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八百一十四章:纯水精灵的委托
    顾三秋踏在石头上:「记好我的步伐,去纯水精灵那里需要用正确的步伐才能够真正进入秘境。」

    「如果只是简单走过去的话,只会抵达外面那个石台,她见不见你就只能看运气了。」

    阿贝多瞥了顾三秋一眼:「你不是和她有过节么,为什么会知道的那么清楚。」

    顾三秋耸肩:「正是因为清楚这些,才能真正与对方碰面结下梁子。」

    阿贝多:......

    他听懂了,大概就是顾三秋,准确的说应该是顾三秋的先辈破解了纯水精灵家的门锁,进去胡作非为了一通。

    然后由于纯水精灵的性格,想必这么些年应该也不会把门锁给换了。

    当然,这其中也并不缺乏另外一种可能。

    「好了,过来吧。」

    轰!

    秘境之中的水波浩荡,纯水精灵的身躯腾空飞舞,停在了顾三秋的面前。

    阿贝多将可莉护在身后,这就是他说的另外一种可能。

    如果纯水精灵刻意保留这一道进入秘境的门锁,并且将其作为定向检索的道具的话,就能够非常轻易地分辨出来者的身份。

    就好比现在这样。

    「又是你们么,看来当初额外增添的设置终于派上了用场。」

    纯水精灵绕着顾三秋飞了一圈:「好重的泥巴味,是你啊,小泥孩子。」

    「说起来的话我还得感谢你,若不是你们成功击败了那位远古的魔神,我这一方净土都有可能被他的恶意和权柄所淹没。」

    纯水精灵的声音继续响起:「因此,我也愿意给你一个和平交流的机会。」

    「小泥孩子,这次造访我轻策秘境,有何要事。」

    小泥孩子是什么鬼......

    听上去也太没有格调了一点。

    顾三秋平复心神:「是这样的,再过几天之后我们会在轻策庄准备一场活动,到时候动静可能会有些大,特意来给你说一声。」

    「呵呵,你和你的家里人有些不一样呢,很有礼貌。」

    纯水精灵翻滚了一下,似乎是在舒展身躯。

    「若是正常的活动开展,那就随你们,只要不扰我清净就可以。」

    「本来,这种事情你也用不着和我商量才对。」

    顾三秋摇了摇头:「你庇护轻策庄的百姓,对我来说光这一条就足以让我对你保持敬重了。」

    「轻策夫人,纯水君,这可是轻策庄的大家自发给你立的牌位,虽然名字可能不太统一,但这都是友好和羁绊的证明。」

    纯水精灵笑了起来:「呵呵,你的家人可没那么想过。」

    顾三秋笑道:「哎呀,他们是神经病,我又不是,我这个人还是很好说话的对吧。」

    关于最后这句话,阿贝多表示有问题,而且是大问题。

    多少是缺乏一点自知之明了。

    「好了,小泥孩子,这种事情不用和我特别提起。」

    纯水精灵沉吟片刻:「若是轻策庄的那些孩子们要参与的事情,那就替我送他们一份礼物。」

    一个水球从波涛之中弹出,落到了顾三秋的面前。

    「这么些年也受了轻策庄的孩子们不少香火和供奉,把这份纯水之心带给他们,就当是给他们的贺礼了。」

    「突然热闹起来的轻策庄,会给孩子们带来不一样的生机,似乎也还算不错。」

    顾三秋嘴角一抽,这家伙口中的孩子和自己口中的孩子绝对不是一个型号的。

    自己口中的孩子还在穿开裆裤,这位说的孩子有可能已经入土不少了。

    「好了,小泥孩子,说出你这次过来的目的吧。」

    「我们打算在附近的水塘炸鱼,所以说过来和你知会一声。」

    「炸鱼?」

    纯水精灵飘到了阿贝多身前:「呵,又是一个泥巴小子。」

    「是这个小姑娘吧,辣味小孩,可惜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呢。」

    喜欢的?

    顾三秋要素察觉,如果可以的话,是不是以后找个时间把行老二拖过来,让他和纯水精灵见个面什么的。

    说不定能混上一点超级大老的传承?

    好吧,只存在理论上的可能。

    「不是什么大事,辣味小孩,如果你要玩的话,我给你们指点一个更好的地方。」

    纯水精灵对着一个方向指了指:「往上走,那里有一个奇怪的工厂,这段时间都在往大河之中排放一些奇怪的东西。」

    「你们去把那个叫做工厂的地方炸了。」

    顾三秋下意识回忆了一下提瓦特的地图。

    「那地方不是枫丹的地盘么,如果真去炸了的话大概率会引起国际纠纷。」

    「只要你不显露踪迹,谁知道那是你做的。」

    纯水精灵挥了挥手,准确的说应该是翼。

    「如果再不管的话,时间一长那东西就会侵蚀水脉,对吾之领土也会有麻烦,交给你们了。」

    对璃月的水脉会有影响?

    「作为报酬,我可以给你五枚净水之心。」

    密码正确。

    「成交。」

    顾三秋问了问实际位置,和阿贝多离开了纯水秘境。

    「你真要去那个地方?」

    顾三秋点头:「你们去玩,我去解决那个工厂。」

    阿贝多若有所思:「枫丹的工厂,大概是污染一类的事情吧,可以。」

    污染是小事,重点在于纯水精灵会不会认为那是针对她的阴谋。

    不过,如果那边的水脉真的会影响到轻策庄这边的水质,炸了也就炸了,伪装成意外事故可太容易了。

    「一起去?」

    「不用,你带着可莉去炸鱼,把信标给我一个,解决了之后再过来和你们汇合。」

    阿贝多同意了顾三秋的提议,带着可莉去寻找全新的炸鱼地点。

    「奇怪的工厂,不会真打算做什么吧。」

    顾三秋开始考虑要不要主动联系一下博士了,就问问枫丹到底在搞什么幺蛾子。

    根据传闻来看,枫丹的技术似乎是陷入了瓶颈期,至于国内那种奇怪的正义氛围就算了,短时间之内不是他能够参与的副本。

    将烈风之力调整为静音模式,顾三秋飞到了纯水精灵所说的地点,果然看到了一个浓烟四起的工厂。

    「规模不大,但是排放量却远超正常水准,这不是摆明了在告诉其他人你有问题么。」

    顾三秋潜入工厂,但是并没有发现其他的端倪,当时就应该把阿贝多带过来,让这个科技宅看看有什么不大对劲的地方。

    算了,对一个马上要炸掉的地方有什么好说的,确保爆炸之后的东西不会顺着水脉流入璃月就行。

    如果这只是一个排污有问题的工厂,那么顾三秋确实不会动用什么非常手段,那是枫丹人自己的事情。

    但如果这东西对璃月有影响,而且枫丹那边也闷声不出气的话,果然还是炸了再说。

    顾三秋打了一个响指,符篆燃烧的火焰附着在了引线上,这种时候可不能用邪眼的火焰。

    「正义之神?不过很可惜,璃月的正义可能不适用于枫丹的正义。」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