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十五章:下馆子不用给钱了
    “客官菜来了,久等了吧。”

    掌柜的端着一碟朝青菜,绿油油的是真的油。青色的叶子上泛着油光。

    空气中弥漫着爆炒大蒜的味道,虽然并不喜欢吃大蒜,但闻起确实挺香的。

    “掌柜的,这菜真是小二做的,小二有这水平,你怎么忍心让他做个跑趟的小二呢。”

    “掌柜的,你这可不地道啊。”

    陆远表现的很熟络的模样,伸手将掌柜端着的炒青菜接过房放在饭桌上。

    “害,就他这水平哪能做掌勺的呢,你让他炒两道小菜还差不多,这要是碰到硬菜就抓瞎了。”

    “这不正在后厨看着那一扇排骨不知道怎么下手呢。”

    “先不管他,饿了吧,我们先吃着,后厨蒸着有黄面馒头,我这就拿出来。”

    掌柜的说着就要朝后厨走去,陆远赶忙叫住掌柜的。

    “掌柜的不用麻烦您,我去拿出来便成,正好我对做菜也有些心得,去进去和小二哥学学。”

    陆远嬉笑的站起身子,走到掌柜的身侧。

    “那感情好啊,不过不是您跟他学,而是他跟您学,今日的晚饭我就厚着脸皮交给你和小二。”

    掌柜的挺挺肥大的肚子,憨厚的笑了笑,不带商人的精明。

    “成,保准让您满意。”

    陆远掀开帘子将蒸好的黄面馒头取出,有将那已经炒好的几碟小菜连带着碗筷一起取出。

    叮嘱道先吃着,便又进到后厨。

    此时小二已经将排骨切块,焯好水洗净。看着那放在清水中的排骨,小二看着有些犯难。

    “你说我该用来做什么菜好呢?是蒸还是炒还是煮呢?”

    “当然是炒,用油爆炒然后再淋上炒好的白糖调色再倒入浓汤,小火收汁时加入新鲜的白糖与醋。”

    “这样糖醋排骨就算做好了,好吃的很,你要不试试?”

    陆远看着那三两斤排骨略带兴奋的说着。

    “成,就照着先生说的做。”

    锅中倒入些许油,又倒入几大勺白糖,小二看着有些心疼。

    但咬咬牙还是没有说什么。

    毕竟掌柜的已经和自己说好,这顿饭是食材钱可以先欠着从月钱里扣。

    虽然白糖很贵,但欠的也很多,也就不在意了。

    糖炒了一会便捞出,因为炒久了会发苦的。

    火越烧越旺,锅中的水也咕噜咕噜的沸腾着,直到锅中只剩下一些浓稠的汤汁。

    撒上一把提前切好的葱花,这糖醋排骨算是大功告成。

    偷偷尝了块,很好吃,忍不住想吃第二块的好吃,所以陆远又偷偷的吃了一块。

    这大概就是当厨子的好处吧,可以提前尝菜。

    小二端着这排骨就打算带出去,被陆远叫住。

    两人在后厨小声嘀咕两句,在小二拍拍胸脯的保证声中,二人走出了后厨。

    “客官您可是让我们久等啊。”

    掌柜的摸摸那肥胖的肚子,有些饿,略带催促的眼神看着二人。

    “抱歉抱歉,让你们久等了,快来尝尝,这可是我和小二一同做的,包你们满意。”

    陆远看着那没动过的筷子,将这陶锅装的排骨放在桌中心,催促着大家伙快些尝尝。

    掌柜的听是小二做的,拿筷子夹起一块排骨放在嘴中尝了尝,酸酸甜甜的确实好吃。

    “客官,不怕您笑话,在开饭馆前我便是一个馋嘴的家伙,这各地的菜大大小小的我也算吃了个遍。”

    “可像这味道的菜,我算是第一次吃到,不知客官是从学来的呢?”

    此时的陆远早在出那诗会前便已经将之前的衣服换回,新衣服穿的不太习惯,还是先前的衣服方便,看着近人一些。

    掌柜的看着陆远这平常的衣服,也没有朝书生方面想,毕竟就小二那大字不识一个的德行,哪能有什么书生朋友呢。

    下意识的还是以为陆远祖上也是做着开饭馆这一行的,只不过中途落魄改换其他生意去了。

    “客官,您将这么重要的菜方交给小二,他怎么受的起呢?”

    说着掌柜的朝小二大声呵斥一声,还不快喊师傅。

    “这,这,”小二的脸上有些犹豫可还是听从掌柜的话,朝陆远磕头喊道:“师傅好。”

    “还是官人有手段,区区一道菜便收了一个徒弟,这样以后来饭馆吃饭都可以享受贵宾待遇了。”

    牡丹喜笑颜开的看着陆远,似乎在憧憬着什么。

    “你说等我们的孩子长大以后,小二是不是也当上掌柜的,这样是不是下馆子再也不用出钱了呢?”

    张叔有些疑惑的看着陆远,“幼安这小子什么时候肯下厨做菜了,他菜做的好是不假。”

    “可是他懒啊,要不是我和他混的好,见他夜里自己偷偷下厨做菜,我还以为他厨艺很差呢。”

    “毕竟在某次外出聚会时,青丫头喊他烤条鱼,他愣是把鱼烤的不成鱼样,自此再也没人喊他下厨。”

    “倒也不是觉得浪费食材,而是这厮总是恬不知耻的说很好吃,让人家全部吃下去。”

    “这谁遭的住,柳家有十大酷刑,其第十便叫做少爷的鱼。”

    “这,这,一道菜而已,不至于这样,不至于。”

    陆远连忙将跪在地上的小二扶起,连连推脱。

    “这那成啊,这一看就是有真本事的,要是小二能拜他为师,这厨艺不得蹭蹭蹭的往上涨。”

    掌柜的心事重重的说道:“这那成呢,要是您不同意吗,那他这就是偷学厨艺,是要剁手的。”

    小二听闻手放背后缩了缩,似是被掌柜的言论吓到。

    “掌柜的,我读书少你不要框我,我怎么没听说过这规矩呢?”

    陆远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掌柜的,最后无奈只得收下这比自己大了几岁的徒弟。

    时间过得很快,不一会的功夫桌面上已是一片狼藉。

    陆远揣着从后厨取过的油纸包,拜别掌柜的二人便朝家的方向而去。

    黑龙马,蹄朝东,拉着马车四徒弟。

    月光照在身上,有着四个人的影子,车夫牵着马,陆远一些人步行回家,就当饭后消化。

    “风之啊,你这说的家在哪儿呢?这儿看着可不像有三进三出的宅子。”

    张叔上下打量着着狭小的街道,有些不解、

    “张叔,我何时说了我有三进三出的宅子,你这未免太看得起我,我不过开了间小药铺而已。”

    “没有三进三出的院落,那你回这儿作甚。”

    张叔有些看不明白陆远,可像是记起什么,抓住陆远的肩膀说道:“等等,你说什么,你说你开了间药铺?”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