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百章 我等你很久了
    剑啸的声音越来越强,两个强者的眼神最终锁定了一个人,林风。

    他们的目光注视着林风,这是他被剑墓吸引的剑!

    “唰!”

    奇特而又锋利的光环爆发了,无所畏惧的剑光环使人们颤抖。 当他们想敬拜时,每个人都震惊地退出了剑墓。

    露出可怕的神情,只看见一把剑,与剑丘隔开,悬浮在虚空之中,凌风的头顶!

    剑冢中的剑,它们有生命!

    简无尚的眼睛闪烁着,也凝视着林风,双眼复杂。

    林风抬起头,凝视着漂浮在他上方的锋利剑。 仍然没有明亮的剑光,但是在剑中,有一个可怕的剑光环,无法无天。

    “嗡嗡声!” 可怕的啸叫声继续传来,剑的火焰忽然闪出,使人的眼睛无法睁开。 太可怕了。

    人群的身体很快退缩,林风身体跟随人群躲避并撤退,看到埋在皇土中的所有剑都从地面爆裂,锁住了林风。

    “这怎么可能?” 每个人都在颤抖,林风更加惊讶。 他感到自己并没有被无数锋利的剑锁住,而是被可怕的剑意锁住了,那种剑意,懂得人性并拥有生命不是一把剑而是一个人。

    皇土发抖,剑哭泣,皇土隐隐约约,人群凝视着剑,,他们似乎看到了无与伦比的剑埋在皇土深处,露出一抹 无与伦比的光彩。

    “还有一把剑!” 大家都在颤抖。 在剑冢中,有一块剑埋在皇土中,好象是万把剑之王。 所有的剑都在哭。 无休止地颤抖。

    “嘘!” 我看到剑上似乎闪烁着一丝光彩,照耀着林风,所有从剑丘突出的剑突然同时飞向虚空,无休止地绕着林风旋转,令人恐惧。 剑气使人们想投降和崇拜。 这是武皇的剑,武天的剑。

    人群凝视着那块皇土,他们也深刻地感受到了剑中的无神,这使他们感到很敬畏,他们隐隐感到,当这把剑出来时,一剑将能够杀死他们,而没有虚空的剑意,天地将被夷为平地,那剑就是剑的武皇。

    这时每个人都同样感到惊讶,为什么剑王的剑会锁住林风,这时那些锋利的剑包围了林风,而可怕的胁迫使林风盘腿坐在地上 在创造奇迹的过程中,林风在自己的身上疯狂地展现了剑术的含义,仿佛在抵抗着可怕的剑灵,以至于不被腐蚀。

    两位老人的眼睛很深,他们互相看着对方,然后微微地点了点头。

    “请把剑灵还给它!” 两位老人向剑墓皇土微微鞠躬,实际上显得很有礼貌。

    皇土中的剑似乎听过这两个词,表现出无与伦比的敏锐感,显得自大狂妄,使人群被一一震撼。 这把剑凝聚了剑的强大灵魂,并且变得精致了。现在,他是武天剑皇的剑,面对两个剑皇后,他仍然非常自大。

    然而,两个有权势的老人仍然低头鞠躬,剑逐渐变得安静而平静下来。 几乎同时,其他剑又回到了皇土并平静了下来。 ,仿佛陷入了永恒的睡眠。

    所有的剑都组合在一起。 林风屏住了气息,全身流汗,他的心被震撼了。 他只觉得自己仍然被脑海中无尽的剑影所占据。 在这里,每把剑都有生命。 每把剑记录了一段历史。 就在这时,他似乎感觉到了武天剑皇的成长,骄傲的山川怒吼的年代,终于他看到了这个世界。

    当两个老人看到剑平静下来时,他们缓缓转过身,对林风笑了笑:“看来小朋友与祖先有关系。最近,祖先的剑还没有。 停下来,他们终于平静下来了。当我下来时,我被一个小朋友用剑哨吹着,仿佛一个突兀的冲动,非常奇特。

    “能够仰望剑皇的剑是我的荣幸。” 林风礼貌地回应,但他有点怀疑,剑阁打算邀请他们来这里做什么? 的确,正如老人所说,建中简孝最近没有? 而刚才,为什么他隐隐感到简武少正在逐步引导他们,让他们领导简啸。

    老人笑了笑,然后看着每个人,说:“你知道,祖先的剑,为什么剑吼得更多?”

    “剑皇的剑还活着,因为他不敢沉入其中,所以他发出了剑哨,想再次与世界作战。” 龙腾在虚空说,他的眼睛充满了锋利,虽然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不是修剑,但如果他能得到那把绝世之剑,它将有多强大。

    “既然绝世之剑想冲破虚空,为什么剑阁不随剑而出。” 雪情瑶怀疑地问。

    “这把剑是祖先的剑。我多么敢为平庸的人握住它!” 老人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谢谢大家来到剑墓,没有悲伤。大家!”

    每个人都明白老人的意思,于是他们主动说再见,简无尚率先走了。

    但是目前每个人都还没有弄清楚。 简无伤邀请他们来,就像看到剑亭的剑墓一样简单吗?

    林风走出剑墓,突然觉得有人在看着他。 回首过去,他发现身后只有一个生病的白发老人,守着剑墓的大门,但没有其他。

    现在什么也没有发生,每个人都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了剑亭。 简无伤被一一送走。 天顶上的人们走在一起。 林风感激地看着林儒天和其他人:“今天的事,谢谢兄弟们。”

    林儒天微微摇了摇头,对林风笑了笑:“我们离开了天顶,老年人亲自指导我们,天顶上的每个人都会有委屈和矛盾,但无论是什么关系,以及 如果你遇到其他在天顶上欺骗我的人,则必须将其全部抛在一边,否则,刚刚招募了第一批门徒的天顶只能被其他欺负。”

    林风点头同意。

    穆辰确实有远见。 如果天顶在外部时没有扭曲在一起,那么天顶是什么?

    “而且,即使没有指示,我也看不到其他部队在天顶上欺负我。” 林儒天补充。

    “是的,天界仙境和天神殿的混乱,如此众多的强大人物无耻地包围了你们所有人。” 孟巴似乎有点生气。

    “好的,这是所有人,去找个地方,向前走一步。” 紫眼睛的年轻人突然说话,看似不满意,然后他的身体忽隐忽现,独自一人。

    但是,每个人都没有怪他。 在场的许多人只有一对一的朋友,彼此之间不可能建立联系。 只是因为它们属于天顶,他们才能与林风一起进退。

    人群立刻离开,只剩下林儒天和孟巴。 林儒天故意与林风结为朋友,孟巴对林风能够踏上九天一事表示钦佩,但这真是一场闲聊。 一起走。

    “你见过邱月新吗?” 林风问他们两个。 自从第一批武皇弟子来到天命之城以来,邱月新自然就会来。

    “我们分开走了,也许她目前在其他三个古城之一。” 林儒天说。

    “是的。” 林风微微地点了点头,如果邱月新也一起出发,那应该更快,她有她送给她的虚空飞船。

    夜幕降临时,在古老的剑城中,夜晚没有凉爽的寒冷,路上仍然有行人。 林风朝着天道之城的方向闪烁,那里有浩瀚的宫殿。 ,专为即将进入天道之城的和尚准备。

    在连续宫殿的外面,一个身穿白色衣服的年轻女孩站在宫殿的顶部,黑色的头发和白色的衣服一起跳舞,朦胧的月光洒在她身上,就像一个九天的仙女, 给人一种梦幻的感觉。

    “值得当雪仙儿,如此美丽,如果你能追寻她,你这一生将不会后悔。” 有人叹了口气,凝视着升雪的白色幻影,失去了理智。

    “你敢去仙宫求婚,更不用说老一辈的仙宫了,那些年轻人可以把你粉碎成碎片!”

    “嘿,雪仙子不是普通人所期望的。而且,她为追求感到自豪,不会被普通人诱惑。。”

    每个人都在谈论它。 这时,林风三人忽悠,看见雪情瑶在宫殿的顶上,林儒天笑着说:“这个女人真是超凡脱俗,让人心动。”

    “的确是,即使我被感动了。” 梦八看着那位仙女般的女人,颇为感动,可是林风此时却痛苦地笑了,此刻雪情瑶缓缓转过身,朝这边看,他的眼睛直接落在林风的身上。

    雪情瑶正在等待林风!

    林儒天和孟巴眼神呆滞地看着对方,然后看着站在中间的林风和雪情瑶,好像在看着他!

    “我等了很久了。” 雪情瑶的嘴里传出一阵冰冷的声音,证实了林儒天和孟巴的怀疑,周围的人群也低头,雪童话站在宫殿

    (本章未完,请翻页)

    里。

    她一直在等林风吗?

    一群人物从连续的宫殿中闪闪发光,其中包括一些备受瞩目的天才青年。

    “雪仙子,我说那不是无意的轻浮,为什么你不忘记它呢。” 林风笑着说,但他的声音使每个人的表情都僵硬。

    轻薄吗? 林风是轻浮的雪仙子吗?

    林儒天和孟巴的表情变得越来越有趣,永远盯着林风,象牙象牙,这个家伙对虚空的圣徒做了什么? 多么脆弱?

    “你……”雪情瑶的表情冷淡,由于林风的话,他的情绪波动。 这个混蛋实际上说她在所有人面前都很轻浮。

    但是,血皮蛋毕竟不同于普通人。 刹那间,他的心境恢复了平静,但眼神中却充满了韧性,他决心杀死林风,以稳定自己的方式,以换取林风的轻浮。 的仇恨。

    “林风,你是卑鄙和无耻的,你藏在雪童话的闺房里,偷窥雪童话。”

    “林风,你的贼,你还暗地伤害了雪仙子,将雪仙子囚禁了。走了一段时间,对雪仙子做了什么?”

    “像你这样的小人,杀了他,杀了他!”

    在黑暗中,突然传出声音,导致人群剧烈波动。 林风偷了雪仙女的闺房? 你把雪仙子带走了一段时间吗? 对于像神仙一样受伤的圣徒,林风可以做他想做的任何事情,那他做了什么? 另外,这时雪仙女想杀死林风以发泄怒气,里面隐藏着什么?

    这时,每个人都裸着/裸着/裸着的嫉妒和仇恨看着林风。

    “一起杀他!”

    “是的,杀死他。” 人们的一声呐喊使林风的表情忽隐忽现。 显然,有人在幕后。 一种想法是困住他和处境不利的局面,第二种想法是袭击她。 作为仙宫的圣女,剧透被他诽谤了,林风不知道他做了什么。 这个男人很可能在实力方面不稳定,这个男人是秘密的。 恶意的意图。

    “林风,你对她做了什么?”

    “林风,你有...”

    林儒天和孟巴对林风说,目光使林风一时无言以对。

    看到雪情瑶此刻也保持沉默,释放了强大的神圣力量,仿佛她想在黑暗中找到那个人,但她发现声音含糊不清,没有办法 开始。 当然,她了解到有人故意破坏了她的声誉,此刻,她无法保持内心的绝对和平,一波又一波,她凝视林风的感觉变得更加冷淡,这全都是因为这个混蛋。

    林风缓缓上前,发出冷淡的声音:“我们是清白的,先前我误入了仙宫,我不得不劫持雪仙子,但是我安全后就把雪仙子放了,后来,雪仙子被小人伏击了,是你们那些偷偷摸摸可耻的家伙。“

    每个人听到林风的话时,他们都松了一口气。 这就是为什么林风说的是真的。 有人故意捏造这件事,毁了雪仙女。 他们不想相信雪情瑶被林风抓住了。

    雪情瑶的表情也稍好一些,对林风的杀戮意图有所减弱,但他仍然必须死。

    “我们只是有一些意外的肌肤之亲。” 林风的下一个句令雪情瑶几乎吐血了。

    这个混蛋显然是故意的。

    “此外,她圣女。虽然她上次受伤,但她已经突破了天海的第八层,现在要与我这个天海五层的打交道,那就太...”

    林风这么说时停顿了一下,并高度赞扬了姚雪碧 ,意思很明显,你是天海八期的人圣女对待我的天海五层,这不是表现欺负!

    “我将压制天海第五层的实力和你战斗。” 雪情瑶冷冷地说。

    “他在骗你。” 仙宫的年轻人很着急。

    “雪仙子当之无愧地是仙子,信守诺言,林风对此很钦佩。”

    林风笑着说,当他们看到他的微笑时,人群就责骂了这个家伙。 。

    “在同一层别战斗,我怎么能惧怕任何人?你怀疑我吗?” 雪情瑶冷漠地席卷了仙宫的年轻人,突然之间,年轻人沉默了。

    他们怀疑的圣女吗?

    (本章完)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