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60 第 60 章
    第六十章

    这一期的《最佳搭档》播出之后, 连带着好几个词条都上了热搜。

    网友们把顾淮良在里面的几个表情都截图拼成了九宫格, 评论瞬间就炸了。

    九宫格里, 有他盯着傅南兮看的图;有他低头凑近和傅南兮说话的gif;有他对着傅南兮笑的图;还有傅南兮走错路,被他一手勾着帽子提溜回来的图……

    【???这是顾淮良?我不信!崩溃了我】

    【不许对她笑!!!】

    【啊啊啊!好甜!顾淮良真的一直都在看傅南兮啊!】

    【我嗑的c要成真了吗?啊啊啊激动!】

    【心如死灰。我从来没见过顾淮良一脸宠溺的看着哪个女演员。呜呜呜暴风哭泣】

    【嘤嘤嘤,我要相信那个爆料了】

    【节目组求求你们做个人吧!把拉灯那段放出来让我死心】

    【就我一个人觉得他们穿的像情侣装吗?】

    ……

    当然,也有很多不愿意相信的粉丝。

    【还真有人把苹果台的爆料当真啊?他家的剪刀手不能信好吗?】

    【去看节目了, 只是正常的搭档行为。苹果台故意剪辑成暧昧的样子】

    【拜托女方团队不要再扒着我家炒了, 吸血吸得还不够吗?】

    ……

    虽然粉丝控了评,耐不住c大军和网友太多, 很快就被盖了下去。

    【粉丝别挣扎了, 你家哥哥平时什么样自己没点ac数吗?】

    【一边哭一边找理由,我都同情你们了】

    【女方贴着你家炒?我看明明是顾淮良主动多了, 女方一直在避嫌好吗?】

    与此同时, 顾淮良择偶标准那个话题里的截图又被人挖了出来。

    【小一点?哈哈哈哈。那可不就是傅南兮吗?】

    【上次有人说是傅南兮,我还不信。看了这期节目, 我信了!】

    【炒c很明显了!锁死!!】

    …………

    虽然网友们对这两人的关系有很多猜测,但是更多的人还是倾向于他们是为了电视剧在炒c。

    毕竟,炒c是吸粉和为作品宣传的一个有力手段。在作品上映前,男女主角炒c的行为早已司空见惯。虽然顾淮良从来没有过先例,但是傅南兮可是有过c粉的先例。

    娱乐圈的真真假假,谁搞得清呢?

    这种情况下, 顾淮良的粉丝们纷纷说服自己, 顾淮良不过是为了作品宣传而已, 加上电视台的剪辑才营造出这种假象的。总之, 与真的谈恋爱相比,她们更愿意相信在炒c。

    网友们讨论得不亦乐乎,傅南兮则是接到了经纪人的命令。

    ——炒c可以,公布恋情不行。

    “南兮啊,我在这个圈子这么久,看过太多太多例子了。演员这一行,聚少离多。一开始爱得死去活来,后来呢?没时间也没精力,感情渐渐淡了,又认识了新人,找到了感觉。怎么办呢?只好分手了啊。分手离婚在这个圈子里真的太平常了。你们才在一起多久?后面万一,我说万一,分手了,你尴不尴尬?‘顾淮良前女友’的帽子可能要一直跟着你……”

    苏漫语重心长地讲了很久,举了圈子里的很多例子来佐证自己的观点。

    最后得出结论:“当然,你要实在想公开。我说真的,起码等到感情稳定,准备结婚了再公开……”

    再次想到苏漫的这些话,傅南兮在后台深吸了口气。

    今晚是跨年夜,她和顾淮良受邀来苹果台的跨年晚会唱《青橙飞雪》的主题曲。

    “在想什么?”顾淮良站在她身后,手臂自然放在她身后的椅背上。

    傅南兮摇摇头,“没什么。”

    她站起身来。

    黑色长发的一边被发型师做了编发别入耳后,另一边自然下垂,微卷的发尾在肩头背后铺散开。眼尾扫上淡淡的粉,加上腮红和口红,整个妆容面若桃花。一身淡粉色的礼服裙顺着纤细身段向下散开,裙摆处带了薄纱,少女又梦幻。在往下,则是两条莹白纤细的小腿。

    “顾老师,我们合个影吧。”傅南兮照了照镜子,回头道。

    “好。”

    顾淮良走上前,很自然地搂上她的腰。

    傅南兮笑笑,让啾啾拿着手机给他们拍照。

    啾啾站着拍了几张,又蹲在地上找好角度连拍好几张。

    “好啦!”她站起身来,把手机还给傅南兮,“我拍照可在行了。”

    傅南兮接过来挨个滑过,照片里的男女笑得开心,看上去很是般配的一对璧人。

    “嗯,真的很好,谢谢啦。”

    “顾老师,我也可以和你合影吗?”旁边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两人闻声望过去,是一个年轻女演员凌凌。她主演的电视剧前不久刚在苹果台播出,收视率很不错,也是这次晚会的嘉宾之一。

    傅南兮做了个“请”的姿势,退到后边。

    顾淮良睨了她一眼,点点头。

    凌凌立刻开心起来,让自己助理过来拍照。

    顾淮良退开一步,双臂背后,两人隔着近一米宽的距离。

    凌凌只好向他那里歪头,比了个“v”的手势。

    凌凌拍好后,陆陆续续又有几个人过来找顾淮良合照。他都一一应了。

    时间很快过去,编导来叫他们候场了。

    两人分别站在舞台的两边等待。

    黑暗中,傅南兮听到主持人在说:“下面这个节目呢,很多观众已经期待很久了对不对?”

    观众席立刻传来了撕心裂肺的一声吼:“对!”

    主持人笑:“那这两位呢,就是我们苹果台的开年大戏《青橙飞雪》的主演。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顾淮良、傅南兮!”

    话音一落,舞台下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与此同时,舞台的大屏幕开始播放《青橙飞雪》的片花,女性观众们激动地连连尖叫。

    傅南兮深呼吸了几次,压下自己到喉咙口的紧张。

    她拿着话筒,边唱边从旁边上了舞台。

    “我走过春天的风,冬天的雪……”

    女生轻柔的嗓音缓缓流淌出来。傅南兮一身粉色礼服拾级而上,皮肤白得发光,四肢修长,整个人宛如从城堡走出的公主一般。

    几句之后,顾淮良西装加白衬衫,从舞台的另一边走过来。

    观众席上立刻爆发出了不可抑制的尖叫声。

    傅南兮弯唇,听着耳麦的提示向舞台中央走去和他汇合。

    舞台的大屏幕上,片花和两人的现场直播交互播放,有种电视剧成真的错觉。

    唱到高点,顾淮良向她伸出了手。

    傅南兮抬眸,将自己的手伸过去,手立刻就被温热的掌心包裹。

    手心的温度带着安抚人的作用,让她本来紧张的心情渐渐放松下来。台下的喧嚣口哨尖叫在傅南兮的耳朵里似乎已经不存在了,她只能看得见眼前朝自己微笑的男人。

    和顾老师一起跨年哎。

    本来相聚就不容易,能一起跨年就已经很幸福了。

    一曲结束,主持人随后上来,让他们给观众送上新年祝福。

    台本上的流程走完之后,两人回到了后台,说好分头回酒店。

    傅南兮换好衣服出门,在走廊差点撞上一个10来岁的小朋友。

    “兮兮姐姐,我好喜欢你。你可以给我签名吗?”小男生眉清目秀的十分好看,穿着白色衬衫,领口一个大大的礼结,看上去是来表演节目的。

    傅南兮蹲下身,点头,“好啊。你带纸和笔了吗?”

    小朋友皱眉,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纸:“我只有纸。”

    傅南兮低头在包里翻了翻,找到一支眉笔,接过纸来喃喃自语:“那就用眉笔吧。”

    她在纸上写着祝福语,突然听到小男生稚气的声音:“顾淮良是你的男朋友吗?”

    傅南兮的动作一顿,若无其事地笑笑:“你听谁说的啊?”

    小朋友皱着一张包子脸,“我——”

    “——顾礼,你怎么在这儿?快一点,要到你了。”走廊那头匆匆赶来一个30岁左右的女人,焦急地催促。

    傅南兮连忙将纸条还给小朋友,“加油哦!”

    顾礼小朋友看了眼那个老师模样的女子,犹豫了下,欲言又止地走了。

    小插曲之后,傅南兮从电梯下楼,坐上了啾啾的车。

    晚会是在平城办的,和煦传媒在这里有分公司。啾啾于是从公司借了车,方便傅南兮活动。

    “小唐他们已经先走了。”啾啾一边启动车子一边说。

    她朝后视镜看了眼,皱眉:“后面那辆车怎么像是狗仔?”

    傅南兮一怔。跟她?有必要吗?

    “可以甩掉吗?”

    啾啾脚踩油门,信心十足:“小case!坐稳了!”

    随着引擎声,车子疾驰而出。

    最后,狗仔是甩掉了,不过时间也耽误了些。

    等傅南兮回到酒店,已经过了12点了。

    她和顾淮良住的是同一家酒店不同的房间,是苹果台为需要的嘉宾们订的。

    这么晚了,也没必要见面了。

    傅南兮在微信里和顾淮良说了声便去洗澡了。

    她从浴室出来,猛地看到自己房间站了个人,顿时一惊。

    “顾老师?”

    她不是让他休息了吗?

    傅南兮略一思忖,了然:“是啾啾给你的房卡?”

    顾淮良点头,走到她面前,随手拆开她包着头发的毛巾,声音微哑:“给你吹头发。”

    傅南兮一愣,下意识按住他的手:“我自己来吧。”

    她笑一笑:“怎么好劳你大驾?”

    顾淮良不管她,拉着她到洗漱台前的镜子前,兀自给吹风机插上电源,“呜呜”风声顿时响了起来。

    傅南兮看着镜子里的两人,心里渐渐生了臊意。

    午夜,男女,房间,吹头发……

    这气氛有点不对啊。

    顾淮良的手指从她的发间穿过,蹭过头皮,动作轻柔无比。

    “好了。”他站在身后,最后将她的头发理顺,把吹风机放好。

    傅南兮怔忪着看着镜子里的男人。

    他从背后抱住她,下巴搁在她的头顶,眼底渐沉。

    “服务完了,可不可以要点服务费?”

    傅南兮按住他的手,笑道:“什么?”

    顾淮良转过她的下巴,落下一个绵长且温柔的吻。

    他俯身,低哑着嗓子:“我得寸进尺了。想抱着你睡觉。”

    傅南兮的身子一僵。

    他搂住她,轻声道:“不做别的。想和你一起过新年。”

    他说完,吻又落了下来,一下一下地轻啄她的唇。

    傅南兮的意志于是渐渐瓦解在这吻里……

    新年的清晨,傅南兮是在顾淮良的怀抱里醒来的。

    唉,男色祸人啊。

    傅南兮的脸微热,小心翼翼地将揽在腰上的手臂移开,坐起身来。

    白日的光线从窗帘缝透过来,刚好可以看清床上的男人。

    他昨天非要和自己挤一个被子,夜里大概是嫌热又踢掉了,现在只穿了身家居服,呼吸平稳地睡在那里,看上去人畜无害的模样。

    可能是睡相的缘故,他的衣服下摆被蹭得向上卷了起来,露出一截腹部的皮肤。

    傅南兮下意识就要将他的衣服拉好,手刚碰到衣服,那明晃晃的腹肌又让她的动作一顿。

    嘤,有点想摸。

    她想起两人还没一起的时候,他就说可以摸,只不过当时自己不好意思便没有行动。

    现在两人已经是情侣了,摸一摸也没事吧?

    傅南兮仅仅用了3秒就说服了自己,悄悄地将魔爪伸向了腹部。

    看着那形状整齐漂亮的腹肌,傅南兮唇角渐渐上扬。

    她的手指微张,指腹渐渐碰了上去。

    从块状的地方摸过去,可以明显感觉到块与块之间的边界。

    傅南兮的动作顿了顿,刚想把整个手掌都覆上去,自己的手被猛地被按住了。

    她措手不及,惊叫一声看向躺在那的男人。

    顾淮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眉眼懒散地看着自己。

    傅南兮的脸顿时爆红,像是做错事被抓的小孩。

    “摸够了没有?”他唇角微勾。

    傅南兮微赧着点头,“够,够了。”

    她试着缩了缩手,没有成功。手掌依旧被他按在那里。

    顾淮良轻笑一声,改为抓她的手腕,稍稍用力,就将人拽倒了。

    他一个翻身,将傅南兮困在下面,声音带着点刚起床的哑:“你摸够了,那我怎么办?”

    傅南兮微微睁大了眼睛,脸上闪过一丝惊慌,“你——”

    顾淮良俯身,离得她更近了,眸色渐深,一字一顿地说:“我要摸回来。”请牢记:百合,网址手机版 电脑版,百合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 求书 找书请加百合书友群qq群号548944127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