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开始
    “蚩尤!我原谅你了,带我走吧!”

    2021年5月1日夜间十一点钟,南城生态动物园的东北角,一只野生大熊猫坐在离地五米的树叉中,仰望着月明星稀的天空,不时伸出肥硕的右掌擦拭着夺眶而出的泪水。

    嗷呜————

    狼啸声悠扬,却满是寂寥的悲。

    哎!

    时不古稀万物苍,野性在时间长河中早已消磨殆尽,鸟儿飞翔天空的自由,也不再那么令人神往。

    “蚩尤!你现在在哪?何时才能带着我再次征战沙场啊!”

    除去学舌鸟,这只望月独愁的熊猫是世界上最后一只口吐人言的生灵。

    人们在小小的铁栅栏网中建设出贴合大自然的风景让他在这里生存,每日里游客都会向着他丢一些香蕉,好似他就是那滑稽的猴头。

    或许,再往前一段时间,他还真有着如此的闲情雅致。

    观他人之乐,他人亦观其乐。

    人类给了喜爱的他一个好听的名字,胖胖。

    不知是因为他肥硕的身材,还是期望他能够吃好喝好。

    但无论从哪一层意义来讲,他现在确实是胖了起来。

    话说,一只素食,整日啃食竹笋的胖胖,又是如何一点点地胖起来的呢?

    这些都不重要,年迈的军人尚且钢坚,千年前的大将军,又怎能如此蹉跎?

    胖胖开始累了,拖着浑圆的身躯慢慢向树下爬去。

    他的每一步都十分费力,岁月在他的身上留下了很深的痕迹。

    一不留神,胖胖向下栽去,过往的种种拂过他的眼前,尤其是那身用兽骨制成的盔甲。

    胖胖爬了起来,一掌压在干枯的竹枝上,拾起来磨着牙齿。

    这时,胖胖混浊的眼中一亮,铁栅栏松动的螺丝钉让他激动了起来。

    铃————

    刺耳的声音摧残着耳膜里的每一根神经,这样一个不见火,不见血的夜晚,无数的生灵再次回归了大自然。

    时间来到一百年后,2121年5月1日夜间十一点钟。

    东城生活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那高楼大厦与一百年前别无二致。

    这时,一个穿着白衬衫,黑西裤的兔子直立小跑在环城河边。

    兔子名叫兔小渊,此时的它,已经变为了他。

    他是兔小渊,东城水中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百分之五十一的持股让他拥有着一票否决的权利。

    他在夜跑,长时间的办公劳动让他犯了颈椎病,不时的锻炼是医生给他下的最后通碟。

    临近十二点,兔小渊停下颤抖的双腿,慢慢向位于东城市中心的别墅楼房走去。

    车水马龙的街头霓虹灯闪烁,一个穿着红色旗袍的艳丽兔姑娘踩着高跟鞋向兔小渊走来。

    “哟!这不是水中金集团大老板兔小渊先生吗?要不要喝两杯本店新出的鸡尾酒啊?”

    兔小渊闻到了胭脂的气息,瞬间便醉了一大半,在兔姑娘的搀扶下晃晃悠悠地消失在夜幕中。

    第二日,上午八点钟,整个东城乱了。

    城镇中央广场上的大荧幕上一个身穿蓝色领服的长颈鹿主持人播报着最新的消息。

    “据悉,今日凌晨本市水中金集团CEO兔小渊沉尸于环城河中,死因不明,目前水中金的股票市场持续下跌......”

    此时,南城环城河旁最高的一座建筑,这是水中金集团。身穿黑色制服的鹿月,熊安,狗汪以及财务部长蛇清几人围坐在玻璃落窗的办公厅中。

    蛇清密布鳞片的手掌拿起桌上的文件,额头上冒着硕大的汗珠。

    “这些是公司股市的最新情况,我们的股市市价已经下跌了七个百分点,如果继续下跌,很可能会对公司的运作造成不可逆的影响。”

    鹿月左手不住地敲着桌子,右手指着蛇清。

    “马上通知股票市场终止一切股票交易,再新任董事长没有确立之前,公司暂时停运。”

    “鹿总!”蛇清盯着鹿月,如果不是因为鹿月的职位比自己高,蛇清早就火冒三丈了。

    “鹿总!按照兔总的遗嘱,新董事长是兔总的儿子兔正华先生。”

    鹿月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恶狠狠地盯着众人。

    “我是兔小渊最好的朋友,我说的话,和他说的话有着同等重量。遗嘱在没有得到我的肯定之前,它就是一张废纸。”

    鹿月愤然离去,将办公厅的大门关得震天响。

    雄安冷哼一声。

    “那家伙就是个十足的混蛋!”

    狗汪站了起来,双手撑着桌子。

    “我已经拜托警察尽快破案了,只要大家齐心协力,我们一定能撑过去的!”

    蛇清望着手中写得密密麻麻的A4纸,此刻如同一叠废纸,忍不住叹息着。

    集团楼底,鹿月一把推开帮他打开白色保时捷汽车的司机,径直坐向驾驶位。

    鹿月一路狂飙,在都市中飞窜。

    白色保时捷停在市中心的别墅外,随着铁栅栏打开,一位身穿紫色长裙的兔女士早已等候在车库前。

    鹿月下车后,兔女士立刻激动地迎了上去。

    咔嚓咔嚓几声过后,一个身穿休闲运动服,头戴鸭舌帽的鸟在草丛中趴着。

    这是侦探鸟立安,转眼之间鸟立安将冲洗出来的照片拍在桌子上,望着桌子对面坐着的身穿红色外套、白衬衫与黑色皮裙的猫女士。

    “猫小米!你看看,你看看!”

    猫小米吹着染成红色的指甲,扫了一眼照片。

    “呵!这两个各取所需,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鸟立安拍着桌子,十分激动。

    “这就是败坏名声!”

    “人家偷欢又不挨着你,赶紧赶紧收拾,一会猫大哥就过来了。”

    鸟立安哆嗦了一下,赶忙收起照片,起身离去。

    鸟立安从公寓楼中出来,上了一辆面包车,一脚油门向前轰去。

    面包车穿梭在东城的郊区,这里破瓦残墙林立。

    在满墙污渍的铁皮卷帘门前,鸟立安开着面包车按着喇叭发出滴滴的声音。

    如果仔细看,可以在墙上看到一行印刷体字样——

    东城生物研究院

    水中金股份有限公司赞助。

    随着卷帘门缓缓上升,一个面戴口罩的蝙蝠向鸟立安挥挥手。

    “立安老弟,来啦?”

    鸟立安挥挥手,探出脑袋。

    “蝙蝠大爷!蝙蝠胜博士哪区里?”

    “C区!记得进去时戴口罩!”

    鸟立安缩回车内,在副驾驶的小匣子里找出一个包在透明袋中的口罩,将口罩戴上,向蝙蝠大爷再次挥手,打开车灯,一脚油门,将面包车开进了深入地面的地下室中。

    鸟立安将面包车停在了车位中熄火。

    不远处的铁皮门前,左侧的墙面上用白色油漆刷着一个巨大的C字样。

    鸟立安掏出一张白色磁卡从铁门右侧的识别器上划过,铁皮门打开,一股热流扑面而来。

    走廊七扭八柺,墙面上满是高温环境留下的水珠,虽然有着源源不断的冷风从脚旁墙壁的通风口处吹出,但温度依旧是异常的高。

    鸟立安拉开走廊尽头的塑料透明布钻了进去。

    紧接着嘈杂的猴群叫声此起彼伏,不时有着身穿白色实验服的蝙蝠观察着,记录者。

    围绕整个房间放置了大量的铁笼,猴群们保持着野性,在笼子里上窜下跳。

    房间中央有个实验台,中间躺着一只被困住手脚的猴子。一旁站着蝙蝠胜博士。

    蝙蝠胜博士向鸟立安点点头,然后对着挂在肩膀处的对讲机下命令。

    “所有工作人员注意!实验……开始!”

    一名蝙蝠手持注射器,向蝙蝠胜博士点头,蝙蝠胜博士点头回应。

    液体被缓缓推入猴子的血液中。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蝙蝠胜博士不时看着手中的计时器。

    咔嚓!

    咔嚓!

    骨骼磨损的声音从实验台传来,蝙蝠胜博士在纸上写下一分十八秒的字样。

    实验台上猴子浑身的骨骼在肆意伸张,波动着皮肤此起彼伏。

    “嘭……”

    房间中所有的猴子都嘶吼起来,四位蝙蝠们擦拭着脸上的血迹。

    鸟立安一改之前文弱的面容,厉声斥责着蝙蝠胜。

    “还要多久,还要多久?”

    “我们实验步骤并没有差错,药剂的制作也没有问题,只是……”

    “只是什么?”

    “我们缺少一段遗传物质核糖体。”

    鸟立安来回踱步。

    “需要哪种动物的?”

    “食物链的……”

    鸟立安安静了下来。他不得不安静下来,这种情况的出现,他早就考虑到了。

    但是他不敢迈出那一步。

    或许,现在是最合适的时机。鸟立安如此想到。

    “我去处理!”

    蝙蝠胜博士目送鸟立安离开,当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蝙蝠胜博士的内心是十分激动的,这是科学对未知领域探索的渴望,也是自己有幸参与其中的欣慰。

    不过这也并不是蝙蝠胜唯一在意的实验,这庞大的地下实验室,是蝙蝠胜博士手中的钢琴谱,任意的音节调动都能谱写出一首震撼人心的乐章。只不过,蝙蝠胜博士要震撼的,是整个世界。

    蝙蝠胜博士来到消毒间,望着冲刷在身上的泡沫和水流,忍不住舞蹈了起来。

    鸟立安言出必行,正如他生理上的构造,直肠动物。

    蝙蝠胜博士知道,在鸟立安朴实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野性博博的心。

    蝙蝠胜博士从消毒间出来后,穿上蓝色的病理服,并用胶带密封了袖口和裤口,戴上口罩,接着将透明塑料衣帽套在身上。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