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43 第 43 章
    第四十三章

    “来了?”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傅南兮转身, 只见顾淮良只穿了件家居裤, 上半身裸着,轮廓分明的腹肌很是瞩目,有水渍顺着肌肉的线条流过, 很快隐入裤中。

    她愣了愣, 不自在地别开眼, “你怎么不穿衣服啊?”

    “我在洗澡。”顾淮良沉声道。

    这平淡的话瞬间让傅南兮回过头来, 大惊道:“你一个人怎么洗呀?你的伤口不能进水的!”

    她这才注意到,刚刚看到的水渍来源就是他的头发。

    他把头发都洗好了?

    也许是她的话里带了些微的责备,顾淮良垂了垂眼, 抿唇道:“我几天没洗了。总不能又脏又臭的见你吧?”

    傅南兮一怔,想起来之前在医院的时候, 这些都是医院的男护工帮他做的。

    她缓了缓道:“你, 你可以让宋姨或者小唐帮你呀。”

    “不要。”顾淮良皱眉, “我不喜欢别人碰我。”

    傅南兮微微睁大眼睛:“那怎么——”

    “——你帮我洗。”顾淮良打断她的话, 狭长的眼睛定定地盯着她。

    傅南兮无语,默默地和他对视了一会儿。

    她心里清楚, 顾淮良是故意的, 他明明可以请护工。但转念一想,自己本来就是来照顾他的生活起居的啊。不管怎么说,他的骨折也是和自己有关,能顺着就顺着吧。

    半晌, 她叹了口气, 妥协:“好吧。我帮你擦一下。”

    他目前不适合淋浴, 只能用水擦一擦身体。在医院那段时间,傅南兮也观摩过几次护工帮他擦浴的过程,知道应该怎么做。

    听到她答应了,顾淮良忍不住嘴角上扬,“嗯”了一声。

    “我带你去房间。”他走过去,拎起傅南兮脚下的行李箱率先走在前面。

    傅南兮跟在顾淮良的后面,穿过客厅旁的一个走道。

    走道两旁一共有四个房间,其中有一间的门开着。

    傅南兮眼角随意一撇,霎时惊讶地张开了唇。

    “顾老师,这个——”她停下脚步,不可置信地看向那个开着的房间。

    顾淮良随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轻哂:“那是给你跳舞的房间。”

    他顺势推开了另一个房间的门,“这是给你睡觉的房间。”

    傅南兮站在走廊,看着左右两侧的房间,腿像被定住般迈不开步。

    一共四个房间,居然两个都是她的。

    “进来看看还有没有需要的。”顾淮良将行李放在了门口,见她还站在原地,不由分说地将她拉到了卧室。

    傅南兮一个踉跄进了房间,简单环顾四周。

    房间面积不小,装修风格和外面一致,都以简单大气的黑白色调为主。

    “已经很好了。”傅南兮定了定神,弯唇一笑:“这房间比我租的那个还要大了。”

    顾淮良疏懒一笑,“那你过来看看你的舞蹈房。”

    被牵着走进对面的舞蹈房,傅南兮一进门就被这房间怔住了,心里重重地一颤。

    门的对面是朝南的巨大落地窗,阳光毫不吝啬地从外面倾洒过来,铺满一地。左侧的整面墙都做成了镜子,前方是一排木色的把杆。另外一面墙上大大小小的相框里,都是自己的照片。下面是一排长长的可移动把杆。

    傅南兮慢吞吞走近那面墙,抬头。墙上的照片涵盖了自己不同的时期,从小时候到出道,应有尽有。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搞到的。

    小时候练舞,爸爸也是将家里别墅的一间房改成了她的舞蹈房。记得那时候她抱着爸爸又蹦又跳的开心了好长一段时间。可惜后来家里的公司破产,别墅没了,舞蹈房更成了不可能的事。

    傅南兮怎么也没想到,在十年后,会有另一个男人做了和爸爸同样的事。

    她的鼻子一酸,眼睛眨了眨,感动到几乎要落泪。

    “地板和墙都做了隔音,你可以放心跳。”顾淮良低声解释。

    “谢谢你顾老师。”傅南兮的声音都更咽起来。

    顾淮良见她眼睛里似乎是有了水雾,心慌不已:“别哭啊。又不是什么大事。”

    “我没哭。”傅南兮别过眼,小声咕哝,“我是很感动。”

    “那你要不要亲我一下以示感谢?”顾淮良轻笑。

    他实在不懂怎么哄女孩子,只会用这些插科打诨的方式逗弄过去。

    “不要。”傅南兮吸了吸鼻子。

    顾淮良早就料到她会这样说,也不意外。

    然而下一秒,一具带着淡淡清香的身躯突然就靠了过来,软软的皮肤隔着一层衣物和他相贴。

    女生清甜的气息一瞬间溢满了他的鼻息。

    傅南兮柔软的声音在他的胸口响起:“不过可以抱一下。”

    说话间,她的气息吞吐在他的皮肤,温热又轻软。顾淮良的皮肤不自觉变得颤栗起来,酥麻的感觉从那处向周围蔓延。

    顾淮良被这惊喜砸晕了。

    怔忪中,傅南兮已经松开了手臂,退后两步抬眼看他,微红的小脸上神情复杂:“顾老师,虽然我很感动。可是你装这个……是不是有点浪费?”

    顾淮良眉眼沉沉,低哑着声音:“嗯?”

    傅南兮避开他的灼灼目光,轻声道:“我现在拍戏,都不太跳舞了。而且等我离开了,这里不就没用了吗?”

    顾淮良轻嗤,“你一直住这,房间就不会浪费了。”

    见傅南兮张了张口还想说话,顾淮良眉头一皱,“我就喜欢为你花钱,不行?”

    傅南兮一噎,绯色慢慢爬上了耳朵。

    行。

    你的钱你说了算。

    傅南兮回房间收拾好自己的行李,换了身舒适的家居服。

    打开门,顾淮良正站在门口,手里捏了件白色的t恤。

    “帮我穿衣服。”他毫不客气将衣服递给傅南兮。

    傅南兮的目光在t恤和他精壮的上半身之间游移,好奇:“我没来的时候,是谁给你换衣服的?”

    “自己。”顾淮良言简意赅。

    傅南兮:“那你——”

    “我可以自己换,就是容易扯到伤口。”顾淮良淡淡补充。

    “那我帮你!”傅南兮闻言迅速接过他手上的t恤:“进来坐着换吧。”

    顾淮良嘴角微勾,跟着她进了房间。

    在凳子上坐好,顾淮良定定着看着傅南兮取下自己的吊带,然后小心翼翼地给他套衣服。

    她的动作很轻,细白手指若有似无地在他身上拂过,身上的馨香不断涌入他的四肢百骸。

    顾淮良一时晃了神。

    “好了。”傅南兮弯腰,将他t恤的下摆拉平。

    她起身,又将带子挂回他的脖子。

    “顾老师,你晚上想吃什么呀?”傅南兮尽职尽责地问。

    顾淮良完全沉浸在她的柔声细语中,下意识道:“吃你——”

    傅南兮脸色微微一变。

    “——做的菜。”顾淮良生硬地拐了个弯。

    傅南兮松了口气,“那我看看冰箱里有什么。”

    她走到厨房,冰箱如之前一样,新鲜食材应有尽有。

    台面上的小砂锅里,还有半锅炖好的骨头汤。

    她回樱城之前,顾淮良的一日三餐都是宋嫂负责的。想来这也是中午做好没盛出来的汤。

    傅南兮之前查过,骨折病人在前期不能吃过于油腻的食物,便只做了几个清淡小炒,又把砂锅里的汤重新热了一遍。

    晚饭时,当看到顾淮良第n次将菜遗落在了桌上,傅南兮忍不住侧目,提议道:“我帮你拿个勺子吧?”

    顾淮良抿了抿唇,不太开心的样子:“你为什么不喂我了?”

    傅南兮微怔。

    在医院那几天,她确实在他的要求下喂过饭。可后来她回了夕城,她还以为他已经学会自己吃饭了。

    顾淮良将筷子放在桌上,脸色有些僵硬,头向后一仰靠在椅背,“我等你吃完了喂我。”

    傅南兮:“……”

    看着一脸傲娇的男人,她简直哭笑不得。

    怎么觉得,生了病的顾老师越来越像小孩子了?

    和小孩子能讲什么道理呢?当然是宠着他了。

    傅南兮匆匆吃好自己的晚饭,像回到他刚做完手术那几天,一口一口地将饭菜喂进了他的嘴里。

    喂完最后一口,顾淮良终于满意了,又恢复了平时那副散漫不羁的样子,眉眼也舒展开来。

    他如同一个黏人的大狗,跟在傅南兮后面在餐厅和厨房之间来回移动,目光却是动也不动地落在她身上。

    傅南兮顿时觉得自己像是被狗盯上的香肠,随时都有被扑上来啃掉的危险。

    “顾老师,你先去休息吧。”她被看得后背发麻,实在忍不住建议道。

    “不,我就想看着你。”顾淮良恢复无赖本色,肆无忌惮地说。

    傅南兮:“……”

    好吧,她忍。

    “哎,我问你一个问题。”顾淮良却像改了性,突然一本正经地问。

    “什么问题?”傅南兮擦着桌子,漫不经心地问。

    顾淮良:“爸爸,外公和老公,哪一个和你没有血缘关系?”

    “老公。”傅南兮想也不想地说。

    “哎!”顾淮良笑得开心,“乖。”

    傅南兮愣了愣,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强忍住把抹布扔他脸上的冲动。

    “你,你,你——”

    她憋了好久,脸都憋红了终于想出几个字吐槽:“你好幼稚啊!”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乐文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