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竹林
    鹰自落卸掉气息,将长剑甩手插在黄沙之中,提拳砸向兔正华,直接将兔正华轮到在地。

    兔正华起身吐掉被打掉的一颗牙齿,自嘲地笑着,一但不如修行者,无论是内丹之力,还是自身身躯,都会有所改变。兔正华只是会简单的引导出内丹的力量,这对于修行者来说,如同入手必备一般。

    兔正华再次挥拳砸去,没有多余的动作。

    鹰自落也同样挥去砸去,根本不屑于调用自己中阶飞升的力量。

    两方各自一拳砸在对方脸色,双方就这样你一拳,我一拳地打着。

    他们全都喘着粗气,兔正华的气息较为混乱,鹰自落再次一拳打来,兔正华受击倒在地上,不服输地又重新爬起来。

    十多个回合过后,鹰自落的脸颊以及略显肿胀了,反观兔正华,早已是面目全非。

    鹰自落一拳打趴兔正华,怒道“你想死吗?“

    兔正华抓起一把沙石攥在手中,奋力撒向鹰自落,鹰自落抬手挡住眼睛,兔正华嘴角一勾,一拳勾起向鹰自落的下巴攻去。

    鹰自落眼急手快,用另一只手紧紧扼住兔正华的拳头,抬脚踹去,兔正华立刻飞出十米远,在沙石中翻滚几圈停了下来。

    兔正华挣扎几番也爬不起来,鸟莞青飞奔过去查看兔正华的伤势。

    鹰自落身影一晃,瞬间便倒了兔正华面前,鸟莞青起身抬起双臂。

    “想要杀他,就先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鹰自落双目紧盯着鸟莞青,接着又深深吐出一口浊气,右臂一抬,远处的长剑直接飞入手中。

    鹰自落将长剑收入剑鞘,从怀中掏出一个白色瓷瓶交给鸟莞青。

    鸟莞青迟疑地望着鹰自落,不肯接过瓷瓶。

    “这是疗养丹,不是毒药!“

    鹰自落拔出塞子,倒出一颗红色小药丸自己吃了一颗,鸟莞青这才接过瓷瓶。

    鸟莞青喂兔正华吃下疗养丹,兔正华的气息逐渐平缓。

    鸟莞青将瓷瓶还回鹰自落,鹰自落却说道“这疗养丹你拿着吧,还有,兔正华身上的内丹是你的吧?“

    鸟莞青将瓷瓶揣入怀中,扶起兔正华,向鹰自落点点头。

    鸟莞青扶着兔正华向远处走去,鹰自落在身后说道“莞青!朱雀降临,留给你母亲的时间不多了,真不打算回去吗?“

    兔正华停下了脚步,推开鸟莞青,身形晃动几下站稳。

    “回去!“

    鸟莞青去拉兔正华,兔正华排掉她的手,继续说道“回去。“

    鸟莞青愕然地望着自己伸到半空中的手,抬头又望了一眼兔正华,小心翼翼地将瓷瓶取出来捧在手中。

    “这个给你!“

    兔正华点头接过,顺势一把抓住鸟莞青的手腕。

    “莞青!等着我!“

    兔正华收好瓷瓶,将青龙玉镯取出戴在鸟莞青手腕处,大小正合适。

    “等我处理好这边,我就去北山找你,到时我答应你,无论发生什么事,绝不再离开你身边五尺。“

    鸟莞青摸了摸右手腕上的青龙玉镯,上面传来不可思议的温暖。

    鸟莞青一扫阴霾的面容,露出笑容。

    “好!那我们说好了,我会在北山一直等着你!“

    兔正华点点头,转身一脚深一脚浅地走向西城生灵们。

    黄昏的夕阳洒落光泽,映着鸟莞青孤独的身影。

    ……

    5月12日,北山一处竹林间,狐见心手持红丙白刃长剑,不时提剑轻舞,跃身挥砍。

    狐见心剑刃划过一根竹竿,削出一个光滑整洁的切口,竹竿应声倒地。

    狐见心舞剑立于身前,左手轻抚剑身。

    “好厉害的宝剑,无论是重量,还是手感,都十分舒畅,比起昨天那把笨重的铁剑强太多了。“

    狐见心眼神一瞥,提剑刺向一旁站着的鸡磊,却被鸡磊握着的黑色剑鞘挡了下来。

    “鸡磊!来跟我过两招!“

    鸡磊扫了一眼狐见心的腹部,担忧道“你的剑伤还未痊愈,不适宜剧烈运动!“

    “这点小伤根本不值一提!来!“

    狐见心后退一步,侧身提剑对着鸡磊。

    “一会就开始正式的选举了,你先跟我过两招,让我提前进入状态!“

    鸡磊右手握住黑色剑鞘,平举于狐见心面前。

    “如果你能逼得我挪动一步,就算你赢!“

    “大言不惭!看招!“

    狐见心轻笑一声,跃步刺来,鸡磊左手食指和中指一夹,长剑瞬间纹丝不动,任凭狐见心如何拉扯,都无法撼动。

    狐见心用力用力向后拉着,紧咬着牙发出呀呀的声音。

    见样,鸡磊双指一松,狐见心愣神直接坐到了地上。

    鸡磊很快地笑了一下,然后咳嗽一声。

    狐见心左手在身后摸着一块石头,假意向鸡磊伸出右手。

    “拉我起来!“

    鸡磊倒也没有怀疑,弯腰便准备去拉。狐见心突然缩回右手,左手举着石块向鸡磊抛去,鸡磊歪头躲过贴着脸颊飞过的石块,再一回神,狐见心已经一个扫堂腿踢来。

    如果只是扫堂腿,鸡磊并不慌张,只是当看到狐见心右手握着长剑也一同砍来的时候,鸡磊是感到又好笑又紧张了起来。

    鸡磊往后退了一步,狐见心手脚并用的攻击直接打空,然后左手撑地,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

    “你动了,我赢了!“

    “鬼点子不少,真要打起来,你这样是要吃亏的。“

    “哼!“

    狐见心将长剑收回剑鞘,然后右手一把握住剑鞘,得意洋洋地望着鸡磊。

    “愿赌服输,这次,你得教会我如何飞!“

    鸡磊诧异地问道“我何时和你立下赌注的?“

    “无注不成赌!再说,我又没叫你去干什么烧杀抢掠。“

    “我送你的这把剑,就不能算是这次的赌注吗?“

    “这?“

    狐见心咧着嘴抛着手中的红色长剑。

    “你不想要?那还给我好了。“

    鸡磊伸出右手,狐见心连忙将长剑抱在怀中,退后四五步。

    “这送出去的东西,还有收回的道理吗?我不给!“

    鸡磊无奈地摇摇头,转身准备离开,狐见心又跑上前拉住鸡磊的衣服。

    “你还没教我怎么飞呢!怎么就准备走啊?“

    鸡磊转身瞪大了眼睛。

    “飞?“

    狐见心点头,缩回手,望着鸡磊眨着眼睛。

    “好吧!你现在也算是修行者了,只要你到了高阶凝丹,我就教你怎么飞!“

    “啊?那要多久啊!“

    狐见心有些失望,鸡磊提醒道“你真当修行只要一闭眼一睁眼,就什么都学会了啊!“

    “难道不是吗?”

    “哈?“

    鸡磊扶着头笑着“我先看看你现在是什么实力吧,按照内景刚刚开启,你现在应该只是初阶凝丹。“

    “好啊!快看看!“

    狐见心张开双臂,继续问道“怎么样?现在是什么情况?“

    鸡磊见状一言不发,径直走到狐见心面前,伸手狠狠地掐住她的脸颊。

    狐见心吃痛打掉鸡磊的手,捂着自己的腮帮子。

    “你突然干什么啊?“

    “我才要问你,我给你的《修行别册》,你看都没看吗?“

    “额……有你这个行走的书库,我还看那玩意干嘛?“

    鸡磊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算了,不和你贫了。走吧,比试马上就要开始了。你身上还要伤,一定要切记,不可逞强! “

    “那我要是输了呢?“

    “放心,我看过今天的比试名单了,只要你稳定发挥,没什么问题。“

    “那你呢?你不参加吗?“

    “我跟你讲讲这次的比试规则吧!比试,是积分制,昨天只是预赛,参加的修行者可以自由比试,只是用来统计参加的修行者数量和实力是否虚报的情况。参加的修行者实力不能高于练气层面。正式比试在今天和明天两天完成,今天是对抗赛,一对一计胜负,每位修行者共计五场。赢得两次便能参加明天的双灵赛,到时,我推荐你和鹤稚一组。双灵赛采用混战制,只要今天淘汰掉足够的选手,你们明天的混战就会轻松许多。 ”

    “鹤稚?是谁?”

    “就是昨天我救的那名女子,她也在参赛成员里,我已经找过她了,她愿意和你组队。”

    鸡磊见狐见心的眼神怪怪的,左边脸颊上还留着自己刚才掐她留下的红色印记,忍不住笑了一下。

    狐见心立刻收回目光,装作毫不在意地说道“反正你和我的婚礼也只是一个噱头,你要去找别的小姑娘,我能有什么办法?”

    “怎么会是噱头呢?整个北山的修行者都知道,你和我共睡一间客栈房间呐!”

    狐见心吞吞吐吐地回道“我们是分开睡的!”

    这时,燕茹突然从竹林中探出脑袋。

    “见心师姐?你们在聊什么啊?”

    “没!没什么!”

    燕茹的突然出现吓了狐见心一跳,见狐见心张皇失措,燕茹脸色露出一抹坏笑。

    “我昨天看到见心师姐和鸡磊师兄一起去客栈了!哦~~好大胆呐!”

    狐见心脸色立刻绯红,忙推脱道“我们是分床睡的,分床睡,你别想歪了!”

    燕茹砸吧砸吧嘴,没有继续深究。

    “师兄师姐!比试已经开始了,我们走吧?”

    鸡磊点头,视线扫过狐见心,却被狐见心恶狠狠地瞪了一眼。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