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狐见心认可鸡磊,鸟莞青叩谢医生
    “狐见心,我知道此时跟你谈及此事有些唐突,但我是真心喜欢你的,你的随性,不需要被世俗这些条条框框所影响,你敢想敢做,甚至为了自己的一个想法可以不计较任何后果……”

    “我怎么感觉都不是什么好话?”狐见心回想自己之前过往的种种,下意识地打断了鸡磊的话。“我们认识不到三天,你对我甚至谈不上一个了解,别说的好像你很了解我一样!”

    狐见心说话毫不留情,“你说话很容易得罪生灵!”鸡磊毫不避讳地直接说出狐见心的缺点。

    狐见心有些生气,“你不也是给一颗甜枣,然后再给一个巴掌吗?好意思说我?”

    “但是,我就是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这样的你。”鸡磊慷慨激词地再次说道。

    狐见心与鸡磊相视,默默无言。

    这时,铁门被吱呀一声打开,狐狸医生兴奋地跳了进来,蹿到狐见心身侧。

    “怎么样,怎么样?见心你答应没啊?”

    “答应什么?”

    狐狸医生皱眉看向面无表情的狐见心,“你被整的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鸡磊这小子当众求婚,整个地下世界都传得沸沸扬扬!”

    “有吗?”

    狐狸医生瞪了狐见心一眼,没好气地说着。“昨天你硬让鸟莞青给我磕头,我就看出鸡磊对你有些想法了。再说,谁会为了一个陌生生灵发那么大的火?鸡磊在意你的心地是好是坏,他一直再观察着你,别跟我说你不知道啊?”

    狐见心举目望向鸡磊,狐见心确实感受到鸡磊看自己的眼神,但狐见心一直以为那是挑衅,所以不断地找鸡磊打架。但是鸡磊一直都是在躲,而且鸡磊的实力对狐见心来说,一直都是天花板一样的存在。这种打又打不过,猜又猜不清的感觉让狐见心十分郁闷。狐狸医生此时一点,狐见心才发觉自己的举动是多么荒唐,脸色顿时有些发怵。

    “鸡磊!你的求婚我可以考虑考虑,但是我下次找你打架时,你不能光躲不接,行不行?”

    鸡磊点头肯定,“没问题,没问题!”

    狐见心有些疑虑,试探地望着鸡磊。“之前,我应承你一件事,你不现在用吗?”

    “我也没有告诉你任何情况,要你提前答应我的条件,有些不合规矩。”

    “你刚才不是还说我随性吗?”

    狐狸医生一看有戏,快步走到鸡磊旁边,拍着鸡磊的肩膀。

    “好啊你小子!还留了这么一手,快,现在就让狐见心嫁给你,这样你高兴了我也高兴!哈哈哈!”

    鸡磊小声地嘀咕。“狐狸医生,爱情是双方的,我不能强迫对方!”

    “你怎么这么死板啊!”狐狸医生握着鸡磊肩膀的手加大了力道。“见心这阴晴不定的性子,也就你习惯,真要让你溜了,我还到哪去找一个合适的啊?”

    “可是……”

    “可是什么?见心在地下世界看似无所畏惧,但她毕竟是女孩子,生灵们会有着她胡闹,一是她黑牌的身份,二就是我是医生的身份。可这并非能够长久,一旦我不在了,或者见心的实力开始退步,甚至是有其他生灵超过见心,发生在蛇容身上的事难免会落在见心身上。”

    “蛇容是谁?发生了什么事?”

    狐狸医生摇摇头,叹息一声,一旁的狐见心立刻插话。

    “蛇容受辱自杀了。”

    鸡磊深吸一口气,瞪大了双眼。

    “我爸的意思我也清楚,我的未来无非只有两条路,一条,是成为首领控制整个地下世界,另一条,就是找个其余三城的生灵嫁过去,拥有居住权,彻底离开地下世界。”

    狐见心摆摆手,看似无所谓地望着鸡磊。“怎么样?对于一个没有未来的我,你还敢说你喜欢我?”

    鸡磊眼神专注地望着狐见心,狐见心随性向往自由,可未来却早已被世俗的规矩制定,看似毫不在乎,实际上却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妥协。

    “见心,请允许我这么亲切的叫你。我收回之前对你的求婚……”

    狐见心点头默认,转身背对着鸡磊和狐狸医生。

    狐狸医生恳切地望向鸡磊“不再考虑考虑吗?”

    “爸!”狐见心制止了狐狸医生的继续询问,转身将《修行别册》递在鸡磊面前。“这书你收回去吧!或许以我的资质,根本就不配当什么修行者。”

    鸡磊望着眼神无光的狐见心,这种表情他见得太多太多了。

    “你先听我说完!”鸡磊双手越过书籍,抓住狐见心的双臂。“见心!我要你现在就答应我一件事!”

    “好!这是我应承下的,我说到做到!”

    “我对你的求婚,是我考虑不周,我不应该为了转移话题,或者是因为求婚而囚禁了你。我喜欢你,是喜欢你的随性,我希望你永远都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样子,你的未来并非只有这两条路,你的未来由你自己决定,想怎么走,走哪里,都由不得别的生灵来指点。你可以尽管地去惹事,去得罪你讨厌的生灵,你甚至可以不计后果地去做你想做的事。我会一直陪着你,你打不走,赶不跑地陪着你。你要当首领,我就打到这地下世界的每一个生灵都认同你,你要去其他三城,我就打破它们的大门让你进去。这,就是我要你答应我的事!”

    狐见心不知道鸡磊尽然说了这么多,望着神情严肃的鸡磊,笑了起来。

    “这被赋予的自由,也能称为自由吗?”

    鸡磊松开握着狐见心手臂的双手,“你只需要记住,你的路途中,有我!”

    “好!这件事我答应你了。可是这书……”

    狐见心望着手中的书,嘴角一歪笑道“我就先不给你了。”

    “好!等你有时间,我就开始教你。”

    狐见心点点头,向大门外走去。来到门外,回望这鸡磊“还等什么呢?”

    鸡磊望向狐狸医生,狐狸医生推了鸡磊一把。“以后,见心就交给你了!”

    鸡磊点头示意,没有说话,向狐见心走去。

    狐狸医生望着空荡荡的大门口,自言自语着。“鸡磊!有你看着见心,万一在地下世界闹出什么事,你也可以带她离开。同时,忙于照顾一刻也闲不下来的见心,你也抽不出多少时间来针对兔正华。”

    “正华?狐狸医生?小磊为什么要针对正华?”

    狐狸医生循声望去,见鸟莞青疑惑地望着自己,神情看着十分虚弱。

    “这我应该问你,兔正华怎么会喜欢水性扬花的你的?”

    鸟莞青顿时如同被打了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的疼。

    “我没有!”

    “哼!有没有你自己清楚,小磊,叫的好亲切!好在兔正华已经被狼氏一族救走了,不然我绝不会放过你!”

    鸟莞青听见兔正华被救,满脸的喜色,也不埋怨狐狸医生对自己的鄙夷。

    “是真的吗狐狸医生?正华没有死?太好了!谢谢你!”

    鸟莞青双腿跪地再次给狐狸医生磕头,现在的她,真的是毫无用处。狐狸医生怒哼一声,指着病房。

    “你回病房不准再离开半步,即便是这院子里你也不准出来,一日三餐我会按时准备。看在兔正华的面子上,我不会把你赶出这里,在外面发生意外,也会惹鸡磊不高兴。”

    鸟莞青起身抱着双手,再次向狐狸医生鞠躬致谢,瞳孔中闪着光芒,向病房走去。

    “正华!正华!”

    鸟莞青在病房内小声地喊着兔正华的名字,然后盘腿坐在病床上。

    兔正华没有死,这无疑给几度濒临崩溃的鸟莞青带来一丝希望,鸟莞青从心底感谢狐狸医生能够告诉她这个消息。鸟莞青在地下世界无依无靠,这处医院是兔正华告诉她的,因为狐狸医生和兔正华有着一些交情,鸟莞青也只能呆在这里。

    回想鸟莞青与兔正华,幼时的相见,两个玩伴形影不离的玩耍,之后一别十年,鸟莞青成为初阶凝丹修行者,反观兔正华已经成为水中金集团的公子。一场病重悄然发生,鸟莞青献丹救了兔正华,自己也失去了修行资格,同时因为触犯山规,被北山除了名,不能在与鸡磊师弟相称。

    鸟莞青被突然除名,让鸡磊十分不满,愤然离开山门一直悄然跟着鸟莞青。见鸟莞青在东城有父亲的陪伴,倒也过得舒适,便继续着自己的修行。

    短短五年时间,鸡磊已经从初阶凝丹一直修行到了高阶化形,甚至可以随时突破瓶颈到达初阶引雷。

    鸡磊的突飞猛进引起了北山的重视,鹤雅师姐在听到鸟莞青的电话后,以寻回鸡磊为由,到了东城。

    东城生灵们并不待见修行者,而且城镇明面上的往来并没有多少。鹤雅到来之后藏身于东城郊外,期盼着能够再见到鸟莞青。但是短短一天时间,鸟莞青便被卷入兔正华的事件之中。

    鸡磊担心鸟莞青的安慰,同时比较在意狐见心,也一同来到了西城地下世界。

    在地下世界中,鸡磊能够打开狐见心的心扉,并且之间有了感情,鸟莞青为此十分高兴。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