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309、昔年洪荒第一魔
    宫廷大道之上,魔祖罗睺闲庭信步的漫步其中。

    身后两个缩小了无数倍的小人悬浮于半空当中,像是被无形的丝线捆绑着一般,不断的在空中起起伏伏,却就是不曾落下。

    视线紧紧注视着那中央大殿之上,看着那般人道气运汇集而成的异像。

    即便是身为当年的魔祖,罗睺此时间亦也是惊叹于人族这小小血肉之躯当中,竟能爆发出如此让人为之骇然的力量。

    而能做到这一切的帝辛,就更是一个殊为了不起的存在。

    对于这个人,罗睺越发的有兴趣起来。

    原本他还是想直接炼了此人,将其化作身外化身,好借助其的身份统治着此时洪荒大地上的亿万人族。

    但此时间,亲眼得见到他的这般气象,罗睺却是心中改变了主意。

    他决定给帝辛一个机会,一个拥抱不朽魔道,为他棋子的机会。

    在魔祖罗睺想来,身为如此一个被创造之神抛弃,被众神孤立的种族之王,帝辛的心底一定是充满了怨恨与不甘。

    而他的到来,势必将点燃他心头反抗的怒火,将魔道的光辉洒向人间!

    到了那时,或许不会给洪荒世界带来什么本质上的改变,但却也足够为其吸引到足够的视线,争取到充足的时间,好让其彻底了解这个全新的洪荒世界。

    “鸿钧!”

    罗睺微微昂首,阴翳目光好似直接洞穿天穹,落于那茫茫混沌之中,和那一位高高在上的道祖隔空对视。

    “将我放出来,必将是你此生最为错误的决定!”

    轰!

    魔焰升腾,弥漫在包裹罗睺身躯的黑色衣衫之下,随着他的迈步行揍,一串串枯萎焦黑的痕迹彻底印刻在地面之上。

    任由遍布整个宫城的人道气机冲刷,却也难以在一时之间将去洗去。

    魔焰嚣张之下,罗睺视线透过大殿遮掩,已然是看到了那个端坐在上首之处,气度威严的身影。

    当空处,似有庞然的玄鸟化身显露,引颈鸣啼当中,生出了无穷的怒火。

    王之威仪,岂可轻触?

    尤其是,在近来初步统合了那黑神话世界当中的人族,正式将异域人族地界纳入商朝统治之后,帝辛那一身人道气运越发的兴盛与凝聚。

    此时都不待帝辛有何反应,气运勃发之下,便是第一时间察觉到了来人毫不掩饰的恶意。

    自行驱逐、回击,乃至于将其溟灭于世,这是对于敢于挑衅此刻人族之王威仪之人最大的宽恕。

    呼!

    纯粹由庞大的人道气运汇聚而成的身形大过宫阙,羽翅挥舞,有无量量人道灵光洒落。

    变换成一位位人族大贤,此时怒目圆睁,向着魔祖罗睺呵斥而去。

    “大胆魔头,竟敢冒犯我王威仪,罪不容诛!”

    “区区天外魔头之辈,也敢冲撞我王宫殿,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还不快快束手就擒,争取我王宽恕!”

    ......

    无穷无尽的人道气息幻化成人,不断向魔祖罗睺冲击而去。

    这般叩问心灵之法,若是放在别的仙神身上那想来是一等一的好用,但此时用在魔祖头上,那却是大大的不合时宜。

    毕竟在玩弄人心之一点上,魔祖方才是此道的祖宗。

    便见他轻蔑一笑,理也不理那天穹上分外显赫的玄鸟化身,一步一步的走向那开阔的大殿。

    他倒是要瞧瞧,到了此时还都不曾露面的帝辛是真的沉得住气,还是已经被吓破了胆子。

    如果是后者的话,那就可是太过让他失望了啊!

    宫阙当中。

    帝辛高坐不动,威严神色丝毫没有改变。

    但若是细细探查的话,便可以在他眼中察觉到那一丝流转不下的愕然。

    魔?

    还是一身魔气如此精纯,精纯到帝辛那种足以让帝辛难以想象的魔头?

    如今洪荒世界当中,莫说后者了,便是一个偶得了前魔传承的小魔,一旦被人发现了,那也绝对是个被人追杀至死的下场,又那里容的下他活上一时三刻。

    而似眼前这般的大魔,那就几乎是更不可能出现的存在了。

    一时间,脑海当中思绪飞转,在某一个瞬间,帝辛似乎是有了个惊天的猜测。

    或许,当年道祖鸿钧与魔族罗睺一战,并没有如同古史流传的那般,道祖大获全胜将魔族彻底消灭,仅仅只是将其镇压了下去。

    现在无数个会元过去了,他又因为某种原因颇封而出,重新归来洪荒!

    神念扫过那遮掩容貌的黑衣魔头身后悬浮小人,看着那两张嘴角留着口水,面容呆滞,却让他分外熟悉的两人。

    帝辛心中的猜测,越发肯定起来。

    再一见问心之术对其毫无用处,心头里当即就更是确定了几分。

    顿时间,帝辛便是一手捏起灵光,将一缕神念塞入其中,轻轻一送向着摘星楼而去。

    昔年洪荒第一魔!

    真让他面对这个传下赫赫凶名的魔祖,心里说没有几分惊慌是假的,不过却也仅仅只是初见的几个瞬间罢了。

    而今反应过来,考虑一番自家此时坐镇在朝歌城中所能够爆发出来的实力,帝辛顿时就不慌了。

    一个被镇压了无数会元,赫然已经是个跟不上时代变化老人的魔祖罗睺,在如今变化愈演愈烈的洪荒世界当中,又还能逞几分凶威?

    要知道,当时连圣人都是还没有被提出来的概念,只是一种尚且处于设想当中,没有人真正成就的果位。

    而今呢?

    通天教主连圣人都不惜的做了,转而追求更为强大且无害的祭道去了。

    这一来一去间,差的可不就是一星半点喽。

    帝辛眨眨眼睛,觉得自家一开始是被魔祖的名头给吓到了,其实没有必要向李先生发消息的,若是能够将这魔祖擒下来待于李先生面前,到那时......

    他轰然间起身,一身骇人气血勃发,满脸蠢蠢欲动。

    而就在这个时候,又一个让他觉得很是陌生的气息闯入进来。

    “那位朋友,在动手之前,你可以先将我摘星楼的人放下来吗?”

    帝辛勐然间一愣,这个容貌与声音,确实是他从未在李先生身边追随者当中见过的任何一人,但是从他口中说出的言语来看,此人又似乎不折不扣的是那摘星楼当中的人。

    还不待他细细回想是不是自己哪里记忆出了问题将此人忽略了过去,下一刻便又是一道嚣张至极的声音传来:

    “魔头,还不快快将我摘星楼的人放下,然后赔偿我等损失!”

    “不然的话,李小子一声令下,诸仙云动,定要让你好看。”

    神念触及那狗仗人势的身影,帝辛一下子心中就有底了,看来是没错了,此人定是李先生身边的人无疑。

    只是其人是何时出现的,却就是间不为人知的事情了。

    只不过一想到李桐那难以揣摩的手段,帝辛便也释然,区区一个追随者而已,对于轻易将一个异域世界交给他的李先生而言,就也算不上什么,也用不着大张旗鼓的宣扬。

    只是现在李先生的人来了,而且看样子还是追逐着这极度疑似魔祖的人而来,那想来就是对其有些想法了啊。

    既然是这个样子,那他也不就不用贸然出手了,免得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坏了李先生布置,那岂不是不美?

    内心里极度信赖李桐,若不是他本人不答应几乎都是要把他奉为国师的帝辛,此时间决定先观望一阵。

    若是李先生派来的人不敌,那他再出手挽回场面也不迟。

    不过虽是如此想着,他也不再待于大殿之中不漏身形,而是缓缓走下阶梯,站于宫殿门前静静的注视着下方一切。

    给予那魔祖威慑的同时,也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对于以多欺少这种事情他可没有什么心理洁癖,君不见那西方二圣都是如此做派,圣人如此那他学习一番也就不是什么让人不齿之事了。

    视线所及之处,一身魔焰升腾的罗睺此时间骤然停下了向前的脚步,回身望去。

    听着耳边传来的呵斥言语,眼神不禁意间扫过身后两个傀儡一般的身影,隐于暗处的眉头不禁微微皱起。

    “这两人,竟然是这摘星楼的人?”

    “但若真是如此,那为何其神魂当中,没有此般记忆!”

    心头闪过一丝疑惑,亦也升起些许的悔意,早知如此的话,他早早就会将这两人神魂一口吞了,而不是会留到现在,徒留隐患。

    被人给顺着脉络,一路摸了上来。

    显然,刚从归墟中越狱出来的魔祖,在搞清楚一切之前,现在还不愿意得罪这个在当今洪荒万仙追捧的李桐。

    只是现在看来,这几乎是件无可避免的事情了。

    伸手,缓缓握掌成拳,音哑的声音在空旷的地界上响起:

    “人,便在这里。”

    “你若想救下他们,自可上前一试。”

    无始大帝严肃的面容上陡然浮现起一丝笑意,他正是乐得如此,倘若此人束手就擒那才真是没意思。

    衣袍一展,将身边碍事的黑皇丢到那大殿门口站着的那人身旁。

    无始大帝握拳,一身沛然气机勃发。

    做好一切战斗准备的同时,心中却也有些小小的遗憾。

    可惜了,自家的帝兵不在身旁.....。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