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卷 逍遥人间 第三十八章 太子府秘密
    “这里是太子府啊,一般的女眷怎么敢随意到这里来?”

    “切,你能来的,本大小姐有什么来不得。”

    “前头带路,老姐我今天就要进这太子府。”

    萧遥天无奈,捅了萧荃这个马蜂窝,对待自己的老姐,他除了顺从她的想法毫无办法,有道是官高一级压死人,大你两岁终究是要管着你。

    头里带路,就上前敲动太子府的大门。

    红漆大门上面钉着七七四十九道圆钉,契合七七之数,晏王宜喜爱道术,太子就投其所好,可惜成效不大,反而被晏王宜呵斥。

    萧遥天上前敲动太子府的大门,里面就传来一声老迈的咳嗽声音。

    “来了,是谁在敲门啊。”

    打开门后看到萧遥天和萧荃,老管家一惊。

    “两位是不是走错地方,这里是太子府啊。”

    “老人家,我们没走错,是专程来拜访太子殿下的。”

    老人有些不敢相信,自从秦府之变后,这太子府是愈发的冷清,以前总是宾客满堂,有人来府上把酒言欢,时至今日,可谓门可罗雀,能看到来拜访的人可谓屈指可数。

    “若是来拜访太子殿下,可有拜帖。”

    “老人家,我们是随性而来,专程为拜访太子殿下,不曾准备拜帖,还望通禀一声。”

    “不行的,不行的,没有拜帖,太子爷是不见得。”

    就在两相僵持时,里面忽然传来沉闷的一声,老管家撤开半边身子。

    “进来吧,我家主子叫你们进去。”

    萧遥天与萧荃相互看了一眼,就迈进太子府。

    一进太子府,有种说不上的凄凉感,院子里竟然还养着两只鸡,栽种的树木也变得枯黄,毫无生机。

    有个身穿朴素衣服的人站在厅前,手里还拿着一把锄头。

    “未知贵客到来,不能远迎,敢问两位是从哪里来的。”

    仔细看来,这人虽然衣着朴素,但双眼炯炯有神,又一副主人姿态问话,萧遥天心里断定此人就是太子。

    不过当朝太子竟然这身打扮于此,终是有些让人唏嘘感叹。

    “我们是当朝内卫正将军萧廷义家中子女,未曾向老伯请教。”

    萧荃一番言语,着实让萧遥天汗颜,敢叫当朝太子老伯,这也就老姐萧荃能干出来。

    “哈哈哈,想不到我少恒不过三十年纪,就被人称为老伯,真是有趣啊。”

    萧遥天一副幸灾乐祸地看着萧荃,萧荃果然满脸羞红,直接跪倒在地。

    “萧荃不知您是当朝太子,多有得罪,还望太子殿下恕罪。”

    “无妨,我久居府中,你不知我,也是无罪的。”

    转而看向萧遥天,萧遥天神色泰然,完全不像这个年岁的沉稳。

    “未知这位小兄弟名讳?”

    萧遥天欲要回答,萧荃从旁介绍到、

    “这是内弟萧遥天,还不向太子殿下请安。”

    萧荃拉动萧遥天,萧遥天却不为所动。

    “你是当朝太子?这叫我怎么相信,看你一身朴素衣裳,又手握锄镐,我还以为是太子府的家丁在侍弄花草。”

    少恒面有愠色,却又很快笑容示人。

    “这位小兄弟小小年纪,却是与众不同,话语惊人,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萧荃可是被萧遥天一番话吓坏了,这可是当朝太子,得罪了他,可是要杀头的。

    “弟弟,不要再说了。”

    “不,萧荃姑娘,你让内弟说下去。”

    萧遥天也不畏惧,转而四处看了一眼。

    “堂堂太子府邸,人烟稀罕不说,但就你太子爷的装扮就不该如此,晏国的未来岂会落在一个侍候园艺的家丁手上。”

    这番话不可谓不锋利,萧荃吓得替萧遥天赔罪。

    少恒却不生气甚至眼中冒光,“依着萧兄弟,我又该如何?”

    “当争则争,当放则放,当逐则逐。”

    “我想太子爷也不是想一辈子侍弄花花草草,若是真有兴趣,可去萧府寻上几盆好的,家母非常喜欢侍弄园艺。”

    “哈哈哈。”太子少恒一阵狂笑,扔掉锄头,又拉起萧遥天。

    “萧兄弟屋里请,待我换身衣裳。”

    独留下跪在地上的萧荃一脸凌乱,莫非太子殿下不生气?

    何止是不生气啊,萧遥天看出太子少恒的志向。

    小隐隐于野,太隐隐于市。

    堂堂当朝太子能做到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在府中侍候花草,这份心胸就不是常人可比拟的。

    若是能追随太子殿下获得王位,说不定可以造福晏国的百姓,而自己的大仇也可以得报。

    萧遥天思来,看向这厅中,果然质朴无华,没有一丝贵气。

    “弟弟啊,你不可在和太子殿下造次说话,若是太子真的追究起来,爹爹也是保护不了你的,弄不好还会连累整个萧府的人。”

    萧遥天看到萧荃如此担心,只得好言安慰。

    “老姐放心,太子殿下没那么容易生气,而我也不是造次。”

    “对,萧兄弟未尝造次,不过是言语的急了些。”

    少恒身穿太子华服而出,对比适才多出几分贵气,脸上糟乱的胡子被刮掉,露出英朗的面容。

    “我说的是否对啊,萧兄弟。”

    “太子殿下所言不错,看到殿下从新焕发容颜,精神奕奕起来,萧遥天也是从内心欣慰,纵有再来一次,萧遥天也是义不容辞。”

    “很好,看差。”

    府中家奴出来倒茶,衣着与适才的太子少恒一样朴素,看来这府中上上下下皆是如此。

    “萧兄弟,不知你为何到我这府上来啊,想我少恒当年府中高朋满座,如今牵连秦府案,已是在陛下眼中变做将死之人。”

    “太子殿下说笑,不过三十年纪怎么会是将死之人,况且陛下若真是将殿下看做将死之人,又岂能让太子殿下在这太子府居住近十年,要知道觊觎太子之位的人可是不少啊。”

    萧荃忽然明白什么,起身拉过萧遥天。

    “我们姐弟还是改日再来吧,今日就不要打扰太子殿下了吧。”

    言语之意异常明显,太子少恒大笑,命人叫来太子妃。

    “既然来了,又何必着急走那,我让淑华带你去后园走走,那里是太子府风景最别致的地方。”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