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过往回忆献内丹,鸟为国预谋拉票
    自幼,兔正华与鸟菀青有过一段十分短暂的童年时光。

    一个,是水中金集团的公子;一个,是市长千金。

    鸟菀青的生母是北城人士,这对于固步自封的四城可谓是天大的丑闻。

    碍于市长的职务,鸟菀青只能在北城长大。

    时间一点点流逝,鸟太保市长一职也逐渐稳固,于是鸟菀青,便再次回到了东城。

    此时兔正华与鸟菀青已经年满十六,年幼玩伴的再次相逢,双方自然喜上眉梢。随着你来我往,双方的感情也迅速升温。

    但老天的眷顾并未来到他们的身边,厄运接踵而来。

    兔正华的基因返祖了。

    兔小渊当即成立了地下实验室,可是实验的进度如同娟娟细流,兔正华的身体根本等不到实验成功的那天。

    一时之间,东城人心动荡,认为是鸟菀青的到来给东城带来了厄运,兔正华便是因为她而变成这样,如果继续让鸟菀青待下去,恐怕整个东城都会重回自然。

    鸟菀青在实验室里陪伴着兔正华,但兔正华的身体却在一天天地改变,意识也开始朦胧了起来。

    一边是东城声讨的群众,一边是生命垂危的兔正华,鸟菀青做出了一场豪赌。

    鸟菀青自幼开始修行,时间已经过了数载,内丹也在体内初具雏形。

    可一旦鸟菀青失去内丹,自己便无法再次修炼。但为了救兔正华,鸟菀青还是毅然将内丹送入了兔正华的体内。

    兔正华逐渐恢复了过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实验室里也取得了有效的成果,东城群众这才放过了早已柔弱不堪的鸟菀青。

    在兔正华的逼问下,鸟菀青还是全部说了出来。

    兔正华得知自己体内的雏丹之后,便开始恐惧起来,他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再次面对鸟菀青了,于是支身前往了西城。

    之后,兔正华在杀戮中浑浑噩噩地躲过了几年,可每当回想起鸟菀青,总是莫名的哀伤,于是他决定回去见一见鸟菀青,打算直面鸟菀青对自己的感情。

    西城不同于东城,只进不出,兔正华要想出来,只能打回去。

    于是,兔正华用短短一年的时间获得了黑牌,得到大将军熊刚的提拔,这才再次回到了东城。

    一年的时间,很多事都在悄然发生,此时出现的兔正华,已经不单单是来寻鸟菀青了。

    兔正华望着眼前灰头土脸的鸟菀青,他很想出手阻止,但是不能。鸟菀青与狐见心的角斗是鸟菀青对兔正华少有的娇蛮,即便是自己当年离开,鸟菀青也并没有过多挽留。

    这次的角斗,看似只是一场比拼,但三位生灵的心性已经开始悄然改变。

    狐见心从地上爬了起来,飞起一脚踢去。鸟菀青伸手去档,可还是被狐见心踢倒在地,向着一旁翻滚着。

    狐见心依旧不绕,她的计划,是自己战败,自己也就可以放弃对兔正华的感情,但是现在……

    “这算什么?这算什么啊?你给我起来,起来打败我啊?”

    狐见心一脚一脚地向鸟菀青踢去,刚开始鸟菀青还能抵挡几下,可接着,便是任由狐见心踢着自己而不去反抗了。

    她,昏死过去了。

    “够了!”

    兔正华奔跑过去,狐见心一脚提在兔正华的背上,这才停了下来。

    兔正华抱起鸟菀青,背对着狐见心慢慢离开了这里。

    狐见心双手紧紧攥着拳头,低头咆哮着。

    “我输了!是我输了!”

    说罢,头也不回地向郊区跑去。

    东城郊区,这里空无一物,狐见心躺在草地上望着开始暗淡的天色。

    她闭着双眼,张开双臂感受着风从脸颊上吹过,她再也忍不住,抱头痛哭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她也不知道自己何时睡着了,望着月明星稀的夜晚,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轻松到自己忘记了厮杀的岁月,也忘记了对周围环境的警惕。

    “睡的香吗?”

    狐见心惊恐地跳了起来,警惕着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旁的生灵。

    “鸡磊?怎么,你还要再和我打一架吗?”

    鸡磊摇摇头,坐在地上望着环城河对岸喧闹的城市。

    “我看见你和菀青师姐的角斗了,真没想到,菀青师姐的内丹早就给了别人了!”

    “你口中的菀青师姐,她是一个怎样的生灵?”

    “你想知道?”

    鸡磊见狐见心点头,拍了拍草地。

    “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动手的。之前的事,我只是想试探一下你们的实力。”

    狐见心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坐在了离鸡磊三米远的草地上。

    “你为什么要试探我们?”

    “好歹你也害死了我的两个徒弟,我就不能有点所谓的,小脾气?”

    狐见心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没想到你还挺会哄女孩子开心的啊?”

    “你这么直爽的性格,也能算是女孩子?”

    狐见心站了起来,叉着腰指着鸡磊。

    “你给颗甜枣又给一巴掌是什么意思?要试探本姑娘的实力可以随时奉陪!”

    “你不是想知道鸟菀青是个什么样子的生灵吗?我可以告诉你!”

    狐见心左拳在前,右拳在后,摆好随时开打的架势。

    “本姑娘现在不感兴趣了。刚才没打过瘾,来你起来,我们来比划比划!”

    鸡磊笑着起身,抬手作揖。

    狐见心根本不吃他这一套,见他低头,直接一个扫堂腿攻过去,鸡磊不慌不忙地跳了起来,躲过扫堂腿。

    “再来!”

    狐见心不给鸡磊片刻迟疑,右掌撑地,一记飞踢直逼鸡磊面容。

    好家伙,招式如此古怪。

    鸡磊暗自发笑,轻轻松松躲过狐见心的踢踹。

    “你笑什么?还要能不能别老是躲行不行?”

    “好啊!那你可要接好了!”

    鸡磊一步跃身,右手挥起一掌朝狐见心盖来。

    这是与鸟菀青相同的招式,但狐见心此刻却能够清晰地感知到其中蕴含的强大内力。

    狐见心右腿侧滑,一个溜身滑到了另一边。而鸡磊一掌所落之处,草地上出现了一个清晰的三指足印。

    “嚯!你下这么狠的手,还真是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

    5月7日上午,水中金集团,鹿月办公室中。

    噔噔的敲门声响起。

    “进来!”

    来者是鸟为国,拉开椅子直接坐在了鹿月对面,翘着二郎腿。

    “鹿总现在挺忙啊?”

    鹿月抬头望了一眼鸟为国,然后继续盯着办公桌上的电脑。

    “你来干什么?”

    鸟为国从上衣口袋中抽出一张照片放在鹿月面前的桌子上,照片中是鹿月与兔小渊年轻的妻子拥抱在一起的照片。

    鹿月撇了一眼照片。

    “你找狗崽队跟踪我?”

    “啧啧啧!”

    鸟为国起身来到鹿月身后,压低声音对鹿月耳语。

    “这可是兔正华亲手交到我手里的。”

    “兔正华?你和他是一伙的?”

    “这,就要看你的诚意了!”

    “你要干什么?”

    鸟为国坐回椅子。

    “三日之后举行市长选举仪式,只要你投鸟局一票,我就让你当水中金集团的CEO!怎么样?这个条件,对你有足够的吸引吧?”

    鸟为国也不给鹿月考虑的时间,起身走到门前。

    “当然,为了诚意,我会优先解决兔正华。”

    鸟为国走后,鹿月拾起照片缓缓撕碎,紧紧攥在手中。

    另一边,兔正华在医院中陪着已经苏醒的鸟菀青。关于市长的事,兔正华也已经清楚了。

    “你之后有什么打算?”

    “父亲的头七过后,我打算回北山去找母亲。”

    兔正华握着鸟菀青的手,愁眉不展。

    鸟菀青敲了一下他的额头,面带微笑地望着他。

    “以后时间还很长,想我了就到北山来找我!”

    “我只是不想离开你!”

    “放心拉!不是还有七天时间吗?只要你需要,我也可以留下来陪你!”

    “不行!”

    兔正华摇着头,担心地看着柔弱的鸟菀青。

    “我想让你现在就动身回北山!”

    “好!”

    兔正华的决定,鸟菀青没有丝毫犹豫便答应,这让兔正华很意外,但他没有问。

    “那你再休息会,我去给你办理手续。”

    兔正华吻了一下鸟菀青的手,为她盖好被子后,转身向外走去。

    不久,兔正华引着鸟菀青来到医院外面的停车场,正欲开门,一辆越野车出现。

    狐见心,猴笑,秃鹫栾和鼠眼心急火燎地走到兔正华面前。

    “兔正华!军师狼灭来东城了!”

    兔正华点点头,打开车门让鸟菀青坐到车内。

    “军师现在在哪?”

    “在警备厅,恐怕已经知道我们叛变了。”

    “见心,我需要你现在就带着鸟菀青离开东城到北山去,没有我的电话不要回来!”

    “你们注意安全。”

    狐见心钻入车内带着鸟菀青向城外奔去。

    “现在我们需要去坐一些准备!”

    四位生灵坐在越野车内,副驾驶的兔正华正按着手机。

    “猴笑,秃鹫栾和鼠眼,开车回西城。既然军师已经来了东城,我们就来个调狼离山,另外……”

    兔正华拨通了手机。

    “喂?骆驼裁判,我们预计傍晚到达。”

    四位生灵面露喜色,一场翻天覆地的行动从此刻拉开了序幕。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