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66 第 66 章
    第六十六章

    五星级的豪华套房里, 一个不着寸缕的女人正躺在床上, 嘴巴被领带封了起来, 双手向后被绑在床头,身上皮肤上的伤痕触目惊心。她低低地呜咽着,似乎很是痛苦。

    一个肥胖的男人呼吸急促地坐在一旁,满头大汗, 绿豆大的眼睛发出凶狠又兴奋的光。

    苏沫也不清楚这一场酷刑维持了多久, 被松开束缚的时候,她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汗, 长舒了一口气。

    终于结束了。

    除了痛还是痛。

    每一次和唐赫做, 都是一场莫大的折磨。可每一次,他舒爽了都会给她一个不大不小的资源。

    一开始的时候, 她很想哭。可是后来她发现, 她哭得越厉害只会越激发唐赫的残酷兽性。

    现在,她已经对此麻木不堪了。

    除了因为疼痛而产生的本能反应, 她已经学会将对唐赫的刺激降到最小。

    结束之后的唐赫累了,大喘着气躺倒,肥硕的肚子随之一晃。

    苏沫看了他油腻的肥肉一眼,掩盖住眼底的嫌弃。

    整个人如同美女蛇一般攀过来,声音娇媚:“唐总……”

    唐赫舒服之后心情也不错,“干嘛?”

    “你想不想找个处玩玩?”苏沫声线放得很嗲。

    唐赫嗤笑一声:“现在的娱乐圈, 哪还有处?”

    就算有, 也不经他玩啊。

    苏沫笑得别有深意:“有啊, 我认识一个。肤白貌美腿长腰细, 到时候肯定哭得厉害,不得不求你……”

    唐赫光是想想苏沫的描述就兴奋得不行了。但他警惕心也很强,玩这个一向你情我愿,从不用别的手段。这也是这么久以来,他一直安然无事的原因。

    “谁?”他厉声问。

    苏沫弯唇:“傅南兮啊。清纯吧?”

    话音刚落,只听“啪”地一声,苏沫的头被打得歪到一边,白皙的脸颊顿时红红的一片。

    “卧槽你有病啊?”唐赫气急败坏,“谁不知道顾淮良在追她?你他妈想害我?”

    顾淮良的背后是顾氏集团,谁敢动他放话喜欢的女人?

    疯了吗?嫌自己命长?

    苏沫被打得头晕目眩,伸手捂住自己隐隐发热的脸,眼泪在眼眶直打转。

    唐赫这个老男人,欺负自己的时候趾高气昂的。一碰到比自己强的居然怂成这样。

    苏沫抿着唇,怒火空前高涨。

    “你和那女的有仇?”唐赫此刻反应过来,幽幽点燃一支烟,袅袅烟雾在口中弥漫。

    苏沫定了定神,换了副脸孔。

    “唐总,我这不是为你考虑吗?”她盈盈眼波流转,声音千娇百媚,“距离顾淮良表白都那么久了,要追早就追上了。你有听说他们在一起吗?这女的这么不识相,就该给她点教训看看。”

    她接过唐赫手里的烟吸了口,幽幽吐出一串烟圈。

    苏沫真的好恨。

    从拍电影时她就发现了顾淮良对傅南兮不一样,可是她凭什么?空有一张清纯的脸,身材像个中学生似的。她早就看傅南兮不顺眼了。后来她和金主分手,影视资源说没就没。如今居然沦落到给傅南兮做配的地步!

    她怎么能甘心?

    论长相,两人各有千秋。

    论身材,自己要什么有什么的,完胜。

    可凭什么,傅南兮一路顺风顺水的,还可以和顾淮良在一起。

    那天晚上,她看到他们如同普通的热恋情侣般走在月色湾的路上,简直要嫉妒疯了。

    而那个嫉妒的她,却正在出卖自己的路上。

    ——还是陪一个又丑又肥的老男人。

    光看外表,唐赫就连顾淮良的一根毛都比不上,更不要说他还有那令人作呕的癖好。

    每次唐赫用那张带着烟臭味的嘴亲她的时候,她都好想吐。

    苏沫已经快要被疯狂滋长的嫉妒和阴暗逼疯了。人的恶意来得莫名其妙,细究却是有迹可循。

    她真的好想看看,如果傅南兮也经历自己经历的事,是不是还会像现在这么清纯无辜。

    唐赫的脸上挂着讥讽,肥腻的手拍打着苏沫的脸。

    “我可没工夫陪你玩这恶毒女配角的剧本。”

    他嗤笑一声:“看在你陪了几次的份上,我也好心指点你一句。有的人不该碰就别碰。顾氏不是好惹的。顾淮善当年,可是把他前妻的初恋搞到监狱去了,现在还在大牢蹲着。”

    苏沫离开时,唐赫的话依旧在她的耳边回响。

    “你要是想死或者坐牢,大可以试试看。”

    她当然不想死也不想坐牢。

    苏沫咬唇,紧了紧裹着真空身体的大衣,原路返回自己的房间。

    傅南兮在剧组的日子过得很充实。

    剧组的工作人员和演员都十分友好,和前辈演员拍戏,她也学到了很多剧本之外的东西。

    终于到了顾淮良要来的这一天,因为飞机晚点,他到的时间推迟到了晚上8点。

    本来傅南兮是要去机场接人的,可她有夜戏要拍,便耽误了下来。

    傅南兮让啾啾酒店接应顾淮良,让他在房间等一会儿,自己则留在片场继续拍戏。

    这一场,拍的是许唯和白卉从外面约会回来,两人共同漫步在深夜街头的场景。

    白卉少女怀春,许唯则是心事重重。

    而这温馨的一幕被苏沫扮演的秀颜看见了。

    她转头将这事告诉了许唯的母亲——一个严厉封建的老太太。

    许唯母亲不喜欢新兴玩意,对白卉这样的女大学生很是不喜,更属意秀颜当自己的儿媳妇。

    于是一场暴风雨即将在许家展开。

    拍了一天的戏,片场的工作人员还在准备,等待的演员都开始疲乏起来。

    苏沫见状,点了二十几杯咖啡送到片场分给大家。

    “王奕哥,这是你和南兮的。”苏沫从袋子里拿出两杯,递给王奕。

    “南兮,困了吧?”王奕随手将其中之一递给旁边的傅南兮,“喝吧。你喜欢的拿铁。”

    他留了冰美式,将热拿铁递给了傅南兮。

    傅南兮道声谢接过来。

    剧组的演员关系不错,大家尝尝轮流请客。

    苏沫这样的行为,没有引起任何人怀疑。

    眼见傅南兮喝了咖啡,苏沫的嘴角渐渐荡漾开一个不易察觉的笑。

    傅南兮喝了咖啡,困意没有好转,头反而越发昏沉。

    好不容易坚持将自己的戏份拍完,她和导演说了声便先行坐车回酒店了。

    路上,她给顾淮良发了微信。得知他已经快要到了,安心不少。

    酒店的大堂,啾啾正坐在沙发上。看到傅南兮进来,连忙迎上来将人送回了房间。

    “啾啾,我头昏想休息一下。你帮我接一下顾老师,一会儿直接给他房卡就好。”

    叮嘱完啾啾,傅南兮卸了妆洗好脸,合衣倒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小憩,很快就沉沉睡去。

    顾淮良进来时,自己的小女朋友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长长的睫毛垂下来,眼睑处有淡淡的青色。眉头微蹙,睡得似乎不□□稳。乌黑的长发铺下来,将她的半张脸都遮掩。

    顾淮良的心顿时被揪了一下,心疼坏了。

    肯定累坏了吧?这么早就睡了。

    他轻手轻脚地走过来,倾身将人从沙发上抱起。

    傅南兮只是皱了皱眉,眼皮都没掀开。

    顾淮良将人抱到床上,亲了亲她光洁的额头:“睡吧宝宝。”

    他帮傅南兮脱掉外套,把被子一点点掖好。

    刚将衣服挂好,门口就传来了门铃声。

    “你的外卖。”一个男人在门外喊。

    顾淮良困惑。

    他们两都吃过了,谁点的外卖?

    走到门前,他径直打开门。

    穿着外卖服的男人呆住了,不自觉结巴起来。

    “这,这是傅小姐的房间吗?”

    顾淮良挑眉,不置可否地看向他手上的外卖袋。

    那男人如梦初醒,将袋子递给顾淮良就跑开了,嘴里似乎还骂了句什么。

    顾淮良将外卖袋放在桌上,兀自去浴室洗澡。

    换了身清爽的衣服,他躺下,从背后将熟睡的女生揽进自己怀里。

    抱着她香软的身体,顾淮良很快也进入了梦乡。

    夜里,顾淮良是被一阵喧闹的手机铃声吵醒的。

    他皱眉看过去,是傅南兮的手机。

    “兮兮,苏漫找你。”顾淮良推了推傅南兮的肩膀,低声道。

    这么晚了,估计是急事。

    傅南兮眼皮沉得睁不开,一部手机已经塞到了她的耳边。

    “喂?”她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倦意。

    “顾淮良是不是在你旁边?”苏漫的声音又急又高。

    傅南兮还没说话,顾淮良已经先行开口了。

    “是。”

    苏漫停顿良久,叹了口气。

    “行了,那你们公开吧。我找你经纪人商量下。”请牢记:百合,网址手机版 电脑版,百合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 求书 找书请加百合书友群qq群号548944127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