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章 癫狂
    “见心师妹和鸡磊师兄各有一把,见心师妹热情似火,不如这红剑起名为炽心,鸡磊师兄名字带石,三石为岩,那黑剑便起名为黑岩,如何?”

    “炽心,黑岩,很好听,谢谢鹤稚师姐,我这就告诉鸡磊。”

    狐见心正要转身,鹤稚拉住说道:“见心师妹,比试已经开始,等结束之后,再告诉鸡磊师兄也不迟!”

    狐见心点头,双手握住长剑对持着场内的数位生灵。

    狐见心实力高低不定,修行者们也不敢靠近,或者主动挑起于狐见心的比试,都转头去于其他修行者比试。

    狐见心握着炽心站在鹤稚身躯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修行者们乱作一团,却与狐见心保持着五米的距离。

    狐见心举剑想要冲进去,鹤稚告知这是两位修行者的合作赛,不能单独行动。

    不远处的鹤洋一脚踢开一位修行者,瞅了一眼狐见心,回头与白鸟说道:“白鸟师姐,我们一起去会会这个狐见心,我倒想看看她的实力究竟有多高?”

    白鸟上前,双手引出气息化为剑刃,提防着修行者对他们发起攻击。

    “见心师妹的实力确实是初阶凝丹,修行者入门。她之所以会使出剑气,鹤阳师弟,你注意看她握着的红剑,如果我猜得不错,这把剑应该就是灵剑。”

    “灵剑!她一个刚刚不如修行者的女娃子,凭什么用这么好的剑?”

    “八成是几位长老们送的,这次举行的比试,说不定也是长老们对见心师妹设立的一块台阶。”

    “我不信!”

    “你没看出周围的修行者都刻意避开着见心师妹吗?你如此莽撞,万一伤到见心师妹,如怒了看重见心师妹的长老,不是得不偿失吗?”

    “白鸟师姐,既然你不敢去挑战狐见心,又为何要与我组队?”

    “是鹤丹长老让我来看住你的,你别不知好歹啊?一会我去试试见心师妹,我想证实我的想法,你来给我打掩护。”

    鹤阳不耐烦地摆着手。

    白鸟怒瞪鹤阳一眼,侧步走向狐见心。

    “见心师妹,又见面了!”

    “你是白鸟师姐?来找我比试吗?”

    狐见心对鹤稚点头,得到同意之后,提剑靠近白鸟。身后的鹤稚也抽出长剑,拦在了没有斗志的鹤阳面前。

    鹤稚问道:“鹤阳师兄,你我是同族,怎么看你丝毫没有斗志的样子?”

    鹤阳怒道:“少废话,要打就打,不打滚开!”

    鹤稚无奈地摇头。

    白鸟双手聚气,右手当空劈下,狐见心提剑挡下。

    “见心师妹,你这长剑是哪里得来的?”

    “是鸡磊送我的,名为炽心。”

    白鸟左手砍来,一同压了下去。

    “你和鸡磊师兄是什么关系?你们整日里出入成双,很难不让修行者们注意。”

    “我和他的关系,就不劳烦你们费心了。”

    狐见心甩开白鸟的剑气,松了一口气,炽心平举身前,刺向白鸟,接连数次都被白鸟使用双手的剑气弹开。

    “这比试的冠军,我是拿定了!”

    狐见心再次刺向白鸟,白鸟丝毫不慌,双手剑气对准狐见心的右手手腕轻佻。

    狐见心右手一颤,炽心当一声落地。

    狐见心右手哆嗦起来,后退一步,疑惑地望着白鸟。

    “你做对我做了什么?”

    白鸟泄掉气息,似乎艰辛狐见心已经失去了继续比试的能力。

    “我只是切断了你右手的经脉,见心师妹,你已经输了,不想右手留下后遗症,马上认输接受治疗,还是有希望的。”

    鹤稚快步走近狐见心,站在白鸟与鹤阳面前,怒道:“卑鄙!”

    鹤阳见狐见心手经被断,高兴地手舞足蹈,对白鸟伸出大拇指:“白鸟师姐,厉害!”

    狐见心阴沉地底着头,左手拾起地上的炽心。

    “角斗比武,黑牌只许胜利,不许失败。”

    白鸟疑惑问道:“角斗?黑牌?那是什么?”

    狐见心双眼通红,抬头的一瞬间,令白鸟害怕地退后一步。

    狐见心右手耷拉着,左手握住炽心,身躯一顿,箭步上前,炽心剑刃直对白鸟脖颈。

    鹤阳长剑由下至上砍飞狐见心,对着一动不动的白鸟咆哮道:“你想死吗?”

    鸡磊在比试台下心头一颤,快步走近比试台,高呼道:“见心!见心!见心!”

    鸡磊的呼喊狐见心并没有听到,她的双眼通红,和鼠眼竟然有着些许的相似。

    比试台上狐见心的异样立刻吸引了还在乱斗的修行者们,他们纷纷停了下来,注视着如同野兽的狐见心。

    狐见心的炽心被击飞,狐见心一同落地,脚步刚刚站稳,立刻打出一道剑气,威力和昨天的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狐见心的心境。

    剑气击出,狐见心用炽心紧跟剑气的踪迹,一同向白鸟和鹤阳砍去。

    白鸟恍恍惚惚地回过神来,双手聚拢,凝聚剑气斩断狐见心挥出的剑气,而紧随其后的狐见心正对着白鸟当头劈下,形势危急,鹤阳与鹤稚一同举剑,帮白鸟挡下必死的一击。

    狐见心一步跳后三米,鹤稚刚才一击已经脱力,半跪在地扶着长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见心师妹,你清醒清醒,只是一场比试,不要起了杀念。”

    狐见心弓身发出一声低沉的嘶吼,彻底失去了理智,左手提见对着比试台上的修行者挥剑便砍,修行者们全都用长剑去挡,却无一例外地被剑刃碰撞,弹出了比试台。

    一时之间,修行者们四溃而逃,燕氏兄妹眼瞅着狐见心已经如同野兽一般扑来,惊吓之下竟然愣在了原地。

    鸡磊沉气,瞬间出现在狐见心面前,右手紧紧扼住狐见心的左手。

    狐见心张口咬来,鸡磊左手拇指指关节打在狐见心耳朵下方的凹坑中,狐见心立刻闭眼昏了过去。

    鸡磊取下炽心,将狐见心抱在怀中。

    这时,鸟素,鹦云,鹤丹和燕泽来到比试台上,鸟素检查了一下狐见心的右手腕。

    “先带狐见心去治疗。比试就此结束。”

    鸡磊背起狐见心,与几位长老拱手告别。

    燕泽说道:“这狐见心就是地下世界的黑牌,他们的角斗只准胜利,不准失败,让她来参加比试,本身就是一件错误。”

    鸟素拾起地上的炽心,“这剑你们可认识?”

    鹦云说:“这是鹰傲天的收藏品,一红一黑双刃,传说是上界生灵的武器,有灵性,能识主。”

    鸟素运转气息,炽心发出嗡嗡的声音,当一声,炽心直接挣脱鸟素的手,剑刃逆转,向鸟素刺来。

    鸟素双指弹飞炽心,剑刃在空中翻转,插入了台上的石块中。

    这时,鹰自落带着鸟莞青缓缓走来,鸟莞青与鸟素对视一眼,鸟素立刻转头,身影晃动,消失不见。

    鸟莞青心中百感交集,陪着笑脸,拱手道:“鹦云师娘!鹤丹师父!燕泽师父!弟子鸟莞青拜见!”

    几位长老点点头,视线扫过鸟莞青,匆匆离开,比试台上只留下呆着的修行者们。

    鹰自落有些为难地望着鸟莞青,笑道:“莞青啊!山中没什么变化,你暂时四处转转,我还有事!”

    鸟莞青点点头,“鹰自落师父不必在意我。”

    鹰自落收回笑容,漠然地望了一眼鸟莞青,跟随其余长老们离开。

    鸟莞青眺望了四周一圈,眼神里有些伤感,紧紧抱着双臂,身旁修行者们来回走动,竟没有一位生灵停下脚步。

    鸟莞青正要离开,听到了不远处两位修行者的说话声。

    燕茹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长呼气说道:“哥!刚才吓死我了,要不是鸡磊师兄帮我们挡下,我们可就连命都没了。”

    燕羽点头:“不过见心师妹,是为什么会突然陷入癫狂的?”

    燕茹浑身哆嗦“想想都可怕,哥,还记得两天前在边界看到的那个怪物吗?见心师姐和鸡磊师哥好像认识那怪物。”

    “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尤其是那双如同魔鬼一般的眼睛,你说,见心师妹会不会也变成那样?”

    “哥你快不要说了,我们去看看见心师姐吧。不过,哥,你看那女生,好像一直在盯着我们。”

    燕氏兄妹望了一眼鸟莞青,鸟莞青立刻避开目光,向一边走去。

    燕羽说道:“她就是鸟莞青,你入门晚,可能没见过她,我告诉你啊,千万不要和她说话。”

    “为什么?我看她一个走来走去,很孤单的样子!”

    “她可是鸟素师娘的亲生女儿,就连鸟素师娘都不待见她,甚至从没和她说过话。”

    “这不是很可怜吗?明明是母女,每天都能看见对方,却从不和对方说话,换我我肯定受不了。”

    “可怜什么?我告诉你小茹,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总之不要和她说话就行了。”

    燕茹看来一眼鸟莞青的背影,抬头望着燕羽说道:“哥!我们去找鸡磊师兄吧!”

    鸟莞青缓慢走着,眼角一直留意着燕氏兄妹的举动。鸟莞青听到了狐见心与鸡磊的名字,他们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麻烦。鸟莞青清楚自己在北山并不被修行者们待见,只是鹰自落提到了自己的母亲马上就要到上界去了,虽然鸟莞青不敢和鸟素说话,但能在一旁看着母亲离开,自己也算是尽孝了。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