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章
    “天龙天子,传承百代,立世数万年……”

    一个帝国传世百代,立世数万年,这是何等可怕!千年可以见证一个王朝的兴衰更替,而数万年不倒,天龙帝国的底蕴当真是惊世骇俗。

    “天龙帝国是《大世界》介绍的第一个王朝,其后还有天龙帝国内的英雄侠士的传记,以及一些奇闻怪事的介绍……”

    书中有一事件让吴凡特别在意。

    天龙九千四百三十七年,天龙帝都,血光惊天,有一灭门惨案!

    凶手不是别人,正是其家族的族长,马修!

    马修天纵奇才,十三岁便达紫芒,十四岁化经成功,自此以后倍受家族重视,马修本是本代族长之子,他将会继承父业,成为下一代族长……

    然而马修幼年受伤,所伤之物被当时的人们称为血魔之种,那是一种血红色如同种子一样的可怕之物,被视为不祥的根源,是当时的禁忌之物。

    血魔之种划破马修的皮肤,并且钻了进去,从此在马修的身体里生根发芽。

    其父母得知此事后,以其强大的力量以及族长身份,耗费大量财力、物力,寻便天下的灵物,找遍天下名医,皆不可解……

    马修深受血魔之种的折磨,痛不欲生,他的父母找寻各种灵丹妙药,压制马修体内的血魔之种,后来发现这种种子竟会成长,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成长一次,只有不断的提升自身的实力,才可存留一线生机。

    迫于死亡的压力,在自身罕见的资质与灵丹妙药的支持下,马修实力突飞猛进,不断提升,拼死挣扎,而血魔之种同样不断地成长,时刻威胁他的性命。

    最后马修成为族长,成为天龙帝国为数不多的绝世强者,但最后仍被血魔之种侵蚀,成为一个嗜血魔头,一夜间将家族覆灭。

    得知此事的天龙帝国,震怒无比,派数十位强者前去镇压,结果马修被毙,天龙强者伤亡惨重,元气大伤。

    看到这里,吴凡双眼泛红,呼吸急促。

    “麒麟臂……”

    吴凡的右臂之中的可怕之物正是血魔之种!他冒险去魔窟就是为了寻找突破的契机,为了生存!

    “我没有马修的家族背景,更没有他那可怕的天赋,我只能努力,拼命的修炼,相信天道酬勤,也许我达不到马修那样的高度,或许某一天再也压制不了血魔之种,但我会为那一丝希望而努力活着!决不放弃!”

    吴凡看着右臂,想到了在魔窟内找到的木牌。

    “天令,这是我的希望,带给我改变未来的机会,不知,下一次血魔之种的成长,天令能否压制……”

    带着这个想法,吴凡深深地入睡,而怀中的天令发出一丝丝吴凡看见的能量传入他的右臂……

    第二天,阳光打进吴凡的房间,将昏暗的房间照亮,有桌有椅,有床有书柜……却不见吴凡的身影。

    吴凡早已晨练,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全身的细胞都处于最佳状态,早晨是一个武者锻炼的最佳时间。

    一如既往的练习九式,之后练拳,练剑,负重跑步等,吴凡都做了一遍,感受着全身细胞畅快的呼吸着,体内的气血也有所增加,离绿芒大成更进一步。

    当一切结束后,吴凡满头大汗的回去,这时房间的门口,常叔伫立在一旁。

    吴凡知道今天是去北区报道,担任区长,他也没废话,换了一身衣服,立即跟着常叔前往北区。

    其实吴凡心中微微期待,虽然讨厌管理,但这也是考验自己能力的时候,谁都会有些期待,更何师父闭关,准备岛主之战,自己也算是为师父分担压力。

    北区,似乎李强就在那里!

    路上,他们遇到了蹲点的张平,按张平的意思,这么好玩的事怎能少了他?

    常叔是不愿意带着张平,奈何张平死皮赖脸,一路跟着,甩也甩不掉,只好让他一起。

    “第七岛有四区,东南西北,东区由师父掌管,西区由杜人海控制,而北区由三名拥有青芒实力的区长共同管理……”

    在前去北区的路上,吴凡将第七岛的区域大致梳理一番,三人翻越北区与东区之间的屏障,这一次,吴凡显得格外轻松。

    来到北区,路上有不少人热情洋溢的向三人打招呼,但吴凡知道这是出于岛主的面子才会如此,没有实力,没有背景,有谁会在意你?

    “常叔,你可知道这次我将要代替何人?”

    吴凡去北区并不是掌管整个北区,先不要说别人同不同意,他自己最先不愿意,整个北区的管理要耗费大精力,不如多修炼,提升境界。更何况他实力有所不足,在这实力至上的世界中,没有实力,如何使人信服?

    路上,常叔解释道:“北区,三位区长,你将接替刘阳区长,你主,他辅。其实,岛主在第七岛的管理不容乐观,北区三位区长已有一位倒向杜人海一方,一位区长中立,而被你替代的刘阳则原本属于岛主一方,可是他最近似乎有些摇摆不定,所这次岛主将你派去一是想锻炼你,二是想平衡一下北区的形势。”

    吴凡低头沉思,不知不觉,他们便已来到北区中心区域。

    这时,张平眼尖,突然道:“是杜杰!”

    吴凡远远望去,有个模糊的身影确实与杜杰相似,他自然相信张平的话,于是两人对视一眼,瞬间达成了某种微妙的意识。

    于是三人不动声色的靠近杜杰,虽然不清楚杜杰为何出现在北区,但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有常叔在此,他们可以好好的教训杜杰一顿。

    ——————

    杜杰也发现了吴凡三人,只是他完全不在意,想想半个月后的岛主之战,他愈加的傲气,要不了多久,他就可以将吴凡彻底踩在脚下。

    因为杜杰的盲目自信,他并没有发现发现张平与吴凡阴险的笑容,依旧从容的从三人身边走过。

    张平悄悄的靠近走来的杜杰,在他们互相走过的那一瞬间,张平身子陡然一震,然后夸张的倒飞出去。

    张平倒地不起,仿佛受了重伤,他颤抖的指着杜杰,道:“你我无冤无仇,为何要把我撞飞?”

    说完,张平的手立即垂在地上,脑袋一歪,进入装死模式,不愧是专业碰瓷三十年,这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完美无缺。

    杜杰一脸懵逼,想要解释,可是吴凡哪会给他这个机会?上前怒道:“好你个杜杰,仗势欺人,把我的兄弟给撞成重伤,眼里还有没有我们的岛主!?今日我就来好好的教训你一顿!”

    不等杜杰反应,吴凡一个健步,上去就是一拳,打在杜杰俊俏的脸上。

    杜杰惨叫一声,痛得五官都扭曲在一起,而他身后的两名忠实的奴仆怎能让主子被任意欺凌?他们立即出手,准备制服吴凡。

    就在这时,常叔微闭的双目猛地一睁,如同沉寂的凶兽觉醒,青芒大成的气势瞬间释放,两人顿时感到心里一沉,心口仿佛被千斤巨石压着,喘不过气来。

    两人僵硬地停下脚步,此刻头上满是汗水,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取代他心中的一切,恐惧就此蔓延。

    见两名奴仆被震慑,杜杰心中绝望,而吴凡抓住机会,左勾拳,右勾拳,断子绝孙脚,一阵拳打脚踢,打的杜杰抱头鼠窜,惨叫不断,可怜至极。

    吴凡打得全身爽快,大呼过瘾,等打累了,一旁装死的张平忍不住站了起来,换班,继续狂揍杜杰。最后两人混合双打,打得杜杰鲜血喷溅,奄奄一息后才罢手。

    当结束之后,杜杰已不成人形,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肿的跟猪头死的,而他穿的华贵衣服,早就被打得破破烂烂,宛如一个乞丐。

    张平与吴凡身心愉悦的跟着常叔离开,杜杰被两名手下扶起来,谁知杜杰怒上心头,看着两个不中用的手下,他怒火中烧,一把将两人推开,结果自己一个踉跄,摔了一个狗吃屎。

    杜杰哭了,什么男儿有泪不轻弹?都去见鬼去吧!他长这么大还没有被这般欺凌过,今日的遭遇简直就是噩梦!

    “啊!你们等着!我杜杰不报此仇,誓不为人!”杜杰仰天长啸,怒气冲天。

    吴凡与张平自然听不到杜杰的宣誓,如果能听到,肯定再打一顿!

    此时,一行三人走在一条极为宽广的路上,这里的房间稀少,但个个精美,一看就是极有权势之人居住在此。

    此刻他们来到一道大门之前,赤红色的门柱刻有瑞兽,金边银丝点缀其中,镀金的石狮昂首挺胸,一双玉眼凝视远方,气势逼人。

    门前,足有十多人排成一排,而在这一排人的最前方,一个体型较胖,身高中等,容貌普通之人伫立。

    像他这样的人要是站在人群中,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要不是他身后站着一排黑衣人,而他一身白衣,一眼望去极为凸显,不然真被吴凡给忽略过去。

    “他便是区长之一,刘阳?”吴凡心里猜测,同时仔细打量此人。

    而此刻,相貌普通的白衣中年人则满脸笑容的向常叔走来。

    “常兄来此,刘某蓬荜生辉啊。”

    “不敢当,不敢当,就我这点能耐哪能当得?倒是刘小弟热情好客,一早就出来迎客,真让我惭愧啊。”常叔双手抱拳,摇头极为谦逊。

    “这是哪里的话,常叔可是稀客,自当迎接。”

    至此,刘阳仿佛没有看见站在常叔身旁的吴凡与张平,七八句话下来,没有正眼看过吴凡与张平,依旧保持着笑容与常叔交谈,仿佛在他眼里,吴凡与张平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吴凡不由暗暗皱眉,内心有着各种猜想。

    “这次前来,有事在身,想必你也知道了吧。”常叔道。

    “那是当然!”刘阳一副早就知道的样子,这时他仿佛才注意到某人,笑颜不变,上下打量了吴凡一眼,大为欣喜道:“我想这就是岛主的高徒,吴凡小兄弟吧,果然是人中龙凤,一表人才。”

    刘阳嘴上满是恭维的话,可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地神色,他掩饰的极好,就连常叔也没有发现。

    对方的话语吴凡岂能不明白?只是简单的回了一句话,道:“刘区长过誉了。”

    然而,刘阳仿佛听到了什么令人开心的话,当即高兴大笑,长辈的作态越发的明显。

    常叔适时开口道:“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去交接一下,让吴凡尽快熟悉一下区长的职务。”

    “好!你们随我来,我们边走边说。”刘阳笑眯眯道。

    交接职务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麻烦,只要刘阳和他的手下打声招呼,然后吴凡走个过场,认识一下未来的手下,交代一些事情便可。

    不过关于区长所尽的职责,刘阳在路上还是细细讲述了一番。

    “北区有三个区长,而我管理的是第三区队,共有一百五十多人,虽说是管理,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做。”

    “我想你们也是知道,第七岛,在七岛中排名最末,总体实力最弱,每年获得的资源最少,不像其他六岛可以出海劫杀商船,第七岛的人只能留在接天迷海中,看守各岛,防止外敌入侵。于是我们的第七岛每天都会派数百人,驾驶十几艘毒牙战船,在接天迷海内往来游弋。”

    “第七岛的巡逻任务虽然麻烦,但也最为安全,一般不会有什么性命之忧,像我们这些区长,每天将那些巡逻归来之人的报告整理一下,看看有什么特殊情况或是意外,若是有,则向岛主和副岛主报告情况,若是没有,那就不用报告。”

    “接天迷海大多是风平浪静,每天得来的报告大同小异,没什么值得关心,所以区长一职还是比较轻松,而且区长的待遇也是不错,每月能有四枚丹药领取,两枚蕴体丹,两枚控气丹。”

    一旁的张平满是羡慕,区长一职清闲无事,而且还能领双倍的丹药,简直油水满满,福利多多。

    这时,刘阳瞥了一眼吴凡,似有矫揉造作,悠悠道:“哎,这次我将要成为小兄弟的副手,到时肯定会更加无所事事,只是我的一帮手下都不好管理,不知小兄弟可有办法?”

    吴凡双目一凝,心中却是冷笑,“这家伙摆明是想让我知难而退,他的手下不好管理?无非是他不想让我管理他的手下,毕竟千辛万苦爬到这一职位,他又怎会轻易放手……不过,我既然要做区长,又怎会怕这些问题?这是我的第一步,在北区建立属于自己势力的第一步,决不能退缩!”

    心中明白的吴凡不卑不亢道:“刘区长,我既然来此接替你的区长职位,心中自然有所准备。”

    刘阳看着少年平静的样子,似乎找不出其它表情,这让他有点不甘心,继续问道:“哦?这般说来,小兄弟似乎有什么高明的办法喽?”

    吴凡笑道:“刘区长高看我了,小弟初来乍到,连人都没有看见,又怎会有高明的办法呢?无非是岛主撑腰,有那么几分盲目的信心罢了。”

    刘阳随即哈哈大笑,仔细审视吴凡一番,道:“小兄弟倒是有趣。”

    常叔在一旁静静听着两人的谈话,似乎没有干涉的意思,他送吴凡到北区除了岛主吩咐之外,还处于长辈对晚辈的关心,但涉及到北区权势之争的问题,他必然不会干预。

    这是岛主的要求也是常叔的要求,一切都是为了吴凡,即是对他的考验,也是为了更加完整的掌握属于他自己的权利。

    所以常叔一直闭口不言,同时也警告张平,不准多话。

    不知不觉,一行四人来到这第三区队所在的集合场地。

    这里是真正的混乱之地,酒肉味弥漫在空中,吵吵嚷嚷,叫骂声不绝于耳,有人聚成一团,啃着烤肉,大口饮着酒水,讲述着自己的所见所闻,有人聚众赌博,辱骂声,嘲笑声此起彼伏,更有人躺在地上,呼呼大睡……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