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44 第 44 章
    第四十四章

    从那天起, 傅南兮作为“私人护工”的生活正式宣告了开始。

    每天早上, 她会先起床,洗漱后去厨房做两人的早餐。

    一般这时候,睡眼惺忪的男人会直接来厨房找她, 手上拿着今天要穿的衣服。

    帮他穿好衣服之后, 两人就对面而坐一起早餐。

    为了方便, 她尽量都会做一些方面顾淮良单手吃的食物。

    上午, 傅南兮一般会在舞蹈房练习一会儿舞蹈。

    而这时,顾淮良就会搬个小板凳坐在一旁。

    ——看她练舞。

    傅南兮一开始觉得有些尴尬,旁敲侧击地问他坐在这里会不会无聊。

    顾淮良一副懒散的样, 挑眉道:“不会,我在晒太阳。”

    医生确实说过要他多晒太阳的话。他用起这个理由来理直气壮。

    傅南兮无话可说。

    这是他的家, 他想在哪晒就在哪晒。

    至于那令人难以忽视的视线……时间长了, 傅南兮竟然也习惯了。

    中午, 宋嫂会买好食材过来给两人做饭并打扫卫生。

    自然, 顾淮良像个小孩一样被喂饭的场景也全部落在了宋嫂眼里。

    宋嫂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吃惊的嘴巴大张, 简直能塞下一个鸡蛋。

    顾淮良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 似乎没有觉得丝毫不妥,反而是喂饭的傅南兮被窘得脸上发热。

    事后,宋嫂偷偷和傅南兮说,前两天顾淮良的助理也问他要不要喂饭, 结果被顾淮良骂了一顿, 说恶心死了。

    面对宋嫂新奇又欣慰的眼神, 傅南兮也只能微笑以对。

    下午的时间是比较清闲的,除了跳舞和看剧本,傅南兮还可以向旁边的人请教一下演戏上的问题。

    顾淮良虽然平时老是不正经地逗她,但在专业问题上一向很认真。

    在帮傅南兮解决疑问以外,他还会给她参谋剧本,帮她一起对戏。

    到了晚上,傅南兮会变得忙碌一些。

    她要准备两人的晚餐,给顾淮良喂饭,还要帮他擦浴和洗头。

    第一次给顾淮良擦浴的时候,傅南兮的动作很轻,结果立马被笑了。

    “诶,你的手是猫爪吗?我还以为是我妈养的那只奶猫在我背上踩奶。”

    傅南兮手上的动作一顿,深吸了口气才没有和他计较,只是不动声色地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帮他把背部和左手臂都擦了一遍之后,傅南兮就忿忿将毛巾仍还给他:“前面你自己擦。”

    顾淮良这次倒是没有再说什么令人羞赧的话,乖乖照做了。

    擦好之后,傅南兮正准备收拾,突然又被叫住了。

    她的心里顿时又涌上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

    “诶,还没完吧?你是不是应该帮我脱下裤子?”

    傅南兮不可置信地转头,下意识地看了眼他的裤子。

    没两秒,她面红耳赤地转过头,胸口起伏着,耳根几乎要烧起来。

    这个流氓……

    顾淮良也发现了自己的变化,无奈叹了口气:“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让你弄和折磨我没区别。”

    “我帮你换个水。”傅南兮瓮声瓮气。

    顾淮良在后面补充:“冷一点。”

    冷,冷一点……

    傅南兮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她大气都不带喘地给顾淮良换好了水,低着头红着脸出了浴室。

    呼吸到没有顾淮良在的空气,她才长长地舒了口气。

    这种经常令人羞耻的日子到底要过到什么时候啊?

    嘤。

    距离傅南兮参加的那个综艺录制还有一周的时间,她闲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傅南兮没想到,顾淮良像是比她还闲。

    在他家里的这几天,傅南兮似乎就没见他接过什么和工作有关的电话,整个人像是闭关神隐的大侠一般。

    有一天,在顾淮良又盯着她看了一个上午后,傅南兮终于忍不住问了:“顾老师,你最近都没有工作的事情要忙吗?”

    顾淮良的眼睛微眯,眸光从她汗湿的额头一路扫到细瘦的脚踝,疏懒一笑:“没有啊。”

    他不想现在曝光自己骨折的事,最近的工作邀约全部推掉了。

    傅南兮“唔”了一声,点点头。

    行吧,大佬就是任性。

    她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工作反倒先一步来了。

    就在当天,傅南兮收到了大学班主任李老师的电话。

    “南兮,工作最近忙吗?”

    寒暄之后,李老师直奔主题。

    “我最近不忙。”傅南兮连忙说,“有事吗老师?”

    “想找你帮个忙。”李老师笑笑。

    傅南兮:“嗯,你说。”

    “我以前教的一个学生参加了一个舞蹈综艺。他原来的舞伴突然受伤了,就找我帮忙,看我能不能帮他找一个。我想了想,就想到了你。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傅南兮心中一动,“你的学生……是祝逸师兄吗?”

    李老师惊讶:“你知道啊!对,就是他。”

    傅南兮想了想,“我和我经纪人商量一下,晚上给你答复行吗?”

    “好!”李老师爽快道:“就第一期节目要帮忙,不会耽误你太久。尽量早点回复我啊,时间不多了。”

    “嗯嗯!好的老师!”

    傅南兮和李老师说了再见,挂断电话。

    李老师对自己有知遇之恩,她都开口了,自己理应帮忙。

    可是,如果去的话,就意味着自己这段时间都要和祝逸一起练舞。

    那顾老师这里,她就没办法兑现诺言了。

    左思右想之后,她先是问了苏漫。

    苏漫听完倒是挺支持的,只叮嘱她不要受伤。

    得到了经纪人的许可,傅南兮去客厅找顾淮良。

    “顾老师,我,我可能有一个新工作了。”她吞吞吐吐地说。

    “什么工作?”顾淮良挑眉。

    “有个明星舞蹈的综艺,我老师想请我去帮个忙。”稍微解释了一下缘由,傅南兮抿唇,“……所以我这几天白天可能没办法照顾你了……”

    意外地,顾淮良只是轻哂,一点不高兴的表情都没有:“去吧,我一个大男人,不用担心。”

    傅南兮微怔之后,高兴地点了点头,立马回复了李老师。

    “等等!”顾淮良突然出声,蹙眉看着她,“你去当谁的舞伴?”

    傅南兮的目光闪了闪,迟疑着说:“是我老师的学生,也是我的师兄……”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你也认识的……”

    顾淮良心里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大,果然听到了一个不想知道的名字。

    ——“是祝逸师兄。”

    顾淮良的心一沉,额头青筋“突突”地跳,沉声道:“我可以说不行吗?”

    傅南兮一顿,不自在地别开脸,“不行啊,我已经答应我老师了。”

    顾淮良脸色微沉,定定地看了她几秒,突然“刷”地起身,走到傅南兮面前。

    她低着头,只露出一截细长白皙的脖颈。

    “我不喜欢看你和他跳舞。”他硬邦邦地说。

    “你可以不要看啊。”傅南兮小声咕哝。

    “傅南兮!”顾淮良低吼了一声,胸口一团气堵在那里,简直要气死了。

    “你知道我介意什么。”

    傅南兮一手捏着手机,另一只手无措地搓着衣摆。她抬起头看着顾淮良,轻声解释:“我和你说过了呀,我和祝逸师兄没有什么的。”

    顾淮良轻嗤,“你对他没什么,他对你呢?”

    傅南兮眼睛微微睁大,想了想道:“……他都没怎么联系过我,应该也没什么的。”

    “我不信。”顾淮良冷冷打断她。

    他是男人,看得出祝逸眼里的不同。

    傅南兮被他脸上的冷峻怔到,酸楚的感觉在胸口蔓延,涨涨的很难受。

    良久,她抿唇,重重地吐了口气。

    “你生气了吗?”傅南兮抬头,声音轻柔。

    顾淮良垂眼,幽暗的眸子和她对视,抿唇不语。

    眼前的小姑娘披着乌黑的长发,素净的一张巴掌脸,黑白的分明的眼睛如星辰般耀眼,玫瑰般的唇漂亮又柔软,脖颈细细长长的像天鹅,皮肤像奶油一样又白又细腻。

    他抱过她的腰,吻过她的唇,亲过她的眼睛,也无数次和她十指紧扣。

    可这都不是真的。

    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他也没有权利管她的事情。

    他明明是不开心的,可当傅南兮微仰着头轻声问自己的时候,他一句生气的话都说不出来。

    面对她一双满是自己的瞳仁,他只想抱她吻她,爱她护她。不想看到任何委屈的神情出现在她的脸上。

    这个认知让顾淮良有些悲哀。

    他喉头微动,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傅南兮微微叹气,垫起脚尖,轻轻抱住了他,柔软的唇在他皮肤上堪堪擦过。

    温热的触感一碰即逝。

    “我哄过你了哦。”她红着脸转身跑开。

    顾淮良一怔,不敢置信地低头看了眼自己的锁骨,那里似乎才残留着她唇上的体温。

    半晌,他看着傅南兮消失的方向,蓦地笑了。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乐文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