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62 第 62 章
    第六十二章

    顾淮良的呼吸猛地一窒, 突然间连话都说不出口。深怕自己一出声, 她就不继续了。

    “我……”傅南兮睁开眼睛, 眼神涣散又迷茫。

    她怔怔地看着顾淮良,突然出声:“抱抱。”

    顾淮良的心顿时软成水。

    他俯身,将人从铺上抱回自己的怀里,轻拍着她的脊背。

    “怎么了?”他直觉地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听着他温柔的问话, 傅南兮的心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抓了一下, 又痛又酸。

    她吸了口气,鼻尖满是他身上好闻的味道。

    “我觉得谈恋爱有点麻烦……”她吸了吸鼻子, 突然就委屈起来。

    顾淮良心里一沉, 换了个姿势让她躺在自己的臂弯。

    他的眸色一深,声音如冰块又冷又硬:“你什么意思?”

    刚刚还说要和自己表白, 现在又嫌麻烦了。是不想和他在一起了?

    顾淮良恶狠狠地盯着傅南兮, 仿佛她要是敢承认自己就要动手收拾了。

    喝多了傅南兮对他的眼神里含义毫无察觉,软软地埋在他的胸口处。

    “以前我不喜欢你的时候, 听到什么都不会在意。可是现在……”

    她想想就觉得好揪心。明知道不应该纠结以前的事,可那个女生的影子却总是免不了在她脑海里打转。她会忍不住幻想,现在的他是不是那个女生塑造的。他这么会撩,也全是另一个女生教的。只要稍微想一想,窒息酸涩的感觉就扑面而来。

    “现在什么?你听到什么了?”顾淮良听出她的声音已经带了哽咽,不免焦急起来。

    傅南兮眼睛微红, 细软的声音带了几分哭音:“我觉得我现在太喜欢你了, 这样不好……”

    顾淮良在听到“太喜欢你”这几个字的时候, 心已经被炸飞了, 脑子里“嗡嗡”作响,后面的话完全没有听清。

    他将带着酒气的小姑娘从怀里扒拉开,让她面对着自己而坐,双手捧着她的脸,几乎语无伦次:“你,你,你说什么?”

    傅南兮迷茫地“啊”了一声,已经有点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了,变按照自己原来的想法继续往下说:“我现在太容易被你影响了……”

    只不过听到苏沫提了一句,她就被影响了一个晚上,患得患失的一点也不酷。

    她的话没说完,温热的唇已经落在自己的嘴上,她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顾淮良迫不及待地汲取着她口中的甘蜜,酒味渐渐从她的口中过渡过来。他紧紧抱住她骨头突出的脊背,恨不能将人扣进身体。

    傅南兮被吻得喘不过气来,双手不断推拒。

    顾淮良恋恋不舍地放开她,和她额头对额头,声音沙哑得不行:“今天看到什么了?”

    他的声音循循善诱,让傅南兮一下又想到了晚上的场景。

    她瘪了瘪被吻得红润不已的唇,眼尾微垂,声音有几分委屈:“看到你前女友了。她好漂亮,身材也好。”

    这小可怜的模样顿时惹得顾淮良心疼不已。可听完她的话却是一愣。

    他哪里来的前女友?

    “谁?”他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傅南兮也抬眸,懵懵懂懂地回忆:“或者是初恋?”

    脑袋一扎一扎的痛,她不禁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皱眉,娇声娇气的:“想不起来了,我头疼。”

    “我没有!”顾淮良将她抓头发的手放下来握在手心,定定地和她对视:“你听谁说的?我哪有初恋前女友?”

    傅南兮被这目光看得心跳加速,她呜咽一声埋头趴在他的肩膀,双手搂住他的脖子:“真的吗?”

    顾淮良无奈地叹口气:“我只交过你一个女朋友,哪来的初恋情人?”

    “不可能。”傅南兮下意识地说:“你那么会……”

    顾淮良微微后退,好笑地看着她:“我会什么了?”

    傅南兮脸上一片绯红,眼睛眨了又眨。她现在的脑子已经处于一片混沌,顺着他的话乖乖地细数起来:“会接吻,会谈恋爱,会撩女孩子……”

    “这是在夸我吗?”顾淮良轻笑了声。

    怎么喝醉的人这么可爱呢?

    他捧着傅南兮的脸,“你再说一遍好不好?”

    “说什么?”傅南兮皱眉,酒精作用下头疼得越发厉害了,她完全跟不上他的思路。

    “表白。”顾淮良说完,眼睛一眨不眨地定在她的身上。

    傅南兮的脸一点一点在发热,别过眼小声道:“我想睡觉。我头疼。”

    “说完就让你睡,乖。”

    傅南兮顿了顿,似乎是在苦恼地思考。

    衡量之后,她抬眸看他,眼神还是不甚清明:“那我再说一遍哦,说完我就要睡觉了。”

    顾淮良的心跳剧烈,盯住她一张一合的唇。

    “我喜欢你,顾老师。”

    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人,如果有做得不好的地方,你不要介意呀。

    这次听得清清楚楚了,顾淮良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狂喜,抬起她的下巴就吻了上去,在她的唇上辗转反侧,流连不去。

    他扶着傅南兮的后脑勺将人放倒,覆上去继续亲吻。

    两人交融的气息染上了酒气,顾淮良只觉得自己也要被氤氲地微醺了。

    “我爱你。”

    结束的时候,他低沉沉地说。

    傅南兮的表情还有些怔怔的,也不知道听清没有。

    顾淮良轻哂,在她额头又落下一吻,“不舒服就睡吧。”

    第二天,傅南兮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被顾淮良以一种紧密的姿势搂在怀里。

    她的腿和腰都被桎梏住,动弹不得,就连脖子下方都横着一只手臂。

    她揉了揉因为宿醉还有些痛的脑袋,有些断片。

    昨晚的事,她只能零星记起一些片段。

    可饶是这零零碎碎的片段,也是够让人羞赧的。

    她的目光朝四周环顾,确认了他们目前是在顾淮良的房间。

    皱着眉头回忆了下,她不禁扶额。

    天呐,她发誓再也不喝醉了。

    傅南兮把手放在横在自己腰肢上的手臂,想静悄悄地移开。

    刚一动作,立刻就被后面的人箍得更紧。

    “别动。”顾淮良的声音低哑又懒散,“再陪我睡一会儿。你知道你昨晚多折腾人吗?”

    傅南兮一听,愧疚心大起,立刻乖乖不动了。

    顾淮良的下巴抵在她的头上,轻笑了声。

    昨晚半夜的时候傅南兮突然醒了,说难受想吐。他只好将人抱去卫生间,结果刚抱起来,她就控制不住地吐出来。两人的衣服都脏了一片。

    他把自己的睡衣换了,要给她的换的时候她却死活不同意,非要自己去卫生间洗澡换。

    趁着傅南兮洗澡的时候,他将她的房间清理了一遍,开窗通风。

    等她洗好澡,他抱着她回主卧。她却又睡不着了,像八爪鱼一样趴在他身上缠着他和他说话。

    软绵绵的身体贴着他,声音又柔又娇,简直是对他的甜蜜折磨。

    她是喝醉了不知道,可他一个正常男人,被她撩得火都起来了又没发发泄,快要憋死了。他用了此生最大的克制力才没有当场将她办了。

    最后,他只好将她的手脚都控制在自己的怀里不许她动,两人一直折腾到后半夜才睡着。

    傅南兮闭上眼睛,听着身后均匀的呼吸声,不知不觉地又睡了过去。

    等她再次醒来,顾淮良已经醒了,正坐在一旁盯着她看。

    傅南兮下意识地也跟着坐起身来,耳根发热,“顾老师,早啊……”

    “不早了。你知道你昨天干什么了吗?”

    男性起床后沙哑慵懒的声音传来,傅南兮头皮顿时一阵发麻。

    这话,怎么有点兴师问罪的意味。

    她抬眸,脑袋隐隐发痛。

    “我昨天……”傅南兮想了想,老实认错:“把你衣服吐脏了,对不起……”

    “还有呢?”顾淮良眼尾微挑,有股子散漫的味道。

    “还有……”傅南兮犹豫着,声音轻得不行:“误会那个女生是你前女友——”

    “——你是不是吃醋了?”顾淮良看着她,眼里已经带了点点笑意。

    傅南兮一怔,绯色渐渐爬上了脸庞。

    她不自在地将目光移向别处,“我,我……”

    “我来告诉你你昨晚做了什么。”顾淮良勾了勾唇角,心情很好的样子。

    “你昨晚一直抱着我不撒手,说你很爱我,非我不嫁。后来还一直试图扒我的衣服……”

    他说的一本正经,脸不红气不喘。

    傅南兮闻言,渐渐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不可能吧?”

    顾淮良抿唇,“怎么不可能?你现在不打算对你昨晚的行为负责了?”

    傅南兮不自觉地往后挪了挪,困惑不已:“我要负什么责啊?”

    就算他说的是真的,自己也没做什么特别“禽兽”的事需要负责吧?

    “你说的话我当真了。你要对我负责。”顾淮良看着她,定定地说。

    傅南兮皱着眉,怎么也想不起来顾淮良说的事了。

    她记得他们接吻了,她也向他表白了,他还说自己没有初恋女友……

    对!初恋。

    傅南兮的眼睛一亮,又往前挪到顾淮良的身边,好奇地问:“顾老师,你以前,真的没交过女朋友吗?”

    顾淮良对上她雀跃又期待的小眼神,伸手捏了捏她白皙的脸,“没有。”

    以前上学的时候,他沉迷运动数码这些男生喜欢的东西,对示好的女同学没什么感觉。那会儿,他们学校的校花是尤念。他看着她一路折腾,对他男朋友深表同情。觉得女人都麻烦透了,越是漂亮的女人越麻烦。

    毕业后,他开始了拍戏,更是忙得没什么时间放在这方面。直到遇到她,才一头栽了进去。

    “哦。”傅南兮低头,嘴角情不自禁地上翘。

    “开心了?”顾淮良弯唇。

    看到她高兴,他的心情也跟着好起来。

    “嗯。”傅南兮点点头,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身上蹭了蹭,如同一只撒娇的猫。

    顾淮良的心快化了。

    “所以,到底是谁在你面前乱说话?”

    傅南兮一怔,将那天发生的事和他说了遍。

    顾淮良皱眉:“安锦是我的高中同学。”

    他喃喃自语:“苏沫……”

    倒是忘了这个人了。

    他才不相信,苏沫是无意识地在他家兮兮面前说这话的。

    隔了两天,顾淮良应邀参加一个品牌的发布会。

    发布会现场被人群挤得人山人海,有很多观众都还沉浸在《青橙飞雪》的剧情里不可自拔。

    于是在粉丝提问的环节,有人忍不住提了个和品牌完全无关的问题。

    “我特别喜欢剧里的‘白夏c’,觉得你们特别般配,想问,你和傅南兮在现实中有没有可能呢?”

    此话一出,提问的粉丝立刻招来了一阵嘘声。

    台上的主持人也直冒冷汗,想要出声阻止。

    哪知,有人先他一步开口了。

    “这个要看南兮愿不愿意了。只要她想,就有可能。”顾淮良拿着话筒,唇角微勾。

    主持人顿时愣住了。

    观众也炸了,滔天的尖叫声几乎要将房顶都掀翻。请牢记:百合,网址手机版 电脑版,百合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 求书 找书请加百合书友群qq群号548944127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