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窃尸狂徒 第74章 谜语人必须死
    王支队太阳穴一跳一跳的,但看见齐翌脸上的敷贴,一下子什么脾气都没了。

    他倒是想关齐翌禁闭,既能惩戒这家伙一番,也是相当稳妥的保护手段。但齐翌没违反相关条例,他也不能为所欲为。

    良久,他长叹口气,做了妥协:“能跟我说说你的计划吗?”

    老池狂喜:“王队,你不怪我们了?”

    王支队指着门口的方向:“你出去。”

    老池表情僵住,确认王支队不是在开玩笑,只得灰溜溜的出了办公室。

    齐翌低沉的声音在办公室里响起:“引出诡影,干掉,然后逼出冒牌货,抓住。”

    王支队拳头硬了,太阳穴再次跳了起来。这计划说了和没说没区别,太敷衍了。

    他深吸几口气,心里下了决定。既然不能阻止齐翌,不如把他纳入自己的掌控范围内:“有几成把握?需不需要我帮忙?”

    “五五开,要么诡影再现,被我抓住,要么冒牌货发现没机会动手,选择蛰伏,短时间不会动手。帮忙就算了,现在这样就挺好。”

    王支队举棋不定,五五开的把握太低了,不足以让他下定决心。

    “还有,”齐翌平静的说:“我建议割叽案尽快结案,同时把冒牌货列为追逃甚至通缉对象。”

    “继续说。”

    “我不知道冒牌货不惜打草惊蛇,精心策划割叽案的动机,但他一定能从中获得什么,那么破坏他布局的最简单直接的办法就是跳出来,暴力破局,不被他牵着走,不跟他弯弯绕绕,反正案子已经查清楚了,我们只要做好‘通缉’他本身就足够。”

    王支队还是下不了决心。

    结案,他是要为此负责的,万一后边案子又出幺蛾子……

    何况结不结案也不是他说了算,检方那边不会接受才破到一半的案子。

    齐翌看出了他的顾虑,说:“不结案也行,要么暂时封存,要么冷处理,定下高乙恒的罪,追查冒牌货的下落,只做这两件事,别的什么都不要管,谁要查就让他们查,反正我们不管。”

    王支队为难道:“你让我考虑一下。”

    “没事,你慢慢考虑。”齐翌站起身说:“我先走了。”

    目光复杂的看了他半晌,王支队身子似乎佝偻了不少:“去吧。”

    出了门,齐翌就看见靠墙站立的老池。

    老池脸色复杂,情绪低迷。

    两人都没说话,并肩走了一段距离。

    老池犹犹豫豫的问:“你要不找王支队申请一下队里的保护?”

    齐翌看向老池。

    不是所有人都跟他一样,不在乎能不能往上爬的。老池夹在他和王支队之间确实不舒服,选择向王支队妥协他他能理解。

    出乎意料,老池只是满脸后怕的说:“王支队讲的没错,我们太孟浪了,昨天如果诡影要下狠手,你已经死了。”

    “就因为这个?”齐翌问,他觉得自己错怪老池了。

    “要不然呢?”

    齐翌心里有些触动,脸上扬起笑容,淡定的说:“安心吧,王支队也这么说,但我现在不是活的好好的吗?”

    老池是真的疑惑了:“你哪来的信心?明明和诡影的对抗,你从来没占过上风。”

    齐翌并不多做解释:“有些话说出来就不灵了,相信我不会错的,当然,你也可以退出。”

    老池怒了:“瞎说什么呢?退出?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可以完全相信的人,不需要我多说什么,都能配合我行动。”

    老池说不出话了。

    ……

    一晃眼又过了五天。

    五天里,冒牌货和诡影始终未曾露面,仿佛彻底消失,无影无踪,无迹可寻,窃尸案也再没生出什么波折。

    高乙恒预言中,姬承鹏与老池会遭遇的袭击同样迟迟未发生。

    这天,齐翌一只手提着果篮,一只手拿着书,再次来到精神卫生中心。

    高乙恒脸色蜡黄,整个人瘦的皮包骨头,不过在这里有人照顾,他的精神状态要比之前好很多。

    看到齐翌来了,高乙恒半坐在床上,笑着问道:“你来了,谜底解出来了吗?”

    齐翌摇了摇头,高乙恒脸色一变,变脸速度堪比川剧变脸:“那你来干什么?”

    齐翌把书放下:“我把书还给你。”

    高乙恒不客气下了逐客令:“你可以走了,愚者不配跟我说话。”

    齐翌站着没动,从口袋里翻出大王小王,拿在手里:“今天我带了两张牌。”

    高乙恒突然露出笑容,拿起果篮朝齐翌扔去。

    “好啊,一张牌砸一下,到你了。”

    距离很近,齐翌没躲开,被自己买的果篮砸到额头。

    老池暴怒:“哈麻皮!你做啥子!想死啊?”

    齐翌一把拉住老池胳膊,冷静的看着高乙恒。

    高乙恒把自己脑袋凑过来了,眼里满是期待:“快点呀,到你了,别耍赖,妈妈在房间里看着呢。”

    齐翌不为所动。

    “没意思。”高乙恒嘟嘟哝哝的收回脖子,重新躺回床上:“你越来越没意思,妈妈也不喜欢你了。走吧,解开谜题再来。”

    齐翌静静的看着他。

    “耍赖呀?”高乙恒又笑起来:“那我也耍赖好了,你非要问我就胡说八道,你能拿我怎么办呢?”

    这一拳真打在齐翌软肋上了,这家伙表现奇奇怪怪,逻辑混乱不堪,偏偏又精明的很,十分善于利用对自己有利的因素,很难对付。

    他又想到了昨晚的梦,高乙恒现在的状态,跟梦里的他是不是一样的?如果是,那他大概知道高乙恒的病因,以及为什么会忽然发病了。

    迟迟不见齐翌离开,高乙恒果然在那胡说八道起来,一会儿说王支队是幕后煮屎人,一会儿讲姬承鹏才是冒牌货,又指着老池说他是鬣狗安插在支队里的内鬼,气的老池吹胡子瞪眼。

    齐翌确实没办法和精神病人计较,只能拉老池离开。

    两人去了冬兰医院——今天正好也是他拆线的日子,齐翌本想自己拿刀片拆了算球,但老池不放心,生怕齐翌手不稳又给自己划上一道,齐翌拗不过他,只能答应去医院。

    伤口恢复的还不错,当初缝的就精细,加上他皮肤状态还不错,接下来只要按疗程做好祛疤整形,影响不会太大。

    出了医院,两人回到老池家。

    老池皱着眉,斜眼看齐翌:“又过去五天了,你的计划完全没奏效,冒牌货和诡影都没露面。你之前不是说……”

    齐翌打算他:“我的把握在于,诡影只要露面,就一定跑不了。但它要当缩头乌龟,我也没办法。”

    “你不是有全套的计划……”

    “是啊,要么逼退他们,要么干掉他们。”齐翌无所谓的说:“能逼退他们也是好的,至少能让我们喘口气,我感觉这几天的睡眠质量都好了很多。”

    老池听到这话,怎么想怎么不对劲,忽然靠边停车,扭头盯着他:“你真的是老齐?”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