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二章 恶犬(51)
    “叮咚叮咚叮咚……”

    一连好几声的门铃接二连三的响起,正办完事情的岑伯君颓懒的坐在沙发上抽烟。

    沈小小也收拾好了衣服,只是那脖颈上的痕迹却依旧大剌剌的露在外面。

    见有人按门铃了,她极为体贴的赶紧站了起来,红着脸休羞涩的对着岑伯君说道:“我……我去吧。”

    小声的说完这话她便踩着拖鞋啪嗒啪嗒的跑向了门口,岑伯君看着她羞怯的背影,忽然勾唇笑了笑。

    那边的沈小小心里面还在一片甜蜜,连带着面上的笑意也越发温柔起来。

    她双手拉住门把手,边说话边打开门。

    “你好……”

    “噗呲。”

    两道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即使沈小小嗓音甜美,也丝毫盖不住刀刃刺破皮肉的声音。

    那一瞬间像是被无限拉长一般,沈小小惊骇的看着面前戴着黑色鸭舌帽的陆潮清。

    他恶狠狠的看着她,微微颤抖的手还在放在那把染血的刀上。

    “贱人!”他低声怒骂着,发红的眼睛死死瞪着面前面色骤然苍白下去的沈小小。

    在后者弯腰将要尖叫的时候,他一手捂住了她的嘴,跨进去将一脚就将门踢了关上。

    隔绝了外间的阳光之后,玄关这处明显暗了下来。

    陆潮清几乎已经没有理智了,他将人死死的按在墙上,手中的刀抽出又插进去,反反复复。

    随着皮肉被穿刺的声音,鲜血也大量的滴落下来,在他的脚下积聚了一大滩。

    沈小小已经说不出话来了,甚至于,她连呼吸都衰弱得近乎于没有。

    可陆潮清像是疯了一样,依旧没有停手,朝着她肚子上的烂肉疯狂的捅着。

    “贱人贱人贱人……”他反复呢喃着这两个字眼,浑浊的双眼紧紧盯着面前这人。

    像是要把这一久的仇恨都尽数倾泻出来一样。

    到了最后,他几乎已经把眼前的沈小小当成陶燃了,看着她失去生息的时候,他畅快的笑了起来。

    好一会儿,坐在二楼客厅里面的岑伯君都没有见到沈小小回来。

    将烟头按在烟灰缸里面,他疑惑的走了下去。

    “小小,怎么回事……”

    他话都还没有说完,便陡然闻到了一大股血腥味。

    岑伯君脸色骤变,快步跑到玄关处,一眼便瞧见了躺在血泊之中的沈小小。

    “小小!”

    ……

    另一边,北城的市长叶石军亲自将陶燃送了下来。

    他一直都很尊重这位年少有为又善良温柔的姑娘,但今天她的这番举动,简直就是把尊重硬生生的拔高到了尊敬的地位。

    她将虚拟世界的核心技术上交国家,自愿将miracle归为国有,唯一的条件就是保留工厂的制度和每年对基金会的投入。

    以及miracle之中的员工,永远享有miracle的分红权力。

    要知道,当虚拟世界的技术真正面世的时候,引得各个国家政府惊疑难安。

    世界上再次掀起了一场关于科技伦理道德的讨论。

    因为这个技术太过于超前了,几乎没有任何先前准备,就那么突如其来的出现在了世人面前。

    这些先且不论,就当当把这项技术运用到国家的其他层面,也能使得科技向前迈出一大步。

    而本来,若是miracle保留这项技术的所有权,那么miracle将会成为世界上有史以来最为富有的公司。

    而陶燃的财富则是更不可估量了。

    可面对这样的诱惑,面前之人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国家,选择了人民。

    这样的一个民族企业家,已经可以看作是国家英雄了。

    叶石军定定的看着缓缓离开的轿车,在他人惊讶的眼神之下,他深深的朝着陶燃离开的方向鞠了一个躬。

    这一幕被记载了下来,印在了后世的历史书上,永远的被铭记着。

    ……

    陶燃坐在车上,侧头看向车窗外飞速划过的景色。

    眸中的情绪浅浅,向333问道:“陆潮清现在在哪?”

    333报了一个地点之后惊讶的说道:【他竟然杀了沈小小?!】

    陶燃却毫不意外,或者说,她准备了这么多,可不就是在等待着陆潮清失控的那一天吗。

    现在,终于来了。

    偏头看向旁边认真开车的柳柏龄,陶燃忽然开口:“把我送到长安路的路口吧,我去找个老朋友。”

    “哦,好的。”柳柏龄点点头,毫无所觉的调转了车头。

    长安路的路口离这里不远,没花多少时间便到了。

    下了车之后,陶燃很郑重的对着柳柏龄道了一声:“谢谢。”

    柳柏龄一愣,随后笑得温雅,“本来就是我的职责而已。”

    陶燃淡笑不语。

    她站在车外,隔着车窗对他道:“明天你去看看苏潜吧,医生说他快醒了。”

    “您不去吗?”

    “你替我去吧。”

    柳柏龄有些奇怪,可是还是没有多问,笑着点了点头。

    陶燃也浅浅的勾了勾唇角,她后退了一步,此时正值深冬,她穿着一件驼色大衣,围着一条灰色围巾,朝着柳柏龄摆了摆手。

    “再见。”

    寒风微微,街上的行人寥寥无几,她站在一片寂寥之下,静静的看着那辆车离开了自己的视线。

    “周围有跟着的人吗?”

    【有。】333回道:【左手边远处的那辆黑色轿车,依旧是闻以安派遣过来的保镖。】

    陶燃点点头,像是散步一样茫无目的的走,路过一个视线死角的时候,她猛地加快速度。

    跟在她后面的几人反应很快,立刻就跟了上来,可是还是慢了一步。

    眼前早就没有陶燃的身影了。

    为首的保镖皱着眉头,有几分不好的预感,回头吩咐道:“给闻小先生打电话,告诉他实际情况。”

    另一边,窜过小巷子的陶燃听着系统的指导,一点点的接近陆潮清所在的位置。

    【差不多了。】333忽然提醒道。

    陶燃也顺势慢下了脚步,她做出一副找地方的样子,四处串着仰头看楼,时不时低头和手机对比一番。

    缩在角落里面发抖的陆潮清紧紧的抱着怀中的东西,他几乎已经疯了,等到意识到杀人的时候已经完全没有回头路了。

    现在的他,除了对陶燃的恨意,还有对活着的渴望。

    他想要活下去,他不想死。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7017k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