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38章 第 38 章(虫)
    第三十八章

    试图和顾淮良沟通宣告失败之后,傅南兮就没有再提过这件事了。

    在她万般紧张的心情下,这一天还是来了。

    当天,傅南兮内搭一条雪纺小吊带,穿上针织外套。为了体现后期的人物成长,她的长发被烫成了微卷,随意地披在肩头。妆容也比校园时期要精致浓重一些。棕色的眼线在眼尾微微拉长,添了几分成熟和妩媚,睫毛纤长又细密,像两排可爱的小扇子。口红则选了颜色稍正的红,显得更加精神了。

    傅南兮坐在镜子前看着眼波潋滟的自己,不断地小声深呼吸。

    “这是哪家的小妖精出门勾引书生来了?”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熟悉的香水味,傅南兮从镜子看到尤念笑眯眯的脸。

    “尤念姐。”她招呼了声,皱着一张脸:“真的不能删掉点吗?”

    如果没记错,拍完这场之后,后期还有一个在浴室的场景,更加令人羞耻。

    尤念竖起食指在嘴巴前晃了晃,“不能哦。”

    她拍了拍傅南兮的肩,挑了挑自己的弯眉:“一会儿亲的时候主动点!”

    傅南兮丧气地低头,叹了口气。

    “会清场的,别担心。”尤念总算良心发现,收起了看热闹的心态安慰了句。

    其实她也很想看她们拍这场戏,但为了小可爱着想,自己还是回避一下吧。免得她紧张得更拍不下去了。

    傅南兮抬眼,可怜巴巴地看了她一眼。

    就算清场了,也还是很难啊!

    两人正大眼瞪小眼,男主角顾淮良推门进来了。

    傅南兮看了他一眼,若无其事地转开了目光。

    顾淮良见此,轻哂一下,老神在在地坐在她旁边的椅子上。

    他今天换上了合身的白色衬衫,外加黑色的西服套装,打上了蓝黑色斜纹领带。正式的服装将他散漫的气质收敛了不少,整个人严肃和冷峻的感觉更甚。

    今天是职场精英的造型,抹了发胶的头发丝都透露着狂拽炫酷吊炸天天凉王破的霸总气息。

    傅南兮偷偷看了一眼,又赶紧回过头来。

    嘤,紧张。

    为了舒缓自己的压力,她拿出手机,和尤念一起双排。

    尤念是王者,傅南兮只有星耀而已。她见尤念选了法师,自己就选了个辅助。

    游戏开始后,傅南兮先去下路辅导射手了。

    没过多久,她发现骑着天鹅的小乔也一蹦一跳地来了下路,毫不客气地吃掉了兵线。

    傅南兮:…………

    射手:???

    “走中路啊尤念姐,下路射手要吃兵线发育的。”她提醒道。

    尤念:“哦。那我走了。”

    天鹅小乔又慢悠悠地离开了。

    随后,傅南兮时不时就看一眼小乔,简直操碎了心。

    “草里有人,小心!”

    “啊啊啊你不用帮我挡,我血厚。”

    “对面在开龙,你一个人别过去。”

    “哎哎哎,你别走啊!我奶你一口。”

    …………

    一场混战之后,屏幕上毫无悬念地出现了“defeat”这个单词。

    “再来一局!”尤念兴致勃勃,“这次我玩射手,你和我一起吧。”

    傅南兮看了眼她的王者称号,决定再给她一次机会:“好。”

    尤念首抢了一个孙尚香。傅南兮依然选了辅助。

    比赛开始后,傅南兮就跟在尤念的后面保护她。

    眼看着她一开始就追着对方打到老家,傅南兮连忙阻止:“别过去尤念姐,你前期打不过对方。”

    尤念不满:“不是有你吗?”

    傅南兮:“……我也打不过。”

    到了后面,傅南兮渐渐发现,自己就不该给她这个机会。

    “点塔点塔!”

    “别光顾着杀人啊,点塔点塔!”

    “帮你晕住了,来这里!”

    “别过去,对方在蹲你。”

    ……

    这样的王者局,有个不懂事的射手很快就引起了队友不满。

    刘禅:【射手是猪吗】

    孙尚香:【我是你妈,傻儿子。别骂自己】

    傅南兮“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刘禅:【……】

    孙尚香:【……………】

    刘禅:【卧槽我爸什么瞎几把眼光?】

    孙尚香:【你爸眼光确实不行,不然你是怎么来的?】

    刘禅:【我】

    诸葛亮:【蔡文姬加个好友?我是上一局的狄仁杰,以后一起双排?】

    孙尚香:【蔡蔡很忙,不加】

    诸葛亮:【蔡文姬??】

    傅南兮一直发【回防高地】,可惜完全没人理她。其他人莫名其妙都放弃了抵抗开始了局内聊天。

    诸葛亮:【蔡和孙是情侣?】

    孙尚香:【蔡蔡大美女,我还没泡到】

    蔡文姬:【……别闹,我们都是女的】

    兰陵王:【我也想加蔡文姬了,能忍受和孙尚香双排,脾气一定很好】

    诸葛亮:【蔡文姬加个好友】

    最后,在系统的【我方水晶正在被攻击】声中,两人的双排又宣告了失败。

    “尤念姐……”傅南兮点进孙尚香的账号,迟疑着发出了灵魂拷问,“你的王者……是代打的吗?”

    “是啊!”尤念想也没想地就承认。

    傅南兮:“……”

    难怪。

    “可是你为什么不从青铜打起呢?直接打王者跟不上很容易被骂。”傅南兮也是不解。

    尤念:“这不是陪你玩的吗?平时我不玩,就放在那好看的。”

    傅南兮:………

    好吧,是她的错。

    “再说,我都被骂习惯了。反正又不会少块肉。”尤念耸耸肩,满不在乎地说。

    她望向窗边,神情若有所感。

    傅南兮一时无话,房间顿时安静下来。

    突然,尤念的手机铃声打破了寂静。

    她拿起手机看了眼,转头冲傅南兮一笑,“小可爱,我先走啦。明天见。”

    “嗯,明天见。”傅南兮也笑着挥挥手。

    尤念转身朝顾淮良使了个眼色,洒脱地离开了。

    尤念一走,傅南兮又陷入了无所事事的尴尬境地,在心里暗暗着急片场怎么还没布置好。

    可想到布置好就要拍这场戏了,她又期望着布置得能再慢一点。

    在这矛盾又煎熬的心境中,门口终于来人通知,现场已经准备ok,演员可以过去了。

    傅南兮叹口气,上战场似的离开了化妆室。

    路上,顾淮良很快就追了上来,然后低头在她脸边嗅了嗅。

    傅南兮被吓了一跳:“干什么?”

    顾淮良站直了身子,声音隐隐含笑:“看你有没有偷吃什么东西。”

    傅南兮咬牙:“没、有。”

    “噢。”他拉长了声音,似乎还有些惋惜似的。

    傅南兮动了动唇,脸色微红,“那我们说好的,我不吃东西。你也不要,那个。”

    实在说不出那两个字,她别开眼,用“那个”代替。

    顾淮良轻笑,“哪个?”

    傅南兮抬头,清亮的眼睛里全是控诉。

    “知道了。”见小姑娘真的着急了,他摸了摸她的头发。

    傅南兮转过头,暗暗松了口气。

    算他还言而有信。

    拍摄现场是剧中靳白的家,一个海景大平层,又大又空旷。此刻客厅里已经摆好了摄影机摇臂监视器等器材。

    “一会儿我们清场拍,不要有思想包袱。”高导安慰明显在紧张的傅南兮。

    傅南兮抿唇,点了点头。

    “你们呢,直接从进门就开始吻,你这样抱着她放到餐桌上……”导演对着顾淮良说戏。

    ???

    what?

    还要抱到餐桌?

    这什么羞耻的限制级画面,可以播吗?

    傅南兮诧异地看向导演,导演沉浸在自己的创作中,完美忽视了她不情愿的小眼神。

    “然后呢再到床上,紧接着就脱外套。一边亲一边脱,脱好自己的再解她的外套扣子。”

    傅南兮的脸已经完全涨红。

    高导转向她,“南兮呢,要主动地配合他。他脱掉你的外套后,你们可以对视下。然后你就解他衬衫的扣子……”

    傅南兮觉得自己的脸已经可以蒸鸡蛋了,热气不断地从五官七窍往外冒。

    “可,可以不解吗?”她弱弱地提出建议。

    导演充耳不闻,大手一挥:“走一个啊,走一个试试。”

    傅南兮耷拉着头,慢吞吞地移到门口。

    正式拍戏前,演员都要对戏找找感觉。

    这种戏也不例外。

    虽然没什么台词,但是可以对一下路线和动作。也不用真亲上去,装装样子就可以了。

    其他无关的人员都被清了场,房子里就剩下了导演和摄影师。

    顾淮良一手拉着她,一手用指纹开了门。

    下一秒,她就被人抵在了门口。

    傅南兮愣愣地和他对视,眼看着他的脸越来越近,心一横,手臂搂上了他的脖子。

    顾淮良弯唇一笑,弯腰,手臂轻松一抬。

    傅南兮瞬间就像个小孩子似的被他抱了起来。

    “腿,腿上去。”导演在一旁指点。

    傅南兮闻言,犹豫了下,听话地夹住了他精瘦的腰。

    她听到顾淮良低笑了声,紧接着,自己就被放在了冰凉坚硬的餐桌上。

    做了几个假装亲吻的动作,顾淮良又抱着她来到床上。

    他一点点脱掉西装,随手一扔。

    天,为什么脱个西装都这么……

    额,找不到形容词。

    大概就是丹丹说的“欲”吧。

    傅南兮气都不敢喘,脸红地要爆炸,别开眼不敢看他。

    当他的手放在自己的扣子上时,她终于忍不住颤抖起来,整个脑子都要冒烟。

    “ok,ok。”高导皱眉,“南兮太紧张了点。”

    “那这样,我们休息下拍一次试试。放轻松,多想想剧里女主角现在的感情状态。”

    傅南兮红着脸点头。

    等她脸上的红色消散得差不多,这场戏就正式开始了。

    牵手,开门,抵在门上……

    当顾淮良柔软的唇覆上来时,傅南兮轻颤了下,闭上了眼睛。

    这是演戏这是演戏,你是夏橙你是夏橙,你喜欢靳白你喜欢靳白……

    在心里默念了好几次,她硬着头皮抱住他,微微张开嘴唇,轻吮了下。

    顾淮良的吻有一瞬间的停顿,随后变得狂风暴雨起来。

    傅南兮偷偷睁开眼,和他深不见底的眼睛对上,心尖一颤。

    鼻息交融间,她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到称之为“深情”的东西。

    傅南兮的睫毛如羽毛般颤了颤,缓缓又闭上了眼。

    她几乎要窒息在他清冽的味道和霸道的吻里。

    下一秒,她听到男人暗哑的声音:“抱紧我。”

    随后,她被腾空抱起。

    就这么一路吻着到了餐桌。

    傅南兮也不知道导演为什么要加一个餐桌的中间点,好在这一部分也没有太久。

    晕晕乎乎中,她又被温柔地抱了起来,穿过客厅,进到最里面的卧室。

    “卡。”

    导演的一句话,瞬间让傅南兮从混沌中清醒过来。

    心高高地挂了起来。

    不会又不过了吧?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