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二章
    接着吴凡将超大型墨石放回原地,然后重复着他的工作,将之前取出的墨石再一次装进空间符石,张平虽然被崩断了一颗牙齿,但丝毫没受影响,继续吞食多余的墨石。

    当吴凡重新装满空间符石时,张平又有二十多颗墨石下肚,他心满意足的拍拍肚皮,躺在地上,道:“我并没有危险,不如就在此恢复伤势吧。”

    吴凡看了一眼四周的环境,除了那一具骷髅,却也没什么不妥,于是他将空间符石收起,然后盘腿坐下,闭目养神,随后他身上的光晕渐渐消散,露出清秀的面孔。

    随着两个少年的休息,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整个石室变得寂静无声,似乎一切都归于平静,然而没人知道,在石床边,异变悄然酝酿……

    常年大雾弥漫,是接天海域的天气特征,在其深处,一艘巨大的毒牙海盗船徐徐前行。

    海盗船冲破大雾,斩断海浪,风雨无阻,船头挂着一盏星蓝灯,灯光耀眼,这是一盏已经连接的星蓝灯!

    巨大的蓝色光柱射向远方,而射去的方向正是黑岩岛!

    甲板上,一个衣着朴素的中年人伫立在甲板边缘,尽管航船颠簸摇晃个不停,可这中年人纹丝不动,仿佛双脚已和甲板连在一起,他那夹杂着灰白色发丝的头发随风飘动,白色的衣服与黑色的海水格格不如,却又格外醒目。

    中年人看着茫茫海雾,深邃沧桑的眼眸一动不动,接着他提起酒壶,一口灌下。

    这时,一位青春洋溢的紫衣少女一蹦一跳的来到中年人身边,扬起秀美道:“爹,你少喝点酒,对身体不好!”

    中年人溺爱的看了一眼少女,柔声道:“唉,女儿长大了,懂事了,为父深感欣慰,这酒我就不喝了!”

    说完,中年人再次提起酒壶,一口灌下,哇,美滋滋!

    紫衣少女:“……”

    甲板上的中年人便是第七岛岛主,尚维义!紫衣少女自然是尚紫玲,两人所在的毒牙战船正驶向黑岩岛。

    “爹,还要多久才能到达黑岩岛?”尚紫玲问道。

    尚维义道:“快了,最多半日!”

    “爹,你怎么知道凡哥他们有危险?”尚紫玲又问道。

    他们之所以前往黑岩岛,是为了救张平与吴凡!

    尚维义傲然一笑,道:“我可是天下无敌,只需掐指一算,便能感知我那两个不成器的徒儿正遭受巨大的危机,作为师父,怎能坐视不理?”

    尚紫玲无言以对,也不知父亲说的是真是假,但是有一点,天下无敌肯定是假!

    似乎看到女儿的担忧,尚维义拍拍胸脯,保证道:“你不用担心,有为父在,他们不会有事!”

    “希望如此……”尚紫玲稍有安心,她看着茫茫大雾,思绪纷纷。

    ……

    魔窟内没有光,但在这一处石室中却有明亮的光芒。

    石室中有两位少年正盘腿坐地,一位少年紧闭双目,一脸平静,他正是吴凡,另一少年则睁着老大的眼睛四处张望,他便是张平。

    两人不知坐了多久,在这魔窟内永远都是阴暗的环境,时间这一概念在这里不存在,张平的伤势不算严重,早就恢复,他干坐着老半天了,早就失去了耐性,为了不打扰吴凡,他可是拼了命让自己安静。

    可是这一刻,无所事事的张平难以安静,他发现极为惊悚的一幕,内心的恐惧溢于言表。

    因为,骷髅消失了!!!

    此时的石室内安静而又诡异!

    “吴凡!不好了!”

    张平的声音中充满了惊恐与不安,他直呼吴凡的名字,可见已经乱的分寸。

    “怎么了?是星蓝母石快燃烧完了?”吴凡睁开双眼,看着张平手中只剩下一丁点的有缺星蓝母石,似乎就要燃尽。

    可是,张平的惊恐的原因并不是这个,他指着石床边,声音近乎在颤抖道:“骷髅,是骷髅……”

    吴凡突然心生不妙,猛然向石床一边看去,一瞬间,他毛骨悚然,心跳提到了嗓子眼。

    骷髅……不见了!!

    无声无息,没有丝毫的感觉,骷髅就诡异消失,仿佛本来就不存在。

    诡异的气息在石室内弥漫,恐怖的危机仿佛就在身边!

    “快走!”

    这是吴凡的第一反应,他立马转身,带着张平向右室外走,这一刻不用说张平了,就连他都能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盯着他们。

    大脑瞬间紧绷起来,危险随时可能降临,也不管出口有多小了,张平连吃奶的劲也用上了,一下子从出口钻出,吴凡紧跟其上,飞快的离开了石室。

    就在他们离开的时候,一对闪着淡蓝色火焰的双瞳凭空出现,在黑暗的石室中极为诡异。

    “桀桀……”

    恐怖的笑声再石室内回荡,悬在空中的瞳孔看着吴凡与张平逃离的出口,不知在看着什么,没过多久,石室的出口竟渐渐消失!

    诡异的笑声很大,然而仍在逃跑中的吴凡与张平却没有任何反应,似乎他们听不到又或者根本没有笑声……

    逃离石室后,吴凡与张平又一次来到了岔口,他们在大喘着气,没有一丝死里逃生的兴奋,一切都太诡异了,骷髅何时消失,它又是如何在两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消失,难道骷髅是活的不成?

    这些都是谜,是他们不能理解的谜!

    “张平,你是怎么发现骷髅消失不见的?”吴凡心有余悸地问道。

    张平摇摇头,一脸茫然。

    “我不知道,只记得一开始还在,当我恢复伤势后便没有注意,但是周围的动静都不会逃过我的感觉,可问题就在这里,我的感觉一直没有产生异样,可当我无意瞥向石床时,骷髅已经消失不见……”

    吴凡一边听着一边甩动几乎恢复的双臂,并没有感到不适,不过他没有多在意,更多的心思放在消失的骷髅上。

    “骷髅……消失,到底为什么?难不成那具骷髅还活着?但是这种事怎么可能!”

    他苦思冥想,百思不得其解,突然一道灵光在他脑中乍现。

    “骷髅……骷髅……尸体……对!尸体!”

    吴凡惊骇无比,倒吸一口凉气,感觉浑身冰凉,他想到了一个极为恐怕的事实,一个一直被他忽略的事实,直到这一刻,他终于感到魔窟的恐怕与诡异。

    “我们一路走下来,除了一开始看见的三具诡异尸体,就再也没遇到其他尸体,甚至连骨头,血液都没有看到,这不合常理!”

    吴凡想要冷静,可是他真的办不到。

    “每一年都有数百人死在这里,九年下来,累积的尸体更是数不胜数!可是,我们一路走来,一具尸体也没发现,那么这些早已死去的尸体去哪了?而消失的骷髅与这不见的尸体又有什么关联?”

    他越说脸色越是苍白,而张平的脸色更差。

    从进入魔窟遇到的三离奇死亡的尸体,再到功成的异变,通道的改变,现在又是消失的尸体,不见的骷髅,每一件事都透露着诡异,魔窟的可怕不在嗜血,而在安静之中,无声无息……

    “现在该怎么办?”张平不知所措的问道。

    “回去吧,离开魔窟,我们没有能力了解这里,更没有实力解开疑问,一味的走下去只会陷入更大的危机与死亡……”

    吴凡的语气透露着对魔窟的忌惮,如今他已经解决右臂的问题,离开这里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于是两个少年朝着一开始的通道返回,在那里充满了危机,甚至有可能遭遇功成,不过这已经由不得他们选择了。

    又是与之前通道一样的环境,只是这次没有了光,是的,张平手中的有缺星蓝母石已燃烧殆尽。

    四周一片昏暗,仅仅是身上微弱的光晕带他们照耀前行,吴凡又回到当初进入魔窟的警备状态,留意四周的一切,稳步前行。

    或许是他们的错觉,之前一段时间不见的石刺如雨后春笋,纷纷拔地而起,随处可见,而且更加的密集,走了数个通道皆是如此。

    “等一下!”

    张平突然停下脚步,然后竖起耳朵仔细辨听。

    “有脚步声,密集杂乱,应该有不少人。”

    吴凡听到这里,眼中闪现一丝精光,道:“跟上去!”

    自从离开石室,他们已经绕了七八个通道,仍找不到回去的路线,冷酷的现在实告诉他们已经失去方向,而这只队伍的出现,或许是一次契机,是离开魔窟的机会……

    正如张平所说,这是一支足有三十多人的大队伍,魔窟内通道繁多,人们又有各种原因而分道扬镳,基本上都走上了不同的道路,如今能有三十多人的队伍实属不易,他们能够遇到可谓是幸运万分。

    这支队伍的领头者是三个拥有橙芒小成境界的人,也只有如此实力,才能将三十多人凝聚在一起。

    人多固然安全,但需要的墨石却大大增加,自然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与精力,可以想象他们在魔窟内走过多少的通道。

    而这一点正好符合吴凡的要求,借助他们对通道的了解,离开这里,所以两个少年来到三个领头者面前,开门见山道:“可以让我们加入你们的队伍吗?”

    “你们是谁?”

    看着突然出现的两个少年,带头的一个较为肥胖的青年人没有回应他的请求,而是先发起了疑问。

    张平向前一步,道:“我们来自第七岛,这里危险重重,就我们两人行动实在是危险,所以想要加入你们一起行动。”

    “是这样吗?”肥胖青年人双眼微眯,打量着张平,似乎想要找出什么疑点。

    “我们这里可不是避难所,只想着获得好处而又不出力的人我们不收。”

    “怎么会呢?我们绝对服从安排,贡献自己的力量,况且我们俩都是橙芒小成,一定程度上可以增加队伍的总体力量。”

    肥胖青年人这次没有回话,而是看向身旁的高瘦中年人,寻求意见。

    高瘦中年人只是轻轻点头,表示同意。

    紧接着,肥胖青年人又寻求另一名有着橙芒境界的领头者,可对方既没说话也没有动作,似乎全权交给了肥胖青年人处理。

    再三确认后,肥胖青年人终于露出了笑容,道:“欢迎你们加入!但我还是要强调,你们既然加入我们,就必须听从我们三人的指挥,关键时刻还需要你们的贡献。”

    张平对此嗤之以鼻,暗道:“贡献?估计是拿我们做炮灰吧,这样阴险的事竟说得如此冠冕堂皇,要不是需要用到这只队伍,谁会加入?”

    吴凡更是心知肚明,相信这里绝大部分的人都明白,但为了生存,而不得不加入其中,不过他还是向肥胖青年人点头致意,先给他一个口头的承诺。

    当务之急是加入队伍,寻找他们之前做的标记,找到出口的方向,其他的事暂且放在一边,于是吴凡和张平进入人群。

    对于吴凡与张平的加入,其余三十多人就不怎么高兴了,不说三个领头者没有征求他们的意见就将两人召入,这些人其实早就对三个领头者心存不满,只是碍于实力的差距而不敢张扬罢了,可一肚子的怒气怎么办呢?

    于是他们只能把怨气施加在两个看似容易欺负的新人身上。

    随着人员的增加,对墨石的需求只多不少,那么这些人就要去更多的地方,也就会有更多的危险,危险总是伴随着死亡,那么谁会是下一个“贡献”呢?

    这是个严肃的问题,也是这些人真正不乐意吴凡与张平加入的原因。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现在两个少年成为众矢之的,三十多人虎视眈眈,只要一有危险,这些人毫不客气的将他们推入深渊,为队伍做“贡献”!

    当然,吴凡与张平也不是傻子,他们自然能够想到这一点,况且这些人的敌意极为明显,再看不出来只能说是瞎了眼,所以他们进入队伍后就将这些人的视线完全忽略,只注意自己的安危以及不露声色的加强警惕。

    “吴凡,那人不是林格吗?”

    张平凭借出色的视力,一眼揪出人群中的“熟人”。

    吴凡问声望去,在他的前方,几个人交谈甚欢,其中一名健壮爽朗的年轻人就是林格。

    当初与曹勇一起寻找墨石的时候就有林格,其阴险而又小气的摸样一直让曹勇不爽,两人针锋相对,也多次争吵。

    只是在功成异变后,曹勇惨死,其他人落荒而逃,各奔东西,没想到在诺大的魔窟中又一次相遇,不得不说是“缘分”。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