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青龙囚禁水池底,兔正华异变巨兔
    鸟莞青从昏迷中回复了意识,她立刻察觉到了周围的异样,转身发现兔正华和自己背靠背,自己也并没有受到伤害,这才消除了恐惧。

    兔正华体内的内丹不是源于自身形成,这五年时间里,内丹在治愈兔正华的基因返祖的同时,身躯也在为适应内丹而改变。

    当内丹这个时候再次离体,身躯一时无法适应,逐渐开始崩坏,如同被抽掉空气的气球,没有了内丹的支撑,兔正华的身躯每一刻都在燃烧着自己的生命力。

    不同的是,兔正华曾经在实验室里的治疗,已经彻底改变了兔正华的基因,内丹的离体成为潜藏在基因里的异变的导火索。也在这一层原因下,兔正华没有因为内丹的突然离体而肉死魂消。

    狐见心以鸟莞青的血液为引,正是因为鸟莞青的内丹离体时尚未完整,留下了部分的内力。

    狐见心正是以这稀薄的内力,来中和突然失去内丹的兔正华。兔正华的身躯本就适应了鸟莞青的内丹,使用同源的鸟莞青的血液,避免兔正华的身躯出现排斥反应。

    不过,鸟莞青的内力本就稀薄,长时间的以血为引,鸟莞青根本撑不下去。

    “正华!正华!”

    鸟莞青的脸色惨白,这是失血过多的现象。鸟莞青转身将兔正华揽在怀中,不断呼喊他的名字。

    接着,兔正华苏醒了,他满眼爱意地望着眼前的鸟莞青。尽管兔正华已经没有了病态,但鸟莞青还是坚持要扶着他站起来。

    狼氏生灵们和狐狸医生见状围了上来。

    “兔正华,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很好!”

    狐狸医生点点头,憋了一眼鸟莞青,犹豫地望着兔正华。

    “兔正华,有件事情……”

    见狐狸医生欲言又止,兔正华很快反应了过来。

    “莞青,我去和狐狸医生谈谈!”

    鸟莞青松开了兔正华的胳膊,没有说话,转身向远处走去。

    虽是远处,但鸟莞青也只是绕到了水池的另一边。

    鸟莞青驻足观察着水中怪异的建筑,水面上不时冒出一些炽热的水泡。

    鸟莞青满眼的好奇,探身向水池底部望去,惊恐立刻布满面容,再加上自身本就失血过多,俨然便向水池中扎去。

    兔正华不时用眼角的余光望着鸟莞青,这突然出现的状况根本来不急让兔正华有过多的思索。

    “危险!”

    眼看着鸟莞青便要落水,兔正华大喊一声,快速向鸟莞青飞奔而去。

    可能是自己急于救鸟莞青,感觉自己的腿脚格外矫健。

    在鸟莞青耷拉的双手即将触碰到水面的一瞬间,兔正华抱住了鸟莞青的腰肢,将昏迷的鸟莞青揽入怀中。

    兔正华向水中望去,只见清澈池底盘踞着一条青色的龙,漆黑的锁链捆绑着四肢与龙首。

    兔正华顿时瞠目结舌,而一旁的狐狸医生与狼氏生灵却同样惊讶地望着兔正华。

    远处,躲在电缆后面的狐见心和鸡磊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兔正华……他……”

    水池旁伫立的兔正华,已经赫然变成了一只浑身长满白毛的巨大兔子。

    这只突然出现的兔子体型硕大,占据了三分之一的水池边缘,此刻正直身蹲着,毛绒绒的手臂抱着鸟莞青。

    “兔正华……你……”

    兔正华听到狐狸医生的声音,回过神来,转身想询问水池中的情况,却只是发出吱吱的声音。

    变成巨兔的兔正华低头望向自己变异的身躯,巨大的改变让他一时无法适应,抱着鸟莞青一跳十步之远,消失在了昏暗的环境中。

    “到底怎么回事?”

    狐狸医生向巨兔跳走的方向追去,一旁的狼氏生灵们紧随其后,最后面跟着鸡磊和狐见心。

    铁栈栏网前,一只巨兔一跃而过,转眼来到了化为废墟的角斗区。

    突然出现的巨兔引起了地下世界生灵们的一阵恐慌,接着便有一些胆大的生灵们拿起铁锹,将巨兔团团围住。

    巨兔怀中揽着鸟莞青,巡视一圈,愈发靠近的生灵们没有留下任何缺口。

    巨兔不断地挪到身体,与所有的生灵们保持着同等的距离。这时,巨兔身前的一只生灵挥舞了一下铁锹,巨兔急忙后退,身后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顿时鲜血染红了雪白的毛发。

    巨兔仰头吱了一声,腾出一条兔臂向生灵们拍去。

    兔臂落下,生灵们躲出了一个缺口,巨兔慌张跳了出去,紧接着再次跳跃,跃过匆匆赶到的狐狸医生与狼氏生灵们的头顶,可被最后出现的鸡磊和狐见心挡住了去路。

    狐见心向巨兔挥舞着双臂。

    “兔正华!你还记得我吗?”

    巨兔没有理会,可能是因为背上的伤口感到疼痛,于是举起兔臂压来。

    鸡磊双掌凝气,向兔臂打去,刹那间尘土飞扬,鸡磊竟然被压了下去。

    “啊————”

    鸡磊一声爆喝,白色气旋覆盖双臂,将兔臂顶了回去。

    巨兔被鸡磊强大的劲道推翻,顿时四脚朝天,鸟莞青也顺势从巨兔怀中滑落。

    巨兔挣扎了一番,一个轱辘站立起来,红色的眼眸盯着鸡磊,准备随时扑过去。

    “咳咳……正华……正华……咳咳……”

    身旁传来一阵咳嗽声,巨兔瞬间安静了下来,转身趴在地上,用兔脸蹭着躺在地上的鸟莞青。

    手臂上传来毛柔柔的触感,鸟莞青这才睁开了沉重的双眼,撑着身体起身注视着巨兔。

    “你是……正华?”

    鸟莞青伸手抚摸着巨兔的面容,巨兔立刻回应似地眯缝着眼睛。

    见巨兔安静了下来,生灵们好奇地围了上来,这一举动引起了巨兔的警觉,兔臂将鸟莞青拦腰挽起,再次跃身飞窜出去。

    生灵们正欲再次追去,狐狸医生伸出手臂拦住了去路。

    “我们生灵太多了,这样只会让兔正华再次离开。”

    狐狸医生望向狼氏生灵们,“你们的事我去找兔正华谈谈,明日便给你们一个交代。”

    狼氏生灵们互相嘀咕了一番,又很快安静了下来,一只胳膊上有条刀疤的狼氏生灵站了出来。

    “那好!我狼止割就给你这个面子。”

    狼止割喊了一声“走”,带着一众狼氏生灵们向发电站走去。

    狐狸医生摇摇头,起身向医院走去,狐见心赶紧跑了过去。

    “爸,他们是要干什么?”

    狐狸医生没有回答,停下脚步望着一旁的鸡磊。

    “时间不早了,一起去我医馆休息吧!”

    “啊?叫他去干什么?”

    狐见心疑惑地望着狐狸医生。

    “哎,去去去!”

    狐狸医生一把推开狐见心,揽着鸡磊的肩膀。

    “我和他去喝两杯,你先回医院吧!”

    “可是……”

    “被可是了,事情的缘由我回来就告诉你,这样行了吧?”

    狐见心耸肩无奈地转身离开。

    “那好吧!”

    ……5月8日上午6点31分,地下世界一处酒馆中,无数生灵们横七竖八地躺在这里,包括狐狸医生和李磊。

    砰————

    酒馆木门被人一脚踢开。

    “谁啊!找……”

    话没说完,狐见心一脚踢去,只听一阵杂乱,接着便没了动静。

    酒馆中的生灵们突然的惊醒,抬眼便看到了门口怒气冲冲的狐见心,然后赶紧闭上了眼睛。

    酒馆中静悄悄一片,狐见心黑牌的身份是谁都惧怕的,即便是现在三大首领早已不在,但当初叱咤整个地下世界的狐见心是谁也不敢惹的。

    酒馆中鼾声如雷,有些生灵是真睡,有些生灵是假睡,但狐见心根本不在意这些。

    狐见心四处眺望,来到躺在皮质沙发上的狐狸医生脚旁,抬脚踢了几下,竟然纹丝未动。

    狐见心叉着腰怒瞪着狐狸医生。这时身旁一阵稀疏,鸡磊爬了起来。

    “哦!是狐见心呐?”

    鸡磊大张着嘴,伸着懒腰向外面走去。

    狐见心一步跃起,向鸡磊飞踹而去。

    鸡磊侧身躲过,狐见心落地之后再次抬腿踢去,轮番五六次,都被鸡磊一一躲过。

    狐见心见自己根本近不了身,突然心生一计,从衣服中掏出《修行别册》,直接向鸡磊丢去。

    鸡磊见状大惊失色,奋力跃身去接书籍。

    只见狐见心嘴角一抹坏笑,飞身踹向李磊腹部,一击中的,于是连番踢了两脚,准备踢第三脚时,被鸡磊单手钳住脚踝,直接漂浮在空中将狐见心倒掉了起来。

    “你放开我!”

    狐见心挣扎着乱踢,鸡磊只得松开手,狐见心在空中一个翻身,稳稳站在了地上。

    狐见心仰头望着飘在空中的鸡磊,伸出右手。

    “把书还给我!”

    “这明明是你丢弃的,我帮你捡到,连声谢谢也没有吗?”

    “你给不给?”

    鸡磊摇摇头,握着书籍向狐见心晃了晃。

    “你上来我就给你!”

    “上去?”

    狐见心脚掌挑起一块石头,直接踢向鸡磊,却被他探手直接接住。

    “丢石头?”

    鸡磊忍俊不禁地笑着,将石头丢在一旁,回到地面来到狐见心身前。

    “书拿好了!”

    狐见心高昂着头接过书,向鸡磊询问。

    “我爸说没说昨天的情况?”

    “狼氏生灵,要你当首领!”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