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42章 小七爷四顾茅庐
    玉琼港外,炮渣、石碎和带血的盔甲遍布沙滩。带着血腥味的泡沫一下一下拍打岸边的岩石上。

    小七爷看着满桌军令、军报焦头烂额。敌人又发起了攻势,一大早就来攻击他们的船舰,还好祁钰涛提前要求增兵加强了防范和一直观察着洋人的动静,才不至于被动挨打。

    可是这一仗还是很惨烈,大夷士兵以对方三倍的兵力才勉强将对方击退。

    最令祈钰涛头疼的是他不是专业的海军出身!他只熟悉如何统领陆军和在陆地上作战,完全不知道怎么操控这些船舰,如何指挥海上作战!

    而那船政大人更是什么都不懂的了,瞎指挥,七爷看不下去了,决定派人去请回水师管带公乘大人。

    结果人才去了半日就回来了。

    “怎么?没找到人?”祁钰涛问道。

    “不是。我们找着了,且公乘大人伤势已经痊愈,可是他就是不肯重新出山。说是如今朝局乱成一团腐败不堪,上面的大人只知道收受贿赂挪用海军军费,还随便派了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船政大人来操军练兵。他不愿意受这样的人指挥,就不愿意再重回战场了。”

    “为何上面人会派船政大人来管海军之事?”

    手下小心翼翼地瞥了眼门外,低声说道:“因为前任的海军提督大人得知了咱们的船舰偷工减料、炮火被偷换了批劣质的事儿之后要去告状。被船政大人发现,使了点关系给弄走了。这不,只有他自己做了海军提督的位置,这些事情就永远不会被人知道和被揭发了。”

    “怪不得,我们的炮火威力这样小,且射程不足,还有很多发哑炮。我们的战舰也不堪一击,船舱还有积水。这个船政大人!真是可恶至极!我这就去找他问个明白!!”

    祁钰涛刚想走,被手下给紧紧拉住:“七爷,现在不是找他对峙的时候,而是缺少一个擅长指挥战舰和作战之人,这个人就是公乘大人,当务之急是要想办法把他给请回来!!”

    “而且,您现在不是从前的凌骁王了,说句难听的,您这个巩威将军就是个虚名。那船政大人关系甚广,您怕是动不了他的。”

    小七爷在袖内的拳头狠狠攥紧。半晌后才叹了一口气,决定亲自前去请回公乘忍冬。

    祁钰涛留了几个信得过的在这里守着,自己按照手下给的地址去了公乘忍冬的家中去找他。

    “请问,公乘大人在家吗?”祁钰涛在门外喊道。

    片刻后,公乘忍冬从小茅屋里出来,给他开了门:“您是......涛七爷??”

    “七爷你......怎么亲自来了?”公乘忍冬连忙把他请到屋子里喝茶。

    公乘忍冬亲自给小七爷泡上了一杯茶,还给他准备了点心,看到小七爷在看他住的房子,感叹道:“我这小小寒舍,怎能让从前的凌骁王贵步临贱地呢?”

    七爷抿了一口茶,笑道:“这是,凤茗吧?我家败之后,家中喝的就是这个。我与你又有何不同呢?”

    祁钰涛放下茶杯,游说道:“公乘大人从小在海边长大,14岁就去了海军学堂学习,还是第一批被送出海外留洋的学生,海上作战经验丰富,你操控的船只,没有一艘被击败过,你带领的海军,个个英勇善战,国家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啊。”

    “呵呵。”公乘忍冬笑了笑,“就算我作战经验丰富,没有坚船利炮也是打不了胜仗的,更何况还有个什么都不懂的人在你上头瞎指挥。”

    “这您不必和他赌气,只管好好作战就行了。”

    看到面前的男人用如此诚恳的目光看着自己,公乘忍冬还是别开了目光,拒绝道:“对不住了七爷,我腿伤还未痊愈,海军之事还是劳烦您了。”

    祁钰涛看到他拿起了杯子下了逐客令,也不便再多说什么,只好起身离开了。

    晚上,小七爷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如果没有人指挥海军之事,兵力消耗严重,再这样下去很快就会被敌人攻破。从上面重新选人过来还需要时间,更何况新兵总没有老兵熟练。

    第二日一早,小七爷又去公乘家门口等着,今早下起了大雨,或许是外面的雨声太大,他的敲门声里面人听不见,就一直没人给他开门,小七爷吃了个闭门羹。等了一早上,他失望地走了。

    下午,敌人又发起了进攻,小七爷勉强上阵,虽说有一些头脑,但不会操控船舰和统领海军,这一仗下来,被击沉下一艘战舰,他们吃了败仗。

    祁钰涛实在没办法,第三次去了公乘忍冬家中,公乘忍冬正在家里做晚饭,大门开着,小七爷直接进去了。

    “我们的战舰被击沉了一艘是吧,我午后在海边,看见了。”公乘忍冬悠闲地说道。

    “你知道你还!......”小七爷有些着急,语气变重了。

    “七爷,我的确腿伤未愈,也不方便领兵作战,去了反而给你添麻烦......”

    小七爷知道他是故意的!哼了一声走了。

    “七爷,我做了些好菜,吃了饭再走吧。”公乘忍冬在他背后说道,可是七爷头也不回走了。

    第三日,战事已经很吃紧了,敌人不停地攻打他们。炮弹如雨般砸向脆弱的港口城墙,七爷这边还急缺人手和调控,他都快急死了。

    第四次,七爷又跑去了公乘忍冬家里,这次他拼命地敲门,声泪聚下请将军出山!公乘忍冬都没有来开门。

    小七爷气炸,没法只好回去了。回到玉琼港船舱内,入眼便看到公乘忍冬站在那里指挥战舰的背影,和忙着分配水师们事情的样子!

    终于不是自己孤军奋战了!小七爷露出了久违笑容。走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两人一起认真讨论起战事来。

    晚上。魏府内。

    五爷出神地坐在五夫人房里,等着她回来。等到荣淑姀踏进房门的时候,五爷冷冷开口:“你去干什么了。”

    五爷面无表情,冷静的面孔下是雷霆之怒。上次“抓奸”之后,荣淑姀的举止非但没有收敛,还变本加厉的频繁单独出府。

    “哼!!”五爷拍了一下桌子,“你我夫妻多年,你竟然背着我做这样的事情!”

    “我......我做什么了我。”荣淑姀一脸懵,这男人怎么突然跑来质问自己。

    五爷突然失望地慢慢坐下来,红了眼眶:“我究竟哪里对不起你了……是我太忙疏忽了你,还是因为有了桃桃你吃她的醋,你是在报复我吗?竟然背着我出去偷男人,这让我以后怎么抬得起头来。”

    “什么!!没有啊我!”五夫人弯下腰看着五爷的脸,惊讶道,“老爷......你哭了??我我我说还不成吗?”

    五夫人给五爷递过去了帕子,头一回看到自己丈夫这副模样,倒是把她给吓到了。

    “......大宁国败了之后,我们荣家从前的部下和我妹夫的旧兵无处可去,有的散了有的被我留了下来准备......准备反夷复宁。”

    “什么!!你!你疯了!”五爷噌地站了起来。

    “我父亲是如何被贼人所杀,我们荣家是怎么败落的,还有你......我们落到了如今这个地步,都是他们古月国主所赐!他们夺了我们的江山,杀了我们的家人,你们这些祁家人,不拿武器来把他们赶走,反而交出了兵权,甘愿沦为平民,你们的骨气何在?!我告诉你!你们甘心,我不甘心!”荣淑姀的眸子里全是愤怒。

    “你的那些兵呢?你是如何留住他们的?”五爷问道。

    “招兵买马哪一项不要花钱,他们现在没事干,我好说歹说花了很多钱才留住他们。”

    “这么说,你现在花自己钱,养着一帮闲人?!你花了多少钱了?”

    “我把我们荣家从前的家产都变卖了,再加上桃桃给我的一些钱,还有从前王府里的一些古董。”

    五爷气得伸出一根手指头来指着她脸:“你啊你!你真是愚昧至极!!”

    五爷拂袖而去,留她一个人。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