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七十六章棒打鸳鸯后她把书读烂了64
    安然望着简伯怡关切的面容,略有些迟疑,「你·····这是?」

    简伯怡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看他这样子,怎么感觉还挺疲惫的。

    简伯怡明目张胆地打量着安然,并非是什么具有入侵感的目光,而是为了更仔细地观察安然面上有没有他不曾注意到的伤口,以及她的状态如何。

    简伯怡和安然在的这条大道是通向碧湾富人区的一条马路,但由于靠近这里的公共公园荒废已久的缘故,平日里也没有太多的人流量,相反还显得有些冷清。

    自然,是与碧湾区其他繁荣的地方比起来的。

    毕竟作为富人聚集的一个地区,再怎么冷清也不会真的冷清到哪里去。

    事实上,简伯怡会驾车过来,并不是为了过来寻找安然。

    在他的印象当中,他压根就想不到安然会到这里来的理由。

    更别说碧湾区和鹿鸣区在一座城市完全相反的两个方向,安然好端端地干嘛一个人过来这里,尽管这里也许有众多在社会上比较有身份地位的人,可往往越是这样,便越容易出事情。

    简伯怡这是在回家的路上。

    他在去简家以后,得知安然出了门,一开始是并不怎么着急的。

    毕竟他有一整天的时间,可以慢慢等,等到安然回来。

    可是渐渐的,他就发现不对劲了。

    天色渐晚,而安然还是没有回来的迹象。

    就连埋头做题的欧阳安晴都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了。

    她指尖将笔转了两转,又牢牢把笔杆握在手里,看着外边阳台上方变得浓黑的天空,小小嘟囔了一句,「天黑了,她怎么还不回来?」

    这是欧阳安晴的分神,但坐在一旁监督她做题的简伯怡却并没有因此而呵斥她。

    因为他也在想这个问题。

    欧阳安然到底去干什么了?

    这个家里谁也不知道。

    他宽容地让欧阳安晴望着阳台外的天空发了一会儿呆,原想提醒她继续将心思放在题目上的,却在听清欧阳安晴下一句话的时候忘了这个念头。

    「她又没有手机,这万一出事可怎么办?」

    简伯怡心中一紧。

    他不可思议地问欧阳安晴,「安然没有手机么?」

    欧阳安晴察觉到了简伯怡的惊讶,她转过头来,又为简伯怡的这份惊讶而惊讶。

    「对呀,家里从来都没有给我和姐姐买过手机。」

    欧阳安晴反问简伯怡,「姐姐都跟你出去那么多回了,你不知道么?」

    简伯怡少见地被欧阳安晴问得没有答上话来。

    他曲起手指抵着下巴,回忆起自从与欧阳安然在大街上相遇后两人后续见面的点点滴滴。

    简伯怡可以很明确的是,她是带着手机的。

    不仅带着手机,还是用那手机号码跟他联系的。

    只不过在以前,向来都是她主动来联系的他,而他碍于矜持,并未怎么找过。

    「不对,她是有手机的,手机号都还存在我这儿。」简伯怡说。

    「是吗?」欧阳安晴斜着瞥他一眼,倒显得镇定无比,全然不见头一天的小鹿乱撞和苦大仇深,「给我看看。」

    简伯怡点开通讯录,找出欧阳安然的那一条,将手机递给她。

    欧阳安晴接过,在目光触及到亮起的手机屏幕上时,明显地愣了一下。

    但这怔愣很是短暂,如同人的一个微小的幻觉,很快便消失无踪了。

    她维持着原先的表情,看了看手机当中存的号码。

    放下手机,伸

    出一根手指将它推到简伯怡面前,欧阳安晴嘴角小幅度地扯了扯,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我就知道。」她说,「这是妈妈手机的号码啦。」

    「妈妈?」简伯怡似是不能理解。

    「嗯呐。」欧阳安晴点头,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妈妈一向就有两个手机拿来用的,之前姐姐要跟你出门的时候,妈妈就会把其中一个手机给她,不过其他时候是不可能给的。」

    「不过这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爸爸也有不止一个手机,我都见到过好几回啦。」

    手机屏幕上的亮光倏忽一下熄灭,黑色的显示屏在灯光下有种透彻的光。

    简伯怡将手机拿了回来。

    他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站了起来。

    欧阳安晴仰头看他,「你要结束给我补习知识点了吗?」

    还不待简伯怡回答,她就自顾自地说:「也好,我正好想去找一下姐姐。」

    还能把自家姐姐挂在心上,也算欧阳安然没白为这个妹妹打算。

    简伯怡想着,问她,「你要怎么去找?」

    欧阳安晴也站了起来,绕过简伯怡,「当然是拉着妈妈一起从家里出发开始找啊。」

    「还得打个电话给爸爸。」

    她说着,就率先简伯怡一步,走向门边。

    简伯怡望着欧阳安晴潇洒开门的动作,这才意识到些许的不对劲。

    无论是说话方面还是身体姿态,欧阳安晴都变了。

    对他不再有某些女生看向他时眸光中会流露出来的羞涩心动,也没有被知识点碾压的畏惧苦恼。

    就像对一个再平等不过的同龄人一般,不过,因为他实际年龄和资历都要比她大,倒有种欧阳安晴没大没小的感觉了。

    什么促使了她作出这样的改变?

    这个念头在简伯怡脑海中一闪而过,但此刻他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去深入地思考。

    欧阳安晴蹦蹦跳跳地跑下楼,缠着金翠红,「妈妈,姐姐到现在还没回来,我们出去找她去吧。」

    在最初听见欧阳安晴叫安然姐姐的震惊过后,金翠红现在已然是适应了欧阳安晴对安然新的称呼。

    她正埋头在一个手机当中,几根指头在屏幕上飞快地点来点去,像是跟谁正聊天聊得火热,面上是不自觉的笑容。新

    当欧阳安晴大叫着跑到她面前的时候,她已经把手机收起来了,脸上的笑容却还没有收起来,仍然还在。

    金翠红为欧阳安晴打断她与屏幕对面那头的人的聊天而不悦,「有什么好找的,都这么大个人了,她还能丢了不成?」

    「妈妈。」欧阳安晴抱住了金翠红,整个人都快要陷入了沙发里,「姐姐她这次出去没有手机哇,而且她从来都没有出去这么长时间还不回来的时候。」

    经欧阳安晴这么一提醒,金翠红也察觉到了不对,「你这样说的话确实······」

    不知道是想起来了什么,她忽然神色凝重了许多。

    金翠红抓住欧阳安晴的手,撑了一下沙发就迅速站了起来,「快快快,我们出去找找她去。」

    简伯怡跟在欧阳安晴后头,进入了客厅。

    金翠红望望站在欧阳安晴后边的简伯怡,不好意思地笑笑,「伯怡啊,今天辛苦你了,你看然然白天出去到现在都还没回来,也没说要去干什么,阿姨心里实在不放心,要出去找找她。」

    「晚上就不招待你了。」

    简伯怡说:「我也一起找找吧,多个人多份力。」

    他就和金翠红、欧阳安晴分成了两拨,往不同的地方找去。

    直找到夜色浓重,不少人家都熄了灯,简伯怡驾着车快要把鹿鸣区这一带都转遍了,却还是没有见到安然的踪影。

    他回到简家,然而简家从外边看上去,是漆黑一片。

    看样子金翠红和欧阳安晴也还在外头找人,没有回来。

    简伯怡拨出金翠红的手机,想要看看她们那边找人的进度如何。

    一阵悠扬的音乐循环播放了许久,却不曾等到有人接通。

    直到公事公办的客服音响起,简伯怡才挂掉。

    如是反复拨出了再三,都是同样的结果。

    他终于放弃了。

    最后一遍,音乐循环了没多久,简伯怡就按了红色键。

    时间已经这样晚,他再待在外边也没有什么意思。

    简伯怡便又打了几个电话出去以后,便驾着车,慢慢驶向碧湾区。

    但开着车,他却是心神不宁的。

    脑海里想的全是欧阳安然久不归家的事情。

    希望她没有真的出事。

    简伯怡一路上都在心里祈祷。

    他已经找了人大范围地去查各个地方欧阳安然的踪影,但这样的找人工作量算不上小,结果最快也要明天才能知道。

    这一个晚上的时间,对一个失踪的人来说,已经可以发生很多事情了。

    简伯怡浑浑噩噩驾着车,不过幸运的是,许是夜深,路上并没有太多车辆。

    这也令在马路边行走的那个身影分外突出。

    在她闯入他视线当中的那一刻,简伯怡就牢牢锁定住了她。

    她怀里抱着一只雪白的猫,沿着路边缓缓地走着,神色冷淡,孤寂得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是欧阳安然吗?

    简伯怡生怕自己出现幻觉,连忙靠近了她。

    确乎无疑,是她。

    但她只顾走着自己的路,好像并未注意到身旁这辆靠过来的车里的人是谁。

    在她擦着车身走过时,简伯怡鸣了喇叭。

    他匆匆下车,追到安然前头。

    在确认安然完好无损后,简伯怡压在心里的那块大石头就放了下来。

    他有空去思考别的事情了。

    比如说,欧阳安然一个女孩子,为什么大晚上的会出现在碧湾区的大马路上?

    简伯怡想问,但他倏忽想起,找到人了,应该先跟她的家里人报个平安才对。

    于是他先拨了个号码出去。

    金翠红的那边还是没有人接。

    简伯怡虽然觉得奇怪,却也没有太放在心上。

    相比于欧阳安然,金翠红是一个完全的成年人了,没什么必要去过多担心。

    他熄了手机屏,抬头想问安然什么情况。

    看着面前这个安安静静望着他的姑娘,鬼使神差的,简伯怡说出口的话就变了。

    「这么晚了,你要不要去我家里休息?」

    刚说完,他就后悔了。

    这是什么见鬼的话。

    欧阳安然会不会觉得他对她心怀不轨,唐突了她?

    但安然却瞬间就把之前的疑惑解决掉了。

    她刚才还没想起来,简伯怡理所当然是要住在碧湾别墅区的。

    他这是在回家的路上。

    想一想,好像一切都合理了起来,简伯怡辅导欧阳安晴到晚上,又是自己开车回家,必然是会感到疲惫的。

    他在这里遇到她,也是再巧合不过了。

    考虑到接下来要获得简伯怡身上的气运,安然觉得自己是时候要拉近一点和对方的关系了

    。

    于是她不带丝毫迟疑地回,「可以。」

    还在内心懊恼的简伯怡面对着安然如此爽快的回复,懵了。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