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35章 第 35 章
    第三十五章

    见顾淮良一副“不用客气”的大方模样,傅南兮一噎,连连摆手:“不用了,不用了。”

    “那算了。”顾淮良的脸上呈现出了一种类似惋惜的表情。

    “我们继续。”

    傅南兮松了口气,连连点头。

    有了上午一个好的开始,后面的教学活动总体还算顺利。

    平心而论,傅南兮是个好学生。

    在顾淮良的谆谆教导下,她第二天已经可以像模像样地蛙泳一段距离了。

    应付拍戏是不成问题了。

    但是呢,学游泳嘛,肢体接触和姿势调整还是不可避免的。

    练习中,她有时候一紧张,会将顾淮良当成了溺水时的浮木抱着。

    具体碰到了他身体的哪个部分她已经记不太清,只记得接触时自己的感觉。

    坚硬、强大、有力量、还有他身上若有若无的味道……

    很有安全感也很容易让人依赖的感觉。

    这些接触都还在教学的普通范畴里,虽然偶尔也会让傅南兮感觉到一丝不好意思。

    只除了一次意外。

    有一回,她蛙泳的时候没有控制好方向,换气的时候一头撞向了在前方等待的顾淮良。

    ——大概可能是腹肌的位置。

    说实话傅南兮也不是十分确定,也许是因为过程太过于尴尬被她选择性的遗忘了。

    只记得顾淮良当场就倒抽一口气,将她从水里提溜了出来。

    傅南兮根本不确定有没有撞到什么,动了动唇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惊恐又歉疚地看着他。

    顾淮良深吸了口气,“给你摸你不摸,偏要用撞的。万一撞到别的地方怎么办?”

    语气听不出是在责备还是调侃。

    傅南兮的脸红得像熟透的番茄,连连道歉。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等了会儿,见顾淮良的脸色还有有些异样,担心地问:“顾老师,你没事吧?”

    顾淮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似是无奈地吐了口气:“没事,还没坏。”

    他靠在池边,手臂向后撑在地面,接着嘱咐道:“你先自己练习下。我缓一下。”

    听到肯定的回答,傅南兮松了口气,听话地做自主练习。

    可练着练着就渐渐觉得不对劲起来。

    什么叫“没坏”?

    腹肌也可以用坏没坏来形容吗?

    再加上他异样的神色和那句“缓一下”……

    傅南兮越想越觉得,她可能,碰到了什么不该碰的地方。

    顾老师为了避免无法收场,才故意让自己以为只是撞到了“腹肌”而已。

    这可怎么办?

    傅南兮在水里游了会儿,决定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以免尴尬。

    在心里,对顾淮良的歉疚和感激却是多了几分。

    她决定,一定好好练习游泳,不能让顾老师的苦心白费!

    于是,靠在岸边的顾淮良惊奇地发现——

    原本已经有些松懈下来的女生,突然之间又像打了鸡血般地亢奋起来。那浪花飞溅的架势,简直像是在参加游泳比赛似的。

    顾淮良背靠池壁,嘴角噙着淡淡笑意,借此机会肆无忌惮地打量水里的人。

    她骨架纤细,四肢修长,做任何舒展肢体的动作都十分好看,游泳也不例外。

    也许是常年学舞蹈,她在肢体协调这方面很有天赋,几乎一点就通。学会蛙泳动作快得出乎了自己的意料。

    当时他口头上说两天能教会她,其实心里也并不十分确定,甚至已经在心里想好了无赖的说辞拖上一拖。没想到她聪明又肯练习,竟然能提前学会。

    这么会儿功夫,傅南兮已经颇有些如鱼得水的势头。背后大片雪白的肌肤露在外面,和黑色的泳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修长白皙的四肢和天鹅般的脖颈时不时冒出水面,漂亮的肩胛骨若隐若现,寻常的动作落在她身上愣是添了几分美感。

    脱离了教练的角色,顾淮良的目光渐渐变得幽深起来。

    他的内心远没有表面上那么正人君子。有几次他情急中搂过她的纤腰,细得几乎只有他大腿那么粗。他简直怀疑,自己只要稍微用点力就能将它折断。

    怕自己将男性的侵略性表露过多会让她害怕,他只能不断地克制自己。只有他自己知道,得用多大的自制力才能将注意力集中在游泳的教学活动上而不去过多的关注其他。

    比起教游泳,其实他更想教点别的什么……

    “顾老师!”不知何时,傅南兮已经游到了顾淮良的附近,“哗啦”一声冒出兴奋的小脸,眼睛干净得没有一丝杂质:“你看到了吗?我刚刚游了一个来回!”

    女生欢快的语气里满是开心和自豪。

    被她的情绪感染,顾淮良也不禁笑了笑,“嗯,游得很好。”

    “是你教得好!”傅南兮眉眼弯弯,毫不吝啬自己的赞叹,将他从头到尾都夸了一遍。

    顾淮良被将她的夸奖悉数收下,心花怒放。

    “所以你觉得我是个好老师吗?”

    “当然是啊!”傅南兮连连点头。

    “那你要不要学点别的?”被夸得得意忘了形,飘飘然之际,心里话就脱口而出了。

    傅南兮愣了下,不解地“啊”了一声。

    顾淮良轻咳两声,淡定道:“我是说演戏。”

    虽然不知道他怎么突然间就说到了演戏上,傅南兮想了想还是乖巧地点头,“你有空的话当然好啊。”

    其实平时在片场,她已经跟在他后面学了很多了。不只是演戏的技巧,还有对待作品的认真态度。

    顾淮良神秘莫测地弯了弯唇,渐渐向前靠近傅南兮。

    傅南兮一怔,下意识地后退。

    你进我退之间,傅南兮已经退到了池边,身后坚硬清凉的瓷砖碰到了她的背。

    “那我们现在提前排一下后面的戏吧。”顾淮良说完,眸光一暗,头低了下来,男人的气息铺天盖地袭过来,温热的唇离她越来越近……

    傅南兮的大脑一片空白,电光火石之间灵光乍现。

    他指的是周一要拍的强吻戏!

    在反应过来的瞬间,傅南兮猛地歪头,躲开他的吻。

    趁着他手上还没有动作,傅南兮迅速溜到一旁,隔着飞起的水花笑嘻嘻地说:“剧本里可没有成功!而且靳白可是被夏橙扇了一巴掌呢。现在我就不打你了,留到周一再说吧!”

    顾淮良被她移动时带出的水花溅了一脸。

    这洋洋得意又大发慈悲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自己还要感谢她没有扇他一巴掌是吧?

    ……行吧。

    反正早晚也会在别的地方讨回来。

    周日吃过晚饭后,顾淮良开车载着傅南兮回了酒店。

    傅南兮一到房间就遭到了啾啾的拷问。

    “你们有没有怎么样?”

    “顾淮良的身材是不是和照片一样好?”

    “八块腹肌是真实存在的吗?”

    “你有没有趁机摸一下?”

    ………

    有些问题她明明在微信里已经问过了,可见了面依旧乐此不疲。

    对于啾啾的问题,傅南兮大部分都回答了。

    有些“过分”的,被她直接略过了。

    比如腹肌问题。

    她实在不想回想那令人尴尬到爆炸的“亲密一撞”了。

    好在啾啾也没有过分追究。得知他们还是纯洁的同事关系,她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傅南兮没有空细想她这声叹气的含义,就已经被啾啾列给她的最新拍摄计划惊呆了。

    “这些戏份都是这几天吗?”她盯着标示出来的剧本,不可置信道。

    这连续的吻戏和床戏是认真的吗?

    “对啊。”啾啾点头,“这是导演最新调整的计划。这些戏在剧里的时间很接近,一起拍了有助于情绪的连贯。”

    傅南兮沉默了半晌,只能认了:“好吧。”

    这几场戏都集中在两人毕业后,夏橙得知真相要离开,靳白不准。他霸道总裁上身,开始了一连串虐心虐身的事情。

    除了被靳白压迫,夏橙的家人也不理解她。得知她还和靳白在一起,一向疼爱她的家人对她大加责备,甚至让她滚出夏家。与此同时,平时就和她不合的女配也开始了作妖。

    总之,这段时间的夏橙日子过得相当难熬。

    一连好几天,傅南兮拍的都是被各种人刁难责备的戏份。

    入戏之后,她本人的心情也难免受到了些影响,相当的低落。

    在片场,傅南兮除了拍戏,就是安静地看剧本、和对手演员对戏。

    就这样,终于轮到了这段期间的重头戏——逃跑被抓。

    靳白和夏橙早在大学的时候就发生了关系。进入都市后,夏橙被迫和靳白成了情人关系。在这种前提下,霸总总裁囚禁爱的戏份也就顺理成章了。

    靳白得知夏橙要逃跑,将计就计。就在夏橙以为自己成功出逃的时候,靳白杀了个回马枪,将人带回了家。

    到家后,怒不可遏的靳白自然是不会放过夏橙,和她发生了关系。

    夏橙因为逃跑失败,万念俱灰。她没有反抗靳白,默默地流着眼泪。

    在这之后,她就收敛了逃跑的念头,沉寂了好一阵子。

    正式开拍前,导演给两人讲了下戏。

    因为需要,傅南兮穿了身宽松的毛线衣。一会儿,顾淮良要暴力地将她衣服从领口扯开,然后粗鲁地亲她。

    “别怕。”看出傅南兮的紧张,顾淮良拍了拍她的胳膊。

    傅南兮轻声“嗯”了句,低头,小幅度地拽了拽自己的衣摆。

    摄影师导演全部就位,在一声打板后,拍摄正式开始了。

    只听“砰”地一声,门从外面被人用脚踹开。

    紧接着,一脸暴戾的靳白拉着脸色苍白的夏橙进了房间。

    一段羞耻度爆表的台词之后,靳白开始了动作。

    在顾淮良的带动和前面戏份的铺垫下,傅南兮很快就进入了夏橙的状态。

    她几乎是一瞬间就被对方脸上的阴沉和暴戾吓住了。

    下一秒,她被人推到了床上,一具躯体覆了过来。温热的唇在她脖子近乎粗暴地游走着,之前种种被压迫的情节全部涌上心头。难过和屈辱的感觉瞬间就涌了上来,傅南兮的手被人牢牢控制住,眼泪哗哗地往下流,心脏一抽一抽地像要裂开。

    傅南兮已经意识不到顾淮良在干什么了,只剩下恶心和厌恶的感觉。她默默地偏过头去,胸口微微起伏,小声啜泣。

    直到导演高兴地喊了停,傅南兮依旧沉浸在夏橙的情绪里无法抽身。

    刚才,顾淮良的表演太真实。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自己真的要被强迫了。

    害怕、酸涩、难过、伤心、绝望,多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她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伤心之时,傅南兮被一双手扶了起来,抬眼处,是顾淮良担忧的脸。

    傅南兮甩开他的手,默默走到一旁坐下,抽噎个不停。

    “哎,不带连坐的啊。”顾淮良也跟着坐在她旁边。

    傅南兮吸了吸鼻子,转身背对他不想讲话。

    “你不能因为这个就讨厌我吧?”顾淮良也跟着挪动椅子,坐到她旁边。

    傅南兮看到他低眉敛目哄人的样子,连日来因为拍戏的压抑瞬间爆发出来,眼泪流得更凶了。

    “你,你就不能,对我,对我好一点吗?”她抽抽噎噎地说。

    细微的声音断断续续,破碎的不成句子。

    她是在为夏橙感到委屈,不自觉就用了剧里的语气。

    顾淮良沉默了下,低声开口:“对不起。”

    傅南兮一怔,微微抬眸。

    雾气弥漫的眼帘瞬间出现顾淮良放大的五官。

    他面对她蹲了下来,轻柔地将她的眼泪擦去,耐心地低哄:“乖,不哭了。”

    顾淮良的脸上是从没有过的温柔,眼睫微垂,声音轻柔地保证:“会对你好的。”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