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598章 美神的餐桌
    妻子无比担心的看向不远处的医院,望着已经化为血红色的夜空。

    “你在哪里?”

    她握紧了掌心的手机,那个一直都无法打通的号码,是她和韩非之间仅有的联系。

    和医院里的鬼怪异物比起来,她显得普通、渺小。可就算这样,她还是没有退缩,一步又一步,靠近已经完全异化的医院。

    穿过大门,妻子进入医院的瞬间,她的心脏仿佛被割裂一般传来剧痛。

    无法形容的恨意从心底涌出,好像火焰在胸腔中燃烧。

    脑海里闪过一幕幕恐怖的场景,那些强行遗忘和不去想的记忆全部被唤醒。

    叫做时间的灰尘被恨意吹散,所有的痛苦就好像刚刚刺入心口的刀。。

    淋漓的血液顺着伤痕滑落,妻子满是担忧的眼睛中出现了一条条深红色的血丝。

    “不该是这样的。”

    她按着心口,缓缓倒地,整片脑海完全被过去的绝望占据。

    无意间听到傅义和其他女人的电话,在商场偶遇到傅义和别人一起购物,那个女人甚至和自己穿着一样的裙子。

    加班,加班,不回家吃饭了,陪客户,晚上不回去了……

    所有的话语,好像某种魔咒,萦绕在妻子的耳边。

    她不自觉得想要捂住双耳,发紫的嘴唇轻轻颤抖。

    在这个世界上,她是最爱傅义的人,也是被傅义伤害的最深的人。

    一个愿意给傅义一次又一次机会的女人,最终却在深夜拿起了尖刀。

    她还记得那个晚上发生的一切,她将烂醉的丈夫扶进卧室,像往常那样为他更换衣物,忍受着他身上散发出的刺鼻酒味和香水味。

    这样的生活重复了一天又一天,她为了拿起那把尖刀,排练了很多个夜晚。

    但当她被恨意吞食,拿着刀来到卧室时,却又因为他的一句谢谢,改变了注意。

    在恨意涌向全身的时候,妻子仍旧保持着一点清醒,在她数年的婚姻当中,只有这最近的一个月,她才感觉自己好像是在活着,感觉到了人们所说的幸福。

    按着心口的手慢慢用力, 她想起了所有深埋在心底的恨, 但也无法忘记自己遇到韩非的第一个晚上。

    那迷迷糊糊的一句谢谢, 是她在为这个家辛辛苦苦付出数年时间,都不曾听到过的。

    也就是从那第一句话开始,妻子觉得丈夫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随后的生活, 也让她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劳累了一天后,不管在外面遭遇了怎样的事情, 他回到家总是面带微笑, 仿佛家的门有神奇的力量, 可以自动将所有糟糕的情绪挡在屋外。

    做饭,陪孩子玩, 愿意去倾听孩子的话语,他可以直起腰撑住一个家的天空,也能够蹲下身体, 耐心、平等的去爱家里的每一个人。

    故事的结局似乎已经注定, 犯下的错误终究要去弥补, 但他却没有就此放弃, 每天都在努力挣扎着去改变,他想要用自己渺小的身体, 逼停命运的车轮。

    妻子一直注视着他,她真正触碰到了幸福,但她那个时候也已经察觉, 眼前的丈夫并不是以前的丈夫。

    熟悉厌恶的躯壳里,住进了一个陌生美丽又倔强的灵魂。

    “我……”指尖划破了皮肤, 妻子的双眸已经完全被恨意占据,但她却并没有丢失理智。

    从心口流出的血, 一滴滴染红了衣服,妻子在无边的恨意中起身, 她看着已经彻底异化的医院,开口说道:“我们会一起回家的。”

    走在宛如人皮一般的地面上,触摸着墙壁上的大片伤疤,妻子的目光落在了医院深处的某种建筑上。

    她穿过漆黑的楼廊,心底翻腾的恨意愈发强烈,但那些恨意根本无法影响到她。

    几乎完全被血丝占据眼眸里,甚至还带有一点很少见的温柔。

    没有主人的医院无法阻拦恨意靠近, 妻子走过了运送病人的通道,停在了彻底异化的七号楼门前。

    黑火包裹着整栋大楼,在火焰的烧灼之下,七号楼已经完全改变了外形。

    楼层里满是哀嚎的亡魂, 挽歌、祈祷和绝望的嘶吼在火焰中响起,这医院最深处的建筑就仿佛一座巨大的神龛。

    “你在这里吗?”

    妻子没有惧怕黑火,她低着头朝建筑当中走去。

    在她靠近大楼的同时,站立在楼顶的女人一跃而下!

    黑色的火焰包裹着她的身体,女人浑身流转的死咒全部被激活。

    恨意的碰撞仿佛是某种信号,那一道道不同的恨全部爆发了出来!

    她们之中有独占欲和支配欲形成的恨意,也有因为浓烈的爱畸变成的恨意,还有为女儿悲惨遭遇感到不公的恨意。

    在这异化的世界里,极致的恨是最恐怖的力量。而谁都没有想到,完全异化的医院当中会聚会如此多的仇恨!

    仅仅只是一次碰撞,医院上方的夜空就被撕裂,异化成血肉的大地向下崩塌。

    从高楼跃下的女人无法同时阻止这么多的恨意,她没有受伤纯粹是因为那些恨意的目标根本不是她,而是她身后的建筑。

    仿佛巨型神龛一般的七号楼被打出一个大洞,无数血肉被撕碎,所有恨意都看到了急救室外的那条长廊。

    一条条锁链在长廊之上扭曲缠绕,它们带着众生的希望,朝着地下的黑暗钻去。

    医院里的恨意全部看见了这一幕,她们走过长廊,来到了急救室当中。

    望着向下塌陷的巨坑,看着医院地下埋葬的无数灵魂,还有那数不清楚的锁链。

    妻子第一个走了过去,她伸手抓住了地面上的锁链,连带着祈祷和神纹,一同拽起!

    被无数锁链刺穿,不断在绝望中坠落的韩非,身体停顿了一下,他的下落速度变慢了一些。

    在距离妻子不远的地方,有位身穿红衣骨瘦如柴的女人站立在门口,她看着那被斩碎的杜姝塑像,沉默许久之后,也伸手抓住了一条锁链。

    “组长,你最近为什么总是躲着我?”戴着破眼镜的女人趴在了深坑边缘,她甜甜的笑着,随后双手抓住了一条锁链。

    “我不介意把他跟你们分享,但分割的过程必须由我来做。”轰鸣的电锯将一条条往地下涌去的锁链锯断,那热烈的样子多像最初的爱情。

    满身死咒的女人带着疑惑看向四周,她想象中的围杀分尸暂时并未出现。

    稍作犹豫,这位浑身死咒的女人也抓住了地上的锁链。

    一条条血红色的手臂,带着无边的恨意,抓住了象征希望的锁链。

    想要成为神的狂笑,吸纳着整个神龛记忆世界的绝望。

    只想要为身边人留下一点美好记忆的韩非,被七位恨意赠予了这世界最珍贵的希望。

    血色冲破了夜空,承受了整个神龛世界绝望的韩非竟然没有再继续坠落。

    此时的狂笑正将神龛内的绝望引入血色孤儿院,傅义则和韩非的主意识彻底撕咬在了一起,他们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韩非的血肉基本上已经被傅义占据,现在只剩下心脏和一小部分大脑还没被傅义扩散到。

    等傅义完全占据了身体,那韩非的意识很可能会消散,傅义将重新接管这具残破的身体。

    如果中途没有狂笑出现,傅义可能已经成功,现在打碎神龛,成为新神的人就是他。

    可惜狂笑不仅为韩非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还将大孽烙印进了鬼纹,只要韩非意识快要消散,他便可以引动大孽,瞬间撑爆这个身体。

    他可能无法赢,但如果他输,一定会拉上傅义一起死,这就是狂笑的阳谋。

    越来越多的锁链将韩非包裹,随着那些锁链刺入韩非的身体,原本被锁链覆盖的医院地下也慢慢露出了真容。

    除了那无数的灵魂外,这医院地下还沉积着大量面带绝望的人脸。

    他们仅有的一丁点美丽被杜姝拿走,连成为药的资格都没有,只能被丢弃在无边的黑暗里。

    等最后的锁链也缠绕在韩非身上之后,医院地下最深处的秘密暴露在了所有人眼前。

    这七号楼下面是绝望的深渊,那里一片漆黑,似乎象征着傅生最后的结局。

    傅生是在最深的绝望里找到黑盒的,医院最后的真相就是让傅生看到了黑盒。

    四周的墙壁上,不时有碎脸脱落,麻木的人脸在落入深渊的过程中便被碾碎。

    此时的韩非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他的身体已经变成了被锁链包裹的球,无数的锁链不断旋转收紧,停在了半空。

    七位恨意拖拽着锁链,她们每一个人的恨都不相同,唯有妻子是真心想要救下韩非。

    在七号楼局面僵持之际,一辆无人驾驶的警车悄无声息停在了一号楼门口。

    车门打开,大量玻璃碎片掉落在地,一个身材和长相都堪称完美的女人从警车里走出。

    她赤脚踩在玻璃碎片上,每一块碎片都映照着她的脸。

    “如果不是你耽误了太长时间,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女人怒斥镜子中的人脸,然后看向了已经完全异化的医院,她那完美的脸慢慢扭曲。

    踏入整形医院大门,女人的身体开始出现深度异化,她好像和整个医院血肉相连,又仿佛是整所医院的心脏。

    所有的血迹都在她涌来,这医院里的医生、病人、工作人员身上都冒出了透明的丝线,所有吃过“药”的人,他们的命运都和这个完美的女人连在了一起。

    在女人回到这里的时候,那些服过“药”的病人全部走出了病房。

    二号楼的某间病室里,被毁容的女学生抬起了头,刚用过“药”的她表情麻木,仿佛梦游般从床上坐起。

    脖颈扭动,她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的呼喊,突然掀开了被子,不顾一切的想要离开病房。

    陪护的老师正在苦苦忍受恨意的折磨,她本不想再和傅义扯上任何联系,可看护的学生却被命运的绳索牵引,跑出病房后,直接朝着七号楼走去。

    “你为什么也要靠近那里?靠近那个男人?”

    尖叫声响起,新的恨意穿透了心脏和天空。

    刚从警车里走出的杜姝也注意到了那个恨意,她眼底满是怒火。

    “他是专属于我的东西,谁也无法把他抢走!哪怕是他的尸体也不行!”

    如果说完美整形医院是血肉组成的宫殿,那杜姝就是宫殿的主人,她在血肉中奔跑,所有的一切都在为她让道。

    望着快要倒塌的七号楼,杜姝瞬间被恨意吞噬,她歇斯底里的尖叫着,带着毁灭一切的冲动进入了急救室。

    属于她的神像被斩碎,连神像的底座都已经崩塌,七号楼地下只剩下绝望的深渊。

    “你!们!”

    杜姝伸手抓起了地上的锁链,她要重新成为所有锁链的源头,只有完全融合在一起,她才能掌握全部绝望,继续做这记忆世界里的神灵。

    在杜姝握住锁链时,细碎的镜子碎片从她头发中掉落,又有一道微弱的恨意出现!

    感受到了神龛核心的气息,一直隐藏的无脸女人从杜姝后背钻出,她的小半身体和杜姝融合在了一起,但她却无法完全占据杜姝。

    在距离杜姝几十米远的地方,刘老师按住了自己学生的身体,她不知道那“药”该怎么祛除,为了不让学生被杜姝祸害吞食,她在命绳的牵引下,也跟着进入了七号楼。

    又一双血色的手抓住了锁链,十道恨意围聚在七号楼当中!

    冲霄的怨恨撕裂了夜空,沉入绝望深渊的韩非被一点点拖拽了上来!

    他身上密密麻麻的锁链被硬生生拉开,之前让锁链遮蔽的视线重新恢复。

    疯狂撕咬着对方意志的韩非和傅义都睁开了眼睛,在那歇斯底里的狂笑声中,两人都看到了聚集在七号楼内的十位恨意。

    她们手中的锁链贯穿了韩非的身体,十个女人谁都不愿意放手,她们每个人也都有绝不放手的理由。

    狭窄的空间当中,浓烈到无法化解的恨意开始相互碰撞。

    随着电锯声响起,爱情第一个冲向了韩非!

    浑身被数道锁链穿透的韩非,躺在碎裂的神像底座上,他的身体已经完全无法动弹,就好像一盘被摆上餐桌的菜肴。

    勉强睁开眼睛,韩非看向了自己四周,十道发狂的恨意朝自己冲来。

    嘴角的笑容慢慢凝固,韩非直到发现自己可以重新感受到大孽的存在时,他才突然意识到,狂笑已经带着收集好的绝望回到了那血色孤儿院当中。

    脑子里的傅义也突然没了声响,韩非独自躺在了妻子、前妻和女朋友们的餐桌上。

    抿了一下干涩的嘴唇,韩非已经说不出话来。

    用心感受,狂笑和傅义都不见了,韩非只能感受到大孽那难以表达的激动。

    它兴奋的快要原地死掉,这个场景对它来说实在是太尽兴了!

    7017k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