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卷 我若成他度余生 第九章 观星
    徐奕泽手里攥着一大摞林瑶瑶剪的纸片人,满脑子重复些奇怪的咒语。忽然,“卷地风来忽吹散”这一诗句打乱他的思维。

    眼前的地面上卷起一窝黑色的旋风,连着尘土与路边的落叶由下至上,最后显现出一个高大的人形。

    “万大人。”

    “嗯。”万寂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视线便转移至别处。

    徐奕泽故作镇定,目光四下里徘徊。这位大人找上门无非是自己做错了事或者做不好,或者有很重要的任务需要亲自见面分配,历史以来还没有出现过例外,而前者的概率偏偏该死的比后者要高出一点点,只怕他万大人手里没个轻重,不过,打一顿倒不至于怎样,使用炁法来组成咒术惩罚,那才要命。但话又说回来,他以这样的形式出现却不做任何掩护措施真的没问题吗?这里可是大街上,若不是天色已晚且路边行人不多,肯定会被发现的。

    “就是因为人少,我才以这样的形式出现,你不用管周围的路人能发现我。”仿佛能看透他的心思,万寂盯着他道。

    “是。”他很想解释自己的注意力在四周并不是因为路人。

    “人蛊纸偶,你学得怎么样了?”他的话音如表情一般平淡。

    “报告大人,我还在学。”

    眼角闪过一丝冷意,万寂似乎并不满意这个答案,就连说话的语气也跟着降低了几分,“你要加快速度了,兜里的纸人,还是那丫头帮你做的吧?”

    果然,还是什么都瞒不住他。

    “我此次前来还有件要紧事,殿下刚刚来了讯息,说感应不到‘奢欲之果’的存在。你先前让人布置的‘奢欲之果’很可能已被人发现并且被处理。”

    什么?!

    徐奕泽心里一咯噔,这条信息犹如孙悟空抡起金箍棒狠狠往他脑袋上敲打一般。他心虚地看了眼万寂,见对方的表情并不那么严肃,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些。

    “那颗‘奢欲之果’是第一批的试验体,还存在很多瑕疵,鉴于你布置得时间较早,它吸收的‘念’也到达了极限,就算不被人破坏,它也不会继续汲取,那些已经流失的‘念’不归我们所有,它们会回归于被吸收者。这种情况下,被退回的‘念’会变得更加暴戾,被吸收者将受到更深的影响,等于说,我们再次把目标设置为此人,得到的回报将更为丰厚。”

    说完之后,他朝徐奕泽丢出一个荷囊,“这里面是新一批‘奢欲之果’的种子,鉴于你先前的成功,奢欲之果从那两名歌手身上萃取了十足的‘念’,我因此把机会给你,你找时间安置在那个女生的身上,只有这样才能发挥最好的效果。”

    “领命。”

    当他抬头时,早已不见万寂的踪影。

    ------------------------------------

    小便利店门口。

    “谢谢。”谭耀阳从怜香手里接过一份腾着热气,香气四溢的关东煮,包装的纸杯上还残留着她手上的香味。他看了眼对方,那个侧颜也美得像画里走出来的女孩,正美滋滋地吃着丸子,丰润的双唇沾染上汤汁在白色灯光的照耀下更显得玲珑剔透。

    他只想和她多说说话,这是连搭讪都要做到的第一步。

    “怜香同……”

    “说了多少遍,直接叫我怜香就好了。”

    “好的……”谭耀阳尴尬地应了句,手在纸杯上反复摩挲,“怜香,你哥哥晚上不是都会做宵夜吗?”

    “是啊,但是我忍不住嘛,这些东西真的太香了!”她嚼着肉丸,含糊不清道:“话说你是因为什么而改变的态度,之前的你可不是这样的。”

    谭耀阳愣了一下,心一下子揪了起来,指甲在纸杯上划出道道痕迹,他断断续续道:“我之前是什么样的啊……”他注意到怜香在看着自己,心里更加紧张,眼神始终在闪躲。

    这家伙以前可没这副模样!

    盯着他的侧脸,怜香思忖半晌,摸着下巴道:“首先,之前的你可是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质,好几个看不惯你的家伙都因此退让三分。”她跳到谭耀阳面前,直勾勾地看着人家眼睛。对方下意识躲开。

    “看,这又是不同的地方。”她指着他,义正言辞道,“要是之前我这么看着你,你要么就是骂我一句,要么就是把我推开,才不会像这样。做贼心虚的,你是干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吗?”

    “没,当然没有。”谭耀阳壮起胆子来看她的脸。他感觉自己就像一台过了时的电脑,而怜香是配置需求极高的软件,若是强制下载,电脑肯定吃不消,就算完成下载也无法正常运行。他看了一眼怜香,通过视网膜成像,这个画面被大脑接收并转化成信号通过视觉神经传递到脑部,到这里已经超负荷运转,因配置过低导致无法与其他器官保持正常的运作,从而出现呼吸停了一秒,耳朵接收的信息无法传递到大脑,感觉世间就此安静了下来。

    “那你为什么不敢看我?”她学起他之前的样子,捏住他的下巴,强迫他与自己对视。

    “因为,你很好看。”他声细如蚊,脸色涨得有猪血那般红,

    “噗!”怜香差点没把手里关东煮的汤汁溅到他身上,“你之前从来不会承认我好看的。”

    南宫惜遇同学的眼光还挺高……谭耀阳讪讪一笑,不知道该如何回话。

    “如果遇到什么难处,我和我哥都可你帮你的。”

    极夜里孤独的寒星,终归属于静谧无垠的天宇。谭耀阳鼻子一酸,抑制住想要流泪的冲动,在他的印象中,很少有同龄人对他说过“帮”这个字,除了冷嘲热讽与白眼,十几年来的生活里只有寥寥几个不起眼的爱好来作为精神脊梁支撑着。他自认自己没有什么资格可以活在她身边,更没有资格以南宫惜遇的身份去接近她,可就是为了喜欢,为了一己私欲,他只能靠欺瞒换来短暂的归属感,这令他不安。

    谭耀阳仔细想了想,不属于自己的终归不属于自己,强求是没有任何好的结果,与其到最后重回现实,想着曾经拥有的仍要失去,到头来只能撕心裂肺地哭泣,倒不如趁现在时候未长,说出真相。

    “怜香,其实我……”

    手机铃声打断了他原本要说的话。怜香拿出手机,是顾心澜的来电。

    “喂。澜澜你要回来上课啦?”

    “好的好的,那我整理下这几天的学习资料,给你补习补习。”

    “嗯好,拜拜。”

    怜香挂了电话,点开QQ,瞬间又注意起什么,转头对谭耀阳问道:“对了,你刚刚要说什么来着?”

    “没,没什么。”他觉得嘴巴很干涩,不愿意再将这个话题进行下去,遂话锋一转,“管家的车好像在前面,咱们过去吧。”

    “诶诶,那不是……”怜香本想拉住他,怎奈对方的长腿已经迈出,竟一步都不曾回头。她只好叹了口气作罢,迅速跟上。

    回到家中,谭耀阳一如既往地,放下书包,喝了点水后拿起换洗衣物直奔浴室。怜香受哥哥的指引,来到他的房间。

    她大概能猜出点什么,遂老老实实地听从安排。

    一进屋,怜生就正色道:“根据为兄的观察,你已经到达了微芒体的瓶颈阶段,突破这个界限,便可进阶至观星体。”语毕,他挥了挥手,周围的环境瞬间变了。

    周围黑压压的一片,仿佛没有星辰的夜空,黑得让人迷惘,窒息。怜香满头问号,“这是哪门子幻界?混沌之域?”

    “你再仔细瞧瞧。”怜生笑笑。

    转了一圈,怜香甚至把灵慧之眼都开启,才发现这看似黑漆一片的空间,却有一点点微弱的光芒存在。

    “尽你的全力,利用现阶段所学的技能,点亮这片黑暗。”这番话,她也从师父那听过。每个等级阶段的进阶仪式都各不相同。这踏星仪式便是微芒进阶至观星的重要方式。

    别看每天学业繁忙,早出晚归的生活似乎没有什么可以腾出的时间来兼顾修炼一事,怜香尽量在晚自习时把作业写完,回来时背背课文和英语单词,有剩余的时间就利用定心诀来巩固提升灵炁与上限,时间一久自然步入进阶的时候,加之她前几日在刚恢复的情况下差点透支灵炁使用炁法,当天晚上就观星恢复灵炁,硬生生把进度提前了许多。

    没有多余的话,怜香立刻盘膝坐下,捻诀使用定心诀,她能感受到,那些散落空中只有蚂蚁般大小的星点,悄然闪烁。根据曾经的经验,她锁定那颗星点,使用惊鸿诀快速来到相对的位置,又使了罡元聚炁诀,将灵炁汇集至双脚,踏着星点而上,每踏足一颗星点,便会亮起,到最后,小片的区域被星光所照耀。

    她重回地面,继续盘腿而坐,到这一步,她必须得用定心诀好好感受那些已点亮的星,让其散发光芒,最后点亮全部。这看似简单,实际上得花费较多的精力与灵炁去完成。现在的她可以说是一名复读生,如果不是经验之谈,光是进阶就要用一个晚上的时间,还有失败的可能。

    “坚持住,千万不能想别的,你只需要考虑如何能点亮以及更高效的点亮星点便可。”怜生在一旁指挥道。

    时间一长,周围的黑色空间被她用灵炁点亮的星光覆盖,她发现,越是集中注意力去点亮星群,将灵炁沿着思维去发散更为有效。

    怜生的嘴角扬起一个满意的弧度。

    约莫半个小时,怜香完成了进阶,四周不再黑暗,群星点点,美妙至极。

    “再怎么广袤的天宇,也需要这点点微弱星光的陪伴。”怜生默默开口,“恭喜香香,成功进阶为观星体。下面我会对你进行此阶段第一步的修炼,好好准备。”

    进阶为观星体后,获得的能力不再是基础,各阶段中,那些花里胡哨的技能不管是战斗还是生活都可以带来极大的帮助,体内的灵炁上限也将获得提升。说到底,怜香还是挺期待的,在这没有炁法的世界里,能用灵炁使自己跳得更高或者隐身,用一个词来说就是“开挂”,别人梦寐以求的能力她却可以做到,确实很享受,更重要的是,进入下一个阶段,意味着自己变强,离父王下的目标又进了一步。

    “现在,开始巩固,补回进阶用的灵灵炁,提升灵炁上限。”

    这时候,怜香意识到真正的修炼才刚刚开始。

    翌日清晨,在怜生的不断催促下,怜香极不情愿地下床洗漱,开始吃早饭时,发现谭耀阳已经准备就绪,坐在沙发上等她。为了不让他等太久,她拽起两根油条塞在嘴里,另只手从柜台上拿下一盒牛奶,因力度过大导致其他物品坠落,其中就包括怜生花了很长时间摆成爱心形状的42盒牛奶。

    谭耀阳立马走上去,打算一瓶瓶捡起来摆好。

    “大哥,”怜香低低地唤了他一声,差点没原地石化,“别那么老实了,快走啊!”

    两个人飞也似的逃离这“犯罪现场”。

    待跑出了小区,他们的步伐逐渐放慢。谭耀阳喘着气,他看着身旁的怜香,表情里充满担忧之色,“就这样跑掉,你哥哥不会揍你吗?”

    怜香拍着胸脯。听到他这句话,嗤笑一声,戏谑道:“就算我把学校炸了,他都舍不得说我。”

    “好吧。”他低着头。两人不说话,他觉得有些尴尬,于是便硬着头皮,开口,“话说你今天起得这么晚,是因为昨晚复习功课的缘故吗?”

    “要真是复习功课的话就好了……”

    “什么?”

    “我,我说就是因为复习得太晚,所以没睡好,嘿嘿。”她连忙圆场,脑海回忆起昨天加班的修炼,只是笑笑。

    “这样啊。”谭耀阳始终低着头,“那也要注意休息,别累坏了身体。要不要我教辆的士,你在车上睡一会?”他觉得,能多关心怜香一些,也是件很幸福的事。

    “不用不用,”怜香摆了摆手,“才多远的路就打的,本姑娘精神着呢!走,跑起来!”

    由于小跑的缘故,两人到校的时间比平时要早上些许。怜香打开书籍开始晨读,眼见那些字,就好比看见孙悟空的猴孙们一般上蹿下跳,她晃了晃脑袋以便保持清醒。她开始后悔跑步来上学,在体力与精力双失的情况下,根本无法集中精神去读书。

    “诶,”她眯着眼,戳了戳同桌的谭耀阳,“一会老师来了叫我,我趴一会儿。”

    “嗯,你好好休息下吧。”

    这一觉睡得很沉,周围的朗读声对她来说更像是安眠曲,丝毫不能是她动容半分。

    叮铃铃——

    怜香睡眼惺忪地抬起头,发丝紧贴着因长时间伏贴手臂而发红的面颊,有些甚至在皮肤上留下细细的红色痕迹,她甩了甩发麻的手臂,瞪了眼谭耀阳,有些不满的道:“为什么没叫醒我?”

    谭耀阳一脸无辜。“今天没有老师来巡逻。”

    她暗自庆幸,调整好状态开始进入学习。小憩的这一会已经补充好精神。

    第一节课是英语课,老师是名四十多岁的东北汉子,名叫崔言明,模样长得还算标准,身材高大,讲起英语来可比讲东北话还要顺溜,用个成语叫字正腔圆。崔言明为人谦和友善,学生们对他的印象也不错,平日里亲切地喊他“老崔”。课堂的休闲之余,他会操着正宗的东北腔给学生讲一些笑话和自己读书时的趣事,让整个课堂的气氛便活跃起来。此刻他踏足讲台,第一眼便注意到人群中的一个空位,因为那里已经空了很久了。

    “这班长同学咋整滴昂,噶哈去啦?四天没来了都!”老崔用最标准的东北话调侃道。经他这么一提醒,怜香这才注意到顾心澜还没有来。

    估计是睡迟了。她暗暗揣测。

    正式上课前,老崔一如既往的进行小测,这样的测试对于前一天晚上有过复习的学生来说简直容易到没底,相反,没有付诸努力的自然得不到好果实,几个绞尽脑汁也想不出答案的学生把头发挠的跟鸡窝一般,他们多数都是非常熟悉这个单词或者短语,但就是记不起有几个字母,最后根据发音来随意拼凑。

    “呐,惜遇是唯一从开学到现在,小测全是满分的同学,大家好好向他学习。来,掌声鼓励!”老崔重点表扬了那些屡次满分的学生,他这一笑毫无遮掩的暴露出深深地鱼尾纹。

    谭耀阳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烫,这么多天以来,不论是各科目的成绩还是在校的人气,都是首当其冲的超前,他承认,自己很享受这份众心捧月般的虚荣。但他始终无法认同这样的结果,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或者哪里不对劲。

    上课才过十分钟,老崔极富激情的演讲中止于一声弱弱的“报告”,众人朝门口看去,顾心澜气喘吁吁地站立在那儿,脸色很苍白,眼圈也很重。像是得了场大病。

    “哟,来啦!”老崔表现得很惊喜,尽管嘴中开着玩笑,语气中还是带着几分关怀,“看你介样,是没睡好还是咋地,要不要去医务室看下?”

    顾心澜挤出个微笑,摇了摇手示意不用。

    “要是哪儿不舒服一定要说,耽误了身体可不好。”老崔语重心长道,“好了咱继续上课。”

    怜香用手肘撞了撞谭耀阳,贴近他低声道:“我觉得心澜她怪怪的。”

    谭耀阳低着头看书,没有说话也没有理会。

    大半节课下来,怜香的注意力一半在老崔,另一半在顾心澜。不能说她三心二意不认真,顾心澜就坐在她的斜对面,而前者似乎很紧张,时不时看一眼周围,警惕的像个与母亲走失的小兽,仿佛这间教室藏着杀人凶手,稍有不注意就会夺走她性命,更夸张的是,她会莫名其妙做出躲避的动作,幅度很大,好像有什么东西朝她攻击,以至于同桌的男生问号连连。

    “我们上节课说到,这非谓语动词,又叫非限定动词,其动词不定式……”

    “不要!”

    破空的喊叫再次打断老崔,全班的人都被吓了一跳。

    “咋地了心澜同学,是老师讲得不得劲还是讲得不对昂?”

    顾心澜捂着脑袋,没有进行回答。

    老崔给她的同桌使了个眼色,男生立马会意,在他刚说第一个字的时候,顾心澜歇斯底里地喊道:“别过来!”

    男生愣在座位上,迎着吃瓜群众不解的目光,他摊了摊手示意自己啥都不知道,与我无关。没有别的办法,老崔只能亲自下台慰问。

    “走开……都给我走开!”不知何时,顾心澜的手上多出一枚金刚橛,刃头部直指着老崔。这是枚三角橛,其功效与降魔杵大同小异,对任何妖魔鬼怪有着一定的克制作用,尾部的手柄部分是一尊佛像,象征着强力无比的佛性。但可疑的是,先不说她一个十七岁的女学生为何随身携带这镇邪法宝,老崔长得也不丑,更扯不上妖魔鬼怪,如果说是用来防身,带一把匕首都比金刚橛来得方便。

    “心澜同学,你先别激动,把手里的玩意儿放下行不?”老崔怕言语刺激到她,暗地里做了个手势示意学生们远离她,以免被误伤到。

    “啊!”她突然大叫一声,不顾一切地冲出教室。老崔紧随其后,在此之前他让英语课代表照看一会儿纪律。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班里瞬间炸了锅。

    几分钟后,老崔走进教室,勤奋瞬间安静下来。他做出个噤声的动作,示意大家不要再讨论这个话题。在全班人的注目下,顾心澜失了魂一般走进教室,眼神呆滞,眼圈泛红。

    “那个,大家注意集中过来……”

    伴随着铃声,第一节课结束。怜香缓步走到顾心澜身边,她给同桌的男生递了个眼神,那男生便很自觉的让出位子。

    “澜澜……”

    “别碰我!”顾心澜因受到惊吓,上半身本能地向后退。

    “是我是我,别怕。”

    顾心澜惊魂未定,没等怜香说话,她紧张地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四周,然后拉起怜香跑出教室。两人坐定于小卖部门前的一个大理石桌。

    怜香递给她一瓶矿泉水,手很自然地搭在她的肩头上,话音温柔,“有什么事,慢慢说。大家都在呢。”

    顾心澜深吸口气,拧开矿泉水瓶灌了一大口,接着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香香,你觉得……这世界上……有鬼吗?”

    怜香不知道该怎么说明这样的问题。结合她的认知,人们经常说的鬼啊妖怪啊,无非是冥界那群长相丑陋的家伙,那些灵魂状是最低级的魂畜,它们身上仅存一点点冥炁,虽说可以施法甚至伤人,但它们无肉体的身躯无法支撑他们游离于人界,因此冥界的官员都懒得管这些整天飘来飘去的家伙,而那些凶神恶煞实力强大的,则是被严格监禁起来,冥王派遣负责看管的十殿阎君可不是吃素的,所以它们根本不可能逃出冥界的范围。至于人界曾经有过几次因魂畜导致的事件,冥王付诸过行动,惩治了当地的负责人,并且重新颁布法令。天人冥三界都有规定的界限,三界先祖盘古在界限上下了法印,没有至高统治者的允许谁都不准私自逾越。她此刻条件反射想到和季姝颜在学校里发生的那一些列怪异地景象,但那并不能和冥界的鬼怪直接扯上关系,定是有人暗中作祟。

    “其实吧,”怜香略微沉吟,“这跟大人迷信的一样,宁信其有不信其无吧。”

    “之前……我没敢和你说……”顾心澜的话音颤抖,“我最近很经常听见一些古怪诡异的声音,不管在哪里都能听见。特别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它像诅咒一般萦绕在我耳边,扰得我心烦意乱,根本无心睡眠,但这还还不是关键。”

    “难道你……”怜香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顾心澜一脸苦相的点了点头,仿佛下一秒就会哭出来,“最近我看世界都是灰黑色的,那些黑暗里总会藏着张鬼脸,路人的头部或者其他部位产生非常人的扭曲,还有黑影会冲到我眼前……”她捂住脸,哽咽,“起初我以为是精神不好看花了眼,可到了后面,不论是披头散发的红衣女鬼,还是腐烂的尸体,各种各样的鬼频频出现在我的生活里,它们不像故事里说的那样害怕阳光,但又从不对我造成伤害。”

    怜香若有所思的皱了皱眉,“所以,刚刚上英语课的时候他们又出现了?”

    “嗯。我看见老崔的脸一点点腐烂,蛆虫从腐烂的脸部钻出来,不仅如此,同学们也变成一具具骷髅,许多小鬼啃食着他们的身体,尤其是李孟凡,他……啊!”顾心澜忽然钻进怜香的怀里,尖叫声把周围的路人都吓了一跳。

    怜香被一颗滚落至脚边的篮球吸引了注意,一抬头,便看见高大的李孟凡走来,其身后还跟着好几个男生。

    “哟,投篮都投到小卖部来啦?孟凡可真是好球技呢。”怜香捡起篮球,戏谑地笑道。

    李孟凡得意地笑了笑,“哈哈,香香过奖了。快要上课了,还不回去吗?”他才不会说,真其实是身后一群爷们想近距离欣赏校花的颜值才让他打头阵。篮球不过是个饵!

    “不急不急,待本姑娘处理完正经事。”她把球丢给李孟凡,“快拿走,若下次再丢到我这儿,想拿走就没那么容易了哦!”

    “好嘞!那就不打扰你们俩大美女聊天了,拜拜咯!”他很帅气的比了一个再见的姿势。在他们是转身后,怜香能隐隐约约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

    “香香?叫的可真亲切!”

    “滚滚滚,朋友之间叫亲切点有啥问题?”

    “真羡慕你,要是怜香来我们班就好了。”

    怜香颇有些无奈,不过还是暗暗窃喜,她很享受这种受人追捧的感觉。

    顾心澜缓缓抬起头,问:“刚刚走来的是孟凡?”

    “是啊,你刚刚看到了什么?”

    “我刚刚看到一颗人头滚过来……是孟凡的……”

    怜香微微叹了口气,“这样吧澜澜,你先去医院里看看什么情况,再这样下去,你整个人都会崩溃的。”

    顾心澜没有回答,似乎在思考。几秒后,她点点头,说道:“今晚开始我就回宿舍了,也许换个环境能有不一样的结果。”

    上课铃响,两人匆匆忙忙回到教室。怜香留意过,虽然顾心澜的反应没有之前那般强烈,但还是保持着警惕,平时百般讨好她的同桌男生现在有意无意地向外挪动位子,顾心澜本人并没有在意,她的专注在课堂与摆弄一些奇形怪状的玩意。到了晚自习,刚刚开始没几分钟顾心澜又慌慌张张地跑出教室,直到快结束后才回来,怜香有过问此事,可顾心澜只是摇头,没有说明原因。

    晚上到家后,怜香没有闻到夜宵的香味,多少也猜到点缘由。她轻叩哥哥的房门,怜生便从屋里探出头来。

    “惜遇呢?”

    “由于你没做宵夜,他先去洗澡澡了。”

    怜生二话不说,拉起妹妹进屋,反手锁上了门,同时打了个响指。怜香知道他这一举动的用意——哥哥开启了幻界,虽然周围没有变化,但别人无法知道他们在干什么。而他们接下来的行为,也无法影响到外界。

    “这是……”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