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42章 第 42 章
    第四十二章

    为了防止肿胀,顾淮良打了石膏的手臂本应该被吊起来。但是他为了拍戏效果,并没有采用这种方式。

    后面的几天里,他穿着严实的西装外套将自己的手臂遮起来,就这么坚持完成了拍摄。

    最后一场戏结束的时候,导演忍不住在监视器后面带头鼓起掌来。

    他走过来拍了拍顾淮良的肩,催促他尽快去医院复查。

    顾淮良点了点头,没有参加剧组的杀青宴,直接赶去了医院。

    傅南兮在结束自己的戏份后,也找了个借口溜去了医院。

    她和助理啾啾按照小唐说的地址找到那里时,诊室的门关着,外面的椅子上坐着两个男人。

    一个是小唐,另一个是顾淮良的经纪人张宏。

    打过招呼之后,傅南兮小声问:“顾老师怎么样啦?”

    张宏摇了摇头,“可能还是要手术。恢复情况不太好。”

    刚说了没过两分钟,诊室的门开了。

    顾淮良沉着一张脸走出来,打着石膏的手臂又被吊带吊了起来。

    他看到傅南兮,微怔之后,脸色微微放缓。

    “怎么没去杀青宴?”

    “兮兮姐肯定是关心你!来不及去杀青宴就过来看你了!”小唐抢答道,冲着傅南兮使眼色:“对不对兮兮姐?”

    看到小唐使劲挤眉弄眼的样子,傅南兮点点头,“嗯”了声之后赶紧转移话题,“医生怎么说,要做手术吗?”

    “去办住院。”顾淮良将手上的资料袋给小唐,语气里已经隐隐带了笑意。

    “好勒!马上去!”小唐立马拿过东西溜了。

    张宏亲眼看到顾淮良的态度变化,不由又暗自打量了下站在旁边的傅南兮。

    样子当然是漂亮的,但娱乐圈最不缺的就是美女。

    要说不一样,也就是气质比较干净清纯吧。仪态很好,站在那里背挺得很直,腰细腿长的比例也好。只是这身材也像个没发育好的中学生似的,过瘦了些。

    他家艺人清心寡欲了这么多年,居然喜欢的是这款?

    难怪看不上那些投怀送抱的女艺人了,根本不是一个风格嘛。

    张宏已经听小唐提了好几次顾淮良这次是真的栽了,让他做好热搜公关恋情公关。本来他还有些不以为意,顾淮良在娱乐圈都这么多年了,什么姑娘没见过。这次亲眼见到了,才发现小唐说得一点都不为过。

    就他出来那个态度,张宏敢保证,他原本肯定是不想手术的,结果人家只不过稍微关心了下,立马就换了副面孔。

    谁说只有女人善变呢?

    张宏在心里默默叹口气,计划着回去要将公关文案再完善一下。

    私立医院的人不多,小唐很快就办好了手续。

    顾淮良住的是病房,环境堪比五星级酒店豪华套房。

    进门的时候,啾啾不由发出了惊叹声:“有钱真好。这比我们平时住的酒店都好多了。”

    傅南兮在心里默默点了个赞同。

    见张宏似乎是有话要和顾淮良说,她借口下楼吃饭,想把空间留给他们。

    哪知她刚说完,顾淮良就皱眉道:“你想吃什么让小唐去买。你就呆在这陪我。”

    “可是——”傅南兮迟疑地看了眼张宏。

    “没关系。没什么不能听的。”顾淮良看了眼张宏,淡淡道。

    张宏也连忙开口:“嗯,就是工作上的一些事。”

    “那好吧。”既然他们这么说了,傅南兮也就不再推辞。

    她让啾啾先行回了家,自己留了下来。

    张宏大概是在和顾淮良说手术后工作安排,傅南兮听得模模糊糊,不甚清晰。

    她的全部注意力都在祝逸发给自己的微信上。

    祝逸正准备参加一个明星舞蹈竞技类的节目——《舞林大赛》。他想邀请傅南兮做自己的舞伴一起参加第一次的录制。

    傅南兮是知道这个节目的。

    之前拍戏的时候,她收到过几个综艺邀约,《舞林大会》也是其中之一。

    可是考虑到各方面的因素,苏漫并不建议她选择这个,而是替她选了个素人恋爱观察类综艺。

    傅南兮心中犹豫,抬眼看了下站在窗边的顾淮良,叹口气,还是委婉地拒绝了祝逸。

    没办法,她答应了顾老师这段时间会照顾他的。

    录素人恋爱节目的时间不会很长,而准备一场舞蹈比赛就不同了,她实在没有那么多精力兼顾。

    张宏说完工作的事就被顾淮良赶走了。

    整个病房只剩下两人。

    “顾老师你吃饭了吗?”傅南兮突然想到。

    顾淮良摇头:“医院有。”

    “那我去帮你看看!”傅南兮说着就要起身。

    “不用!”顾淮良用左手拉住她的胳膊。

    “护士会送过来。”他解释。

    傅南兮“哦”了一声,又施施然坐下。

    “戏杀青了,你后面有什么计划?”顾淮良坐在她对面的床上,定定地看着她。

    “照顾你呀。”她随口说道。

    顾淮良一噎,嘴角忍不住又上翘:“除了这个。”

    傅南兮想了想,“目前只有个综艺。后面要拍的戏还在看。”

    “那你什么时候住到我家去?”顾淮良幽深的眸子看着她,追问。

    “等你出院就可以——”傅南兮一顿,想起了什么,“不对,我还要回家一趟,回去看看我爸和我妹。”

    顾淮良已经荡漾到嘴角的笑又弱了下去,低低应了声好。

    两人没呆多久,小唐就带着傅南兮的晚餐过来了。

    紧接着,护士也送来了顾淮良的晚餐。

    相顾无言地解决完晚饭,傅南兮又陪了他一会儿便告辞回家了。

    手术被安排在了第二天。

    得知顾淮良要动手术,导演和剧组的几个演员带了鲜花和水果来看他。

    傅南兮也假装自己是其中的一员,和大部队一同来看望术后的病人。

    顾淮良躺在床上,眼皮一掀,懒懒地看着她装模作样地安慰自己,心里轻哂。

    探望结束后,傅南兮和剧组其他人一同离开后又偷偷折返,在医院陪了顾淮良一天。

    就这样,在顾淮良的住院期间,傅南兮白天几乎一直陪在这里。

    如果有朋友要看望,她就提前离开,等朋友走了再回来。

    如特务接头般地过了几日,在顾淮良即将出院的时候,傅南兮回了趟夕城。

    她走后,顾淮良给自己哥哥顾淮善打了个电话。

    “喂。”顾淮善讲话没什么语气。

    顾淮良“啧”了声,“哎,你弟弟都住院了你怎么这么冷淡?”

    顾淮良冷笑:“妈不冷淡,你去找她?”

    “别!”顾淮良一阵头痛,“不要告诉她。”

    目前他骨折这件事,只有剧组和身边几个朋友知道,并没有媒体报道。

    如果庄幼幼女士知道了,肯定又是一口一个“宝贝”“哎呦”“心疼死妈妈啦”之类的肉麻话,那夸张的语气犹如他下一秒就要归西似的。

    顾淮善大抵也是想到了这情形,轻嗤一声:“找我什么事?”

    顾淮良有求于他,也就没有计较这直奔主题连一句关心话都没有的态度了。

    “我想在家里弄个跳舞的练功房。主卧旁边朝南的那间。”他顿了下,补充道:“这两天就要弄好。”

    顾淮善无语:“……还是那个女人?”

    他这个弟弟,不肯回去帮忙就算了,用起顾氏集团的资源来倒是毫不客气。

    “当然。除了她还有谁?”顾淮良眉峰动了动,不以为意。

    “就这个?”顾淮善的手指在桌上轻敲两下,“还有什么一次性说了。”

    “还有我上次和你说的事,帮我准备好。我随时可能用。”

    顾淮善唇角一抿,讽刺道:“手都断了还想着耍帅。你就不怕摔死。”

    顾淮良“切”了一声,“知道你是嫉妒我。不和你计较。”

    “嫉妒?嫉妒你追了半天还没追到人?还是嫉妒你连个台阶都踩不稳把胳膊摔断?”顾淮善简直想笑。

    顾淮良不屑地“呵呵”两声,“你这个孤家寡人肯定是羡慕——”

    手机里传来“嘟嘟”两声,电话被挂断了。

    顾淮良看着黑了的手机屏幕,气不打一处来。

    这个顾淮善!

    喜欢挂人电话的毛病还是改不掉,真是活该追不回老婆!

    虽然顾淮善这人虽然嘴毒心狠了点,对自己的弟弟还是很照顾的。

    顾淮良出院后,家里已经按照自己的意愿装修好了。

    他发了个【谢了】给顾淮善,意料之中地没有收到回复。

    另一边,在夕城的傅南兮一直忙着看房。

    现在新房要摇号不好买,二手房又不容易找到合心的。

    在夕城呆了几天,她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房源。

    最后只好把钱都给了爸爸,让他多留意房子的事情。

    自己则匆匆返回了樱城。

    这次是小唐来接的她。

    在车上问了几个关于顾淮良近况的问题后,两人到达了在顾淮良位于月色湾的住所。

    “兮兮姐,你自己上去吧。我就不上去打扰你们了。”小唐笑眯眯地把电梯卡给傅南兮,转身离开了。

    傅南兮:“……”

    她可以说不打扰吗?

    出了电梯,傅南兮一眼看到开着的大门,门口摆放了双女士家居鞋。

    傅南兮心里困惑,她已经看到里面熟悉的装修了,可是顾老师人呢?

    她走过去,换上鞋,轻轻带上了门。

    一抬眼,傅南兮瞬间被客厅的样子怔住了。

    和上次相比,客厅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在沙发背后的墙上,多了一个巨大的相框。

    ——里面是自己跳舞时的单人照片。

    傅南兮倒抽了一口气,和照片上的人大眼瞪小眼,半晌说不出话来。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