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394章 世子,人家好想你啊
    君远幽伸手接过那个瓷瓶:“辛苦了。”

    “世子跟我客气什么,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个了。”云婷回答。

    君远幽伸手握住云婷的手:“有你在我身边,就是对我最大的安慰。”

    云婷伸开手,和君远幽十指相扣:“虽然不知道下辈子如何,不过这辈子我会一直陪着你。”

    君远幽感动无比,伸手抱住云婷。

    偌大的屋子,两个人安静的相拥着,两颗心如此之近。

    门外,凌枫走进来报:“世子,世子妃,北冥起求见!”

    君远幽蹙眉,北冥起来是情理之中,毕竟这里是北里国京城,更是北冥起的地盘,若是他丝毫没有察觉,倒是让君远幽失望了。

    “世子,这北冥起来的还挺快。”云婷开口。

    “若是他这个时候还隐藏实力,怕是北里国都不想要了!”君远幽冷哼一句,牵着云婷的手走出去。

    这一次,两个人没有易容,北冥起能找到这里,说明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身份。

    大厅。

    北冥起看着君远幽和云婷牵着手走出来,立刻过去:“当年的恩怨我多少听到一些,我替我父皇向你道歉。我知道道歉不能弥补,只希望你能放过北里国,放过北里国的这些百姓,不要让他们置身于火热当中。”

    一向臭屁,冷酷傲娇的北冥起,没有自称本太子,而是我,可见放低了姿态。

    云婷看向北冥起,没了往日里的玩世不恭,痞气风流,此刻的他面色凝重,脸色严肃,胡子都长出来一些,眼窝也凹陷下去,看得出来是很久没有休息好。

    君远幽凌厉的黑瞳,如同利刃般扫过来:“父母之仇,不共戴天,换做是你,你会如何?”

    北冥起面色尴尬至极,他一直都知道君远幽这些年在追查他爹娘去世的事情,以前他甚至还笑话过君远幽太傻,却不想凶手居然是自己的父皇。

    君远幽的手段有多残忍,北冥起即便身在北里国都听说过,更何况还是父母之仇。

    下一刻,北冥起脸色绷紧几分:“如果是我,当然会不惜一切报仇,我也可以父债子偿,任由你处置。”

    “冤有头债有主!”君远幽冷声回怼。

    北冥起垂在身侧的手握紧了拳头,骨骼发出咯咯的声音,他用力地咬了下嘴唇,当即就下跪。

    “你要如何报仇我不管,我只求你放过北里国的百姓,他们是无辜的,若是两国开战定会生灵涂炭,百姓置身于水火当中,苦不堪言。”北冥起声音满是祈求,更多了一分悲凉。

    这样的他看的云婷意外,北冥起给人的感觉就是玩世不恭的浪荡公子哥,自私自利,吃喝玩乐享受不尽,却不想他竟然这般关心百姓。

    “你为何不求世子放过你,而是放过百姓?”云婷忍不出问道。

    “父皇最是喜新厌旧,只闻新人笑,不闻旧人哭,当年我母妃对父皇失望透顶,郁郁寡欢,最后含恨而终。

    那个时候我才只有七岁,我恨死父皇了,所以偷偷跑出宫,发誓这辈子都不在回宫。只是我出宫后才发现,外面并不是我想的那样美好。

    当年我还是个孩子,一出宫就被人追杀,饿的五天没有吃东西,甚至跟乞丐抢过吃食,还差点被人贩子给拐卖。

    幸好一户好心的农户救了我,给我饭吃,还给我做了一件新衣服,我对他们很是感激。

    当年我就跟着那个大哥上山砍柴,打猎,种地,种田------以前我只是在书上看到过这些,可亲身体会才发现当农户这般不易。

    那户人家的日子很难,妇人临产在即,大哥却请不起大夫和产婆,所以我就将随身的玉佩给当了,换了银两请了大夫和产婆还买了一些补品。

    却不想,正是因为我的玉佩让那些追杀我的人查到了线索,害的那名妇人产子之日,居然被连累追杀。

    那名大哥用自己的身体为我挡剑,不惜用自己的命为我拖延时间,最后我是得救了,可大哥一家连同他们未出世的孩子都惨死了。

    他们只是最普通的农户,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坏心思,也没有想过要与人为恶,可他们却无辜牺牲了。

    我把大哥一家埋葬后,就发誓一定要为他们报仇,所以我重新回到了皇宫,只有有了权势和地位才能让那些暗杀我的人付出代价。

    从那以后我就对自己说,不论何时,不论我的处境如何,都要善待百姓,就算是以我的一己之力也要保护他们。”北冥起义正言辞道。

    听得云婷都不由同情和吃惊,没想到这个北冥起还有这样的经历。

    “世子,北九擎确实该死,但是百姓也确实无辜,我想如果你爹娘在天有灵也不希望看到你滥杀无辜的百姓。”云婷开口。

    北冥起有些意外,倒是没想到云婷会帮自己。

    结果就听到云婷再次说道:“世子我不是帮北冥起说话,只是百姓手无缚鸡之力,他们跟当年的事情无关,所以放过他们吧。”

    北冥起嘴角一抽,这云婷还真是直接。

    君远幽俊颜冷冽幽寒,如同黑曜石的眸子扫向北冥起,他面色严肃,眼神坚定,不躲不闪,不惧不怕,倒是让君远幽刮目相看。

    给你五天时间!”

    “多谢,我替北里国的百姓谢谢你。”北冥起起身就走。

    “世子,五天的时间会不会有点短?”云婷问。

    “若是五天都不够,他就不配当北里国的太子。”君远幽霸气哼道。

    云婷不在说话,牵起君远幽的手:“世子,天干物燥,我们去喝点甜汤吧?”

    “好,我带你去个地方。”君远幽说着,牵着云婷就走,出门上了马车。

    不多时,马车就停在了一处酒楼,君远幽带着云婷熟门熟路的走进去。

    一名妙龄女子走出来,五官惊艳,妖娆魅惑,冲着君远幽走过来:“世子,你可是有些日子没来看人家了,人家好想你啊。”

    声音娇爹无比,整个人就往君远幽的身上靠。

    云婷的脸色立刻就冷下来,还没等那女子靠在君远幽身上,云婷伸手就揪起君远幽的耳朵:“世子,她是谁?”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