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5章海市蜃楼惑人心,漫天冰锥一剑破
    比武场内,一番闹剧过后,阳幼晴与朱豪的战斗也进入尾声。朱豪虽然出自夕颜花开剑满天西罗,但他却是一位刀修。其本命神兵是一柄长约七尺的凤嘴刀,因其劈砍时刀嘴会喷发火焰,故而取名赤焰凤嘴刀。

    双方选择的战场为燕尾石林,从地形上分析,两者都不占优也都不吃亏。一开始,阳幼晴选择以周边的几座石柱设伏,但是朱豪却选择原地等待。

    双方僵持良久,谁也不肯多动一步。结果,两人均收到了监场长老的警告。无奈之下,阳幼晴便前往最高的一根石柱,与朱豪一决高低。

    很快,双方碰面,阳幼晴便利用光修的优势,对朱豪进行压制。朱豪作为刀修,若想打败一位光修,最起码也要先碰到对方。故而,他顶着压力,一刀劈开了最高的石柱,并借势逼近阳幼晴。

    可惜,阳幼晴太灵活了,拉开身位的同时反手便是一记光剑。朱豪一刀劈开光剑,可再想追时,阳幼晴已经消失在他的视野中了。朱豪恼火不已,但也只有干着急的份。没办法,他的速度跟阳幼晴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比武场内,林蛮儿看着被当猴耍的朱豪,忍不住发笑道:“这家伙也太慢了,照他这打法,下辈子都被想碰到阳幼晴。”

    纪云泉附和道:“是啊!战修遇上光修,确实不好打呀!”

    然而,裴咏思轻哼一声,神态高傲:“那得看对手是谁,若她遇到我,保准一剑斩杀。”

    有趣的是,裴咏思这边刚说完,就见樊浩阳神色阴沉道:“你既然这么厉害,要不咱俩过几招。”

    此话一出,林蛮儿、鱼娃子、纪云泉等人纷纷投去疑惑的眼神。樊浩阳注意到自己的失态,咳了一声,遮掩道:“开个玩笑,别当真。”

    然而,鱼娃子却眯着眼,似笑非笑道:“老樊啊,你今天似乎很不对劲呀!”

    樊浩阳装出一副疑惑的神情,问道:“有吗?我怎么不知道?”

    鱼娃子笑了笑,并没有继续说下去。有趣的是,林蛮儿误以为樊浩阳对阳幼晴动了心思,便好言劝诫道:“老樊啊!虽说你的私事俺不应该管,但那阳幼晴可是拜月宗内定的宗主。按照她们那破规矩,你肯定是没啥希望的。

    当然,你若真想讨个媳妇,生个崽子,但跟鱼娃子都可以帮你找。而且,保证是要天赋有天赋要容貌有容貌的小仙子。所以呢,你就别打她的主意了,犯不着。”

    樊浩阳听着这话,心中还是有一丝触动的。不过,他真的不是林蛮儿想的那样。当下,苦笑一声,摇头道:“林兄弟,实话跟你说吧,我已经有妻子了,而且还有位女儿。所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可万万不敢接受。”

    林蛮儿心里一惊,追问道:“是哪家的姑娘?俺认识吗?”

    樊浩阳本想回答,但他不愿再提那些不快的往事。故而,重重叹了一声,跳过这个话题,问道:“你就别说我了,你那位去哪了,怎么到现在还没露面呢?”

    林蛮儿想起白芷的事,也是头疼不已。不过,为了将来打算,他也只能暂时放手。当下,也重重叹了一声,遮掩道:“她去办自己的事了,等办完后应该就回来了。”

    樊浩阳点了点头,继续观看朱豪与阳幼晴的战斗。然而,当他转头看向影玉屏幕后,突然大骂道:“混蛋!”

    这一下,倒把他身边的几人吓了一跳。与此同时,朱豪与阳幼晴也返回比武台,并且令人意外的是,朱豪竟然取得了胜利。更令人意外的是,朱豪又主动认输了。

    时间前推片刻,阳幼晴始终对朱豪保持着压制,而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战斗结束的那一刻。其实,朱豪在连续反击无果后,便想早点结束这场折磨的对局。于是,他调足真气,决定最后一搏。

    阳幼晴发现他的意图,便打算试一试自己天问者的专属能力——海市蜃楼。结果,悲剧的一幕发生了,朱豪受海市蜃楼影响,聚集的真气失控了。倘若再继续下去,那他的元婴便会自爆。届时,他将必死无疑。

    阳幼晴心中不忍,便出手挽救。可当她撤掉海市蜃楼后,朱豪不明所以,对其劈出一刀。试想一下,那可是六品纯刀修的全力一击,即便是六品体修也不敢硬接,更何况阳幼晴这样的脆皮法修了。

    眼看避无可避时,阳幼晴催发光盾抵挡,但依旧是挡不住。危急时刻,三位监场长老联手救人。与此同时,也宣布阳幼晴失败。

    不过,那三位监场长老对于朱豪这种恩将仇报的行为极为不耻,故而纷纷出言指责。并且,有一位女性长老更是直言今后绝不出手救他。

    朱豪糊里糊涂的回到台上,再回想之前的一幕,才明白发生了什么。那一刻,他真恨不得找个老鼠洞钻进去。这也是他后来主动认输的原因。

    然而,胜负已经宣布,任凭朱豪苦苦解释也无法挽回。愧疚之余,朱豪走到阳幼晴身边,非常努力地解释道:“请你相信我,我当时真的不知道。而且,那情况我也只能将汇聚的真气宣发出去。”

    阳幼晴自己施展的海市蜃楼自然清楚其效果。当下,轻笑一声,安抚道:“此事你不必介怀,我也知道你当时的情况。”说罢,便返回董惜身边。

    董惜看着向她走来的阳幼晴,苦笑道:“你呀,差点连命都没了。”

    阳幼晴甜甜一笑道:“我跟他又不是什么生死大敌,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自杀吧?”

    “话虽如此,但你也该优先保证自己的安全。别忘了,你身上可肩负着咱们拜月宗的未来。”

    “知道了,下一场我一定会获胜的。”说完,又小声嘀咕道,“反正也打不过他,早输晚输都一样。”

    董惜叹了一声,也没有再说什么。

    另一边,林蛮儿等人对于樊浩阳的反应均感到好奇,尤其是鱼娃子,饱含深意地调侃道:“老樊啊,你这么在意她,她该不会是你的私生女吧?”

    樊浩阳心里一惊,连忙遮掩道:“你胡说什么,她自幼长在拜月宗,而我之前可是赏金猎人,跟她八竿子打不着。”

    林蛮儿噗嗤一笑,一副神神秘秘的神情道:“俺听说那个阳幼晴不仅是温月的徒儿,而且还是私生女呢。从这方面来看,老樊压根就没戏!”

    纪云泉憋着笑意,打趣道:“你这话可就不对了,老樊成天戴着面具,神秘感十足。没准那个温月宗主就好这一口呢?”

    说着无心听者有意,林蛮儿突然想起之前揭下樊浩阳面具的一幕。再回想他看到的面具,那绝对是一张一等美男的脸。当下,怀着疑惑,试探道:“老樊啊!你为啥成天戴个面具呢?是不是害怕被仇人认出来?”

    樊浩阳还没回答,就见纪云泉起哄道:“该不会是长得太丑,不敢露面吧?”

    林蛮儿白了他一眼,随口说道:“别扯淡了,他比咱们都要俊气。”话刚出口,林蛮儿便后悔了。

    好在,鱼娃子及时遮掩道:“蛮儿哥,咱们都是修行之人,你真的没必要这么在意外貌。实在不行,你也戴个面具,还能做梦不是?”

    林蛮儿反应过来,拍了拍额头,非常配合地说道:“哎哟,俺这个脑子啊!都以为见过他面具下的模样了。”顿了一下,又看向樊浩阳,“老樊啊,要不你摘下面具给俺瞧瞧?”

    樊浩阳摸爬滚打多年,见惯了对这种小伎俩。不过,现在可不是翻脸的时候。于是,他便缓缓揭下了面具。然而,当众人倍感期待时,又看到了第二张面具。如此恶作剧的一幕,引得众人一片嘘声。同时,这个敏感的话题也就此揭了过去。

    ——————————

    阳幼晴与朱豪的对局结束后,众人便将目光聚集在波尔·赛娜与冷锋的对局中。有趣的是,冷锋运气不错,抽中了极冰之地。

    极冰之地自然是非常适合冰系法修发挥战场。相反的,对于波尔·赛娜这位异修而言,可就不太友善了。然而,事实却是冷锋依旧被波尔·赛娜压制。

    这种结果显然是令人意外的,但纵观整个过程,冷锋也没有犯什么错误,就是单纯地打不过。或者说,是波尔·赛娜对于战斗理解远远高于冷锋。

    以两人第一次碰面为例,冷锋利用地形优势,为波尔·赛娜设下一个冰牢。但是,在实际对战中,波尔·赛娜却以一副盔甲巧妙地化解了危机,并趁势对冷锋展开火力压制。

    可以说,若非大量的冰川为冷锋提供了天然的兵器库,恐怕他此时已经输了。不过,冷锋也逐渐摸透了波尔·赛娜的打法,虽然表面还被压制,但实则他已经准备反击了。

    ——————————

    比武场内,曹乐水看着打败自己的波尔·赛娜,心中一直有一个疑惑。即,她武器内的弹药是无穷无尽的吗?若真是如此,那可就太恐怖了。

    白鹭见丈夫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便安慰道:“你已经尽力了,没必要去介怀什么。”

    曹乐水苦笑一声,看向林蛮儿与裴咏思,问道:“你们想到办法应对了吗?”

    裴咏思还是那副自信满满的样子,表示自己一剑可决胜负。反倒是林蛮儿,出乎寻常地谦虚道:“俺感觉有点棘手。”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投去难以置信的眼神。其中,纪云泉更是拍了拍了自己的耳朵,还以为是听错了呢。

    然而,曹乐水却一脸严肃地问道:“你也发现了?”

    林蛮儿点头道:“是的!那西罗娘们到现在都没有展露出真实的实力,甚至连那件隐形的盔甲都没有动用。”

    “这点我也发现了,这也是我放弃最后一搏的原因。”

    裴咏思听着二人的对话,神色也凝重起来。倘若波尔·赛娜的隐形盔甲真能挡得住他的一剑隔世,那他也没有取胜的机会。毕竟,在那种猛烈地压制下,很难有反击的机会。

    正当气氛有些凝重时,冷锋发动了最后的反攻。那一刻,遍地的冰川皆化作他的武器,全方位无死角地攻向波尔·赛娜。

    本以为战斗会就此结束,毕竟那种程度的攻击,就算七品都吃不消。甚至,连三位监场长老都准备出动了。然而,面对漫天冰锥,波尔·赛娜竟然收起双枪,抽出佩剑,以一种近乎极限的速度,突破了冰锥的层层包围。

    冷锋调动如此大范围的冰锥,基本已是油尽灯枯。故而,当他看到波尔·赛娜的一瞬间,便选择认输。最起码这样可以免去一顿打。

    比武场内,曹乐水看到这无比震撼的一幕后,空咽一口,艰难转头看向裴咏思与林蛮儿,问道:“你们两个能做到吗?”

    裴咏思缓缓闭上双目,置身于波尔·赛娜突围前的位置。随后,以自身的修为,模拟当时的情况。四五弹指的工夫,裴咏思睁开双眼,神色凝重道:“我想了十次,但只有最后一次成功了。”

    林蛮儿耸了耸肩,有些无奈道:“俺可不是纯剑修,也没法像她一样突围。但是,俺最少有三种方法可以脱身。而且,以冷锋目前的修为,就算俺被困里面了那也死不掉啊!”

    裴咏思听到这话,直接回怼道:“得了吧,还最少三种方法脱困,那你倒说说是哪三种?也让我长长见识。”

    林蛮儿心里一乐,伸出一根指头,缓缓说道:“第一,俺可以利用魂……术脱离,速度上保准比那西罗娘们快。第二,俺也可以开启风域,再以风穴之术打出一条通道;第三,俺还可以唤出炎姬与风姬,让她俩带俺出去。”

    裴咏思对于第三条倒没什么异议,但前两条可就很有异议了。当下,逐一反驳道:“首先说第一种,我认为凭你的魂术修为根本无法脱困。理由是当时的冰锥已经层层包裹,若想脱困必须要清除一部分。故而,你不可能不受影响,时间自然也就不够了。

    至于第二种,那就更不可能了。在那种情况下开启风域,你是嫌死得不够快吗?又或者,你所谓的风穴之术能让冰锥主动退开?”

    林蛮儿刚欲解释,就见风铃儿气哼哼道:“你不懂就不要乱说,我风氏一族的祖传秘术可是很厉害的。”

    裴咏思还真没想到风铃儿会站出来反驳他,稍稍愣神后,反问道:“既然你们风氏一族的风穴之术这么厉害,那怎么不见你使用呢?”

    风铃儿反应过来,尴尬一笑道:“我这不是懒嘛!”、

    “懒?确定不是笨吗?”

    “笨就笨吧,反正跟定你了。”风铃儿一副不在乎的神情。

    裴咏思一脸无奈道:“姑奶奶哟,你比我娘还大了一千岁,你认为咱俩合适吗?”

    “合适啊!”风铃儿眨了眨眼睛,一副肯定的神情。

    裴咏思真的无语了,直接别过脸去。突然,他想到了什么,盯着风铃儿,一字一句道:“咱们打个赌,你若是凭实力能胜我,我就娶你。反之,婚约取消,互不干扰如何?”

    风铃儿听后,脑袋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没办法,论实力十个她都打不过裴咏思。

    有趣的是,林蛮儿突然按住她的脑袋,并对裴咏思说:“你既然想玩,那俺倒是可以陪你玩一把。”

    “此话当真?”

    “俺林蛮儿从不玩虚的。”

    “好,就这么定了。”

    裴咏思刚说完,就见风铃儿神色激动道:“对对对,就这么定了,谁反悔谁就是猪头。”

    裴咏思扶了扶头上的青玉长冠,缓缓说道:“那咱们定个时间吧!三千年如何?”

    林蛮儿眉头一皱,有些不悦道:“你还想让她再等三千年?过分了吧?”

    “哼,你真以为我傻呀!你现在比我高一境,赢面自然也比我大。既然是打赌,那双方最少也应该是五五吧?”

    林蛮儿脑子一转,想到了一个完美忽悠的法子。当下,故意装出一副为难的神情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但三千年实在是太久了。要不这样,我不用神宠,不用法术,也不用任何防御性法宝,就单纯以剑修的身份跟你打一场。若你赢了,婚约取消,反之你即刻迎娶铃儿。”

    裴咏思沉思良久,认为单凭剑术自己绝对强于林蛮儿。即便林蛮儿高他一境,但这完全可以被一剑隔世弥补。毕竟,林蛮儿属于法系天问,但他可是剑系天问。

    想至此,裴咏思非常痛快地答应了,并表示现在就可以开打。对此,林蛮儿心中还是有所顾虑的,毕竟,裴咏思的一剑隔世可不是闹着玩的,万一拼个两败俱伤可就悲催了。

    然而,若此时不打,那他的底牌势必会被夏媛逼出来。届时,裴咏思有所防备,那他获胜的机率可就大大降低了。

    正当他左右为难时,风铃儿却不答应了。原本,风铃儿见识过林蛮儿的强大,倒也不担心他会输。但是,若失去风姬、炎姬、法术以及法宝,那简直是亲手葬送她的幸福。

    鱼娃子也上前劝阻道:“蛮儿哥,你还得抢夺紫川剑呢!若此时受了伤,又拿什么迎战夏媛呢?”

    曹乐水也传音劝阻道:“表弟,你不是一直想要一柄天阶极品神兵吗?若此时跟他打,可就失去了争夺的资本。”

    裴咏思心里叹了一声,传音回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可若此时不开打,等他找到了应对一剑隔世的方法,那就没机会了。”

    “实在不行,你娶了吧,反正也没什么损失。”

    “你说的轻松,让你娶一个五千岁的老太婆,你乐意吗?”

    “年龄不是问题,只要彼此喜欢,那就行了。”

    “可问题是,我心中只有剑道,没有女人。为此,我宁愿赌上一把,反正我的赢面大。”

    曹乐水心里叹了一声,也不再劝说什么。

    恰在此时,东方长瑶突然冒了出来,并表示自己有办法解决受伤的问题。林蛮儿转头看去,神色不悦道:“你一直在偷听我们谈话?”

    东方长瑶理直气壮道:“笑话,你们说话那么大声,我又不是聋子,当然听得见了。”

    林蛮儿刚要再说几句,就见裴咏思抓住关键点,追问道:“你说的方法到底是什么?”

    东方长瑶扬起脑袋,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很显然,这是要让林蛮儿求她。然而,林蛮儿还真不是那种肯受人威胁的性子。

    东方长瑶气得不轻,指着林蛮儿的鼻子说:“你不求我,休想知道。”

    然而,尴尬的一幕出现了。鱼娃子经过一番推敲后,说了三个字——青龙塔。

    这一下东方长瑶可急眼了,气哼哼地说道:“即便你们知道也没用,反正我太爷爷是不会让你们进去的。”

    然而,更尴尬的一幕出现了。林蛮儿一听太爷爷,立马便联想到了一个人。当下,歪着脑袋,似笑非笑地看着东方长瑶,缓缓说出三个字——清风观。

    东方长瑶心里一惊,追问道:“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俺有法子让你太爷爷让路。”说罢,拉着裴咏思便前往青龙塔。东方长瑶气得跺了跺脚,对鱼娃子放了句狠话,之后便跟了上去。

    鱼娃子叹了一声,有些懊悔道:“早知道会惹上这小姑奶奶,我就用传音了。”

    纪云泉笑了笑,打趣道:“让你显摆那小聪明,现在被人记仇了吧?”

    “老纪啊!若是聪明无法显摆,那将毫无意义。”

    “树大招风,还是收敛些好。”

    “呵呵,就咱们现在的势头,就算躲到地底下,也仍旧会招来狂风暴雨。如此,还不如痛痛快快地显摆一番,也不枉走此一遭了。”

    “我无所谓,反正天塌了有你们顶着,大不了咱们一起上路嘛!”

    风铃儿看着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心情烦躁道:“够了,你们就别说那些没用的了,能否先考虑一下我的终身大事?”

    鱼娃子与纪云泉相视一笑,接着又异口同声地回了四个字——大事勿忧。

    书阅屋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