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三十二章 斩道明我,斩我明道,想学吗?(一更,求订阅、月票)
    十年、百年、千年、万年......

    自从当年那一战之后,冥河的身影,便彻底消失在了血海生灵的目光之中。

    随之而来的,是击杀了冥河的蚊道人,从此成为了血海至高无上的至尊。

    尽管在这数万载岁月以来,还有依稀的生灵,试图抵挡着血尊。

    但没有了冥河这个昔日的至尊在, 这些所谓的抵抗,就像是血海里的浪花,没有丝毫的作用。

    这一日,正在闭关的六翅金蝉正在潜心修行,突然眉头一动,眼中浮现出一丝愕然之色。

    “这气息, 是冥河的气息,他还没有死?”

    一念即此,六翅金蝉当即化作一道金光,寻着冥冥之中的感应,向着血海的深处,呼啸而去。

    千年之后,随着一道金光的落下,六翅金蝉的身影,出现在了一处孤岛之上。

    “找到你了。”

    随着此话的落下,在蔓延无边的血海之内,于一道道浪花的绽放之中,六翅金蝉就看见在血浪之内,有着一朵血莲沉浮其中。

    这血莲,看起来极为脆弱, 似只要一个大浪翻滚,便能彻底将其覆灭。

    可在这血莲之中,毫无疑问存在着属于冥河的气息。

    尽管,这气息很微弱。

    “我就知道, 我就知道, 你不会死的, 以你的本事,即便是战败了,也应当不会死的。”

    随着此念的浮现,六翅金蝉的手中,顿时有着一件件属于血海之内的天材地宝,向着那朵微弱的血莲,呼啸而去。

    轰隆隆!

    顷刻之间,数不清的血海之力,在六翅金蝉的操纵之下,化作庞大的本源之力,去滋润那微弱的血莲。

    就像是,当年在那血海幻天之内,冥河对准提所做的那样。

    不过这时间很长,长到需要万载的岁月,那朵血莲之内,才会真正的绽放了一般。

    嗡!

    这一日,六翅金蝉缓缓的睁开双眸。

    就见在无边血浪之中沉浮的血莲,于此刻绽放出一道道血色的神光。

    这神光无暇, 哪怕是处于血海这片污浊之地, 却依旧散发着一种出淤泥而不染, 濯清涟而不妖的气息。

    这气息, 看似寻常,却有一种超凡入圣的感觉。

    便是在这气息之中,属于冥河的身影,在六翅金蝉期待的目光之中,从血莲之内,走了出来。

    “是你救了我?”

    冥河缓缓的睁开双眸,似迷惘一般,目光看向了赶来的六翅金蝉,问道。

    “不错,当年你救了我,如今我救了你,我们两清了,从此我六翅金蝉不再欠你的了。”

    看着冥河的目光,一向桀骜不驯的六翅金蝉,在心中喜悦浮现的一瞬,冰冷的说道。

    这番话,好熟悉,似在哪里听过。

    “从此,我们两清了,我不欠你的了。”

    冥河的记忆在这一刻复苏,眼中顿时浮现出了一丝微暖的笑容。

    “嗯,两清了。”

    他点了点头,于是又问道。

    “有酒吗?”

    伴随着此话的落下,六翅金蝉当即丢出了一瓶烈酒,到了冥河的手中。

    “如今,蚊道人已经基本统治了整个血海,现在他的大军,更是全部汇聚在血海的边缘,似准备进军洪荒。”

    说到这里,六翅金蝉的目光一顿,面色凝重的说道。

    “如果当年你说的没有错,那他应当是奉了罗睺的命令,准备趁着三族大战,彻底帮助罗睺占据洪荒。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说完这番话之后,似乎担心冥河再次去找那血尊,进行不自量力的复仇,六翅金蝉又补充了一句。

    “虽然在这数万载岁月以来,我也组织了一些血海生灵,但是他们却绝对不是血尊的对手,你明白吗?”

    “明白,当然明白。”

    冥河看了一眼远处的血浪,在抬手一间,仰头饮下了口中的烈酒。

    “你明白就好,虽然血海日后没有了我们的立足之地,但是洪荒天地何其之广,以我们的苟道,足以继续潜伏修炼。”

    “知道了,不过我还是打算,再去找那蚊道人。”

    待到一瓶酒即将饮尽之时,冥河淡淡的说道。

    “你疯了,你现在才刚刚化形,你拿什么去找那血尊?”

    “我还有心。”

    冥河看着六翅金蝉那惊愕之中,隐藏着愤怒的目光,笑着说道。

    在那黄粱一梦之中,他不曾懂过菩提的心,可是现在看着六翅金蝉那张相似的脸,他却突然懂了。

    “心?那是什么东西,能吃吗?”

    六翅金蝉揶揄的说道。

    “你的亿万血神子,都挡不住血尊的吞噬,就凭借你的一颗心,有什么用?”

    “心这玩意,看起来平平无奇,可是在那血海沉沦的数万载里,我却看见了血海的真谛,看见了那无边生灵怨念的嘶吼。

    这些,蚊道人看不见,你也看不见,曾经的我也看不见,但是现在,我懂了。”

    说到这里,冥河起身,向着翻滚不休的滔滔血浪走去。

    “给我一千年的时间。”

    伴随着此话的落下,六翅金蝉就看见冥河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无边的血浪之中。

    “疯了,疯了,你是真的疯了。”

    看着无边的生灵怨念,随着冥河踏入血海而呼啸而来,六翅金蝉的目光之中,充满了不可置信之色。

    别说一千年,便是一万年,一个元会......

    他六翅金蝉也不信,此时刚刚化形的冥河,会是那统治了无边血海的蚊道人对手。

    千年后,血海边境。

    “报。”

    此时,一道血影从洪荒大地上呼啸而来,来到了血海之内,在一尊伟岸的王座前跪下。

    “禀报血尊,三族的大战已经快要接近尾声,魔主命令我们快速出兵。”

    “好!”

    王座之上,蚊道人睁开双眸,眼中有着无比的精光,在此刻绽放。

    “传我命令,立刻向着三族大战所在之地出发。”

    伴随着此话的落下,一尊尊属于血海的生灵,在此刻呼啸而起。

    “来了,来了,本尊期待了无数岁月的机会,总算是来了。

    从此以后,不仅是这血海,便是整个洪荒天地,都将传吾之姓名。”

    随着此念的浮现,数不清的血海生灵,在蚊道人的带领之下,就要开始前往洪荒天地。

    可就在这时,蚊道人的目光一动,眼中浮现出一股错愕之色。

    “停!”

    几乎在此话落下的一刻,蚊道人的血海大军之后,一道惊天的轰鸣在此刻响起。

    他扭头看去。

    就看见后方之中,一道璀璨的金光在刹那之间绽放,轰杀了一个又一个血海生灵,也使得他的大军出现了混乱。

    在这混乱之中,蚊道人就看见穿着一身血色长袍的冥河,从血海之内,一步步踏出。

    “好久不见了,蚊道人。”

    相隔着数万里之距,冥河一脸淡然的看向蚊道人说道。

    “冥河,你居然没死?”

    看着冥河的身影,蚊道人的眉头一皱,但是很快扫了一眼那退到冥河身旁的六翅金蝉,眼中浮现出了一丝讥讽之色。

    “没死,就应该好好的躲在血海深处,活着不好吗,非要出来送死?”

    随着此话的落下,蚊道人的话语微微一顿,在王座之上慵懒的用手扶着自己高傲的头颅,道。

    “还是说,你以为你是王者归来,要与本座再战乾坤,可你配吗?”

    “血海的事归血海,你我的事,归你我......”

    看着蚊道人渐渐冰冷的目光,冥河淡淡的说道。

    “今日,有我在,你出不去。”

    “出不出去,不是你冥河说的算。

    至于你......若是想要与本尊一战,就看你能不能从本尊的大军之中走过来了。”

    蚊道人抬起自己的手掌,向着冥河所在的地方一挥。

    “杀了他们。”

    咻咻咻.......

    随着此话的落下,顿时有数不清的血海生灵,向着冥河和六翅金蝉冲了过去。

    蚊道人知道,既然冥河和六翅金蝉敢来这里,这些血海生灵未必能够挡得住他们。

    但是,他想看看。

    看看冥河如今的实力。

    毕竟,当日那一战,他亲眼看见冥河的身躯,在吞噬之力中破碎。

    按照道理来说,本不应该活着才是。

    “冥河,你当真有把握吗?”

    看着密密麻麻的血海生灵在这一刻冲来,饶是一向无法无天的六翅金蝉,也感觉一阵头皮发麻。

    尽管,这数万载岁月以来,他已然深的苟道精髓。

    可这却是刹那的争锋,没有时间给他布置底牌的时间。

    “没事,你在一旁看着就好。”

    冥河淡淡说道。

    在这话语之中,六翅金蝉就看见冥河一步踏出。

    轰隆隆!

    看似平平无奇的一步,却使得此刻的万里血海,在这一瞬似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撕裂一般,掀起无边的血浪。

    “乱古!”

    下一刻,冥河向着冲来的无尽血海生灵,猛地一指。

    嘭、嘭、嘭......

    顷刻之间,血海翻滚取代了此刻的苍穹,将呼啸而来的血海生灵,尽数淹没在了其中。

    “乱古?看来你的修为,当真是恢复如初了,不过就凭借这些,也想阻止本座,还不够。”

    看着冥河在此刻两分的血海之中,在那正源源不断绞杀了他血海大军的无边血光之中,似闲庭散步一般,一步步走来,蚊道人顿时从王座之上缓缓起身。

    咻!

    几乎在蚊道人起身的一瞬,其身影便消失在了王座之上,化作一道黑色的光芒,欺近了冥河。

    在这其中,哪怕是有无边血光企图向其绞杀,但是也没有丝毫的作用。

    这一刻的蚊道人,修为比当年的一战,还要恐怖。

    哪怕冥河的这一式乱古,已然不需要借助亿万血神子之力,但依旧无法阻拦其分毫。

    “冥河,快逃。”

    看到这一幕,后方的六翅金蝉脸色一变,连忙惊呼道。

    噗嗤!

    可就在六翅金蝉话语落下的一瞬,蚊道人的手掌,便已经穿透了层层血光,将冥河的胸膛洞穿。

    “本尊已经不是当年的蚊道人了,魔主的那一式已然尽数掌握。

    手掌也好,口器也罢,只要被本尊触碰,都是一样的结果。”

    随着此话的落下,蚊道人心念一动,就要将面前的冥河彻底吞噬一空。

    但几乎在其体内的吞噬之力爆发的一瞬,脸色突然猛地一变。

    嗡!

    蚊道人猛地抬头,就看见冥河的体内,顿时绽放出了一道血色的虹光。

    在这虹光之中,蚊道人感觉眼前的冥河就像是不存在一般,宛如一道虚影,一道无法被吞噬的虚影。

    “不可能?”

    蚊道人惊呼道。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本尊既然能在破灭之中新生,你也能在新生之中破灭.......”

    迎着蚊道人惊愕的目光,冥河抬起自己的手指,向着蚊道人一点。

    咚!

    似晨钟暮鼓,在这一指落在蚊道人无法抗拒的额头上时,有无边的血纹,似涟漪一般,向着四面八方荡漾开来。

    下一刻,蚊道人只感觉自己体内庞大的修为,竟然尽数向着冥河汹涌而去。

    冥河,居然在吞噬他的修为。

    在这吞噬之中,蚊道人就看见冥河身外的空间,开始了一场幻灭。

    旧的空间破裂,新的天地重组。

    于这往复循环之中,形成了一股庞大的力量,也正是这股力量,正源源不断的反向吞噬,属于他蚊道人的一切。

    一瓣、二瓣、三瓣......

    曾经破碎的造化血莲,亦然再次出现于冥河的脚下。

    不同的是,这一次,这股力量是属于冥河自身的力量,谁也夺不走,谁也灭不了。

    花开十二瓣,幻灭一念间。

    轰隆!

    下一刻,蚊道人的身躯,轰然破碎了开来,炸成无边的血雾。

    这股幻灭之力,更是瞬息之间波及了百万里苍穹,使得蚊道人的血海大军,那被蚊道人借助血海之力打造的大军,在一瞬间如枯萎的花瓣一般,尽数凋零。

    “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属于罗睺,你属于血海,属于本座的麾下。”

    在这无尽生灵陨灭的一瞬,冥河淡淡说道。

    伴随着此话的落下,就见此前炸裂成血雾的蚊道人,好似时光逆流一般,再一次出现在冥河的面前。

    “是不是很不讲道理?但这就是本尊的道理。”

    看着跪在身前蚊道人,冥河儒雅随和的,微笑开口。

    “这就是你,不杀本尊的原因?”

    蚊道人看着面前的冥河,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就不怕,那罗睺来血海寻你吗?”

    “让他来。”

    随着此话的开口,冥河目光坦然的看了一眼洪荒天地,转身向着血海深处走去。

    “等等.....”

    看着冥河走向六翅金蝉的背影,蚊道人在面色复杂之中,伸出了自己的手掌,在沉默下,缓缓开口说道。

    “方才那一招,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能够阻止本尊,并破灭了那属于罗睺的力量?”

    “想学啊你,我教你啊。”

    冥河转过头,淡淡的说道。

    “你......”

    听到这话,蚊道人的面色一变,在复杂之中,深呼了一口气。

    “这一次,是我输了。”

    “你当真要教他吗?”

    看着蚊道人一脸颓废的呆立在原地,看着此前的无边血海大军消散一空,看着走来的冥河,六翅金蝉问道。

    直到现在,他都无法想象,冥河居然赢了,而且看起来,赢的那么轻松。

    明明在那千年的时光里,他感觉冥河的气息,都没有变过。

    “教,他若要学的话,我就教,但前提是,他能够学会。”

    迎着六翅金蝉愕然的目光,冥河抬头看向无边的血海,缓缓的说道。

    “想要学会这一招也很简单,需的斩我,需的斩道......”

    “都斩了,还能活?”

    六翅金蝉愕然的道。

    在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之中,两道身影渐渐的远去。

    但在两人就要彻底消失的时候,蚊道人看了一眼后方的洪荒大地,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连忙追了过去。

    没有了罗睺留在身上的印记,他蚊道人从此以后,自然也就是属于血海的生灵。

    即便,从此以后,他得奉冥河为主。

    ......

    牛牛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