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二章
    感受手臂上残留的温热,吴凡笑了笑,也没在意,对一旁的贾金道:“你在北区多年,给我说说这里的形势吧。”

    贾金见表现的机会来了,立即道:“北区有三位区长,第一区队的区长名为周美人,听说有青芒圆满的实力,综合实力在三个区对中最强,而且她看守着第七岛最为重要的玉竹林,能力毋庸置疑。”

    周美人,这名字很强势,看来其本人对自己的容貌很有信心,此人便是那中立的区长,是个厉害的角色,若没有出色的能力,岂能在岛主与副岛主只见周旋?

    贾金接着道:“第二区队的区长名为王蒙石,有青芒大成的实力,此人阴险狠辣,眼里容不得沙子,对自己的手下也是如此,经常弄出人命出来,若不是副岛主站在他身后,岛主早就罢免他的职位。”

    “所以,王蒙石是副岛主忠心的狗,见谁咬谁。”吴凡道。

    贾金道:“是的,除了岛主,岛内也没有人治得了他。”

    “最后就是我们第三区队,综合实力最弱,除了每日的巡海任务,也并无大事。此次区长变更,刘副区长有意为难您,怕是怀恨在心,吴区长要小心啊。”贾金提醒道。

    吴凡点点头,这一点他自然知道,但他最担心的是刘阳倒向杜人海一边,那时北区的天平就会倾斜,对他师父极为不利。

    随后,贾金有说了许多关于区长需要注意的细节,还有北区一些需要注意的事,当中午时分,他们才结束交谈。

    期间吴凡也问过贾金的名字,贾金却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原来他出身贫苦,他的父母对金钱的渴望,又想着给自己的孩子取个吉利的名字,所以就用取名为金,一个金字并没有什么问题,但关键是他的姓与他的名巧妙的结合在一起,就有了假金的意思。

    贾金的父母后来做生意,家境竟一天天的好起来,当贾金长大后,子承父业,也开始做生意。

    或许是一个人的名字真会对人的命运有一定的影响,贾金这生意做得确实不错,但他总是收到假钱,一开始还好,数额较小,不算大损失,但后来,竟然总是收到巨额的假钱,就算是他的父母也挡不住,再然后贾金就被逐出家门,四处漂泊,最后加入了第七岛。

    这正是个悲伤的故事啊!

    房间内,吴凡再次穿上重石甲,如今时间紧迫,他不愿浪费任何提高自身实力的时间。

    感受贾金诧异的目光,吴凡身披重石甲,早出晚归,开始了艰苦的修炼……

    时光如白驹过隙,不知不觉五天过去,这几日,吴凡倒也过了一把当区长的瘾,每天贾金都会呈上一份巡逻的汇总报告,上面记有出航后大大小小的事情,不过都是些无关重要的琐事,他大概的扫视一遍就放在一边。

    在这几天里,倒也没什么大事发生,自从那日小妹离去后,吴凡本以为她会放弃,却没想到小妹竟是锲而不舍,每日都会来到他这里,软磨硬泡外加美色勾引。

    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吴凡终于被她**,不对!被她打动,于是同意了她的要求,召集第三区队。

    正如吴凡所预料,他的召集似乎并没有什么卵用,几乎没人理他,不过最后还是集合了近一半人,当然这都归咎于小妹的功劳。

    也就是在昨天,小妹如愿以偿的举行了招收大会,然而让所有人意外的是,不知从何处得来消息的常叔隐藏在众人之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件事最后的结果就是尚紫玲被常叔无情的拎回东区,任她如何反抗都没用,被强制五天不准出门,当然,海盗守则也是少不了,听说最少一百遍!

    这里,吴凡为小妹默哀一遍……

    作为共犯的吴凡似乎并没有什么惩罚,当然,他作为区长,日理万机,服务于大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所以常叔看在他况毫不犹豫的将另一个共犯张平卖了的份上,这才不追究他的问题。

    于是在张平幽怨的目光下,吴凡潇洒的离去。

    幸免于难他也没闲着,每天都在不停的锻炼,身上的肌肉都大了一圈,得益于重石甲,吴凡体质飞快的增长,距离绿芒大成也越来越近。

    骄阳似火,穿过层层海雾打到了吴凡洁白清秀的脸庞上,汗水淋漓,一滴一滴的从脸颊滑落,折射着太阳的光辉,犹如一颗颗金子滚落在地,身上的重石甲散发着丝丝雾气,那是汗液的蒸发……

    “啊!”

    脚下尘土飞扬,沙石溅射,伴随着野兽般的嘶吼声,吴凡终于又迈出一步,但这不是他的极限,再来!

    沉重的石甲在此刻犹如万丈大山压在身上,这不是身体的极限,而是意志的极限!身体已经失去知觉,唯有意识做着最后的反抗!

    “嘭!”

    再次迈出一步的吴凡轰然倒下,重石甲与地面碰撞,发出巨响。

    地面上留下深有一寸的凹印,顺着吴凡的脚下一直蔓延到不知何处,那是脚印,是在巨大的重压之下,通过双脚压到地面的结果,是吴凡坚持不懈锻炼的成果!

    身体动不了了,不!准确的说是他的意识僵硬,无法再次驱动身体,那若有若无即将沉睡的意识在吴凡的脑中挣扎。

    “不……还不能……倒下。”

    已是睡眼朦胧,半开半闭的双眼猛然睁开,眼睛渐渐清澈明亮,将困乏驱赶。

    “快要死了……”

    将身上的重石甲解开,仿佛破茧而出,全身的细胞得到了新生,贪婪的吸食着新鲜的空气,此刻吴凡再也提不起一丝力气,他剧烈的喘息,将全身放松以保持身体的活性。

    能够承受连续的高强度锻炼与打击,是体质提升的关键,但如果身体累垮了,那就事与愿违,不但不会增加体质,反而对身体造成巨大的损伤。

    如果长年累月的持续下去,更会在体内留下不可磨灭暗伤,渐渐蚕食着一个人的潜力,以至于终生无望强者的行列。

    因此,一个人对修炼“度”把握至关重要!

    因为人的承受能力不尽相同,所以修炼的“度”也因人而异,没有一个明确的规定,这需要一个人持之以恒,不停的摸索,才能总结出自己的“度”,自己的极限。

    但也有一些特殊的情况,就如吴凡,他有个师父,以他师父的修炼经验与眼光,自然能在最短的时间里为吴凡总结出一条更加适合他锻炼的“度”,从而避免一些修炼上的错误。

    还有就是拥有异体之人,他们自然增长的体质,没有所谓的“度”,只有到达某一极限后,才会停止增长,这便是异体的强大之处。

    还有一种极为奢侈的行为,以大量有助于身体的药物或者丹药帮助自己打破“度”限制,那就是无限制的提升。

    这种方法能更快的巩固境界,强化身体的极限,快速提升实力,要远远强于普通的人的修炼。

    这就是有强大背景与一个人苦修的差距!

    吴凡没有强大的背景,他只能一步一步的训练,通过日积月累来提升体质。

    “不错,体质有所提高,照此下去,一个月后我体内的气血将会达到极致,到那时,便是我突破至绿芒大成的时机。”

    “呼……”

    吴凡猛地呼气,不再多想,然后拎起重石甲,慢慢拖回办事处。

    刘阳的所在之地,一处隐蔽的房间内,一青年正坐在刘阳的面前,青年衣冠华丽,左手轻抚着一块温玉,右手端着茶杯,时不时喝上一口。

    “你来我这里所为何事?”

    刘阳最先开口,眼前之人来到这里后一直没有说话,这让他难以把握对方的目的。

    青年微微抬头,道:“你难道不知吗?”

    “哼,如若是劝我加入你们,那就请回吧!”青年傲慢的态度令刘阳不爽。

    回去?杜杰不屑冷笑,目的还没有达到怎会轻易罢手?

    青年正是几日前被吴凡与张平胖揍一顿的杜杰,此时他已经恢复伤势,不见一丝伤痕,想必是杜人海给他服用了上好的疗伤药物。

    自从有了几日前的教训,杜杰也稍微收敛了一些,但他忍不下那口气,对吴凡恨之入骨,为此他会不惜一切报复吴凡。

    要说北区有谁最恨吴凡,那只有是被夺区长之位的刘阳,杜杰也正是看重这一点,所以登门拜访,想要对付吴凡,只有联合起来才行,毕竟他的身后站着一位岛主……

    “刘副区长,也对,你现在已经不是什么区长了,副区长有什么用,加入我们也只是个废物,无权无势!我看,有你无你都一样!”

    没有人会漠视赤果果的羞辱,包括刘阳,他双手紧握,头上的青筋微微凸起,面目狰狞,怒火中烧,这就是伪装在笑容之下的真面孔。

    杜杰起身,似乎真的不在意所谓的副区长,淡淡扫了一眼刘阳,转身就要离开,同时心中默道:“愤怒吧,越是愤怒对我越有利!”

    眼看杜杰就要离去,无奈与不甘充斥心中,刘阳只能苦笑着,在难得的机会面前,放下所谓的颜面,选择低头。

    “说吧,你想要什么?”

    似乎早就知道刘阳会叫住自己,杜杰自信一笑,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帮我对付一个人!”

    “谁?”

    “吴凡!”

    刘阳的目光微不可查的一闪,然后就是一阵沉默,好似不想在这问题上发表自己的决定。

    杜杰玩味看着对方,接着道:“你不愿意?或者说你不恨吴凡?”

    “这与你无关!”

    “怎么可能与我无关,我来此地就是为了吴凡,我们对他都有仇恨,不如一起联手对付他。况且,岛主都已经不顾情面的把你推下去,让吴凡取而代之,你现在还有什么好顾忌的,他不仁,你又何必守义?”

    杜杰继续说服刘阳,他知道对方在犹豫,一旦动了吴凡,也就是与岛主作对,到时岛主的怒火谁来承担?可说了“联手”就不一样了,其意在表明他代表他的父亲,也就是副岛主会保护刘阳,这才是最关键也是最令人心动的地方。

    话都说到这地步,刘阳再不明白就是装的了,可是他又一次的沉默不语,这一次,杜杰很有耐心的等候,因为他知道刘阳心动了

    “我要报酬!”不一会,刘阳悠悠道。

    杜杰嘴角一扬,从腰间去下一个精巧的绸袋并仍在桌上,道:“里面有十粒金,事后再给你十粒。”

    金是一种货币,除此之外,还有银与铜,无论是金还是银与铜,它们都按“粒”计算,每一粒都只有黄豆般大小。

    刘阳呼吸有希望急促,满眼金光。“一粒金等于一百粒银等于一万粒铜,我一年仅能领取两粒金,这里竟有五年的量……”

    十粒银就足以一个普通家庭一年的全部开销,十粒金的价值不可想象!

    “杜少放心,此事必成!”刘阳立即道。

    杜少?杜杰哈哈大笑,没想到连父亲都无法收服的刘阳竟被自己轻易拿下,此刻他的虚荣心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

    “好!等你的好消息!”

    杜杰说完,便大步离去,似乎极为得意。

    刘阳微笑着目送杜杰离去,渐渐地脸上的笑容被冷笑取代,对付吴凡吗?哼哼……

    夜晚吴凡又一次疲倦的回到办事处,将身上的污秽除去后,他心满意足的躺在床上,随后取出一张灰白色的图纸。

    这是一张地图,图中之地处于第七岛与第六岛之间,极为隐秘,在第七岛生活多年的他从未听闻此地。

    吴凡看着地图,回想当日在魔窟与他交手的灰衣男子,仅以赤芒圆满的境界使出近绿芒小成的力量,他曾多次猜想此人会不会是拥有异体的天才,可是后来否定了这一想法,原因在于灰衣男子使出的最后一拳。

    那一拳极为可怕,竟让身上光晕燃烧,这样的变化前所未闻,异体做不到,燃烧的光晕更像是某种特殊的能力。

    如果不是灰衣男子大意,如果吴凡没有当机立断使用麒麟臂,如果没有三叶花的存在,吴凡不可能将其击败,最后惨死在三叶花的根茎之下,化为肥料。

    灰衣男子的死亡,三者缺一不可,也许是运气使然,或许是命中注定,但他的能力绝不是异体!那是比异体还要不同寻常的存在!

    吴凡感觉这一切都与他手中的地图有关,还有三叶花!

    “此地,必去!”

    看着地图中画有红色圆圈的地方,直觉告诉吴凡,这里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师父在闭关,等岛主之战结束后,再去一探究竟!”

    吴凡低头沉吟,心中下定决心,然后收起地图,静静入睡……

    翌日,万物复苏之时,与往常一般,吴凡早早起来练习九式,然后锻炼身体提高体质,临近中午,吴凡感觉到一些不同寻常之处。

    往往这个时候,贾金会带着他汇总的巡逻报告前来交给吴凡,可是今天一直没出现,直到下午,也不见人影。

    难道贾金有重要的事情,所以耽误了?吴凡皱着眉头,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让他无法静心训练,最终,他决定出去找贾金看看。

    也就在吴凡准备出门的时候,一个高瘦的青年匆匆赶来,此人吴凡认识,是他第三区队的一员,似乎是贾金的好友。

    那人看见吴凡后,急忙大叫道:“不好了!不好了!贾金与第一区队发生冲突,被带走了!”

    吴凡大吃一惊,贾金竟被第一区队带走!?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