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110 时间不够(预订)
    “这里太乱了,咱们进屋聊?”申晓客气的邀请着。

    朱笑可却斜眼又瞄了一眼妖蛊,一摇头:“不用,在这儿挺好。”

    申晓也把目光集中在了上面,光球里的小人已经放弃了挣扎,狼狈的趴伏着,想了想说道:“你为什么要抓它?”

    “这你也能看见!!!”

    朱笑可震惊啊!太让人震惊了!面前这女孩难道是同行???

    暗啐了一口,心中直骂自己是蠢货,这TM能不是同行吗,要不然怎么能布这种禁制?

    “我不应该能看见吗?之前我见过两次呢。”申晓继续笑眯眯的说,这人一惊一乍的,还挺有意思。

    朱笑可一副肉疼的模样说道:“既然是同行,那咱就明人不说暗话,把你家的禁制撤了,我做完这单分你点儿。”

    “是不是同行我不知道,不过这禁制不是我弄的。”申晓真是爱莫能助。

    “什么?拉倒吧,谁信啊!!!怎么的?还要坐地起价?讲点职业道德好不好?”

    “爱信不信,你要抓,请自便。”申晓耸耸肩。

    废话!我要是自己能抓,还用你吗?——心里嘟囔着,嘴上却服着软说道:“那是谁下的禁制,能不能麻烦你把他叫来。”

    “来不了。”申晓摇摇头,她可没有说谎,自己根本没有办法联系座敷童子。

    “不是,你什么意思?到底帮不帮啊?”

    “想帮,真不懂。”申晓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

    “看来你也没有办法吧?”憋着笑,申晓说道。

    好半天,朱笑可郁闷的“嗯”了一声!

    “这到底是什么?我之前在一个男人的肩膀上见过,你给说说呗?”

    “非我辈同仁,无可奉告!劝你适可而止,小心惹祸上身!”朱笑可吓唬道。

    “很吓人啊。”申晓一副’我好怕怕’的表情。

    朱笑可看了看申晓,突然问:“你······阴阳师?风水师?走阴的?巫师?”

    “不是,不是,都不是。”申晓摇头否认,顺嘴又问:“那大师是干啥的呀?”

    “我乃方术家。”说起这个,朱笑可立马提起气,拿腔拿调的说道。

    “很厉害吗?听过方士、术士。方术家······没听说过。”申晓一脸不屑的说道。

    “哼!凡夫俗子,懂什么?方者,擅方技之;术者,精数术之;士乃擅精之辈,家乃集擅精之大成者!”一听申晓语气中的蔑视,朱笑可来了脾气。

    “呦呦呦,说着还来劲是吧,还大成者?我这小小禁制都打不开?”

    “······”

    朱笑可瞬间蔫了,一声不吭。

    “大师放心,我的胆量绝对比你想象的大点儿,你现在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这禁制,我来想想办法。”申晓立即假装安慰的拍拍朱笑可的肩膀,笑眯眯的说。

    朱笑可抬头盯着禁止上的光点,叹了口气说:“这是姻缘蛊的妖蛊。”

    “姻缘菇?蘑菇变得?”

    乍一听,朱笑可说的字音,申晓实在没有对上字。

    “呵······蘑菇?你也真敢想啊!是蛊,蛊虫的蛊,南洋的玩应儿。”朱笑可一脸的瞧不上。

    “啊,这个蛊字啊,一些灵异小说里见过,就是虫子呗!有点恶心。”

    又是南洋的?就是不知道和要杀自己的是不是一伙的。

    “头顶那个可不是蛊虫,而是由执念化成妖物后再制成的蛊!狠毒着呢!”

    见申晓这回没接话,只是眨巴着眼睛示意自己继续,朱笑可认命的解释:“蛊术中万物皆可为蛊,下至虫蛆卵菌,上至精血魂灵,可是姻缘蛊却不这之列,那是将爱而不得之人的执念抽取后,用秘法困于一百对恩爱眷侣的精血中,刺激炼养为妖物,妖物吸血成蛊,找到不得之人的灵魂,用那一百对眷侣的头发编制的线,将妖蛊锁在灵魂的灵海内,世代跟随吸食宿主魂灵,直至枯竭。”

    听到这里,申晓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忍不住问道:“变态啊!人家俩人好不好的,关这个蛊师屁事!”

    “你知道宿主魂灵枯竭后,妖蛊会如何吗?”

    见申晓摇头,朱笑可继续说:“会重生,代替原宿主。”

    “重生?执念重生?有什么意义啊?为爱还是为活?”没想清楚的申晓问了一串问题。

    “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妖蛊真的复活,无从得知。”朱笑可摊手表示不知。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我家族手里有一本蛊师笔记,里面记了些东西,弄出这种蛊,并不是蛊师最初的目的,算是失败的尝试吧,后来这条思路就被放弃了!这个名字,还是祖上研究后起的。”

    “尝试?为了尝试害死这么多人?”申晓有些毛骨悚然,也想到了素心姐的董氏家族的命运。

    “害怕了?”朱笑可有点戏谑的说道。

    “你就没有什么感觉?你们的圈子都是这么变态吗?”

    “看多了就麻木了,阳光下也有刺目得无法睁眼的地方,何况黑暗中呢?”朱笑可别有深意的说道。

    “朱大师原来是世家啊。”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申晓只能笑着捧了一句。

    然后就后悔了,就见对面的白面书生立即摆起了派头,慢悠悠的说道:“称不上,祖上只是比较爱收藏书籍古学而已。”

    “嘿嘿嘿······”干笑着,申晓没再接茬。

    “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什么时候把这个妖蛊给我啊?”端了一会儿架子,朱笑可见申晓不买账,撤下了仙风道骨,有点耍赖的喊道。

    这朱笑可就跟有双重性格一样,行为举止两极的厉害。

    “过两天就给你,我得想办法找人。”

    “那不行!我现在就要。”这男人居然手插着腰指着申晓。

    “你急啥?我保证在那跑不了。”申晓稍稍向后躲开了一点。

    “你这人没信誉啊!你不是阴阳眼吗?你信不信我拘一堆乱七八糟的放你家周围,你出了家门就跟着你,恶心死你!啊······”朱笑可学着丧尸的姿势,嘴里威胁着,却因为动作太滑稽,弱了气势。

    申晓好想把他介绍给玉辉,绝代双骄啊!

    “行了,行了,你别演了,我试试吧。”

    不理身后的神经病,申晓拿出手机走到一边,拨通了一个号码,希望青璃师傅还没回四区吧。

    嘟······嘟······嘟嘟嘟!

    刚响了两声,突然被拒接了!!!

    啥意思?

    申晓马上要再拨过去,想了想,编辑了一条短信:我不管你回没回四区,我有事情找你。

    紧接着,电弧就打回来了,申晓无奈的接通了电话。

    “喂,师傅。”

    “嘿嘿,晓宝贝儿,什么事情找我啊?快说,我正在赶回四区的路上呢,信号不好。”

    真是此地无银啊,申晓也没再说多余的,简单把事情解释了一下,接着说:“这人现在赖着不走,他毕竟救过我,要不师傅您来看看?”

    “姻缘蛊?······南洋的?行,你等我一会儿。”青璃答应了,就挂了电话。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