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八章 请神
    随着话音刚落,一股难以言喻的气势向着李绍这边开始汇集,这股气势的窜动,顿时吸引了无数有心人的目光,也包括那些正在看另一场比赛的那些大人物们。

    不好,小九决然不是这李绍的对手!想不到啊想不到,那李绍年纪轻轻,竟已将逆生三重精进到了这一步?

    邓伯约只是见到这一手,便骤然变了脸色,立马想要上前出手制止比赛,却是有一道声音传音入密到了邓伯约耳中,脸色顿时铁青下来显得难看至极。

    “伯约师弟且慢出手!一旦请神发动,你如果强行插手比赛,上清修为的气息,会扰乱请神的魂灵,产生请神容易送神难的局面,到时候这李绍可就废了。”

    “放心!我观你那徒弟有大气运在身,不会有事的。”

    却是正在某个高台之上观战的道天宗掌宗李唯一的声音,想是因为这李绍请神动作太大,惊到了这位掌宗大人。

    什么狗屁大气运,得了吧。说来说去你们还不是选择了保李绍,是觉得我星辰峰无人好欺负是吧。

    邓伯约捏了下拳,权衡了一下,最终却是没能上去阻止,只是暗下决心,好不容易有了个进元门的怪才弟子,可就不能这样折损在这,若是有危险说什么自己也要上去救下小九。

    当即便对着台上的牧笛厉声喝令:“小九,直接认输!快!”

    气势汇聚的台上,处中心之一的牧笛只感觉周遭空气陡然变得凌冽寒冷了起来,好像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往对面李绍的身体里涌入,却一下子没顾得上听懂师父用意:“啊?”

    李绍的嘴角,咧开了一道令人脊背发凉的笑意。

    “……晚了!”

    电光火石之间,剑影流光如羽矢飞射,那李绍曳动着锋利的剑刃在流风间划过一道涟漪,眨眼间便已迫近到牧笛身前。

    “逆生三重……第二重……有请,剑魔李闽清魂灵!”

    牧笛整个人都惊呆了。

    怎么个意思?这个逆生三重怎么还能越过第一重直接开第二重?不仅是力道,速度,甚至连剑法都完全不像之前那个李绍!

    原本,李绍的剑法就凌厉凶狠,厉害得紧。

    但直到见到他现在的剑法,牧笛这才明显感觉到,之前他见过的那些招式都属实太嫩了!如今的李绍身上,每一个毛孔都似是为了杀人而生。

    完全,看不出半点多余的动作!

    台下的观众气氛,被李绍这一开局便是逆生三重第二重的决策刺激,一下子沸腾了起来!

    天一峰早已加入元门的李神通也默默出现在人群中,找了个座位了下来。

    “逆生三重第二重,道天宗峰门五绝技中最诡异的招数。没记错的话,上次这招出现还是上届元门大考。”

    他全神贯注着关注着台上的赛事,强迫自己去回忆当年那场战斗的凶险。一行冷汗从他额角悄然流淌,或许对他来说,不敢面对过去,自然应当是一种不可饶恕的懦弱!

    而台上的牧笛根本来不及想太多。对手的突刺太快,他必须提前做出反应格挡——

    “噗!”

    李绍的剑刃,直截了当地贯穿了牧笛的胸膛!

    牧笛还来不及看清发生了什么,还未感受到痛苦,又听得“哗啦”一声轻响,那李绍已然背过身去收剑入鞘。

    咕咚。

    咕咚。

    牧笛清晰地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他感到一种寒冷,仿佛从烟烟烈夏陡然坠入冰窟,失血带来的寒冷感觉让他眼前一黑,再一瞪眼,自己所看到的已然是冰冷的地面。

    我,怎么趴下了?

    “放心吧,我不会杀你。”

    此时的李绍,已然连声音都变得与平时不同。

    他突然生硬地回过身来,仿佛刚刚那个转身的动作并不是出自他自己本心——

    “小娃娃,给你机会了,是你不珍惜。”

    “你该不会真以为,你的好运能持久下去能赢这场吧?整个道天宗这会儿可都在看着呐!算我求你了好不好,不要当众闹这种缺乏常识与趣味的笑话了!”

    “啊……”嘶哑的声音,赫赫作响如风箱拉动,仿似来着九幽之下的声音带着寒冷,却是一个陌生人的声音从李绍口中发出。

    终归是,这一瞬间。连趴倒在地、意识不清的牧笛都忍不住纳闷了起来——这是谁?

    李绍?他原来是这种类型的疯子吗?

    李绍张牙舞爪挥舞着手中的长剑,还在大声叫嚣:“整个道天宗都在看着,谁再不知道你那个星辰门气数已尽,除了一个接着一个的废物,早就什么都养不出来了?

    蜉蝣之命,朝生暮死!汝又偏要幻想这力挽狂澜,莽莽尘世间,焉有比这还可笑的笑话!”

    他高高抬起脚尖,对准了牧笛的琵琶骨。

    “小娃娃,要不我还是帮你坐实了这废物名声,也算是替你提前开脱出你这臭命,如何?”

    牧笛意识朦胧,早已没了气力说话,声若游丝只是一直:“我……”

    这一瞬,仿佛万年。

    如同临死前过电影一般,牧笛想起了在这星辰峰上修行这几年的种种。带他御剑乱飞的小师姐,白长一身肥膘却根本不会做饭的胖师兄,后山那些普通人根本砍不动的破树……

    好困。

    蓦地,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加油声陡然响起,带着几分玄力的大嗓门何其响亮,竟是当即震醒了牧笛因失血而萎靡的心神!

    另一处赛区,玄机峰赵德祝高高扬起拳头,突然骂骂咧咧隔着大老远朝着这边嚷嚷了起来。

    此时刚战胜对手的他也是一身的狼狈,之前李绍请神的气势显然干扰这场比赛,这边刚比赛结束,自己便急冲冲的赶了过去。

    “那个牧石头……打他!揍他!用你的板砖呐?草,劳资早看那个逼不顺眼了,趴那睡觉呐你小子?舒服不?不舒服就起来干他!”

    那骂声之响不亚于五雷轰顶,不少人捂着耳朵循声望去才发现,那最罩不住的赵德祝此时居然抱着一顶大钟一样的玩意朝天大吼,其声音之张扬粗鲁,愣是连李绍都被他吓得动作停滞了一瞬!

    牧笛眉头一皱,抓住这个机会稳固心神,无力趴在地上的身子陡然活动起来,两根手指猛地竖起结印,只听得嗖的一声轻响,石笛应声从他衣服里飞出,拨开那李绍的脚尖,顺势直奔对手的面门而去!

    “呜呼!”

    这一手绝地反击,直刺激得现场观众惊叫连连。连场上看戏的李神通都不由得瞪了瞪眼——

    被人放了这么多血,这还有力气还手呢?

    李绍冷嗤一声,一剑便轻松荡开了那法器直截了当毫无新意的攻击。

    牧笛一个燕子翻身,身上的伤口血流不止,却是脚一软,半跪了下去。

    任谁都看出来,此时的牧笛是硬撑的,估计连开口认输都已经很困难了。

    按照规则牧笛此时已然失去了战斗能力,本来应该由公正长老宣布比赛的结束。

    但诡异的一幕发生了,负责公正的裁判长老看着牧笛那副模样,便将问询的目光投向了擂台另一侧观战的天斗峰首座韩松青。

    韩松青点了点头,既然比赛没有人提出认输,那比赛继续进行。

    这一战虽然无关紧要,但确实很有意思。韩松青在他的爱徒这一战中看到了一种野性的释放——这早已被这道天宗这天下第一正道的条条框框栓得暴躁不安的野性。

    豢狼,亦不可囚其于笼。

    如今正好星辰峰的弟子误打误撞打开这囚笼,释放了困在其中猛兽。

    韩松青这般想着,神色中对李绍的赏识却是越发的浓厚,这场战斗只有打下去,消弭释放这枷锁,日后才能更进一步。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