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57 第 57 章
    第五十七章

    碍于化妆师和其他人在场,    傅南兮装作“不是很熟”的样子,    礼貌地叫了一声“顾老师”。

    “既然叫我一声老师,    那我一会儿检查一下你学得怎么样了。”顾淮良微微歪头,顺着她的话说。

    什么学得怎么样?

    傅南兮看到他眼里的揶揄,哪还有不明白的,脸上顿时染上了一层绯色。

    “林老师呢?”她别过眼,    僵硬地转移话题。

    “先过去了。”顾淮良说完,    在她旁边的椅子上坐定。

    “剧本。”他朝傅南兮伸出手。

    傅南兮“哦”了声,将自己手上的剧本递给他。

    交接中,    他的指腹在她的手背上擦过,    像是带了一层电流,酥麻感骤起。

    傅南兮连忙缩回手,    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顾淮良一边翻剧本一边说:“我来客串你们机长刘希的死对头,    拍两天的戏就走。”

    傅南兮应了声,忍不住从镜子里偷看他,    他的眉眼间俱是漫不经心的疏懒,似乎对这客串的角色得心应手。

    她知道这个角色,是另一个航空公司的机长,身份是女主角的前男友,戏份不多,算是男女主角在一起的助攻之一吧。

    化好妆后,    两人一同去了片场。

    路上,    顾淮良几次靠近傅南兮都被她躲开了。

    “顾老师,    你不要离我那么近……”几次下来,    傅南兮不禁有些焦急。

    顾淮良无奈:“没关系。”

    傅南兮抿唇看了他一眼,刚要说话,余光猛地瞥到了周晨晨的身影,连忙叫了一声:“晨晨。”

    话音未落就向着周晨晨的方向小跑过去。

    周晨晨闻声看过来,见傅南兮过来,她压低了声音:“顾淮良是不是很凶啊?看上去脸色很不好。妈呀,我都不敢和他说话。”

    傅南兮回头,男人的脸色果然已经沉了下去。

    他刚过来,就有工作人员上前找他要签名,导演也迎上去,和他说着什么。

    傅南兮看着如众星拱月般的男人,抿了抿唇。

    他越是吸引人的目光,自己在片场就越要小心,不能暴露了。

    这一天,傅南兮都很注意分寸,一个多余的眼神接触都不敢有。

    兢兢业业地演完一天戏,傅南兮和啾啾一同回去。

    傅南兮看着窗外的夜景,心脏蓦地一跳。

    “啾啾,这不是回酒店的路吧?”

    啾啾弯唇,笑眯眯地说:“今天你住另一个酒店,换洗衣服我都帮你拿好了。”

    她眨了眨眼:“注意一点,明天不要迟到就行。明天早上我来接你。”

    说完,啾啾从前排把一个包递给后排的傅南兮。

    傅南兮接过来,那包的分量似乎一下变得沉了起来。

    到了酒店,啾啾驾轻就熟地带傅南兮上了电梯,甩了甩手上的房卡,脸上笑咪咪的。

    “嘻嘻,小唐早就把房卡给我了。”

    看着她的笑,傅南兮陡然有种被助理卖了的感觉。

    啾啾将人送到房间便离开了,临走时脸上那意味深长的神情让傅南兮起了一胳膊的鸡皮疙瘩。

    啾啾走后,傅南兮在屋里环顾一圈。

    一个大的套间,客厅卧室厨房齐全。

    从卧室和客厅那巨大的落地窗往下去,是一大片的湖景。

    傅南兮想了下,决定趁顾淮良没回来前把澡先洗了,免得尴尬。

    她翻开啾啾带给自己的包,两指拎出一块黑色布料,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黑色蕾丝的吊带裙,不仅领口低,长度也只到自己的大腿。

    这一看就不是自己风格的睡裙是前几天陆思丹寄到酒店的,说是庆祝她终于恋爱的礼物。和这条睡裙一起寄过来的,还有一套薄如蝉翼的黑色内衣裤。

    傅南兮把它过了水后就一直没穿过,压在了箱底。

    看到这条睡裙后,傅南兮的心里就已经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继续翻包,那套同色系的内衣裤出现了她的眼前。

    ………

    傅南兮捂着脸哀嚎一声。

    这让她怎么换啊?!

    纠结了一下,傅南兮还是硬着头皮把衣服拿进了浴室。

    浴室里的大浴缸是没空享受了。傅南兮匆匆淋浴之后,在睡裙外又套了件浴袍,这才放心地出了浴室。

    她一边走一边低头整理浴袍上的系带,冷不丁地撞上了一个宽阔硬实的胸膛。

    傅南兮的那声惊叫还没出口,下巴已经被抬起,温热的唇落下,堵住了她的。

    顾淮良的大掌死死扣住怀里的人,恨不能把人压进身体里。

    女生沐浴后的芬芳气息一直在撩拨他,太阳穴突突地跳,浑身血液都快沸腾。

    傅南兮在闻到那抹熟悉的味道后就顺从下来。

    知道在片场自己可能是让顾淮良不开心了,她现在异常的乖巧。

    顾淮良一路带着她到了卧室,他狠狠地吻着,一步步向前。

    傅南兮被逼地节节后退,一个踉跄就倒在了一片柔软的被褥上。

    她双手还没有撑起来,男人的气息已经压了下来。

    傅南兮呜咽两声,艰难地想要从旁边移开。

    顾淮良察觉到,扣住她的手不让动,唇上动作越发激烈。

    一直到傅南兮的脸色通红,脖子和耳朵都成了绯色,他才渐渐松开了对她的桎梏。

    傅南兮得了空,脸别向一边,乌发散落,大口地喘着气,胸口起伏剧烈。

    这吻接的,她都要窒息了……

    顾淮良顺势倒在她的旁边,眼尾微挑:“投怀送抱?”

    傅南兮泛着水光的眼睛看了他一眼,坐起来,收拢自己的领口。

    “才没有。”

    顾淮良的目光已经顺着她领口的缝看过去,眸色一沉,声音微哑:“我一回来,你已经穿成这样,还不是在暗示我?”

    傅南兮捂着胸口站起身来,无措地解释:“我没想到你现在就回来,想先把澡洗了……衣服是我助理给我拿的,我也不知道……”

    语录伦次地解释了一番,也不知道他听懂没有。

    顾淮良轻笑,伸手一把将傅南兮拉下。

    她措手不及,被他的身体绊了下,倒在他的身上。

    她听到他闷哼了一声,紧接着一个翻身,炙热的吻又落了下来。

    顾淮良固定住她的脸,一下一下地轻啄。

    “我好不容易抽时间过来,你就当我不存在是吧?”

    想到她在片场对自己唯恐避之不及的样子,顾淮良的心一紧,忍不住咬了她一口。

    傅南兮吃痛地“唔”了一声,小声辩解:“万一被拍到怎么办?”

    “拍到就拍到。”顾淮良的眸光深邃,定定地说。

    傅南兮微怔,启唇:“不行啊,我们不能公开的。”

    顾淮良轻哂:“为什么不能,嫌弃我?”

    傅南兮摇头:“可我们才刚在一起,万一以后分手那多尴——唔唔——”

    她的话没说完就被顾淮良的吻打断了。

    这个吻带了凶狠的意味,傅南兮瞬时觉得自己像是被恶狗啃噬的肉骨头一般。

    一吻完毕,顾淮良的呼吸不稳,语气还是凶巴巴的:“你不气我不舒服是吧?”

    傅南兮摇摇头,伸手顺了顺他的背。

    “顾老师,你以前答应过我的。”她抿唇,郑重道。

    “我现在要以事业为重,不想沾绯闻。而且你名气这么大,我也不想被说蹭你热度,借你炒作什么的……”傅南兮顿了顿,“你经纪人应该也不同意公开吧?”

    顾淮良和她对视了一会儿,无奈地败下阵来:“好好好。不公开就不公开。”

    他捏了捏她的下巴,不甘地说:“但是万一被拍到,你也不能否认我的身份!”

    这话从顾淮良的嘴里说出来,莫名多了几分怨妇的意味。

    傅南兮顿时觉得自己像个不负责任的渣男,胸口有些涨涨的。

    她莞尔,点了点头。

    接着仰头,主动吻上他的唇,轻声呢喃道:“顾老师你真好……”

    剩下的话消失在两人交融的唇齿间。

    安静的房间,接吻发出的暧昧声响尤其清晰。

    傅南兮的脸越发烫起来,心跳加速不能自已。

    突然,顾淮良咬牙松开她,径直去了浴室。

    哗啦啦的水声从浴室传出来。

    等他再次出来,已经带了一身的冷气,显然是洗的冷水澡。

    晚上,顾淮良依旧坚持睡外面的沙发。

    傅南兮睡在床上,看着客厅的方向。雀跃和甜蜜一点点在心里荡漾开,几乎要将她整个身体占满。

    喜欢是放肆,而爱是克制。

    她感觉到了在男女本能之外,顾淮良对自己的珍视与尊重。这比情人间的爱、欲交缠更让人心动。

    大概这也是她这么放心过来的原因吧。

    傅南兮忍不住笑着抱紧了被子,怀着无比喜悦与幸福的心情,她渐渐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顾淮良拍完自己的戏就要离开了。

    即使这样,他还是抓住午休的机会将傅南兮叫到无人处,狠狠吻了一会儿才满意。

    他走后,傅南兮的工作依然在紧张而忙碌的继续。

    一个秋天过去,《云霄之巅》终于宣告了杀青。

    几乎是与此同时,《青橙飞雪》的主题曲和第一支预告片正式出炉,定档寒假期间,苹果□□播。

    随之而来的,是电视剧上档前的宣传工作。,,,,..        ..                    ,,,,

    乐文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