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三百六十八章 取经人死了?慈航的悲痛
    此时。

    朝歌。

    子受正在看着佛门在表演。

    涂山九儿身披霞披仙裙,跟在子受身后。

    自从她成为大商王妃,身披人间气运之后,便不再需要用女娲赐下的封印面具遮掩身上的魅惑之力。

    但涂山九儿身上人王王妃的气质却越来越浓郁,与入宫时的那位九尾少女相比,稳重了许多。

    不过,她身上无意中流露出的杀机仍在,和当年去北海平妖时一般无几。

    涂山九儿身上的心神之力随手一挥,便在天空之上投射出来释迦讲道的场面。

    涂山九儿静静说道:

    “大王,这些宣讲西方道法的人,为何不杀了?”

    “自从这位释迦第一次宣讲三乘大法后,西方教的老鼠越来越多。他们灵山,倒是会养鼠。”

    子受忍不住笑了笑,道:“灵山的确养老鼠,还是又白又光滑的老鼠。说不定这老鼠,还和哪吒有亲戚。”

    涂山九儿看了子受一眼,不知道该如何回。

    她叹息一声,大王又在说她听不懂的话了,于是说道:

    “大王,这一次佛门显然再借着寻找护经人的机会,扩大佛门的影响,不需要打压吗?”

    子受说完,静了静,说道:

    “九儿,人族的本命道则是什么道,还是你入宫之后告知于我。”

    “人间气运的秘辛,人族承载的道则,商容老丞相的异常……都是在那之后,朕才彻底知晓。”

    “朕真正的能和诸天仙神一较高低,能和他们站在同一个棋盘之中对弈,也是从那时起。”

    子受看向汇聚成九州堪舆图的人间气运,其中有几道最强大的道韵在流转不停。

    一道如武者气血冲入霄汉,一道如天机造物分解一切秘辛……

    他开口说道:

    “创造,才人族的本命。”

    “而创造,需要的不是对先贤的传承,而是对未来的追逐,对未知的探索,对一切新奇的包容,最终在新旧的碰撞之中,创造出新的大道法则。”

    “与之相比,容忍一些异端存在,并非坏事。没有异端,怎么显出道藏的正统?”

    子受话音落下,涂山九儿许久说不出话来。

    这一番言论,已经完全超出了她对道的认知,超出了她对于道统之争的认知。

    原来道争,不一定非要灭绝对方,容忍异端的存在,更能凸显自己的道。

    这是何等的自信,才能说出这种话。

    “可是,大部分人族无法辨别其中的真假,很容易被他们蛊惑。”

    涂山九儿还是有些疑惑,担忧道。

    子受摇了摇头,目光看向冀州,道:“人的一生,只见过春暖花开,却未曾见过严深渊魔鬼,并非好事。如果这些人用尽一生,见识了春暖花开,却依然跪在魔鬼身前,对着美好的世间张牙舞爪,企图破坏。”

    “那个时候,再杀也不迟。”

    “些许可能走入歧途的异端,会让人间的创造充满了活力,但影响不到人族的未来。”

    涂山九儿微微施了一礼,道:“九儿受教了。”

    子受点了点头,看着空中的幻象,笑了笑,道:“九九八十一难,真给你一个机会,让你设这第一难如何?”

    涂山九儿一愣,正准备开口,突然一愣,目光看向冀州。

    哐!

    只见冀州邑下学宫,突生变故!

    数丈高的高台之上,多日未曾进食的释迦摩尼一头栽了下来。

    顿时。

    鲜血四溅,惨不忍睹。

    一道魂魄,进了六道轮回。

    九天十地,寂静一片。

    诸天仙神,沉默不语。

    卧槽!

    暗处,正在盯着释迦的暗线最先吓了一跳。

    因为他们就站在台下,突然间血就溅了一脸。

    早已被杜元铣传遍暗网的御用粗话,从他们口中爆了出来,脸上神色古怪的像是开了染坊一样。

    这是什么情况?

    大王刚才还传来密信,好好盯着他,这才不到一刻钟,就摔死了?

    能不能争气一些……

    这位冀州的暗线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心绪,然后将释迦的死讯上报。

    九州一统之后,暗线已经裁了接近七成,剩下的三成中有一成去了西土,还有两成都在监视着这些言辞古怪,喜欢双标,尤其爱好阴阳怪气的读书人。

    他们的语气几乎一致,打着自由、皿煮的口号,宣扬着西方的法门。

    关键,还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你逼急了,就用帽子扣在你头上。

    可以说,没有这些人,暗网早已经原地解散,成为大商最先消失的衙门了。

    所以说,你们能不能稳重些,爱护爱护自己的生命!

    这位暗线强忍住给释迦补上一脚的冲动,然后脸上瞬间出现惊恐的表情,跟着人群一起,大叫一声。

    “啊!

    死人了!

    ”

    “释迦死了!

    ”

    ……

    这位暗线的大叫将九天十地的仙神从呆滞中惊醒。

    涂山九儿:“大王……这是您设的第一难吗?九儿,竟然什么没看出来。”

    子受呵呵一笑,撇了撇嘴,道:“什么第一难,他是低血糖了。”

    涂山九儿:???

    她没有问低血糖是什么意思,问了大王也不会回。

    不过,她知道,这释迦之死,肯定和大王无关。

    应该,就是自己失足了。

    ……这是多么倒霉的取经人?

    这种气运,还取取经,不会然把佛门气运崩了吗?

    子受现在的心情,不比诸天仙神好多少。

    他正在想第一难该如何布置,没想到这位释迦王子,自己给自己设了一难。

    此难名为,地府一日游。

    九天十地,无数道目光看着那具摔得脑浆迸裂的尸体,一道道神念在天地间响起。

    “这就是西方二圣选中的取经人?”

    “原来佛门,都喜欢这种脑袋出了毛病的傻子……”

    “等等,他身上不是穿着佛门至宝锦襕袈裟吗?竟然还能摔死?这袈裟,怕不是假的……”

    “不,袈裟不假。那位如来佛祖不是说了……此宝防水防火防妖防魔,没说防摔啊。”

    “有道理啊。”

    “这,等一等……这西游取经还未开始,取经人就死了?”

    ……

    幽冥血海。

    冥河老祖刚刚还兴致勃勃宣告阿修罗一族未来将至,机缘已来,现在脸上的笑容全部消失,只剩下一脸的黑线。

    冥河嘴角抽搐不已,眉毛暴跳个不停,咬牙切齿道:“佛门搞什么名堂!”

    阿修罗一族四大魔王对视一眼,不知该说些什么。

    老祖憧憬了这么久阿修罗一族的未来,结果这位所谓的取经人竟然直接就死了。

    取经人都死了,要护经人还有什么用?

    分分宝贝……

    不对,现在他们不在取经人身边,宝贝也分不了。

    冥河冷哼一声,一道神念传到了西土,他身披血海长袍,身后血海滔天,神念化身站在灵山之上,盯着药师如来冷声说道:

    “你就是准提圣人定下的佛门之主?”

    ……

    此时。

    灵山。

    大雷音寺,气氛古怪,寂静无声。

    西方诸佛全都双手合十,保持着一个呆滞的姿势,坐在莲台之上。

    他们看着死在讲台之下的释迦,许久说不出话来。

    药师如来一直没有开口,看似平静,眼中却压制住了愤怒,恨不得将释迦镇压在灵山脚下,永世不得超生。

    他刚刚在九天十地人前显圣,将佛门和佛法宣扬出去。

    本以为能让佛门在东土传法有个好的开始,没想转眼间就被这位亲选的佛子用脑浆打了脸。

    但是不应该啊。

    八十一难还未开始,他执掌着生命和疾病之道,也没有从释迦身上看出半点死亡的气息,为何突然就死了?

    不仅是药师如来,哪怕是接引和准提,也没有看出半点不妥。

    极乐世界。

    准提刚刚结束推演,眼中的天机隐去,露出勘破一切的佛光,他眉头紧皱,说道:

    “奇怪,贫道竟然推演不出任何异常。”

    接引静静看了一眼准提,许久之后才叹息一声,道:“不用推演了,不可能有异常。帝辛,并没有动什么手脚。这一次,只是一个意外。”

    准提叹息一声,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只是,不愿意相信罢了。

    “师兄,西游还未开始取经人就死了,这对我佛门来说,会不会……”

    接引脸上却没有什么变化,而是露出悲天悯人的笑容,道:“早死也是死,晚死也是死。他现在不死,以后也会死。与其让他死在帝辛的算计之中,不如意外横死,也好让人间知我佛门妙法。”

    准提闻言,心中恍然,脸上的担忧消失,点了点头道:“师兄言之有理。”

    他的目光随之看向大雷音寺,一道神念传出,传到了药师佛耳中。

    药师佛脸上的愁容消失,双手合十,道了声佛号。

    “弟子多谢圣人点化。”

    药师如来随即看向冥河,开口说道:“冥河施主莫要冲动。西游取经,注定要经历磨难。正所谓,九九数完魔灭尽三三行满道归根。”

    “这第一难,正是讲台失足。”

    冥河闻言皱了皱眉头,冷冷看着药师如来,道:“你莫要诓骗本尊。这取经路上的八十一难,都是帝辛所设。这取经还未开始,他第一难已经设好了?”

    药师如来叹息一声,道:“帝辛此人老谋深算,很可能在西游开始之前,已经让人间的暗线盯上了他们。对他而言,让释迦失足而死,不过轻而易举。”

    冥河听到药师佛的解释,这才收敛了怒气,道:“佛祖所言,是有些道理。不过,这不重要。如今释迦已死,你们佛门又该如何?”

    药师如来开口说道:

    “阿弥陀佛,取经人不过凡人,死而复生也不是难事。”

    “日光菩萨,你走一趟六道轮回吧。”

    然后,心中却是叹息一声,打开了大雷音寺的宝库,去了几件佛门至宝,暗中交给了日光菩萨。

    药师如来话音落下之后,大雷音寺中走出一位眉心刻着弯月的菩萨,他躬身领命,转身离去,踏入时空长河,来到了六道轮回之中。

    吼!

    他刚刚他如六道轮回,却被一声凶兽的怒吼吓个半死。

    等月光菩萨抬头一看,发现竟是子受在人间收服的凶兽。

    犼。

    此时,这只上古凶兽,正趴在黄泉河畔,对着鬼门关外不断涌入的鬼魂,张着血盆大口。

    鬼门关外,站着四位露出獠牙的鬼将。

    不是别人,正是将臣、赢勾、后卿、旱魃,四位灵魂道则的执掌者。

    此时,他们站在鬼门关外,手中灵魂道则凝聚出一道荆棘长鞭,随手一挥便将密密麻麻排了数万里的鬼魂,吓得哆哆嗦嗦,乖乖低着头走进鬼门关中。

    鬼门关内,一位显出救苦原身的女仙人摇这一艘看似不大,却能装下亿万鬼魂的摇橹船,从鬼门关外将鬼魂送上奈何桥。

    月光菩萨看去,只见她头上戴一顶金叶纽,上有垂珠缨络,身上穿一领澹澹色的结素蓝袍,胸前挂一面砌香环珮,脸上挂着施恩济世的表情。

    这女仙人不是别人,正是被平心留在六道轮回打工的慈航道人。

    慈航道人看了月光菩萨一眼,随即认出了这位曾见过几面的西方道人。

    可当她看到月光菩萨身上的佛光,却是突然一怔,只觉的一种无名的悲伤从心中生出。

    她整个人都愣在那里,只觉的月光身上非仙非道的气息,本该属于她一般。

    这一刻,她道心之中的悲痛,就像当年被帝辛抢走了杨柳玉净瓶时一样……

    痛不欲生。

    怎么回事……

    她可是大罗金仙啊!

    若非遇到本命至宝丢失这种大事,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大的情绪波动。

    难道,这位月光道人修行的道法,比羊脂玉净瓶对她还要重要?

    “月光道友,此乃六道轮回禁地,圣人也不可轻易涉足,你此来有何事?”

    慈航开口问道。

    月光双手合十,道了声佛号,道:“阿弥陀佛,贫僧此来,找平心圣人有要事相求。”

    阿弥陀佛?

    贫僧?

    慈航盯着月光菩萨看了许久,突然有一种身在地下已万年的沧桑感。

    自从她进六道轮回之后,她就被隔绝了与外界的感知。

    只是偶尔在平心圣人观看人间的时候,才能窥探到人间的变化。

    这几年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月光见慈航脸色古怪,恍然大悟,道:“原来慈航施主还不知我佛门建立之时。”

    于是月光神念一传,将佛门降世的前因后果,以及九九八十一难的对弈,告知了慈航。

    这一刻。

    慈航心中的悲痛之情更重了。

    西游取经?

    九九八十一难?

    不知为何,慈航总觉得她与此事,该有极深的因果!

    然后,她突然抬起头,道:“菩萨,莫非圣人让你此来六道轮回,是找贫道当护经人吗?”

    月光菩萨不由一怔,摇了摇头,道:“施主,你想多了……”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