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34章 第 34 章
    第三十四章

    早上,傅南兮早早就醒了。

    她起床,拉开窗帘。

    春天的早晨比她苏醒得更早,和煦的阳光从外面倾泻下来,整个房间瞬间变得明亮起来。

    她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准备洗漱好下去做早餐。

    刚打开门,一股麦香味从楼下飘了上来,厨房那头也传出隐隐约约的声音。

    傅南兮困惑,快速洗漱好,把头发盘起来下了楼。

    越接近厨房,里面的动静也就越清晰。

    是一男一女的说话声。

    其中一个是顾淮良熟悉的声音,另一个则是陌生的中年女声。

    傅南兮走到厨房门口,一抬眼,正好对上转身的顾淮良。

    “顾老师,早上好。”傅南兮看到他手上的托盘,短暂地愣了一下后打招呼。

    “起来了?”顾淮良抬眉,懒洋洋地应声,“正准备去叫你。”

    背对着门口的女人听到声音也回头,见到傅南兮,慈眉善目的脸上扬起一个笑:“小姐早上好。”

    “这是宋姨。”顾淮良介绍,“这两天过来帮忙。”

    “宋姨好。”傅南兮笑笑,“叫我南兮就可以啦。”

    她看得出来,这位阿姨和顾淮良的关系看上去很是熟稔。至于帮忙,大概就是指做饭吧。

    “过来吃饭。”顾淮良将托盘放在桌上,看向傅南兮。

    “哦,好。”傅南兮乖乖坐下。

    面前的盘子里是一份吐司鸡蛋火腿三明治,看上去很是不错。

    宋姨从厨房端来两杯温牛奶放到两人面前,笑呵呵地说:“这可是我们顾少爷亲手做的,快尝尝。”

    傅南兮微怔。

    顾老师亲自下厨啊……

    她垂下眼,拿起三明治咬了一口。

    细嚼慢咽之后,她抬头冲着顾淮良笑了笑,“很好吃,谢谢。”

    顾淮良表面依旧是那副散漫的样子,眼底的笑意却快要抑制不住了。

    天知道他有多讨厌厨房里的烟火气。上次为了拍电影,更是几乎将他对“下厨”这件事的所有耐心全部耗尽。

    他也是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为了别人做饭。更没有想过,只要一声“谢谢”,自己就甘之如饴。

    “不客气。反正很简单。”他看似满不在乎地回答。

    傅南兮小口吃完,刚要起身收拾,宋姨已经先她一步将盘子拿走。

    “我来就好了,你们忙。”

    “我带你四处活动一下,一会儿学游泳。”顾淮良也开口。

    傅南兮应好,跟着顾淮良出了门,在房子前的花园里绕圈。

    也是这时候,傅南兮才看清这个别墅的样子。欧式的建筑风格,砖红色的主色调,气派又不失低调。

    别墅的后方,是他家的私家游泳池。波光粼粼的水面清澈干净,在阳光下折射出金灿灿的光。

    顾淮良说,宋姨在顾家工作已经很多年了。其实他每次长时间在樱城拍戏,家里都会派宋姨去他那里给他做饭。

    傅南兮略一思忖,下意识问:“上次我去你家的时候,宋姨也在樱城吗?”

    顾淮良不置可否地勾了勾唇。

    傅南兮垂眸,心中了然。

    难怪他外出拍戏这么久,口味还是这么挑。

    原来大部分时间,都一直有专人负责他的饮食。

    跟顾淮良接触的越久,傅南兮就越发了解他。

    他的五官骨相长得凌厉又深刻,面无表情的时候有种凶狠高冷的感觉。可偏偏,那双狭长的眼和微微上扬的眼尾又给他平添了几分痞气。尤其是他常常摆出一副自由散漫的表情,给旁人一种什么都不在乎的感觉。

    但其实呢,他对待事情都特别的认真,也非常的挑剔。

    为了能让对手进入情绪,每一次配戏他都是亲力亲为。因为配戏演员不用出镜,很多大牌演员都不会亲自上场为对方配戏。可是顾淮良每次都情绪饱满得像是自己在演戏一般。

    平日里,他不仅会记自己的台词,就连对手的台词也会一并背下。

    拍戏的时候,哪怕是导演已经喊了“ok”,可只要他觉得哪里没有做好就会要求再来一遍。在他的眼里,似乎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跟顾淮良在一起工作的时间越长,傅南兮就越明白,他的影帝不是随随便便拿的,这里面充满了他的辛苦与努力。

    哪怕看上去天赋十足的演员,在迈向金杯的道路上也布满了荆棘。

    现在想想,为了演飞行员去学飞机驾驶这种事,发生在他身上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你在想什么?”顾淮良的声音打断了傅南兮的沉思。

    傅南兮抬眼,动了动唇问道:“顾老师,这部剧拍完你有什么打算吗?”

    “没定下来。”

    他是从来不缺剧本的演员,只是眼下确实没有特别吸引他的本子。

    顾淮良眯眼看她,嘴角微勾:“你有什么意见?”

    傅南兮迟疑了下,轻声道:“想看你拍电影呀。”

    也不是说电视剧不好。可她真心觉得,顾淮良是个适合大银幕的演员。

    在电影院,他会说话的眼神和细微的表情被放大得淋漓尽致。

    她想看他挑战不同的角色,也想看他再次登上奖台手捧金杯的荣耀一刻。

    顾淮良听完沉默片刻,低声应了:“好。”

    简单的活动之后,就是正式教学的环节了。

    傅南兮换上泳衣,站在镜子前踌躇。

    宽肩带,露背,平角……最普通不过的连体款式。

    身上这条黑色泳衣是她前两天才买的。

    以前练舞的时候,高开叉的练功服不知道穿了多少年。可选泳衣的时候,她还是在付款前将三角裤型的泳衣换成了略微保守一点的平角款式。

    傅南兮叹气,搞不清自己莫名其妙的害羞从何而来。

    也许是因为教练姓顾吧。

    这款泳衣非常合身,像是第二层皮肤紧紧裹在她的身上。

    傅南兮原本就不大的胸,此刻更是被压得一马平川。

    她低头看了一眼,郁闷地想:自己的胸不会比顾老师的还小吧?唉,这样也好。万一他喜欢波霸呢?毕竟女人的身材还是很重要的。说不定这次教完游泳,他就不会再找自己了……

    胡思乱想间,门口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傅南兮摸了摸自己发热的脸颊,披了条大毛巾去开门。

    一打开门,顾淮良精壮的上半身猝不及防地撞入傅南兮的眼帘。

    傅南兮目光闪躲,结结巴巴地说:“顾,顾老师,你不,不冷吗?”

    “不冷。”

    “哦。”傅南兮呆呆应着。

    她强迫自己把目光放在他的脸上不要下移,可惜眼睛不听话,余光不可避免地扫到了他的胸肌。

    傅南兮的脸“唰”一下就红了。

    对比一下自己的,她惭愧地低下头。

    呜呜呜,穿着泳衣的她果然是比不过。

    “你脸红什么?”顾淮良揶揄地看着她红得快滴血的脸。

    “没,没什么。你先走。”她催促。

    总不能说自己刚刚偷偷对比了一下某个部位吧?

    比输的了她真是好惨一女的。

    顾淮良从善如流地转身,率先下楼。

    傅南兮裹紧了自己的毛巾,跟在他后面亦步亦趋。

    从身后看,他宽肩窄腰的身材一览无余,手臂和后背的肌肉线条清晰利落,加上挺翘的臀和两条大长腿……

    傅南兮捂脸。

    啊啊啊!她可不可以后悔?

    答案当然是不行。

    “第一步,你要先习惯水。”到了游泳池旁的顾淮良已经迅速进入了教练的角色。

    他讲解得一本正经,认真又专业。

    傅南兮顿时为自己的胡思乱想而感到羞愧,收敛起其他的心思认真听讲。

    “好,你下水适应一下,不要怕。等习惯了我们再学呼吸。”顾淮良吩咐。

    傅南兮是个听话的好学生,闻言将毛巾取了下来放到旁边的椅子上,沿着台阶走下泳池。

    水对她来说有些深了,走到倒数第二节台阶她就不敢下去了,求救似的回头看向顾淮良。

    顾淮良轻笑一声,也下了水。

    他站在傅南兮的旁边,“害怕就抓着我。”

    “现在我教你呼吸。先从简单的。用嘴吸气,然后下水憋气……”顾淮良的耐心很好,每一项都会配合动作示范教学,确认她学会了才会进行下一步。

    傅南兮一开始还会怕自己的动作太丑像青蛙,也会担心自己学得慢被嫌弃。可后来发现自己真的想多了。

    顾淮良是真的认真在教自己,神色动作正常,完全没有别的想法。

    傅南兮在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更加认真地投入到了学习中去。

    一个上午过去,她已经可以尝试漂浮了。

    总体来说,这半天的学习还是很顺利的。

    唯一的意外出现在傅南兮练习漂浮站立的时候。

    漂浮的时候,她原本扶着池边的手不小心打了滑,瞬间向后移了一小段距离。傅南兮心里一紧张就要站起,可是她还没完全学会漂浮站立,双腿怎么也打不直。在水下快要憋不住气,手没有着力点,腿又站不起来。傅南兮脑子一片空白,只能不停扑腾着。

    就在她以为自己快要憋过去的时候,一双强劲有力的臂膀将她捞了上来。她顺势抓住了一条胳膊冒出水面不停地大喘气。

    “换气啊,小笨蛋!”顾淮良任由她攀着自己的一只胳膊,另一只手在她的后背轻拍。

    傅南兮憋红了脸,几个急促的大喘气之后才懊恼道:“我忘了!”

    对啊,明明已经会换气了。怎么一紧张就忘了?傻不拉几的就知道在水下憋气。

    “正常的,没关系。”顾淮良安慰道。

    “谢谢你顾老师。我刚刚差点以为自己要憋死了。”傅南兮心有余悸。

    看着女生惊慌失措又感激的表情,顾淮良伸手将她眼下的水珠抹去,勾唇笑笑:“放心。有我在,不会让你死的。嗯?”

    明知道这是出于一个教练角度的话,傅南兮还是不可避免地因为这坚定的保证而产生了一些其他不可言说的淡淡情绪。

    她轻声“哦”了一声。低头,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还紧紧抓着顾淮良的手臂不放,胸口几乎要贴着他麦色的皮肤了。

    他的手臂有着利落干净的肌肉线条,处处都蕴藏着男性的力量。触感和女生的细腻柔软完全不同。

    傅南兮猛地清醒过来,手一松,后退两步。

    顾淮良显然也注意到了,他收起因为肌肤相触而荡漾开的那点旖旎思绪,开口道:“先练到这,上去吧。”

    说完,他率先转身,双手在池边一撑,随着“哗啦”一声,轻松地跃了上去。

    傅南兮如释重负,踩着台阶上去。

    她刚上到地面,一条毛巾已经从天而降,披在了她的身上。

    “谢谢顾老师。”傅南兮一边道谢一边将自己的身体擦干净。

    “不客气。”顾淮良走在前面,声音平静,嘴角微微翘起。

    下午,午休后的傅南兮到达泳池,顾淮良已经在泳池里劈波斩浪了。

    傅南兮坐在池边,静静地观赏了一会儿。

    他突然一个沉底,人就不见了。

    傅南兮微怔,正要站起来的时候,只听“哗啦”一声巨响,顾淮良从她面前的水面冒了出来,水溅了她一脸。

    傅南兮伸手抹了把脸,余光落在了他精壮的上半身。

    上午她一直避免自己将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可眼下离男色这么近的距离,她还是不可免俗地看了眼。

    ——他著名的八块腹肌。

    非常整齐清晰的肌肉块,线条干净流畅,配合他小麦色的皮肤,男性荷尔蒙直面而来,几乎要将她淹没。

    不知不觉中,傅南兮被美色蛊惑,目光就定在了那里。

    直到耳边突然传来一声轻笑:“要摸吗?”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