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钥匙
    北山当时的长老是鹤丹,鸟素,鹦云,鹰自落和鹰傲天,燕泽是后来居上的,实力低下,但无奈这生灵人脉极广,长老们虽有异议,却也只好作罢。

    鹰傲天还担任长老一职时,身下有一颇为看重的弟子,其名为鸡姚,虽是女儿身,但天赋却是臆想世界百年来最为出色。

    鸡姚十岁开内景时,到了十四岁时,就已经步入飞升层面,成长之快即便是用恐怖二字都显得有些逊色。

    然而,鹰傲天还是在无意间发现了鸡姚的秘密——杀修行者夺丹。

    东窗事发,鹰傲天念于师徒一场,亲自夺了鸡姚内丹,封了修为,留下一命驱逐出了北山。

    鹰傲天再次见到鸡姚时,她已经嫁为人妻,是东城的商贾世家,并养育有一子,名为鸡磊。

    那年,鸡磊年满五岁。

    眼瞅着街道远处传来嘶喊声,以及刀剑碰撞的声音,鸡姚立刻关上大门,抱起鸡磊来到院中,将鸡磊塞进一个空米缸中,告诫他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可出声。

    然后盖上木盖,并压上一块大石头。

    只听得院中一阵熙攘,接着便是打破瓦罐的声音。

    鸡磊捂着自己的嘴巴,接着木板和米缸之间的细小缝隙望着外面。

    四五位生灵,穿着统一的服饰,手中握着一把长剑。

    突然,一双眼睛从缝隙中望来,鸡磊身躯一震,挪动了几下,接着剑刃直接从缝隙中插了进来。

    “不要!”

    鸡姚一声尖叫,拉开刺剑的生灵,发疯似得把石头推倒,打开盖子。

    好在剑把卡在盖子的裂缝中,剑刃与鸡磊还有着一尺的距离。

    鸡姚松了一口气,立刻双腿跪在地上“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放过我们母子吧!”

    一只生灵上前一把抓住鸡姚的头发就往米缸上砸去。

    “放过你!你当初夺丹的时候想过他们吗?”

    鸡姚倒在地上,额头上渗着血迹,那生灵又起身向鸡姚腹部踢了一脚,将鸡姚踢出三米远。

    “我今天就让你尝尝相同的滋味。”

    说着,伸手去抓鸡磊,鸡磊一口咬去,在那生灵的手上要出了血,然后爬出米缸,跑到鸡姚身旁。

    “妈!妈!妈!”

    鸡姚哆嗦着站了起来,将鸡磊护在身后,刚才被鸡磊咬伤的生灵叫骂着,提剑就要刺来。

    这时,突然出现的鹰傲天抓住那生灵的胳膊。

    “是谁让你们动手的?”

    “师父!鹰傲天师父!您怎么来了?”

    鹰傲天又问了一遍,那生灵回答道“是!是燕泽师兄!”

    “退下!”

    鹰傲天怒喝一声。

    鸡姚拱了拱手,“鹰傲天长老!谢谢!”

    鹰傲天望向鸡姚,心中五味杂陈,既有对天才变成如此境遇的惋惜,又有对自己当年对鸡姚疏于管教的自责。

    鹰傲天拜拜手,示意鸡姚母子离开,还未到门口,燕泽带领着一波修行者已经拦在了门口。

    燕泽拾起一把柜台中的米粒,闻了闻。

    “鹰傲天长老!修行弟子们在东城毙命,皆被夺走内丹,正巧当年的凶手鸡姚也在这里,这也算是巧合吗?”

    “燕泽!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你如此咄咄逼人,究竟是想干什么?”

    “干什么?鹰傲天长老!你如此袒护这么一个离经叛道的生灵,拿什么给北山的众多修行者们交代?”

    鹰傲天气的眉毛乱颤,将腰间的长剑直接丢到燕泽的脚前。

    “那我就不当这个修行者了!你们谁要敢跨过这把剑,我鹰傲天就送谁归天!”

    燕泽倒也不慌,拍着手为鹰傲天叫好。

    “鹰傲天呐鹰傲天,我叫你一声长老是看得起你,你的这种招数是吓不住我的。”

    “那你试试!”

    燕泽笑道“鹰傲天!你杀得我和这里的修行者,但你杀得整个北山的修行者吗?你带鸡姚母子离开,你觉得这个天下哪里敢收留她们?”

    鸡姚手撑着柜台,知道自己是不可能活着离开这里了,也有生灵不希望自己活着离开这里。

    “我跟你们走!只要你们放过我儿子,要杀要剐随便你们!”

    燕泽摊了摊手“我没意见啊!鹰傲天长老!你觉得呢?”

    鹰傲天望向鸡姚,见她心意已决,闭着眼说道“那好吧!鸡磊由我来抚养!”

    ......

    北山的园林中,鹰傲天与鸡磊面向而立。

    “就这样!我带着你离开了。”

    “那之后呢?我娘去哪了?”

    鹰傲天叹息,抬头回忆道“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东城发生修行者殒命的事是假的,燕泽修行停滞不前,于是想借此引出你母亲,好得知取丹修行的秘法。你母亲鸡姚后来逃走了,这些年,我辞去了长老一职,也在寻找着你母亲的下落,只是一直没有消息。可能是你母亲不想被其他生灵们发现她还活着吧!”

    鹰傲天拾起一红一黑的两丙长剑“现在,可以收下了吗?”

    鸡磊点点头,将两丙长剑接了过来。

    ......

    东城警备厅,成为人类的鸟为国倒在椅子上呼呼大睡,四周散落着文件档案,看来他翻看了一夜,还是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哒哒哒的声音响起,兔玉光着脚丫子,打着红伞站在鸟为国旁边。

    一个激灵,鸟为国猛得睁开眼,见兔玉笑着,楚楚动人之中带着阴森森的恐怖。

    鸟为国跌落地上,爬起来退后几步,怒骂。

    兔玉没有理会,直接坐在桌子上翘着推。

    “有线索了吗?”

    “没有!”

    鸟为国打开一瓶矿泉水一饮而尽,坐在椅子上。

    “你是不是在耍我!真要在这里找到线索,我早就知道了!”

    兔玉右手拂过嘴角,哈哈笑着,让鸟为国忍不住哆嗦。

    鸟玉右手打了个响指,鸟为国不明所以,向四周望去,当实现望到警备厅门口时,刷的一下站了起来,伸出手指着。

    “兔!兔!兔小渊!他不是死了吗?”

    兔玉转着手中的红伞“你仔细看看!”

    鸟为国于是向前走了几步,看正面,确实是兔小渊,只是当鸟为国侧身看去时,胃中一阵翻滚,干呕起来。

    只见兔小渊的身后,脊骨外翻,八根骨头在背后盯着一张巨大的人脸,一条鲜红的舌头拖在地上,上面长满了倒刺。

    兔玉见鸟为国如此反应,十分满意,从桌子上跳了下来,向异变的兔小渊走去。

    “怎么样啊?我的第一件收藏品!”

    “你就是给疯子!”

    鸟为国止住干呕,瘫坐着。

    “多谢夸奖!”

    兔玉绕着兔小渊行走。

    “兔小渊!告诉我你的主人是谁?”

    “是你!我的主人!”

    兔小渊机械般地半跪在地,说话声,确是背后的人脸发出的。

    “那好!我问你,是谁杀了你的!”

    “是鸟太保!主人!”

    “什么?前市长?不可能!”

    鸟为国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走到兔小渊面前。

    “市长先生为什么杀你?你说,你给我个理由!”

    兔小渊不说话,兔玉这才问道“鸡太保为什么杀你?”

    “为了抢走基因钥匙!主人!”

    “基因钥匙?这是什么?”

    兔玉把左手搭在鸟为国肩膀上“我就是基因钥匙!”

    鸟为国侧身一步向后退去,立刻掏出了枪械。

    “原来你们早就计划好了!”

    兔玉正步向鸟为国走来“你手上的小玩意,根本伤不了我!”

    砰一声,一根电线射出,打在兔玉的肩头,接着身体一阵抽搐倒在了地上。

    鸟为国盯着地上瞳孔扩散的兔玉,笑道“我的枪早就在生物研究室就丢了,这是电击枪,怎么样?滋味不错吧!”

    鸟为国蹲下身躯,拾起地上的红伞,收拢,用尖端对着兔玉的脑袋,用力戳了下去。

    鸟为国抖擞了两下肩膀,用电击枪在兔小渊的面前晃了晃,见他一动不动,呵呵一笑,走出了警备厅。

    鸟为国离开不久,地上的兔玉手指一张,右臂软弱无骨,伸长呈现一个诡异的弧度,一把握住伞把,将红伞从自己脑袋上抽了出来。

    接着身躯平地而起,脖子一转,脑袋上的窟窿自动愈合成最完美的样子。

    兔玉右手握着红伞当拐杖杵在地上,左手伸到头顶摸了摸自己的一对白色兔儿,任由长发散落在肩头。

    兔玉撑起红伞,尽管外面早已是晴空,光着脚丫子向外面走去,身后跟着行动坚硬的兔小渊。

    “出发!去寻找下一件收藏品!”

    东城市区,变异生灵缓慢爬行,彼此吞噬,蚕食,进化。

    而郊区的土地,此刻正不断地上下起伏着,石块裹着钢筋掉落环城河中,不少的变异虫鱼拍打着跃入空中,立刻被俯冲而来的一只人面蛇身鸟翼的变异生灵吞进肚子里,接着,尾部便长成了鱼的尾端。

    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自地面深处传来,墨绿色的龟甲钻出地面,一只巨大,绿色肌肤黑色尖指的爪子破土而出,深渊巨口仰天含住那只飞翔的变异生灵直接吞了下去,头顶的尖刺层层排布,如同头盔一般。

    这是玄武,东城的神灵,龟甲的沟壑中流淌着水流,不多时,甲背上已经遍布青苔。

    玄武缓慢地挪动着身躯,脚爪一抬,身前的百米高楼顷刻间化为一片废墟。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