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五十三章 生死斗(一)
    其中那唯一一间被阵法笼罩的房舍,它的禁制就是十分强大,李言没有把握能完全渗入,所以之前他只是略为神识一扫而过。

    但仅仅是这略加的探查,让李言心中一惊,那是因为从那阵法内有七八股气息透露出,其中有一股气息,李言好似在哪里见过,一时间李言竟然想不起来。

    而这间房舍前,有一名假丹境界的修士正在不断打出一道道法诀。

    “这是防护法阵,那房间内的修士正在抵御外攻之势。”

    李言再联想到自己刚一出现,对方露出的杀机,心中已猜测到了些事情,看来自己的出现,破坏了对方的一些事情。

    “我看还是不必了!”李言站住身形,淡淡的说道。

    “呵呵,我夫妇二人常年偏居一隅,很少有客前来,不若小友到山庄一坐,正巧我也想听听外界近来发生之事,这应该不会难为小友吧。”

    相貌粗旷男子呵呵一笑,热情的说道。

    话里话外已是有相胁之意,但李言如何能愿意去别人大本营,那岂非自寻死路。

    “这就恕在下帮不上忙了,我也是在这苦寒之地游历数年,对外界之事同样知之甚少。”李言断然拒绝。

    “爹娘,何苦再绕圈子,杀了他便是。”那年轻男子早已不耐烦了,如果不是此人出现,现在他已经好事成真了。

    这下不待相貌粗旷男子和粉红宫装少妇阻止,年轻男子身形向前突然飞出,瞬间就已跨越了百丈距离,同时手中一合,一个金箍圈便已飞了出来。

    眨眼间就已到了李言的头顶,金箍圈洒下的金光化成了一圈飞旋的短刃,绞向李言的头颅。

    这一次相貌粗旷男子和粉红宫装少妇没有再次阻拦,而是嘴角勾出一丝笑意。

    年轻男子出手迅疾,话言未落已然祭出了法宝。

    他出手后,嘴角露出噬杀之色,平日里他在动用法宝的情况下,同阶筑基修士几乎是瞬间就会被他碾压。

    见头顶数十柄短刃极速绞落,李言则是袍袖一拂,在他的头顶出现了一个灵力漩涡,一股莫大的吸力正迅速生成。

    年轻男子看到李言施展的法术,不由嘿嘿一笑“不知死活的东西,与某斗法,竟然还敢施展最基础的重力术。”

    说话的同时,双手上法诀一变,本来就旋转如飞的数十柄飞刃,速度更急,立即连成一片金光,连刀影本体也是看不见了。

    向着下方的灵力旋涡绞杀下去,就连一旁的粉红宫装少妇也是俏脸上泛起一丝讥笑,磨儿的金箍圈下一刻便会洞穿那人的重力术,直接打在对方头颅之上。

    这人莫非没修炼过高级仙法不成,与同阶对敌,竟然还使用只有凝气期修士才修炼的基础仙术。

    而就在此时,另一边的相貌粗旷男子却是蓦得大喝一声“不好,磨儿小心。”

    而就在他呼喝声刚一出口,金箍圈瞬间就已穿透了重力术,根本没有受到半点影响,数十柄飞刃连成的金圈直接就绞到了下方李言的头顶之上。

    听闻相貌粗旷男子的喝声,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粉红宫装少妇,几乎是与相貌粗旷男子同时身影已在原地消失不见。

    而年轻男子眼见自己金箍圈已绞杀了对方的头颅,正欲狂笑,可是不想却听到了爹爹的示警,他此刻脸上还带着一丝茫然。

    下一刻,就感觉后背一团炙热难耐,他的身体已是无法动弹分毫,耳边传来一声轻笑“谁说基础仙术就不能杀人了。”

    然后眼前就见一道人影快速闪过,再然后眼前一片红彤彤的火海和自己爹娘焦急的怒骂喝斥声,随之,他的身体轰然化成了一团火球。

    相貌粗旷男子身影最先出现在了火球之侧,他身影尚未站稳,一股冰寒劲风已打向燃烧的火球,火球在冰寒劲风出现的刹那,就已立即熄灭。

    然后才是粉红宫装少妇现身,她呆呆看着只剩了一小团焦黑的东西,这时早已被冻成一个只有数寸大小的冰疙瘩。

    相貌粗旷男子和粉红宫装少妇急忙神识透入冰疙瘩中,下一刻二人都是猛的抬头盯向了李言,二人四目均是赤红一片,呼吸粗重。

    “你如此恶毒,竟然连我儿的魂魄都不放过,无论你来自哪里,今天我要将你生擒,炼化你千年万年,让你永世不得轮回,方解我心头之恨。”

    相貌粗旷男子鼻息粗重,盯着李言,一字一顿的的说道。

    李言刚才在年轻男子发动攻击的同时,就已打出重力术,吸引了对方三人的注意力,然后原地就施展了“潜行夜藏”之术。

    他现在修为大涨之下,如此短的距离施展,空间波动虽有,但已是延迟了大约一息左右,待到相貌粗旷男子发觉异常,再出声警示已然晚了。

    双方动手极快,而那年轻男子本身就是假丹修为,身后又有爹娘在侧,向来心高气傲的他,连护体灵罩也是没有祭出。

    他自认为击杀一名筑基后期修士手到擒来,而后方的相貌粗旷男子和粉红宫装少妇虽感应李言修为有些古怪,但对自身修为也是颇为自信,根本不知道李言竟然还有刹那隐藏身影的神通。

    相貌粗旷男子说话时,已然袍袖一拂,那团冰疙瘩已融化开来,露出被烧缩成一小团的黑色残肢,粉红宫装少妇顿时悲呼一声,就扑了上去。

    李言则是飘离了百丈之外,只是不待他身形站稳,就再次猛的向一侧滑飞而出。

    就在他飞出的刹那,一张黑色巨网就出现在了他刚才停足的地方,黑色巨网一下便是罩了一个空,不待李言看清,那巨网迅速收缩,转眼就消失不见。

    远处的相貌粗旷男子赤红双目露出惊诧之色,他没想到对方神识如此敏锐,竟然能躲过他的偷袭。但他也是久经撕杀之人,一击不中,立即收回法宝。

    就在他收回法宝的同时,刚刚飞出的李言则是双手连续后扬,一连串的“叮铛”声中,他身后的空间再次扭曲了一下,然后一根足有二人合抱粗的乌黑巨棒,带着沉闷之声打在了他的身后虚空之上。

    此刻的乌黑的巨棒上钉满了冰锥,正是李言发出,但他的法力却没有能够阻挡住乌黑巨棒的攻势,只是略有缓滞后,再次向他的脑后狠狠砸来。

    就在李言出手的瞬间,他的境界再也无法隐瞒,相貌粗旷男子已感应到了李言的法力强弱程度。

    “原来只是一名假丹修士,装神弄鬼,你可以死了!”

    他一只手抬起,凭空向着乌黑巨棒一指,那根巨棒一个模糊,就已到了李言的所在之处,李言百忙中,只得双臂竖在了脑后。

    双方交战之时,下方山庄中又有四人飞了出来,四人皆为年轻男女,一身黑衣,个个身上气息都很是不弱,大都已是筑基中后期。

    之前当相貌粗旷男子三人飞上天空时,他们就已开始关注天空情况了,但随后的情况让他们大吃一惊,叮嘱了庄中其余人等后。

    其中修为最高的四人已然飞了出来,只留下另一名筑基后期修士领着凝气期弟子,为那假丹修士护法。

    他们虽然知道自己过来根本没有用武之地,可是少庄主意外殒落,怎么也要表个态度才是,用不用自己动手,那也是要上来的。

    自年轻少庄主动手,到李言与相貌粗旷男子交手,前后时间不过二三息左右,而另一旁的粉红宫装少妇正还不死心的全力用神识探测那团黑色残肢,希望自家孩儿魂魄能有一丝存活。

    但她还是低估了李言的狠毒,李言在偷袭得手的瞬间,就先一步打出法诀封印了对方体内魂魄,让其魂魄半点不能逃离肉身。

    然后这才一个火球术打了过去,而更为要命的是,他在施展火球术的同时,神识已悄然沟通了离火玄黄扇。

    离火玄黄扇只是在从储物袋中露了一下头,就是一道红色离火混在火球术中打在了对方身上,若非相貌粗旷男子修为已接近了金丹中期,而且反应迅速,那么可能连最后数寸大小的一团残肢也是保留不住的。

    李言就感双臂上传来一股大力,那根乌黑巨棒挟千钧之力重重打在了双臂之上,接着李言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他的身体更是被如离玄之箭向前方射去,乌黑巨棒终究也被他挡了下来。

    “竟还懂得炼体之术。”

    相貌粗旷男子见自己志在必得的一击,竟然没能将李言击杀,不由也是心中惊奇。

    他本指望这一击后,李言当场死亡,然后在他魂魄离体的刹那,自己就趁机封印,留待回去后慢慢整治这名假丹修士,可未想到,对方竟然接下了自己一击。

    相貌粗旷男子心中冷笑,对方也已强弩之末了,李言的身体正如流星般向他这边飞来,半空中的李言脸色灰败,一幅气若游丝的样子。

    “不能让他这么痛快的就死了,我要将他抽魂炼魄……”

    就在此时,那名粉红宫装少妇已然抬起了头,脸上露出了绝望和怨毒之色,所喊的话语中带着不似人声的凄厉,让闻者心惊肉跳。

    远处四名飞上空中的庄中弟子,听到夫人发出这般声音,不由都吓了一跳,急忙向后悄悄退了数步。

    粉红宫装少妇眼见自己夫君已将要击杀对方了,这也不用她合力出手了,心中怨气冲天。

    见李言飞来,又听得自家夫人叫声,神识一动,那张本已消失的黑色巨网,再次出现,当头罩向了飞来的李言。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