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比试
    5月11日六点钟,西城地下世界,上层土窑中,原首领虎彪房间。

    兔正华懒散地坐在不远处的一张木桌后面的椅子上,整夜未合眼,歪头看了看还在熟睡中的鸟莞青,打着哈欠。

    兔正华的记忆全无,鸟莞青虽然要同他一起睡,但是兔正华还是有些为难,假借着翻看资料,在椅子上坐了一宿。

    兔正华撇了一眼桌子上的时钟,“啊——已经早上了!睡一会,应该没事吧!”

    兔正华把桌子上的资料诺在一旁,趴在桌子上沉沉地睡去。

    敲门声响起,噔噔蹬。

    鸟莞青惊醒,望着在椅子上睡着的兔正华,这时,敲门声再次响起,鸟莞青只能起身。

    门外站着一只熊氏生灵,见鸟莞青开门,将手中端着早餐的盘子递给鸟莞青。

    “谢谢!”

    鸟莞青表示感谢,见熊氏生灵离去,这才回屋将早餐放在桌子上。

    熊氏生灵走在每隔四五步就有一盏电灯的走廊中,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接着,迎面跑来一位女性的熊氏生灵。

    “发生什么事了?”

    “哎!狐狸医生昨晚把狼小艾带走了,我这不是刚刚得知吗?”

    “什么?狐狸医生为什么会这么做?”

    “我哪知道啊!本以为首领选举结束之后,地下世界能安定一段时间,没想到……算了!不和你说了,我还得赶快去通知兔正华首领呢!”

    “行,那你快去!”

    ……

    北山顶峰,圆形广场上站满了修行生灵们,穿着统一的服饰,佩戴着相同的长剑。

    “五年没穿这修行服饰了,感觉还在别扭。”

    “好啦!就听鸟素师娘的话,我们来装装样子也好啊!”

    狐见心拉着鸡磊的手挤出拥挤的生灵们,站在前方显眼的地方。狐见心举起右手向看台上方的鸟素摇着手。

    鸟素笑着伸手轻轻挥了挥。

    鸡磊感受到周围生灵们传来异样的眼光,全都盯着和狐见心手拉手的鸡磊,议论纷纷。

    “这家伙是谁啊?”

    “不知道,从来没见过。不过那只狐狸挺可爱的!”

    “是不是新生啊?”

    “有可能,看那女生向鸟素师娘打招呼,看来是走后门进来的!”

    “就是就是!你看他们两个还手拉手,真不害臊!”

    有两只燕子生灵向鸡磊和狐见心走来,鸡磊拱手道“燕茹师妹!燕羽师弟!”

    狐见心见状,也同燕氏兄妹打招呼。

    “燕茹师妹!谢谢你昨天借我衣服!”

    “不客气!”

    燕茹靠近狐见心,伸手附在狐见心的耳旁“新婚快乐!见心师姐!”

    狐见心脸色一红,燕泽将燕茹拉在身后,“别闹!”

    燕茹吐了吐舌头,向一旁走去。

    燕泽拱手“打扰二位了!”然后走到燕茹的身旁,立刻有说有笑。

    “安静!安静!”

    燕泽站在一米高的台子上喊着,瞅见鸡磊和狐见心,露出轻蔑的笑意。

    狐见心也同样咬牙切齿地望着燕泽,握着拳头示意要揍他一顿。

    “众弟子!朱雀即将临世,按照历来的传统,我们要选举一位最优秀的修行者,参与到祭祀之中。“

    燕泽走到看台上,与鸟素点点头。

    鸟素伸出右手,拈花指中捏着一颗白色的珠子。

    “本次获胜者,除了能够参与到朱雀降临一事,同时还可获得这颗高阶飞升的内丹。“

    此言一出,修行生灵们欢呼雀跃,这种一步跃青天的机会,谁能不心动。

    即便是担任长老的燕泽,也十分羡慕。

    “鸟素长老!历来也没有直接奖励高阶飞升的内丹的例子,万一发生混乱,这责任我也担当不起啊!“

    鸟素收回内丹,坐回椅子上。

    “我已经决定了,其余三位长老若有不满,就等他们回来直接找我就行了。“

    鸟素如此回答,燕泽也不好再说什么,闷闷不乐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哇!鸡磊!鸟素师娘真是大手笔啊!这内丹,不会是她自己的吧?“

    鸡磊摇摇头,“这是陨落的修行者内丹,若真如鸟素师娘所说,这颗内丹应该是在后来修行过。“

    “哇!这么说,若是我得到了这颗内丹,不就直接成为修行者中的最强者了吗?“

    鸡磊笑着看向狐见心。

    “没错!见心,你也去参加比试吧!这样对你的修行也有帮助。“

    “可我不是修行者,也能参加吗?“

    “嘘!历来都有生灵浑水摸鱼,只有你不说,是不会被发现的 。“

    “可我也不会啥法术啊!不行,你现在教我一些简单的。“

    “不用,你这么强,况且今天只是筛选,即便是输了,也没什么影响。“

    鸡磊推着狐见心走上一旁的楼梯,然后仰头呼喊。

    “加油!见心! “

    狐见心瞪了一眼鸡磊,在一米高的台上一个踉跄,险些趴下。

    狐见心求救般地望着鸡磊,面露难色,这时,燕茹走了上来。

    燕茹走近狐见心,拱手道“燕茹!高阶凝丹!“

    狐见心见燕茹,感到十分亲切,笑着挥了挥手。

    燕茹低声告诉狐见心“见心师姐!要说自己的名字和实力!“

    “哦!好的!谢谢燕茹师妹!“

    狐见心生疏地拱手“狐见心!初阶凝丹!“

    “初阶?这么低?“

    比试台下的修行者议论吩咐。

    “我当修行者的时候,就已经是高阶凝丹了!“

    “你没看见是新生吗?“

    “新生怎么了?长得再好看,实力这么差,不会是哪家的大小姐吧!“

    “哎!早知道我上好了!“

    “算了吧你!欺负一个女孩子,你也真说的出口!“

    哈哈哈!

    修行者们嘲笑着刚才出言的生灵。

    狐见心是地下世界的黑牌,你们呐!还是小瞧了她的实力!

    鸡磊十分自信地望着狐见心,一瞅,“呀!见心没有武器!“

    狐见心没有佩戴长剑,这一点燕茹也发现了,刚听到狐见心汇报自己的实力,燕茹也十分吃惊,但经历昨天一事,狐见心面对危险时的那份安定,即便是燕茹也自愧不如。

    “见心师姐!你的武器呢?“

    狐见心摸向腰际,傻笑着,怒瞪了一眼鸡磊。

    “不用武器行不行呀!“

    “也不是不行!“

    燕茹的左手松开剑鞘,“这样吧!见心师姐,我也不用武器了。“

    “不用!燕茹师妹,尽管放马过来吧!“

    燕茹见狐见心左手在前,右手再后,这是一个标准的太极起手势。

    燕茹吐出一口浊气,抽出长剑,单手握住。

    “见心师姐!接好了!“

    说着,燕茹两步助跑,轻身一跃,长剑在空中划过一道白色弧线,向狐见心刺来。

    狐见心起身前进半步,右手自下而上抡起,一掌推起燕茹握着长剑的右手,将燕茹的这一刺拍飞,左臂手肘顶向燕茹的侧腹,将燕茹顶了出去。

    燕茹投后几步站稳,见自己近距离攻击显然不是狐见心对手,于是左手剑指,右手舞着长剑旋转,寻转气息,然后向着狐见心的方向挥出一道剑气。

    剑气迎面而来,狐见心向着身侧跃身而去,在比试台上打了一个滚,剑气在狐见心之前停留的地方炸裂,冒着缕缕白烟。

    燕茹一击奏效,挥舞长剑接连打出数道剑气,但都被狐见心一一躲过。

    狐见心的躲避方法虽然不雅,动作多以在比试台上来回打滚来完成躲避。动作的笨拙,让鸡磊直冒冷汗,却让看台上的鸟素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这时,燕茹的剑气也使不出来了,喘着气,无论怎么挥舞,也没有丝毫的波动了。

    狐见心从比试台上爬了起来,气息依旧十分平稳,拍了拍衣服。

    “还有什么招式!尽管使出来吧!“

    燕茹抿了抿自己干燥的嘴唇,拖着长剑拱手道“认输!认输!“

    狐见心拱手回礼,转身便要离开。

    鸡磊立刻取下自己的长剑,在楼梯口递给狐见心。

    “比试是循环制,你在台上坚持的场数越多,之后的定段赛越轻松!“

    “啊?这么麻烦?“

    狐见心接过长剑,又走回了比试台。

    “加油!加油!“

    鸡磊为狐见心鼓劲,周围的修行者也跃跃欲试起来。

    燕茹走到燕羽身旁,低着头。

    “哥!我输了!“

    燕羽安慰道“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燕羽转头望向鸡磊,自言自语道“鸡磊!修行者年轻一辈的天才,五年时间就突破到初阶引雷。“

    “哥!你打的过鸡磊师兄吗?“

    “我和你都是初阶凝丹哎!“

    “这么说,我突然崇拜起他了!嘻嘻!“

    燕羽敲了一下燕茹的脑门“他都已经结婚了!再说,我只比你大一岁,你今年才十四,想什么呢?“

    燕茹捂着自己的脑门凑了上来。

    “哥!难道说,你吃醋了?“

    燕羽咳嗽一声“你想多了!我只是期待有天能和他比试一场!“

    比试台上,一只鹤生灵与狐见心面向而立。

    “狐见心!初阶凝丹!“

    “鹤阳!中阶练气!“

    初阶练气?狐见心默默咽了一口唾沫,这一下子就比自己高一个层面了,想要再像之前面对燕茹那般投机取巧,怕是不管用了。

    狐见心深呼吸,抽出长剑,双手紧紧握住。

    鹤阳一声嘲笑“呵!难怪不用剑,原来还是个门外汉!小妹妹!尽早认输吧,免得哥哥不小心伤了你漂亮脸蛋!“

    “小瞧我可是会吃亏的!鹤阳师兄!尽管出招吧!“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