满脸惊诧,惊诧于那三人竟同时出现在自己刚离开的那个无名小岛的界面之中。

    他马上意识到,此三人肯定与自己的命运被改写有关。

    顿时,神情有了激愤,他心中起了波澜。

    黑暗君顺着姬归一的神识也朝那三人所在的虚空看了一眼,转头看向姬归一,并出声告知。

    “那是时间君、大地君、天君三个老鬼。”

    “你也不用愤慨,是他三个老鬼将你从死亡后的‘无空间’拉回,让你重生再世的!”

    “啊---我去过‘无空间’吗?---可---他们---”姬归一目瞪口呆,吞吐着呢喃。

    人死亡后,魂灵没有脱壳前,进入的是“无”空间,一个过渡的小小空间,在“无”空间要么等待阴界的接引,要么魂飞魄散!

    “你也不必耿耿于怀,改写你的记忆,他们也是使命使然。”黑暗君接着说道,透露着些许信息。

    “使命使然?谁的指使?”姬归一一脸懵懂。

    “其中缘由,到时候你自会明了。你现在不必纠结于此,你还有很长的路需要往前走啊!”

    “------”

    沉默过后,姬归一收回神识,坦然了许多,似乎也明白了许多。

    他跨前一步,说道:“姬归一在此感谢黑暗君,谢谢!”

    “哈哈哈,你也不必谢我,因为我们只是平等的交换,你帮我解了困局,我助你增强点神识,也是应该!”

    姬归一听着,但还是诚恳地向黑暗君说了声感谢,并向黑暗君行了一个大礼。

    “你面前是条穿越之途,还很漫长。”

    “既然你选择了,就没有回头之途,前方,需要你自己一步一步的‘用心’去丈量。”

    “用心去丈量?”姬归一一呆。

    “你走吧,我黑暗君在此地打盹太久,也该挪挪地方,找人吵吵嘴,算算老账了!”

    黑暗君话音刚落,没待姬归一反应过来,便隐身而去。

    在黑暗君离去的那虚空中,传来黑暗君厉声的吼叫,像极了黑暗中的雷声,其中充满着怨恨和不满。

    “时间君,你个白发死鬼,拿个无聊之极的问题困我,我诅咒你此生再也无法与‘月儿’相逢!”

    “------”

    “此生再也无法与‘月儿’相逢?”姬归一喃喃地自问。

    姬归一心头一颤,似乎勾起了记忆中那个模糊的片段和歌谣:“愿君待我,长发齐腰。十里红妆,凤冠霞帔。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一个衣着凤冠霞帔的女子,正姗姗而来------

    “归一哥哥--若是真有来世,鱼雁来世再做你的新娘---”

    姬归一深皱着粗而黑的眉头,往前看去。

    虚空中,已然没有了黑暗。

    也不见那凤冠霞帔的虚幻而模糊女子身影。

    眼前,只是一片如火般炙热的空间。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