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蜀中乱 第一百二十六章 诸葛亮的烦恼(十一)
    作为这场父子“初见”的另一主角,黄乔心中,亦是忐忑不安。

    他本名唤作诸葛乔,乃是东吴南郡太守诸葛谨的次子,因叔父诸葛亮无嫡子,便过继过来,承继大汉丞相诸葛亮这一脉的门嗣。

    在相府外院交纳了差事文书,诸葛乔便跟在诸葛果的身后,感受着千钧之重的步伐,缓缓向着内院走去。

    对于父亲的印象,诸葛乔还停留在刚记事的时候。

    彼时还是自己叔父的诸葛亮,一身儒生冠服,独身前往江东,舌战吴地群儒,终是说动江东之主,促成了孙刘联盟,以对抗来势汹汹的曹操大军。

    相比于心性谨慎、行事小心的生身之父诸葛谨,实则诸葛乔更为尊崇足智多谋的父亲诸葛亮。

    一别十数年未见,再次见到诸葛亮,诸葛乔只能感觉到,父亲老了许多。

    他的双鬓已然斑白,曾经潇洒自如的脸庞上也多出了些许岁月沧桑的痕迹。

    是啊,曾经羽扇纶巾的青年才俊,却成了大汉王朝的临朝丞相,又岂能不老呢?

    诸葛乔感慨之余,亦不忘行礼参见:“孩儿,诸葛乔,见过父亲。”

    诸葛亮轻轻颔首,他身为大汉丞相,诸葛乔又是年长过继而来,自是比不得寻常人家的天伦之乐:“你来成都后的事情,为父都听说了,做的很不错。”

    诸葛乔连忙谦逊道:“父亲谬赞了,蜀中章法俨然,人才辈出,孩儿所做的不值一提!”

    诸葛亮笑了笑,他曾听闻自己的兄长诸葛谨说过,这诸葛乔性情骄矜,眼高于顶,今日一见却没怎么瞧出来,这一点令诸葛亮颇为满意。

    原先诸葛亮还想磨练一下诸葛乔的骄纵心性,可今日一看大可不必,倒是不用屈就了他的能力,于是笑着说道:“大汉正是用人之际,为父用人内举不避亲,唯才是举尔,你只要做事用心勤勉,便可委以重任!”

    诸葛乔自是谦恭的应了一声。

    黄月英在一旁笑道:“夫君,乔儿之前是有字的,取的是大哥家的排序,唤作仲慎,如今入了咱家门庭,自是不合适的,不若夫君亲自给乔儿取一个字号吧。”

    诸葛亮点点头,认为黄月英的提议甚是合理,于是略作思索,目光落在了庭外郁郁葱葱的松树上,抚须笑道:“乔儿的字,不若取伯松,如何?”

    松被视作“百木之长”,称作“木公”、“大夫”。松树凌霜不凋、冬夏常青,用“伯松”作为黄乔的字,寄予了诸葛亮对他的厚望。

    黄月英也甚是满意,笑着看向诸葛乔问道:“乔儿,你觉得如何呢?”

    诸葛乔哪里会拒绝,于是拜服谢道:“孩儿多谢父亲赐字。”

    庭外一阵热风拂面吹过,诸葛亮不由咳嗽了两声,旋即对黄月英吩咐道:“夫人,为夫疾病未愈,还请夫人代劳,领着乔儿去家祠焚香叩拜,全了认祖归宗的礼节。”

    黄月英点点头,对堂下道:“果儿,你照顾着点你父亲,为娘带着你兄长去家祠中行叩拜。”

    诸葛果点了点头,上前搀扶住了诸葛亮,而黄月英则带着诸葛亮缓步离开。

    诸葛亮指着另一头的桌案,对诸葛果吩咐道:“果儿,你替为父将那副中原全图拿来。”

    诸葛果站起身来,轻车熟路地将诸葛亮需要的地图拿了过来,平铺在面前的案几上。

    这幅地图极大,虽然记载粗略,却囊括了东至齐鲁、西至雍凉及西域都护府、北越长城、南括交州的天下全貌。

    这是诸葛亮年轻时候,便根据各类图文资料,亲自绘制出来的天下全图,饱含着他的心血与希望。

    大名鼎鼎的隆中对,便是在这幅地图前,由诸葛亮面呈先帝的。

    诸葛果看着这幅地图,想起来了当日在临邛的时候,卫弘预言的举世伐蜀情势,如今看到父亲又将这幅地图拿了出来,便开口问道:“父亲这是在担心举世伐蜀吗?”

    诸葛亮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新颖的词汇,于是便过头来看着诸葛果重复道:“举世伐蜀?”

    诸葛果点了点头,指着这幅地图上对诸葛亮解释道:“先帝驾崩,蜀地不稳,逆魏有并吞天下的野心,岂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必定竭尽全力发动兵马进犯蜀中,可说动五方兵马伐蜀,兵力预估是在五十万以上。”

    诸葛亮眼中闪过一丝欣喜之色,看着诸葛果问道:“五方兵马怎么说。”

    诸葛果则答道:“逆魏关中守军,东吴孙氏、鲜卑蕃王轲比能、南疆蛮王孟获、东三郡守将孟达,这些都是逆魏可以利用合纵连横之策,进而伐蜀的兵马。”

    显然,诸葛亮对此了然于心,却有意考校诸葛果的筹划之策,于是开口问道:“如你所说,又当如何拒之呢?”

    诸葛果抬起头看着诸葛亮,说道:“父亲心中不是已经有筹划了吗?”

    诸葛亮却笑道:“你且先说你的。”

    诸葛果一怔,反应过来之后,大概是明白了父亲的用意,于是将当日卫弘所说的对策,重复述说了一遍。

    片刻过后,诸葛亮脸上的讶然之色愈发浓郁,听着诸葛果说完,诸葛亮才十分赞许地说道:“果儿的见识,已不逊于你娘亲矣!”

    诸葛果却连忙摇头说道:“不敢欺瞒父亲,预测到逆魏可能采取的动态,以及如何针对筹划,皆是在临邛时,听临邛曲军候卫弘所言,孩儿只觉在理,所以禀明于父亲面前。”

    诸葛亮下意识地惊咦一句:“又是那卫弘所言?”

    诸葛果却是疑惑地抬起头,问道:“孩儿记得,卫弘似乎与父亲并无交集,如何谈的上一个‘又’字?”

    诸葛亮自知失言,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摇头说道:“自为父回成都以来,便陆陆续续听到些许关于卫弘的事例,故有此一问罢了。”

    诸葛果并未怀疑其他,只觉得父亲知道卫弘,或许是一件好事,于是觉得该将卫弘的一些话引荐到父亲的面前:“父亲,其实卫弘所言,这些针对逆魏合纵连横的计划都是良策,唯独是在应对南中一事上,有些疏漏。”

    诸葛亮眉头一皱,便问道:“何处?”

    诸葛果却摇了摇头说道:“卫弘并未说明,我亦未知矣!”

    诸葛亮沉吟片刻,笑着说道:“看来,吾确实有必要召见这卫弘一趟了……”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