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一百零二章 爹
    吴凡与张平没了锻炼的心情,两人懒散的坐在地上。

    张平盯着手里的丹药,幽怨道:“毒牙高层真小气,就不能多发放一些吗?害我每次都舍不得吃。”

    尚紫玲没好气道:“你当是糖豆啊,这丹药被一些大势力所垄断,在外边有价无市,现在每月能拿到一次,也该知足了。”

    吴凡道:“若是你拥有师父的实力,成为一岛之主,那么你每月可领三次丹药。”

    岛主的实力?那还远着呢,张平一声叹息。

    尚紫玲道:“丹药你们收好,最好是在突破的时候服用,能有奇效。”

    这一点算是常识,吴凡与张平也都懂得。

    吴凡把瓶中的红色控气丹倒出,递给张平道:“老规矩,控气丹给你,你把你的蕴体丹给我。”

    张平也不废话,和吴凡交换了丹药,如此一来,吴凡就有两颗蕴体丹,张平则有两颗控气丹。

    一红一篮本是一对,体质与控气血二者兼顾才能最大化的提升实力,若只是单一的提升体质或气血控制,会让境界不稳,甚至导致失衡,对身体造成不可挽救的损伤。

    尚紫玲看在眼里,也不多说什么,这两人身体都有些特俗,单一的提升对他们而言反而更适合。

    接下来吴凡与张平坐在地上,笑看着尚紫玲练习九式。

    九式不光是他们两人练习,尚紫玲身为岛主的女儿,自然也没有幸免。当然,比起他们,尚紫玲早在三年前就开始练习。

    结果到现在,仍不见一丝独特的效果,可见这九式就是平凡的九个动作,他们已彻底失望。

    当然,三年下来,比起吴凡张平两人,尚紫玲的动作更加的完美流畅,如行云流水,配合她绝美的容颜,婀娜的身姿,每一个动作都赏心悦目。

    张平与吴凡目不转睛的看着宛若翩翩起舞的少女,一脸猥琐,就差流口水了。

    尚紫玲心中不平,看看坐在地上的两人,说的好听些是欣赏自己优美的动作,说的难听些就是两头蠢蠢欲动的色狼!

    尚紫玲美眸一转,嘴角微翘,露出笑意,然后不怀好意的看向两人。

    谁知这动作竟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美感,张平与吴凡一时间看呆了。

    见两人痴呆的模样,尚紫玲暗暗得意,可突然她脸色一变,惊呼道:“爹!”

    爹?这肯定不是叫坐在地上的两人,第七岛内能让小妹喊爹的只有一人,那便是第七岛岛主,他们的师父!

    难道师父来了!?

    两人如若惊弓之鸟,连忙站起来,摆出对战的姿态。

    “呔,看我的麒麟臂!”吴凡大叫,抡起缠慢绷带的右臂,像张平打去。

    张平佯装被击退,然后高喊道:“好一个麒麟臂,看我的大力开山掌!”

    言毕,张平一掌挥来,按在了吴凡的胸口上。

    吴凡大口喘息道:“好厉害的掌法,看我的天马流星拳!”

    “看招,降龙十八掌!”

    “哼,不过如此,接招,如来神掌!”

    “看我的九阳神功!”

    “看我的九阴白骨爪!”

    “……”

    打了半天,两人一个比一个叫得狠,一个比一个狼狈,却不见一点伤害。打着打着,他们便发现不对劲,为何不见师父的踪影?

    只见一旁的尚紫玲早就笑开了花,他们这才发觉被小妹欺骗。

    “所幸师父没来,否则不堪设想!”张平道。

    只要师父不曾来过,没有发现自己偷懒,一切好说,就算被骗也不打紧。

    “小妹好演技!”吴凡感叹道。

    “哪有你们演的好,你们的战斗仿若绝世大战,惊天地,泣鬼神。”尚紫玲笑吟吟道。

    吴凡汗颜,不好意思的抓抓头,只是一举起臂膀,顿时感到剧烈的刺痛,他倒吸一口凉气,气愤的质问张平。

    “张平你竟然动真格,将我肩膀打伤,是不是之前的调侃而有心报复我!”

    张平委屈道:“没有,与以前一般,只用了一层力道。”

    见张平不像在说谎,同样是一层力道,为何力量比以前强?问题出在哪里?难道……

    “咳,你别告诉我,这两日,你的体质又增强了一个层次!?”吴凡难以置信的问道。

    张平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你不好意个屁啊,受伤的是我啊!而且你体质增强不跟我说一声!起码让我有个准备吧!好吧,你不说也就算了,但你也应该降低力道,免得打伤我啊!

    还有,你开挂的吧,这才几日,你跟吃神丹妙药一般,体质蹭蹭的往上涨,而且还没个限度。

    吴凡严肃道:“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身怀异体?”

    世界上却有着一些特殊的人群,他们是天之骄子,是被上天眷顾的幸运儿!

    这些人天生就拥有远超常人的体质,就算不去修炼,其实力也会自然而然的快速增长,达到一种骇人的程度。

    这种无需训练就能自我增长体质的特殊身体,被人们称之为异体!

    身怀异体之人,不需要在体质方面的训练,可将更多的时间与精力放在气血控制上,事半功倍,修炼速度极快。

    最为可怕的是,拥有异体之人,幼年时期体质就已在增长,虽然缓慢,但已是一马当先,远超常人。

    当少年时期,一般人开始接受系统的训练,本就领先的异体,在这个时期体质增长最快,远远将同龄人甩在身后,望尘莫及。

    若不出意外,年纪轻轻便能达到极高的境界,甚至赶超老一辈,成为少年天才,而备受瞩目。

    龙在天便是这样的天才,倍受第一岛的青睐!

    当然,异体并非无敌,因体质的增长速度奇快,往往会造成体质太强,无法控制气血的现象。若是一般人,则会体内失衡,有损身体,或是承受不住暴乱的气血而亡。

    异体也不例外,虽然特殊的身体带来超强的韧性,可承受更多的气血,甚至能够强行催动不受控的气血为己所用,从而越级而战。可是一旦超出限度,对身体的损伤将远大于普通人,极可能会有损根基,自毁前程。

    而且,异体的体质增长并非没有限度,最高能提升到紫芒层次,差一点的异体则只能提高到青芒层次,之后则需要自己训练来提升体质。

    可即便如此,仍然羡煞常人,人最需要的是什么?那便是时间!

    就算是最弱的异体,哪怕体质不再自动增长又如何?异体为他们节省了大量的时间,只要稍微努力,仍可以更早一步迈入开芒境巅峰。

    而且异体比常人有更大的几率突破开芒境,那么他就有更多的时间冲刺更高的境界!

    所以,即便是最差的异体,也有着不可想象的未来!这些人注定踏入强者行列!是天生的强者!

    至于,传说之中生而不凡,超越紫芒的圣灵体,甚至还有虚无缥缈的天灵体,不提也罢。

    张平道:“我想大概不是,都说异体在娘胎里就开始修炼,可我之前并无明显的体质增强。何况一年前我无论如何训练,体质没有一丝增加,无法做到化气为芒,都不曾踏入开芒境。”

    确实如此,张平很早之前便已开始练体质、控气血,若是他人,长则半年,短则一个月便可踏入开芒境。张平偏偏是练了一身发达的肌肉,也不见丝毫长进,简直怪异。

    若说是天生废材,一辈子不入开芒吧,可就在吴凡加入毒牙海盗没几天,张平竟在睡梦中,自然而然的进入赤芒小成,正式踏入开芒境。

    谁不是在艰苦的修炼之中进入开芒,反观张平,太过匪夷所思,再之后张平发现自己不用训练,体质自然增加,速度虽慢,却也与异体有几分相似之处。

    直到现在,张平体质的增长速度越来越夸张,已经超过了异体的增长速度!

    正因为如此,张平与吴凡交换了丹药,他不需要体质的提升,反而更在意气血的控制。

    尚紫玲分析道:“我看也不是,异体哪有灵敏的五感?也不能感知祸福,更不能乱吃东西,当然异体是能游泳的。”

    这么一想,张平确实不像是有异体。

    吴凡忍不住问道:“你这一身特殊的‘本领’怎么看都比异体强,你这家伙是不是吃了神药?”

    张平道:“可能是的。”

    “我去!还真有!你咋不上天呢!”吴凡嫉妒道。

    “其实我有个秘密一直没有跟你们说过,虽然我缺失了小时候的记忆,但有件事却记忆深刻。”张平回忆道:“在一个密不透风的白色空间内,有些灰衣人在忙碌着,而我的眼前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果实,灰衣人将这些果实称为恶魔果实,然后他们将果实喂给我吃,之后我便彻底失去了知觉。”

    “当醒来后,我便已经在一个破败的房屋内,除了白色空间内事情,其他的记忆我全部失去。没有过去的我为了生存,做过人人践踏的乞丐,也做过人人喊打的小偷,无依无靠,仿佛是被世界抛弃,在无尽的黑暗中苦苦挣扎。”

    “直到有一天,师父出现,他救了我,给了我梦寐以求的安心生活。”

    好吧,这失忆的戏码比吴凡的麒麟臂强的多,还有那恶魔果实意外的耳熟。

    张平所说,吴凡用三十二字概括。

    幼年不幸,命运多舛,奇异果实,非同凡响,诡异身世,扑朔迷离,主角光环,套路满满。

    最后张平道:“所以,我怀疑身上的特殊之处多半与那恶魔果实有关。”

    尚紫玲完全沉浸其中,为张平悲苦的身世感到可怜,为灰衣人的行为感到憎恨,为爹救张平于水火之中而感到敬佩,“所以说,这个故事到此结束了?”

    张平一脸呆滞,你竟然当故事听!

    吴凡突然道:“既然张平说出了他的身世秘密,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让我来告诉你们我的身世吧,且听我娓娓道来。”

    尚紫玲高兴的拍拍玉手,一脸期待,一副听故事的样子。

    张平只觉得世态炎凉,枉费真心,竟没一人同情自己,一时间想不开,无法缓神。

    这时吴凡抬头望天,一副回忆的模样,道:“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天雷滚滚,闪着奇异的红芒,将天边染得鲜红……”

    等等,这是不是在哪里听过!张平仔细一想,这不是吴凡麒麟臂的开头吗?难不成吴凡是麒麟的后代?

    吴凡接着道:“却在这时天降祥瑞,万里晴空,伴随着七彩神光,我出世了!我生在一个大家族当中,因为我出世的异象,而被奉为天降神子,家族倾尽全力来培养我。我也没有让他们失望,在同龄人中遥遥领先。”

    “奈何我太过耀眼,致使我的兄长嫉妒成仇,一心想要将我毁掉。终于有一天,他得逞了,设计将我陷害,废我根基,还使家族与我反目成仇。我九死一生逃了出来,于是四处奔逃,躲避追杀。”

    吴凡瞄了一眼张平,道:“直到有一天,师父出现,他救了我,给了我梦寐以求的安心生活。”

    抄袭!赤果果的抄袭!臭不要脸!张平大恨。

    尚紫玲意犹未尽,并加以点评道:“这个故事没有张平那般迷雾重重,却有兄弟反目成仇的大戏,不错不错。”

    “我那不是故事,是真的!”张平哭诉道。

    “我的也是!”吴凡道。

    “放屁!那是你胡乱编的故事!”张平叫道。

    “瞎说,有人能编出这般精彩的故事?”吴凡不甘示弱道。

    一旁的尚紫玲打断他们的争论,道:“行了,不要吵,不论是真是假,那都是过去。忘掉过去,直面人生才是正确的做法。”

    两人觉得这话有些道理,也就不在争吵。

    这时尚紫玲轻咳一声,道:“好了,该轮到我了。”

    “什么轮到你?”吴凡与张平疑惑不解。

    尚紫玲解释道:“自然是轮到我讲述身世啊。”

    两人一头黑线,只觉得小妹沉迷身世,不可自拔,但是小妹作为美少女,其身世一定很精彩,两人不禁有些期待。

    于是尚紫玲开口道:“爹!”

    啥?两人一脸懵逼,这剧本不对啊!

    随后张平反应过来,唯有师父才能让小妹叫爹,等一下,这不是和之前骗我的手段一模一样吗?想套路我?没门!

    明白了缘由,张平不由得气定神闲,笑看小妹的表演。

    “小妹,你不用装了,同样的招数对我是没用的。况且就算是师父在我也不怕,他整日饮酒作乐,毫无节制,早就掏空了身体,估计还不如我强壮呢。喂,师弟,你脸色似乎不是很好啊,小妹你这表情别吓我啊,看得我瘆的慌。”

    不知为何,张平感到一阵心惊胆跳,这是感知祸福的能力在提醒自己,他咽下口水,强装镇定道:“哈哈,我知道,一定是你们俩合起来骗我。”

    吴凡没说什么,只是递给张平一个自求多福的眼色。

    张平心领神会,转头一看,一身普通布衣的中年人不正是第七岛岛主,尚维义!

    张平被吓的亡魂皆冒,赶忙认错道:“师父听我解释啊,方才的话都是开玩笑得,您别当真!”

    见师父一脸阴沉,不为所动,张平暗道不妙,拔腿就跑。

    尚维义哪能让他得逞,一把抓住张平,怒道:“混账小子,还想跑?看我不打的你叫亲爹!”

    “爹!”张平毫无骨气的跪在地上,抱住尚维义的大腿,惨兮兮的样子,叫的比亲爹还亲。

    尚维义:“……”

    尚紫玲:“……”

    吴凡:“……”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